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153章 山腹之战

第153章 山腹之战

“你小子竟然没死?”伏天一捂着面上的火伤,眼中满是阴毒之色。

“哼哼。”楚煌冷笑。

原来荒芜魔刀本是弦月之影所化,无形而有质。先时他一口鲜血吐到魔刀上,魔刀吸食了他的精血,立即便如蚕蜕蛹,钻入他左臂之中,并在里面寄活了下来。这魔刀自从刀精遁逃之后,有魄无魂,数百年来一直是徒具其表,几乎堕入妖邪之类。如今刀精回归,魂魄合一,楚煌无巧不巧,一口精血正被魂魄融合中的魔刀吸食,顺势化入其魂魄之中,和刀精一起成为魔刀的魂。魔刀本是无形有质之物,它的魄寄生在楚煌左臂中,是以楚煌的左臂便有了魔刀之用。

楚煌和魔刀合而为一,身体便成为百炼金刀之躯,别说是鼎炉之火,就是‘天地五火’也伤他不得。这其中的曲折变化,旁人如何能揣想的透。

“你既然得了荒芜神刀,可敢出示一观?”伏天一还抱有万一希望,魔刀被楚煌这等毛头小子得了去,又是当着他的面,抢自他的手,他岂能心甘。

“那又有何难,伏地魔君,你可看仔细了。”

楚煌笑着竖起左臂,心神感应下,臂上光华流转,隐约现出一段窄窄的锋刃。众人齐齐大诧,一个个看的屏住呼吸。楚煌淡淡一笑,魔刀形状一现即收。众人尽皆露出希冀之色,暗暗噪动起来。

“果然是荒芜神刀,你又是如何将它植入臂中?”伏天一问。

诸人听伏天一问出心中疑惑,连忙竖起耳朵倾听。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楚煌笑了笑道:“你是否想着杀了我好来夺刀呀。实话说与你,我已经成了魔刀之魂,和此刀魂魄合一,若是我死了,这太古魔刀耗尽了精气,便等同凡物。呵呵,所以呢,你便是杀了我,也没有用。”

“你撒谎。”伏天一听的将信将疑。但要他就此罢手,显然绝无可能。

“这样吧。既然荒芜神刀被你得了。本君便暂且将你囚于九幽之下,留你一条性命。等我想出了取刀之法,再来和你计较。”

“哈哈哈哈……”楚煌拊掌大笑,“此计大妙。只是能否捉得住我,可要看你本事。”

“好小子,看我手段。”

伏天一怒哼一声,双掌黑气滚滚,幻出一条丈二长的‘鬼牙槊’,摇拽起来,鬼火幽幽。

“慢来。”楚煌看他气势汹汹,从怀中掏出一把金光,朝天一祭。

“这小子又耍什么诡诈。”

伏天一见那物事金光闪闪,疑心不是凡物。脚下不由微一迟疑。那物事定在半空,一阵翻卷,却是一编竹简。众人看的称奇,就见竹简顺风抖开,有数丈长短。上面金篆流布,四象飞绕。苍龙,白虎,龟蛇,朱雀之形栩栩如生。这自然是龙族元力至宝‘阎浮天书’了,场上众人包括伏天一在内,虽是觉得这宝物元力丰沛,圣力广大,却是谁也不识其名。

“翻——。”楚煌冷喝一声,抖手一道白光打在天书之上,简书略一翻转,光华如雪,将六道归元鼎射在下面,青鼎晃了两晃,眨眼间便被摄入天书里面。楚煌忙五指一张,将天书抓在手中,揣回怀里。

“哎呀,好小子。你得了荒芜神刀还嫌不足,竟然又将‘六道归元鼎’摄了去。真是岂有此理。”伏天一回过神来,又气又怒,一边摩拳擦掌,“来来来,你我斗三百合。”

“宝物到手,谁有闲情和你打打杀杀。我去也。”楚煌哈哈一笑,掌中紫光盘绕将地裂矛(湛龙腾雾矛)招在手中。反手向半空一掷,蛇矛盘旋片刻,便如黑云泼墨,倏时现出一条雪牙红信的黑蟒来。

“你想跑。”伏天一横持‘鬼牙槊’方欲上前。那黑蟒在半空一掀一滚,猛然掉头冲下,朝着伏地魔撞了过来。伏天一吃了一惊,连忙挥槊跃开。黑蟒井口粗的身体从耳畔穿过,阴风飒飒,惊心动魄。伏天一正要招刺虎助战,那黑蟒尾巴却如生了眼睛一般,拦腰截来。伏天一空有一身神通,对此庞然大物,一时也无处措手。慌忙将身就地一滚,远远躲了开去。站起身看时,黑蟒早驮了楚煌,飞在悬崖断壁之间了。

“混账。咱家不将你碎尸万段,誓不为人。”伏天一忙跨了刺虎,驾起云雾,火急火燎的追了过去。

……

黑蟒甩尾猛截将伏天一迫开,将身一折便入云而去。这黑蟒本是地裂矛妖身,浑身黑气滚滚,气焰万丈,虽是没有血肉的感觉,肉眼看去,却和真的无疑。自古神兵认主,一旦建立了神识联系,自然是如臂使指。

