修仙帝国

第130章 识见不明,留目何用?

第130章 识见不明,留目何用?

龙袍人笑道:“大丈夫死则死尔,这会儿反倒怨天尤人起来,不嫌太晚了吗?”

“哈哈……昏君,我知你野心勃勃,修为通天。五百年前,一手缔造大雍王朝,罢黜五宗之学,独尊法术,以法为教,以吏为师,严刑峻法网治于民。六出王师,陆沉浮桑三岛,根除海寇。深入不毛,扫荡南荒。分封宗室屏藩于外,四镇诸侯把持国门,将万里江山打造的铁桶一般,真可谓声势滔天了吧。衣仪万邦,虎视天下,你为何不在长乐都中做你的雍天子,将至尊之位万世传承呀?”

韩浊浪放声大笑,话中满是讥嘲之意,空寂中听来更有种诡秘颠狂的意味。龙袍人闻言不快,冷着脸怒哼了一声。

“君者,舟也;民者,水也。水能载舟,也能覆舟。君王无道,天必弃之。我韩浊浪虽然天眼未通,不能明彻将来,却敢断定你这般穷兵黩武,倒行逆施,必遭天谴。刀府幽居五百年,不是上天赐给你一线之机吗?可怜你尚不自悟,冥顽不灵,天必殛汝。哈哈……”

“混账!”龙袍人沉着脸道:“自古成王败寇,虽九天十地莫不如是,短见之辈何须狂言饶舌。你敢以天惑我,我让你先受天罚。”

他冷哂一声,掌心向天,五指箕张,丝丝光华凝而不散,光罩中若有感应,数道闪电雷霆打下,将韩浊浪牢牢缠住,紫电如蟒,殛人欲死。

韩浊浪惨哼一声,筋骨欲锉,浑身如欲软瘫,脑袋也无精打采的低垂下来。

“怎样?朕的‘彼苍之罚’乃龙族真诀,昔日,祖龙恃此诀战败麒麟王,称雄天地,天帝也要让着几分。你当朕这五百年是光阴虚耗的吗?如今我加一指于你,便是灰飞烟灭之局。你这等米粒之珠也敢与我妄论天道?”

龙袍人手指微动,紫电立时毒蟒般缠紧他四肢关节,看来韩浊浪若有些许言语忤了他的心思,便要落个支零碎剐的结局。

韩浊浪摇了摇脑袋,冷冷一笑,嘎声道:“昏君,任你天大神通,难逃覆亡之祸。所谋至大,祸报必惨。”

龙袍人皱着眉头慢慢凝紧,嘴角笑意全无,面上凶光渐露。

韩浊浪盯了他一眼,惨笑道:“……白典,白贯,赤越,可惜我等戎马一生,干戈到死,报效的却是一头豺虎。识见不明,留这双眼珠何用。嘿——”他深吸口气,猛然抬指插进眼眶之中,将两颗眼珠子生生挖了出来。龙袍人不虞有此,浓眉微挑,竟尔来不及收紧紫电。

“韩将军……”楚煌脱口惊呼,一脸动容。他本意只想挑动干戈,让镇殿四将和龙袍人内讧生斗,好乘机脱困。却未料到龙袍人修为如此深湛,白典自裁,韩浊浪三个前赴后继,却伤不到此人半根毫毛,反而被他整治的死多活少。今见韩浊浪如此勇烈,也是始料不及,一时心头震动。

韩浊浪仰起血肉模糊的眼眶,厉声狂笑,一脸的狰狞骇人,“昏君,我今虽盲,心却不瞎。留这双招子与你,且看你如何自取灭亡。”

他厉叫一声,抓着两颗眼珠向龙袍人奋力掷去,嘶声大笑不止。

那眼珠饱含他一腔义烈之气,砸到光罩之上,发出一声砰訇巨响,被灵力搅成血沫。

龙袍人面目阴沉,轻哼道:“你我君臣缘尽,待朕再整山河,自会给三族一个交待。”

他方要收紧紫电,结果了韩浊浪性命。光罩上猛然一震,光华变幻不定,渐渐下起了扬扬红雪,龙袍人愕然抬头,只见光罩中阴风呼啸,流魂悲怆,嘶唤之声让人泪下。他心头一讶,已明白必是三族武士精气未被炼尽,受韩浊浪血气一激,顿时苏醒过来,不由眉峰一蹙。

“三族儿男见朕之面如何还不知避退,尔等尽忠而死,朕日后自有金樽御酒告慰三族。”

“昏君,你残暴不仁还想有日后。”红雪之中幻了一幻,现出一个金甲力士,手持削岳大斧,却是白禺之魂。

“殷相如,还我命来。”虎头双钩划破红雪,赤越怒张双翼,也幻了阴魂出来,双目沉凝,如欲喷火。

龙袍人眼皮略抬,招手将包缠白禺、赤越肉身的光网收了起来,丝网拉撕,肉身尽成光屑。

“白卿精气不灭,何不出来相见?”

白贯、赤越闻言一愕,两相觑看,眼中露出一丝喜意。光罩中红雪飞扬,有泼天之势。过了片刻,一个淡漠的声音轻叹着传出:“殷先生,你我已是两世之人,前尘已断,相见无益。韩浊浪乃三族血勇之士,我奉劝先生留他一命,你不行斩尽杀绝之恶,三族血魂不灭,还有你一线之机。先生贯通天人之道,自然知道上天有好生之德,而兵者凶器,圣人不得已而用之。先生所谋者大,对错与否,我不敢置评。只有一事我素所深信,多造杀孽,非天下福。”

龙袍人沉思着一笑,“白卿博雅允和,真是君王良佐。可惜呀,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曲终人去,朕终须驽马自驾。白卿所请,朕自当遵从,以示敬重。我不伤韩浊浪性命便是。白卿今日虽不肯见我,料想十载之中,你我终须一会。”

“先生好自为之。”

那声音淡淡说了一句。阴风吹来,红雪团散。白贯、赤越的光影微微一黯,被雪花卷没。不一刻,雪停。连着龙袍人的护体光罩也消失无踪。

紫电消失,韩浊浪四肢乏力,从高空中摔将下来,不由闷哼一声。

“韩将军……”楚煌连忙捏个分水诀飘了过去,将韩浊浪身体翻起,只见他面上血迹斑斑,十分可怖,已是昏死过去。

“朕说了不杀他,他便死不了。”龙袍人淡淡说了一句,冲着韩浊浪一指,一团明光云气般缓缓散开将他身体罩定。过了片刻,明光洇进他身体之中,韩浊浪闷哼一声,似是苏醒过来。

楚煌知道修行之道千变万化,高明的疗伤法术也所在多有。见这片刻功夫,韩浊浪眼眶已经结痂,也不深怪。

“白典——白兄——”韩浊浪摇摇脑袋,试探着叫了一句。

“韩将军,你伤势怎样?”楚煌问。

“哦,小道友,方才我似乎听到白典兄说话,嗳,看来我多半是一只脚踏进鬼门关里去,见了白典鬼魂了吧。”

楚煌见他神气颓丧,便将眼珠血气冲撞三族死士精魂,从而使白典三人阴魂乍现的缘故说了一遍。

韩浊浪呆愣半晌,忿然道:“白典糊涂呀,他救我这将死之人作甚,为何不纠集三族阴魂剐了老贼?”

楚煌尚未接口。龙袍人冷哼道:“白典若像你这般不知进退,三族阴魂灰飞烟灭多时矣。”

“老贼?老贼你……给我住口。”韩浊浪撑着‘三股烈焰叉’站立起来,怒道:“我要与你决一死战,不死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