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144章 幽冥阴火

第144章 幽冥阴火

青铜古鼎高置祭台之上,四平八稳,一股浓郁煞气透鼎而出,让人望而生畏。青鼎四周鬼火翔舞,妖邪之物也纷纷慑服于青鼎杀气之下,遥遥躲开,呜咽低泣。阴风阵阵,鼎上纹着巫师也好似展衣欲舞,正在主持献祭一般。

“好,这味道,煞气逼人,果然是鼎中霸者的‘六道归元鼎’。”伏天一神情舒展,情不自禁了捻了捻猫须,目光触及鼎中的铁塔巨物,不由浓眉一皱,“那鼎中堆着的又是什么玩意儿?”

“那便是荒芜魔刀的妖身了。”

赤飞霜看那魔刀妖身木立鼎中,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也是惊疑不定。雷鸣、血郁独等人纷纷入鼎夺刀,眼下已过了数个时辰,为何毫无动静。早些时楚煌也失陷鼎中,生死难测。说来楚煌还是为搭救自己父女二人方才与魔刀妖身赌斗。如今,父亲已然遭遇不测,可别让楚煌也白白送命。思及至此,心头顿时不安起来。

“刺虎,起了。”伏天一高踞虎兽之上,一按那凶兽头顶。刺虎便低嗥一声,站立起来,摇着尾巴缓步向青鼎走去,此刻看来竟颇是温驯。

“看我取鼎来。――大吞冥手。”厉喝一声,双臂上顿时绿焰暴涨,无穷磷火被他吸附掌中,夜空中鬼哭之声大作,凄惶惊惧,让人闻之断肠。座下刺虎也低吼一声,连忙将脑袋拱到地上,一副怕遭受池鱼之殃的模样。

伏天一冷哼一声,隔着十丈虚空推手向青鼎拍去,鬼磷幽火汇成滔天巨浪,轰然一声撞在青鼎之上。青鼎四周的古老阵法立时有所感应,十二星相光芒大盛,如蚕吐丝将青鼎包裹起来。

“不过如此。”伏天一鄙夷一笑,双手变幻,时推时拂,不一刻磷火便尽数缠缚到青鼎之上,烈焰熊熊,越烧越大。

“此人倒是心思缜密,一眼便看穿了青鼎四周的‘诸天星相古阵’。”秦筝轻柔一叹,“古阵早前被魔刀妖身撕裂,已成强弩之末。此番是无论如何挡他不住了。”

赤飞霜见伏地魔如此神通,也是心惊,“此人的大吞冥手到底是何神通,鬼磷如浪,万鬼齐哭,只怕我等皆非其敌手。”

“此人修练的乃是‘天地五火’之一的幽冥阴火。天地五火,三才各具其一,在天为雷火,在地为阴火。乃阴司刑罚之火,实为焚心之火,便是穷凶极恶之人也经受不住,自然非同小可。若与此魔赌斗,可要小心在意。”

话虽如此说,秦筝也知倘若真遇上此火,除了伺机远循之外,恐怕也是一筹莫展。

“哈哈……”伏天一眼见自己的幽冥阴火将古阵机窍烧的七零八落,顿时大喜过望,双手连环交击,将古阵伽持撞的烟消云散,青鼎也轰的一声,摇晃了一下。

“给我起。”反手一招,阴火如同螭龙一般将青鼎团团盘绕,缓缓离地而起。

一直默然如死的魔刀妖刀蓦然现出巨大红光,青鼎摇了两摇,崩崩将阴火寸寸挣断,复又砸在土台之上,四足齐齐没进土中。

“怎么回事?”伏天一盯着自己双手,诧异不己。眼见大功告成,还未能欣喜片刻,竟遽然功败垂成,这个打击着实不小。

崩、崩、崩、崩……

魔刀妖身剧震不已,无数红光撑破铁塔般的身躯,利刃一般放射出来。众人陡见亮光,下意识的闭眼躲避。

又是一声震天巨响,妖身胸口炸为粉屑,一条金光闪闪的铜柱倏的从胸膛中飞射出来,径自向伏天一砸去。众人睁目急看时,铜柱上分明还缚着一个中年男子。

“什么鬼东西?”

