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151章 以火攻火

第151章 以火攻火

“好小子,你果然有夺刀的念头。”

两人前后脚落到鼎上,伏天一不由分说,抬手拍出两道鬼火,想要将楚煌逼至鼎下。

呼!呼!

鬼火来势凶猛,呼啸之间,隐现两个七窍喷火的骷髅,吓人异常。楚煌轻哼一声,不闪不避,单手一探便将两团鬼火抓在手中。那鬼火乃幽冥阴火,炙骨焚髓,不熄不灭。附在楚煌手上,立时便燃烧起来。

“啊——”子衿见过韩浊浪被阴火烧灼的惨状,深知那阴火的厉害。见楚煌以手格火,登时心头一紧,好像那把火烧在自身一般。

“小子真不知死。”伏天一鄙夷地看了楚煌一眼,伸手朝荒芜刀抓去。青鼎中烈焰熊熊,他自视火功盖世,却是丝毫不惧。

眼见荒芜刀便要到手,伏天一心喜若狂,细长的眼睛暴出光亮。

“撒手。”一声厉喝传来,伏天一刚要触及刀柄,猛觉臂上一紧。他心中一愕,却见臂上缠着一条光华流动的火链,金砂滚炙,上面还附着一圈圈幽芒鬼火。火链一头却被楚煌拽在手中。

“你竟然不惧我的幽冥阴火。”

伏天一心头惊诧。他却不知楚煌修有百炼金砂和凤炎真劲这两种至阳之火。幽冥阴火虽是‘天地五火’之一,却未必胜过妖族真火,凤炎真劲。况且,他适才放出的只是区区两团余焰,楚煌随手收之,看似炙火燃燃,其实却是他运用金砂洗炼鬼火元气。伏天一又如何想的到。知敌不知己,又岂能不败。

“小小萤虫,也妄想与皓月争光。”

楚煌岂能等他看清情势。手中火链一抖,当空夭矫,盘如火龙。青鼎中本就焰火熊熊,此时有火链为引,登时迎风大涨,火苗乱噬。伏天一不妨有此,顿时惊呼一声,毛发衣服尽被烧着,顾不得再取魔刀,一个翻身滚落鼎下。

楚煌连忙洒出金砂护住身体,火链啪啪甩开,与鼎中火龙争恶。说也奇怪,那鼎中火焰似有灵性,被火链抽击之处,登时火苗躲避,气焰全消。楚煌瞅准时机,猛然握在刀柄之上。荒芜刀果然明光大亮,如日如月,将鼎中火焰尽数压下。

众人料不到楚煌一个回合便将伏天一打的狼狈退败。此时见他伸手取刀,都是仰头翘望,不知他会不会如血河一般被刀气震的死活不知。

“小子……,你给我住手。”

伏天一被鼎火冲撞,就势在地上滚了几滚。谁知那鼎火和凤炎真劲皆非凡火,又如何拍打的灭。他倒不愧是成名已久的魔头,回过味来,连忙运起避火诀,身上火迹才慢慢熄了。这一通火烤,却是衣烂发焦,浑身灼痛,别提多狼狈了。

身上火真熄,胸中怒火却烈。眼见楚煌便要拔刀在手,上鼎争夺已是不及。伏天一大喝一声,聚起浑身劲气,朝着青鼎拍去。劲气交撞,响起一声砰訇大震,鼎中火焰狂涨,凶猛如怒龙,拔起数十丈。青鼎摇晃不休,几乎让楚煌站立不住。伏天一见一掌奏功,浑身气劲鼓荡,双掌连环拍击十数掌,砰砰之声惊天动地,修为差些的纷纷掩耳惊呼,气血震荡几欲昏死过去。

“楚煌非伏地魔对手,我们须助他一臂之力。”秦筝急急跟赤飞霜说了一句,见雷被几个都是双目紧闭,面露痛苦之色,忙道:“白元,你快带着四将率领族人撤离此地,伏地魔此番动了真怒,这里免不了一场恶战。”

