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142章 月华破天

第142章 月华破天

“呵呵呵呵……飞羽,你来……”赤暗沙一把抓住满脸喜色的赤飞羽,高声道:“既然诸长老更无异议,本长老今日便将族长权符‘摩天刃’赐于赤飞羽将军。如今战事未息,礼仪从简,即日起,飞羽便是我赤鹤族新王。大伙要同心辅佐于他,以昌盛我族,不负天地神灵。”

“哎呀,……”赤百炼附和道,“飞羽将军自幼灵慧,又勇武果决,早为我族少年英杰,今日正位至尊,必获天佑。赤鹤幸甚!天下幸甚!”

“我等愿奉新王号令。”众长老面面相觑,也都俯首称敬。

赤百炼又道:“想暗沙长老,沉稳持重,素具威望,论年龄还是前赤尊信长兄,可叹暗沙长老宅心仁厚,有伯夷之洁,季札之贤,先族长之逝,暗沙长老乃行吴泰伯、虞仲故事,让位于季弟。谁知赤尊信肆行霸道,害人害己,真深负长老传贤之美。今日乃还政于飞羽将军,可见天道循环,眷顾善人。我等心悦诚服,心悦诚服。”

“百炼长老所言在理。”众长老纷纷附和,深恨言之不早。

赤暗沙叹口气,摆手道:“古人云,成事不说,既往不咎。过往之事还提他作甚,只要我等戮力同心,将功补过,还未为太晚。”

雷泽在一旁啧啧连声,“元哥,你看这赤暗沙左一个古人云,右一个古人说,往古先贤可都被他拿来当了枪使了。还伯夷之洁,吴泰伯之贤,这不是咯应人吗?可叹先人故去已久,再不能自我辩白。”

秦筝笑道:“圣人之行,如日月在天,人人皆能目见。古来追附圣人者,如同恒河沙数,不可计算。生荣死枯,大率如此,于往古圣贤又何加何毁?岂不闻老子所说,生而不有,为而不恃,功成而不居,因其不居,是以不去。圣人视荣名为尘垢秕糠,我等又何须为圣人担忧。”

“秦姐姐解的不错。”赤飞霜轻掠鬓发,雪腻的脸蛋显得煞白,更增清冷之意。“圣人皆有后人表,及身而荣有几人。孔子被称为至圣先师,却有‘河不出图,凤鸟不至’之叹,穷于齐鲁,饿于陈蔡。孔子所表者,尧、舜、禹、汤、文、武、周公。至七十子大行于列国,有若、子贡备极称扬,所谓生民以来,未有如孔子者。孟子所表者,伯夷、伊尹,柳下惠,虽有舍我其谁之概,而终不为用。至唐之韩愈,方孔孟并称。明之阉宦魏忠贤,半个朝廷皆称儿孙,遍天下大建生祠,不可谓不煊赫,及其身败,永为世戒。今时之人,皆薄令名,而重财货,更无论德操。以为二十四史皆有粉饰,遗臭万年于我何害。却不知真自真,假自假,粉饰忌讳只糊弄的一时,史书具在,只在人会不会看。”

雷泽咋舌道:“往日只知道水长老和赤小姐神通广大,今日才知道论及才学也决不让人。我老雷不过随便感慨一句,便引出两位这般议论,实在是听的我一个脑袋两个大,一知半解,一知半解。”

白元笑道:“我虽然不懂什么呀圣人呀,史书呀,倒听出两位小姐是在说你那个……什么忧……”

“杞人忧天。”几人不约而同说了出来。

白元呵呵笑道:“对,对……就是杞人忧天,话到嘴边,却叫我给忘了。”

“元哥,你真的知道这个成语?”白显问了一句。

“嘿嘿……那当然。”

