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145章 归来

第145章 归来

回雪眨眨眼眸,忽尔笑道:“哪有你这样讨老婆的,三媒六证一样没有,胡吹几句便想让人家跟你。又不知你姓甚名谁,家住哪里?”

伏天一哈哈笑道:“咱家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大号伏天一,人唤作伏地魔君的便是。咱家便住在这九幽之下,与那阴司天子结邻。你我既两厢情愿,还要甚三媒六聘劳什子的礼数。我伏地魔一言九鼎,吃喝穿戴一样不少你的,出入皆有紫罗金盖,仆从如云,上天入地皆随你意。姑娘若肯依我,咱们今儿个便可拜堂成亲,来年便有大胖小子抱了。”

“谁要和你拜堂成亲。”回雪轻啐一口,冷哼道:“我来问你,你方才使的什么邪术,将……这人打的人事不知。他身上是甚妖火,又为何难以熄灭?”

伏天一面色微变,沉吟道:“这其中关节说与你,本来也没什么了不起。我先问你,你跟这个哭丧着脸的小子,又是何关系?”说完一指韩志公。

“他是我哥。”回雪面露不悦。

伏天一闻言恍然,干笑两声,抱拳道:“原来是大舅哥,失敬,失敬。”

“现在可以说了吧。”

“当然”,伏天一涎着脸道:“不瞒贤妻,咱家这手神通,唤作大吞冥手。这等功法修行起来大是凶险,我也不与你细说。咱家矢志不移的修练了几百年,也不过达到第六成境界,虽说远未大成,放眼宇内,也算少有敌手了。”

“才第六成,就少有敌手?”回雪意示不信。

“咳,咳,”伏天一老脸一红,不觉捻了捻胡子,“咱家在宇内十魔中可是叫得响的字号。当然,天地之大,卧龙伏虎之士也所在多有,只是咱家跟他们向来是井水不犯河水,倘若真个遇上,我老伏也是不惧。……再说那熄不灭的鬼火,本是‘天地五火’之一,唤作幽冥阴火,阴司天子逢着那十恶不赦之人,便要他倍尝阴火焚心之苦,别说那些个凡夫俗子,便是凶煞恶鬼,多则三五日,少则一半天,也便魂飞魄散了。”

“果然可怕。”回雪轻轻点头,“可有解脱之法?”

伏天一哈哈笑道:“那也容易,我看这一半天的也死不了人。等咱们拜堂成亲,入了洞房,我自然给他解脱。”

“呸,你倒打的好算盘。”回雪闻言俏脸一沉,“我看你也并非良善之人,既然这幽冥阴火本是阴司惩恶之刑罚,你又是如何修得?”

“这又何足为奇,只要王法在手,为善为恶还不是咱家说了算。”伏天一摆摆手,“好了小美人,说了这么许久,你可有想清楚要不要做我的魔君夫人?”

回雪轻哼一声,“你盗取阴司之火,难道就不怕我去阴曹地府告你一状?”

“告我?要不要我备下车马送你前去呀?”

“这般说来你是有恃无恐了?”回雪有了怒意。

“哈哈哈哈,小美人呀,你要跟我夫妻夜话,待我先取了六道归元鼎和荒芜神刀,咱们日后有的是时间。”

伏天一拍了拍刺虎脑袋,淡淡道:“送美人上来。”

刺虎低啸一声,尾巴一抖便向回雪卷去。

“啊,”眼见那梁椽粗细的巨尾合身扫来,回雪下意识的伸手格挡,慌措之下,竟然忘了闪身躲避。

“回雪快跑呀。”子衿看的那怪兽声势凶恶,匆忙上前将回雪推开,伸开双臂挡在前面。

“阿姐,不要。”回雪一个踉跄,眼圈登时红了,随即发疯似的冲了上来。

刺虎尾巴舒卷,鸟蛋般大小的眼珠左右看看,似乎也惊诧两女的悍不畏死。

“别慌,别慌。两个美人倒是有情有意。都给本君送上来。”伏天一哈哈大笑,得意已极。

“那泼怪,休得伤我妹妹。”韩志公勃然大怒,一掣‘属镂剑’飞身冲上。

“哈……”伏天一仰天打个哈欠,双手连挥,无数鬼火披头盖脑打去,着物即燃。“大舅哥,改天本君请你吃酒。”

伏天一好整以暇的在刺虎脑袋上轻击一掌,刺虎得到指令,甩了甩尾巴,带起一阵疾风向返身奔逃的两女缠去。

轰!

魔刀妖身整个脑袋红了一下,巨响过后,如同火山爆发,顷刻间,红光满天,万丈刀气激射而出,散入夜空之中。又是一道人影从妖身中掠了出来,炮矢一般飞落在地。整个妖身齐肩而断,已只剩半截躯干。

巨响震的众人都是一阵气血翻涌,大地似乎也摇撼了片刻。伏天一笑吟吟的面孔为之一僵,刺虎低啸一声,尾巴也就地盘了起来。

“楚煌――”

惊愕过后,众人这才看清这回从妖身中脱身而出的却是一个极清峻的男子,容貌修整,衣裳合度。他神情不紧不慢,直似从画中走出一般。

“楚煌……”子衿轻叫了一声,喉间便被什么堵住了。她忽然觉得心跳的好快,好像随时都要从胸膛里蹦出来一般。

“楚煌,你果然没事。”回雪平静了一下惊乱的情绪,扭头见子衿小口微张,一脸红艳,显是在极力压制激动的心情。

“怎么了,跑的这么急?”楚煌笑了笑。他本想说是迎我的么,见她们眼眸中惧意未去,便不曾说的出口。

“你要小心那人。”回雪急喘了两口气,回头指了指伏地魔。

“没事的。”楚煌并未问那人是何来历,只是笑着拍了拍回雪的香肩。

“你讨厌。”回雪拍掉他的大手,轻嗔道:“不见我和子衿吓成什么样子,你瞧那人骑的那劳什子怪兽,看着就让人害怕。”

“唉!真不该带你们来此呀。”

楚煌年纪虽轻,却已游历天下多年,神通智巧皆不让人。方才出来之时,已将眼前情势默察于胸。王朕、余奢向在远处观望,可以不论。场中诸人,实以秦筝、赤飞霜两女神通最强,而如今赤飞霜形容狼狈,秦筝衣襟染血,反观伏地魔却是高踞猛兽之上,志得意满,如若这还看不出伏天一是个棘手人物,还修什么真,求什么道,早晚横死有分。

“你后悔了?”

子衿将散落的乌发拨在耳后,极宁定的看着他。

楚煌轻轻一笑,洒然道:“事已至此,谈何后悔。”

“我却是不愧。”子衿幽幽说道,如花容颜看的楚煌微怔了片刻,心里也不知作何滋味。

……

……

“兀那小子,你便是血影魔么?你跟本君的两位夫人又是何关系?”

眼见得两个美人儿便要左拥右抱揽入怀中,谁想那魔刀妖身中又跳出人来。伏天一见楚煌三个似乎很是熟络,不由的妒火中烧,不耐的大叫起来。

“两位夫人?敢情是个欺男霸女的家伙。本公子又何须与你通名道姓。”楚煌一脸冷哂。

伏天一怒道:“小子狂妄。你那魔刀妖身之中到底还有几个男女,一并滚出来吧。咱家正好一块收拾。”

“何方泼怪在此咆哮,火弩来也。”

伏天一话语未落,火弩刚好从妖身中攀爬上来,一跃而下。。.。

更多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