“水长老,我留下为你们掠阵。”白元道。

“糊涂。”秦筝面寒如冰,“你若留下,一勇之夫尔。这和白禺族数十万口族人的性命孰轻孰重。伏地魔君辖下幽魂怨鬼无数,此时暂被荒芜魔刀弦月之气压服,一旦伏地魔君招来助战,又要残杀多少无辜性命。今日之后,你便是一族之长,望你不负白天所托。”

“长老教诲,白元记下了。”白元不敢耽搁,连忙引着四将朝族人奔去。

“我震死你。”伏天一大施神通,掌底一片幽蓝。鬼火劲气尽数传布到青鼎之上。浑身散发出磅礴的死灵之气,立身之处尽成焦土。死灵之气传布开来,地底的孤魂怨鬼受其感召,立时又噪动起来。大地震动,鬼怪丛生,阴煞煞的气息又遍布于天地之间。

“此人神通如此强横,难怪号称伏地魔君。顷刻聚起百万鬼灵,天地震怖。若是宇内十魔,个个如此能为,实在让人心惊。”赤飞霜大为动容,急道:“楚煌若是拔不出魔刀,怎也不知退避,难道想被伏天一活活震死不成?”

秦筝摇头道:“现在青鼎四周遍布幽冥阴火,楚煌已是退无可退。如今惟有行围魏救赵之事,或许还能解的楚煌之围。”

“那还等什么。”赤飞霜张开双翼,掠地飞起。风雷棍夹持在手,尖锥一般撕开伏天一的鬼火防御。她也不做口舌之争,风雷棍动如蟒蛇,横空窜出对准伏地魔肋下急点。

伏天一早在身周布下九幽阴火之阵,虚空中到处都有阴火劲气,一遇阳火擦着,立刻便要暴起噬人。赤飞霜来的虽快,早被他的邪阵感应,百忙中横出一爪,不偏不倚正将棍头拿个正着。两人气劲交撞,幽冥阴火立时漫天噬起,顺着风雷棍缠咬而来。

赤飞霜微吃一惊,正要发劲力挣。一柄雪玉清光宝剑斜插进来,贴着铜棍急削伏天一手掌,棍上阴火乍遇剑刃,登时被清寒之气冻在半空。

伏天一咦了一声,以拿改拨将铜棍拍了出去。秦筝长剑一振,被冻住的鬼火纷纷跳入手中。她暗驭道息,潜气内转,玉掌中散发出浓郁雾气。就在伏天一惊疑不定的当儿,秦筝猛然反手一甩,无数六角形的细小冰菱披头盖脸打来。

“还你的毒火。”

“哎呀,”伏天一骇了一跳,连忙一掀披风包住头脸。他这件披风虽不在‘八大宝衣’之数,却也是件宝物。他运用阴火伤人无数,对这避火之术自然也甚为精研,这件披衣正是一件避火之宝。方才若非太过大意,早用披风护住头脸,也不会着了楚煌的道儿。所谓吃一堑,长一智。伏天一抖开披风,那冰菱打到披风之上,立时消融无迹,倒是里面的阴火,随之燃烧起来,还好这披风本有避火之能,方不至过于狼狈。

伏天一虽未被阴火伤到,心头却是又气又怒,他纵横宇内多时,向来只有他御火伤人,想不到今天却接连被别人用火毒攻的狼狈不堪,这口恶气如何咽得下。

“你两个女娃子,不是要救这小子吗?咱家今儿个偏要烧死他。看你们能奈我何?”抬手对着青鼎就是两下猛击,鬼火盘旋如龙将青鼎烈焰通通缠缚其中,喷薄火势之中凭添了一股幽蓝光芒,更显得诡异毒辣。火苗狂嘶,哪里还看得到楚煌的人影。

“楚煌……”子衿轻叫一声,便觉着眼前一黑,喉头一甜,吐出一口浓血。“子衿——”回雪大吃一惊,连忙将她扶住,却见她面白如纸,娥眉紧凝,光洁的额头细汗密布,分明伤的不轻。“子衿,你受伤了。哥,你快来呀。子衿受伤了……”

伏天一拍击青鼎,邪劲惊人,便是白元那些自幼修行的也承受不住。子衿又无玄修根基,只是心思专注,才一直强撑着不愿退走。此刻见楚煌被烈火吞噬,情切之下,登时急火攻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