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133章 问道

第133章 问道

“哈哈……”雷鸣不怒反笑,指着龙袍人骂道:“狂口匹夫,今日鹿死谁手,还是未知之数。”

“哼哼……不见棺材不落泪。”龙袍人拊掌身前,双眼轻闭,意态萧散,好似根本未将雷鸣放在眼里。

“走——,”雷鸣冷喝一声,大有深意的看了楚煌一眼。残破衣甲霍霍飞动,浑身灵力流溢,霎时被金光吞没。光晕变幻,化作一柄雪灿的光刀,金柄银锷,弯如新月,激跃一声,向龙袍人射去。

荒芜刀乃万刀之祖,弦月之影所化。本就是月华所钟,后托于枭雄之手,斩杀仇雠,沾染无数生人血气,渐有神灵。雷鸣便是刀中之精,只因五百年前被龙袍人驱逐,失了刀体给养,游荡日久,渐有老迈之感。机缘巧合下,修成“落木萧萧之术”,将身体缩小十倍,关闭灵窍,降低元力消耗,从而延长寿命。

这原本就是情势逼迫下的无奈之举,雷鸣虽借此术苟延残喘了五百年,与人争斗间,为防元力流失,神通便要大打折扣。直到今日,被天参的情操激发,愤然解术而出,大施神威下,将风野几个打了个措手不及。

雷鸣一朝回归刀府,大肆吸收刀体的月华之气,如同游鱼入海,潜龙升天,胸中满是磅礴之意。

化身光刀凌空砍削,远远看去,只见一片盛大光影绕着龙袍人周身流星般追来缠去,稍有划伤,便是魂飞魄散之殃。

龙袍人并起两指,指节上光芒流转,衣袂飘飞,不时的一拂袍袖,曲指在光刀来势上叩击一下,或以指风击打刀背,或以衣袖带开刀锋,罡风光晕炸开,他却闲庭信步般掠开数步。

“雷鸣,朕要杀你便如同曲指弹尘般容易,我念你千年修为来之不易,何苦作此困兽之斗。功散无知,身化虚寂,你便甘心吗?”

龙袍人冷冷一笑,飞指弹出一道明光,将光刀击开。

光刀在空中几个盘旋,振鸣一声,定在半空。刀柄慢慢拉长,现出雷鸣一颗炭黑老头,光影变幻中乱发蓬蓬,有如怒狮昂首。

“哈哈……,五百年孤魂飘零,深受无根之苦。雷鸣老矣,只为苟残此命,难道还能再流离五百年不成?今日怨灵勃发,天参已先我而死。我身是刀精,叼天地精华,开通灵窍,得千年生人趣,苍天待我已是不薄,此外,皆是妄求。但教死于刀府之中,便是我寿终正寝。”

“既然如此,我便打出你七窍心火,祭炼刀元吧。”

龙袍人冷哼一声,胸前现出一团硕硕红日,金光赤焰将全身吞没,身形飘转,也幻成一柄弯月光刀,倏倏飞旋着向雷鸣刀身砍去。

“来得好。”雷鸣眼见龙袍人化身赤焰刀激攒而来,甩头没入弯月刀柄之中,刀尖划出一道锋芒,飞旋而起,和赤焰刀叮当砍在一起。

两刀相撞,刀府中立时砰訇一声,隐隐有摇晃之感,便似要天塌地陷一般。

这刀府原本只是雷鸣辟出的清修之所,后来被龙袍人占据,又加了他的术法伽持。如今两代主人互以真身比斗,光刀倏往倏还,金光赤焰互嘶,刀府顿时剧烈摇撼,随时都有灭顶之灾。

……

……

楚煌眼见雷鸣和龙袍人斗得难解难分,暗自心惊不已。刀府本是两人的灵力支撑,如今两人光刀互削,谁也不以刀府为念。如此斗将下去,刀府一旦残破,府中众人势必会陷入怨气纠缠之中,堕为怨灵。

楚煌识得其中利害,正要依雷鸣交待,脱身先走。上空传来铁翼扑朔之声,却是血影魔携着火弩、韩志公闯了进来。

“果然有两个刀精。”火弩指着交战的两柄光刀,又惊又喜。

韩志公面容沉凝,见两刀飞旋交击,金光四射,不由动容,“傀儡虫本身毫无能为,那假刀精却能假手傀儡虫驭使神刀妖体挫败恁多高手,一身修为须不在现了真身的雷鸣之下,大王切莫掉以轻心。”

血郁独点头道:“本王理会得。”

“小道友,刀精和殷相如以真身厮拼,介时刀府消没,怨灵之气灌入刀府,此间将是必死之地。趁他们无暇他顾,你还是快快逃生吧。”

韩浊浪感到刀府不住摇撼,知是将崩之势,连忙知会楚煌。他虽然双目已盲,守卫刀府五百年有余,也颇知其中底细。

楚煌应了一声,看他被铜柱绑缚,双目遭疮,形容憔悴,大有末路之意,迟疑问道:“韩将军,你可有办法破此铜柱困厄?”

韩浊浪摇头道:“据说这‘紫蟒云柱’是九霄天宫紫霄殿中之物,天帝斥建紫霄殿,取千寻深海之下的睡梦桐打磨成梁栋百二十根,谁知完工之时却只用了一百零八根,剩下的十二根便被有心人拿来炼成这紫蟒云柱,凌空拿人,如中魂梦。别说是我,便是真仙来了,也逃他不过。”

楚煌听他这般讲时,不由心中默然。

“这不是楚相公吗?你小子可真是命大。”

刀府之中一览无遮,血影魔三个听得人语,游目四顾,看见不远处立着一只高大铜柱,柱子上锁着一个全身甲胄的白面将军。正和身前一个玄衣少年,絮絮而谈,仔细看时,便认出那少年却是入鼎而逝的楚煌。

“我楚煌既不妄自尊大,也不与人结仇,自然是命硬的很。”

楚煌扭头看到血郁独三个行了过来,淡淡一笑,言语间却是讥刺三人狼子野心,命不久矣。

血郁独默然半晌,嘿然道:“楚相公,我看你也非高蹈出尘之士,凭着一身所学,若不求个人间富贵,岂不是白来世上走这一遭。以本王看来,天道也不过是弱肉强食,优胜劣汰。五百年前,天齐帝六合诸侯,一匡天下,四夷宾服,诸侯侧目。他所依仗的还不是战无不胜的大雍雄师。当是时,我血族幽闭南荒,自锁冥森,窜缩在九地之下,形同鬼怪。还不是因为族人愚蒙,懦弱可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