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143章 埋伏于九地之下

第143章 埋伏于九地之下

洗月剑化作一道白虹飞窜入九地之下,原本坚如金铁,肉眼难以看透的地层竟然被神剑光华炫得透明,众人分明看见一道鸿迹拖着白光在地下左冲右突,所过之处厉嚎鬼叫接连响起,无数森森白骨破土而出,残肢断臂散落一地,腥臭的血液呛人口鼻,磷光鬼火漫天飞洒。

秦筝静立如处子,双目微瞌,隐身清光之中,犹如月宫仙子。洗月剑和她神识相通,趋动如电,所向披靡,片刻间已隐入九地之下,光华隐却,目力难见。

沉闷的轰鸣声滚滚而来,众人只觉得脚下土地嘣嘣摇撼,几疑天塌地陷,无边乌云好似龙吻巨闸一般,霍然惊动,将高天晓月遮掩起来。

秦筝若有所觉,不由娥眉微拧,神识感应不到月华之力,登时一阵气血翻涌,腥恶之意扑面袭来。九地之下一阵长鸣,似乎便是神剑的奋威怒叫,崩、崩、崩接连几声‘砰訇’巨响,秦筝闷哼一声,连忙咬紧银牙,唇角却有丝丝血迹渗了出来。长剑振鸣之声渐近,一点白光破土而出,秦筝招手将洗月剑接在手中,长剑上月华幽淡,大有委靡之意。

“你受伤了?”赤飞霜一摆风雷棍,便欲上前。

“小心,妖魔便在左近。”

秦筝喝声未已,一条磨盘粗细的物事蓦的掀土而出,那物事足有数丈长短,翻动之间,大地如被电击,十丈之内尽皆开裂。一收一卷便朝秦筝劈头打去。

“好妖怪。”秦筝清叱一声,却不避退,寒剑一荡并力疾斩。轰然大震之中,地下传来一声怒吼,秦筝整个身躯被怪物砸飞出去。一口真气没能守住,登时一口鲜血喷出,染红了半边衣裳。

那怪物却是得理不让,虚空中甩了两甩,便朝她身上卷来。

“何方妖物,休得猖狂。看我刀气。”赤飞霜冷喝一声,连忙双翼一展,毛羽裹起一阵急漩向那怪飞去,急旋中真息流布,刀气纵横,可断金铁。

那怪物甩了几甩,却是冲突不进,在半空中点了两点,倏地窜回地下。

赤飞霜未料那怪竟然轻易退去,暗舒口气,连忙上前将秦筝扶住。“秦姐姐,你伤得可重?”

“不碍事。”秦筝轻轻摇头,“想不到那怪如此狡猾,竟然尾随我的洗月剑暗施偷袭。我看他绝非知难而退,想必还有后招。”

“你可认出那妖邪是何怪物?”赤飞霜问。

秦筝方要答话,大地之下忽的传来一声咆哮,阴风过耳,让人寒毛直竖,两人急忙瞧去,陷裂的土层之下猛然探出一个庞然巨兽,有三五丈高低,四爪陷在地坑中,身体却有小山般大小。背上是钉头般粒粒鼓起的兽甲,覆盖至尾。须毛蓬蓬如猥,眼珠碧绿似鬼,尖利的牙齿森然外露,真是好一只大猫。

砰砰几声裂地揪石之声响过,却是那大猫卷起磨盘粗的尾巴随意扫拂两下,将那碎石击打的横空乱飞,好不威煞。只见它低哮一声,从陷层中跳了出来。

“吼……”

雷被看得倒吸口凉气,咋舌道:“这孽畜好重的威煞,却不知是哪里跑出来的怪物,你们哪个认得?”