楚煌骑跨在黑蟒背上,略微辨认了一下来时经过的山洞,暗驭神识传与妖身知道。

“好小子,你往哪里逃。伏地魔君来也,还不快快束手就缚。”

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楚煌回头一看,伏天一跨着刺虎腾云驾雾追了过来。

那刺虎看似笨重,这会儿四蹄翻身,来得可是不慢。他自是不知道刺虎此番也颇吃了些苦头,这孽畜也有数百年不曾与人交战,盘踞九地之下,整日介养尊处优,哪里还能有好脚力。往常便有个上门挑拨的,也被它那条布满尖刺的巨尾给骇的半死。哪料到今日要和黑蟒这等当空盘旋之物比试脚力。怎奈那一刀一鼎可是伏天一视为囊中物的,眨眼间双双落空,这要是被谁说了出去,他宇内十魔的名头岂不成为笑柄。

思虑即此,伏天一可顾不得爱畜不爱畜,‘鬼牙槊’在它屁股上拍的山响,可怜刺虎只得咬紧了钢牙,使出吃奶的力气低头猛追。

楚煌见伏天一一人一骑离自己只有一箭之地,既不惊惶也不理会,驭着黑蟒钻进山腹。

“快,追进去。”

伏天一指挥刺虎撞进洞口,只听一声轰然大震,落石如雨,刺虎大是委屈的低叫一声。原来它身躯太过庞大,兼且冲势甚急,一时被卡在洞口,进退不得。

“你这个笨蛋,想害死我呀。还不给我快追。”

伏天一被落石浇的灰头土脸,大怒着挥起槊杆在刺虎身上抽了几下。

“哈哈哈哈……,伏地魔,你这个蠢蛋,还敢自称什么宇内十魔。你那孽畜身躯肥重,这是显而易见的事。你倒好意思跟他置气。”

一个声音从头顶传来,原来楚煌冲入山腹,却并未远走,反而登向高处。这会儿,他正抓着山腹中垂下的葛蔓,立在半山腰。山腹中光线晦暗,只约摸看到他的身影。

“哼,舌滑小子,今日便让你尝尝我伏地魔君的厉害。”

伏天一在刺虎身上一蹬,抖开长槊,沿着山壁飞掠。山腹中尽有葛藤垂下,且是千百年堆叠而成,新藤缠老藤,坚韧异常。伏地魔成名已久,山腹中地形虽怪,却也难他不住。

楚煌见伏天一抓着葛藤飞驰而来,左臂刀形一闪即逝,“荒芜刀呀荒芜刀,你名头如此之响,却又湮没如此之久。今日云开月明,便拿这魔头祭刀吧。”心头计算伏天一落脚之地,挥手斩下一块突起石壁,滚石如磨,轰隆落下。待那大石滚落眼前,抬手又是两刀。一分为二,二断为四,反手一拍,朝着伏天一射去。

“雕虫小技。”黑暗中风声激荡,伏天一轻嗤一声,抖开长槊将四石挑落,“楚煌,这等微末伎俩岂能伤得了我。有种咱们就真刀真枪见个高下。”

“哼哼,微末伎俩又如何?”

楚煌不受他激,一手攀着葛藤在山腹中飞窜,一臂随手划落山壁巨石,朝着追来的伏地魔飞砸。伏天一又气又怒,这些飞来巨石虽然伤不了他,这般没头没脑的从黑暗中打来,躲闪起来也颇费气力。最没奈何的是楚煌滑如游鱼,仗着左臂有魔刀之利,只在黑暗中劈落滚石伤敌,却不与你正面接仗。伏天一虽然魔功盖世,身法却不见得比楚煌高明多少,况且要不时堤防半空飞来的巨石,一时半刻也赶他不上。

“这山腹再深总有尽处。我看你能逃到哪里。哼哼。”

伏天一想明白此节,便不再着慌。挟着长槊挑落数块巨石,发出长啸招唤刺虎快点过来。回身又追了百十步,觉着楚煌的身法也慢了下来,想是前方道路渐狭,有点进退两难。

“哈哈,姓楚的,这山腹可是一条死路,你又能逃到哪里。我念你一身修为不易,今天只要将荒芜魔刀和六道归元鼎交出来,我便饶你一条性命。如何?”

山腹中传来‘如何,饶你一个条性命如何’的回音,伏天一贴在山壁上等了半晌,却不闻丝毫动静。心中疑惑:“难道这山腹却是通的。那小子逃将出去,从此海阔天高,再要找他,可是为难了。况且,我伏地魔君一世名头,今被一个毛头小子三番五次戏耍,传扬出去如何得了?”

伏天一想及此处,不由一阵心浮气躁,回头看看却不见刺虎追来,暗骂道:“这孽畜,恁般懒散。等本君回去再好好收拾他。”攀着葛藤紧追了数步,黑暗中忽然传来一声轰响,似乎是大石撞到石壁上,接着便是数只夜枭惊叫,扑棱着翅膀迎面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