伏天一自恃勇力,不闪不避,‘崩崩’两掌重重击在来人身上,那人闷哼一声,铜柱被反震之力击的倒飞回去,顿时一口鲜血仰天喷出,浇了伏天一满头满脸。

“祖爷爷。”一条人影从妖身胸口前后脚窜了出来,正见铜柱迎面飞来,慌忙伸手接住。“祖爷爷,祖爷爷你醒醒。”

“大哥――”凌虚舟上,回雪乍望见那人,不由喜极而泣,当下也顾不得凶险,飞快的从凌虚舟中跳了下来,向那男子跑去。

“回雪,小心呢。”子衿急急唤了一声。

方才天象急变,伸手不见五指,到底都是黑黢黢的鬼影,森然白骨在半空中到处飞掠,着实将两女惊吓的不轻。好在回雪是将门之女,素有根基。手上‘流萤剑’又是柄宝剑,方才勉强护得自己周全。

两女方在骇惧之中,却见远处渐渐有了光亮,秦筝等人也依约可见,这才稍为安心。接着便见伏天一大施**威,正欲夺取归元鼎。却不妨鼎上忽现奇象,先后两条人影接连从魔刀妖体中破胸而出。

那被铜柱捆缚之人自然便是韩浊浪了,他双目已盲,又被幽禁在紫云柱上,真是虎落平阳,生不如死。雷鸣正要死力对付龙袍人,不愿他们枉送了性命,是以迭施神通先将韩浊浪等人从刀府中放出。

谁知韩浊浪伤余之身,偏偏遇上伏天一大施神通之际,阴差阳错之下,虽是破了他的解数,却被伏天一连施毒手,送了半条命去。

韩志公陡遇此等不可思议之事,大半心思全在韩浊浪身上,见他被雷鸣神通慑去,当下也毫不犹豫的追了出来。谁知这数步之遥,韩浊浪已是伤上加伤,救援无及。韩志公见他血污遍体,幽冥阴火尚在啃啮不休,人却早已昏死过去。

“大哥,……太好了,我大哥没事呢。”回雪急跑了几步,想起子衿还在舟上,连忙折了回来,将子衿扶了下来,脸上阴霾早已一扫而空。

“你大哥安然无恙,你也可以放心了。”子衿笑了一笑,望着妖身空洞的胸口,微微怔忡了一下。

回雪心情正好,却没有察觉到她的异样,挽着子衿快步朝韩志公走去。“铜柱上绑着那人也不知道是谁,大哥为何这般着紧他?”

……

……

“呵,想不到这妖身腹中还藏着有人,今天倒让咱家大开眼界。亏得你小子跑得快,不然呆会儿我将这妖身炼出本相,你可就永世不得超生了。”

伏天一捻着一字胡,满脸得意。“这妖身之中还有活人吗?那个血影魔什么的,是不是也躲在里面。快让他滚出来,咱家倒要看看他是不是三头六臂,竟敢妄自称魔。”

“你又是谁?究竟用何邪法打伤我祖爷爷,为何他身上这鬼火难以熄灭?”韩志公使尽手段也无法熄火韩浊浪身上阴火,不由怒火填膺,双目血红,如欲噬人。

“大哥你怎么了?这人是谁呀?啊……他的伤好可怕。”回雪看了韩浊浪一眼,不由的掩面惊叫。子衿见他浑身血污,身后尚缚着一条丈余长的铜柱,身上阴火不息,几见脏腑,也是心惊不已,不敢再看。

“你说。”韩志公也不理会两女,用力指了指伏地魔。

“咦,哪里又跑出来的两个小美人,真是风姿楚楚,我见犹怜。咱家正好鳏居已久,两位小美女不如和我回去,做个魔君夫人如何呀?”

伏天一一见两女,登时眼冒绿光,浑身骨头都酥软起来,哪还顾得上跟韩公志答话。

“做你个大鬼头,你也不拿出镜子照照自己的鬼模样,丑也丑死了。”回雪冷起脸庞,见乃兄竟不搭理自己,心中生气。

伏天一看她轻嗔薄怒,更觉得巧俏可人,嘿嘿笑道,“呵,丑一点怕什么。大丈夫处世,靠的是扬名立万。跟了咱家,保证你有穿不完的绫罗绸缎,一生使不尽的金银呢。”。。

更多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