白元舔舔嘴唇,冷哼道:“这孽障比山林猛虎还要大五七倍,身上却凭空多了层坚甲,随意趋伸都是山摇地撼,大伙儿可要小心了。”

秦筝盯着大猫拖在地上的巨尾,低声道:“原来方才攻击我们的只是这泼怪的一条尾巴,你看它这条长尾摆荡如蟒,又有天生革甲,刀剑难伤,恐怕正是它的一件利器。”

“哈哈哈哈……我道何方高士竟敢偷施暗箭伤我,原来只是几个小辈。刺虎,勿怒勿怒。”

众人忽听那大猫说起话来,都是一愕。定睛看时,大猫头顶上毛发扑簌,一人掀开披风坐将起来,伸手在它头顶轻拍两下,大猫便收了郁怒之态,居然四肢一收,坐了下来。

众人这才看清那大猫头顶还坐着一个人来,那人也不十分高大,面孔蜡黄,颇有病态,穿一身明黄锦衣,外罩毛缎披皮,鼻下却有两撮大猫一般的胡须,很是惹眼。

“你们几个谁是‘小西天’的高足,方才那手移天换日倒还耍的不赖,只是太也不知轻重,将我的孩儿们唬的不惊。我倒要跟他理论理论。”

“你又是何人?”赤飞霜越众而出。

“哟,还是个女娃子。”那人对赤飞霜略一打量,嗤鼻一笑。“方才对我偷施暗袭的又是哪个?”

秦筝冷哼一声,“泼怪,你可还认得我手上这柄长剑。”

“呵,了不得。”那人愕了一愕,笑道:“魔爷我许久不踏人世,倒不知现今女娃们这般英豪。要说咱家的名号,料你们年轻识浅,也未必听过。咱家姓伏,名讳上天下一,人称伏地魔的便是。”

“伏天一?伏地魔?刚去了一个血影魔,这边又来了个伏地魔,这世间还真是个群魔乱舞。”

雷被嘿然一笑,白元几个也都有些不以为然,他们久居荒山,自然不知伏地魔的厉害。

“血影魔?他又是哪个?”伏天一勃然大怒,“世间称的上魔字的都是有数人物,宇内十魔,都是上天入地,响当当的字号。何方小辈,敢如此不自量力,妄自称魔?”

“敢情这魔也不是想叫就叫的?”众人看他忽然暴跳如雷,都有点啼笑皆非。

“宇内十魔?你便是十魔之一?”

秦筝心中一惊,宇内十魔虽是五十年前故事,早已时过境迁。秦筝出身名门巨擘,对世间掌故却不陌生。

“莫非这宇内十魔颇是般人物?”赤飞霜看她脸色微变,小声问道。

“决不在血影魔之下。”秦筝点头。

赤飞霜轻哼一声,不由握紧奇兵。十魔实力虽难测度,和血影魔却有不解之仇,以此作比,自然对眼前这个伏地魔也不敢轻视。

耳听得伏天一还在对血影魔追问不休,赤飞霜心头一动,扬声道:“什么宇内十魔,说得好生了得。只怕已是明日黄花,又有哪个记得。如今世上哪有什么十魔,八魔,血影魔一人足矣。此人单枪匹马,整合天齐帝狼锋三卫,今日夺了荒芜魔刀和六道归元鼎,即刻便要起兵推翻大景,自立为帝。如此作为,可不是天地间第一魔王。如今血影魔正厉兵秣马,招揽臂助,你来得正好,何不投入血影魔麾下效力,来日也能得个一官半职,光宗耀祖。”

“什么?你让咱家投入那什么狗屁血影魔手下,给他卖命打天下,哼哼,真是滑天下之大稽。等等,你刚才说什么荒芜魔刀,什么六道归元鼎,现在又在何处?那狗屁血影魔又在哪里?”

伏天一气的怒火滔天,登时在‘刺虎’身上跳了起来,指着赤飞霜大声喝问,声色俱厉。

赤飞霜娥眉轻挑,淡淡道:“果然财货动人心,你这般着急追问荒芜刀和归元鼎,想必是知道这两样宝物的珍奇之处。可惜呀,你来迟了一步,血影魔早已入鼎取刀许久,你既然不肯投诚,还是早些夹起尾巴躲了去,免得呆会儿被血影魔拿了祭刀。”

“我怕他。便叫他得了荒芜神刀,也未必是咱家的对手。”伏天一拍着胸脯叫道:“你少废话,东西在哪?”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赤飞霜伸棍一指。

“嗯?……”伏天一伸长了鼻子猛嗅几下,双目盯着黑暗连眨数下,数道绿焰卟卟从眼眶中飞射而出,方圆数十丈顿时尽是磷光幽火,远处的青铜古鼎便隐约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