几人相视大笑,倒让那边相互恭贺的几位长老一脸诧异的望了过来。

……

……

“飞霜,你真的放心将赤鹤族交给赤暗沙父子折腾?”秦筝见赤飞霜一脸沉思,小声问道。

赤飞霜苦笑道:“赤暗沙老于谋算,在族中羽翼甚广,我父亲刚强果决,尚且奈何他不得。此次附逆血影魔,本是他与诸长老一力促成,我父亲正是害怕所谋不成,方才亲自压阵,谁知人算不如天算,不但自己命丧宵小之手,今日之事又如此。”

秦筝心下恍然,轻叹道:“赤暗沙机心如此,实在可惊。他既是将败军之责全推到尊信族长身上,为巩固自己的地位,恐怕早已对你起了杀机。”

“斩草除根么,我岂不知。”赤飞霜冷哂道:“若非对我一身修为颇有忌惮,只怕方才便要将我明正典刑了。”

“口道圣人之言,行尽龌龊之事,可恨。”秦筝娥眉轻挑,不由地握紧剑柄。

赤飞霜沉声道:“我们危机尚未过去,我方才又动用‘六道轮回’心法,移天换日,压服妖邪,一身元力已不足三成,若非生死关头,我实不愿再起萧墙之争。”

“不好,天象要变。”

秦筝仰看天色,不由微吃一惊。霎时间,天上乌云滚滚,亘断红霞,好像一只庞然巨兽,将高天吞噬了一般。天地间毫无光亮,一种气闷压在各人心头。

呜呜鬼叫声若隐若现,九地之下,轰轰隆隆之声不绝于耳,好像埋伏着万重巨浪,推波助澜,大地也为之摇撼不已。无数黑漆漆的怪物破土而出,若有形,若无形,风飞石走,肆虐于天地之间。

顷刻间,‘啊呀’惨叫之声此起彼伏,尚未从惊惧之中平复过来的族人顿时又陷入噩梦之中。

“好重的妖气。”秦、赤两女对望一眼,都在对方的眼眸中看到莫名震惊。

空气中到处飘荡着幽灵鬼影,嘎嘎怪笑乱人心神。黑暗中,伸手不见五指,数步之外便被黑云隔断,只有无数的凄惶与怪笑充塞耳间。

“澄明思虑,大家守住心神。”秦筝大声道。

“啊……”耳边传来一声惨叫。

“老四……”白元扭头望见白显被两截白骨刺破肩膀,向远处拖去。顾不得凶险,连忙使开‘闪婆步’,几个闪挪追进几步,大喝一声,飞身夹住白显腰椎,双手拿住他肩背骨刺,运起‘斩鬼手’啪的扭为数段。

鬼磷从白骨中露了出来,泛起阴森森的绿光。

“幽冥电眼。”雷被三个也慌忙抢上,纷纷使用白禺族的看家本领,白禺的双眼有一般奇巧,能看破地下之物。雷被运足目力,‘刷’的伸手抓入地下,拽出两具白惨惨的骨架,双手交撞击为粉碎。

“洗月剑在此,诸邪还不避退。”一声悦耳凤鸣划破长空,秦筝振剑出鞘。洗月剑上月华如练,不辨霜刃,只有无限光华吞吐不已。

“真乃好剑。”似乎是神兵利器相互感应,风雷金棍上篆纹大亮,显现出前所未有的金澄澄色彩,风环雷绕,摆动之间阳气充溢。赤飞霜双目微瞌,娥眉紧拧,‘卟’的吐出一口浓血,面上却渐渐有了神采。

洗月剑上光华暴涨,足有十丈长远,月华破天,击破乌云,洒下一片光亮,照见天空中一汪明月,点尘不染。

秦筝笑道:“我这洗月剑,平日只有数丈之光,待到月圆之时,可照十丈之外,已是惊人了。想不到今日冲破乌云,直达天月。神剑疾恶,强过我辈远甚。”

赤飞霜轻哼道:“九地之下,到底是何妖魔,竟敢如此猖獗?”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今日便是阎罗天子,但叫他迫害生民,我也要斗他一斗。”

秦筝淡淡一笑,洗月剑嗡鸣一声,化作一道白虹,窜入九地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