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154章 刀劈魔头

第154章 刀劈魔头

“去,这几只扁毛畜生,真是可恶。”伏天一贴在石壁上,猝不及防下,被那几只夜枭刮的头面生疼,刚呸呸了两声,对面一道白光猛然朝眼睛射来,伏天一两眼一花,刀风破空劈面斩到。

“来得好。”伏天一双目微眯,仅凭神识辨别刀风所攻方位,舞开长槊,黑暗几声刀枪交击,伏天一这条‘鬼牙槊’进退如毒龙,一发即收,毫不拖泥带水,似长大而实精微,果然好生了得。

两人飞快在黑暗中交攻数合,所谓一寸长,一寸强。楚煌虽是奇兵突至,攻不进伏天一的防守光圈,锐气顿挫。飞快在槊锋上斩了一刀,借着反震之力,右手一紧葛藤,便掠回到对面山壁上。

“好小子,机关算尽也算难得。可惜今日遇上我伏老魔,本君的神通岂是你这等小辈所能窥尽。你暗用滚石撩拨那群夜枭乱我心神,我心中岂能不察。用明光眩我双目更是雕虫小技。以我神通,便是闭上眼睛对敌又有何区别。你这小子,不刻苦修行,总想着诡诈制胜。今番便贻笑大方了吧。”

“哼哼,”楚煌见露了行迹,便不再遮掩锋芒,左臂连着指尖现出一段数尺长的光刀,明光吞吐,皎如皓月。这荒芜魔刀所化,不但无形有质,而且可长可短,妙用无穷。

“真是盖世神刀,辱没于小辈之手,实在可惜。”伏天一看的艳羡不已。

“确实是好刀。奈何却是你的送行刀。”

“小子狂妄。”

伏天一勃然大怒,手上葛藤一荡,‘鬼牙槊’势如流火,朝他胸前扎去。楚煌朗声一笑,借力一蹬,掠起数尺,却又不与他交手。抓着山壁上垂下的葛藤,飞快将高处爬去。

“岂有此理。又要故伎重施。”

伏天一心头一恼,施出‘鬼火功’,双中聚起两把阴火,那些葛藤本是易燃之物,被他伸手一握,立时便燃烧起来。楚煌便是爬的再快,一旦那葛藤烧烬,岂不是无处借力。

呼!呼!

伏天一正得意此计大妙,两团蓬蓬乱火便从断崖上砸了下来,显是积久的葛藤经不起焚烧,大片掉落。伏天一嘿然一声,举槊猛挑,乱火炸飞。一条人影却从乱火中现了出来,左手刀贴着槊杆疾力下劈。

伏天一反应也是极快,心知荒芜刀是件利器,力敌不得。双脚勾住壁上藤蔓,倒掠而起。就势将长槊拉回,抖手猛刺。他这连串反应,不但化险为夷,而且反守为攻,不论心计招式,均是甚为高妙。谁知贴在壁上的脚踝一阵剧疼,似是被什么怪物咬掉了一般。

“哎呀,”伏天一大惊失色,手中凝起一片阴火,反身打在那怪身上。砰声中伏天一手骨欲碎,长槊猛扫逼开楚煌的进攻,拽着葛藤窜开五步。

“楚煌何时来了这么一个神通广大的帮手?”

伏天一冷汗涔涔,只见足踝上添了两个深深的血洞,鲜血淋漓,骨痛欲死,恐怕已是废了。方才回身反击,只觉那物坚如金铁,也不知是何方怪物,竟然能吃的自己一掌。

“这回是脚,下回便是脑袋了。”

楚煌冷淡一下,挥手朝壁上一招。一条黑蛇跃入手中,紫电变幻,却是一柄双锋湛然的蛇矛。

“好奸毒。这小子竟然一声不响将这件鬼怪兵器藏在壁间。这山壁上葛藤密布,这鬼东西又非活物,我如何察觉的出来。原来他一直示弱于我,便是等着一发制人。我还是大意了,可笑我还用肉掌去拍击那矛锋,无怪我骨痛欲死,它却分毫无伤。我还以为是什么神通大能来着。”

伏天一见楚煌持矛在手,想明白前因后果,顿时又是气怒,又是懊悔。

“伏地魔君,你年纪大了。今天给你一点教训,也好让你知道长江后浪推前浪。你呀,还是乖乖回去养老,幸许能得个善终。倘若一意出来搅扰风雨,只怕到时后悔莫及。我实话与你说,这山腹我来时便走过一次,出了这山腹便直通招摇山中。我若是惧你魔功,早就应该逃之夭夭了。我怕你自大惯了,日后不得善死,念你一身修为来之不易,是以今日才大发慈悲心,让你受点挫折。”

“你……狂口小辈,气杀老夫。”

伏天一气的青筋暴跳,‘一身修为来之不易’云云,本是他先前给楚煌的忠告。谁知天道循环,报应不爽。这才多大功夫,便被他变本加厉的还了回来。

“哈哈哈哈……,你年老体衰,还是克制点心火,免得气怒攻心,落下什么顽症来,毁了你一世英名。”

“小子找死。”

伏天一厉喝一声,动了真怒。一紧手中长槊,横掠在半空盘旋不休。浑身鬼火缠绕,气焰熏天,骇人之极。楚煌心头惊疑,却已避之不及。

世间巨魔大盗,都有几手看家的本领,轻易不肯示人。一旦施展出来,便要取人性命。如果不能在对方未施展之前,结束战斗,便只有咬牙死挺,或许还有一线之机。所谓道消魔长,若是不战先溃,敌手岂有不乘胜追杀的道理。

昔日,美猴王与如来佛赌斗,因筋斗云被佛手所制,于是起了自疑之心,不战而逃,被大手印乘机追击,覆在五指山下数百年。

眨眼间,‘鬼牙槊’迎面搠来,楚煌不敢怠慢,连忙运起‘化蝶离魂术’护住全身窍要。一边挥刀疾格。兵刃交击,槊锋幻如鬼怪,七窍喷火,阴火乱窜如毒龙,缠着臂刀便烧了过来。不一刻,全身都被缠缚在阴火中。这阴火素有灵性,一沾人体,顿时无孔不入。若是普通修士,盏茶功夫只怕就烧为余炭了。

楚煌虽和阴火有过几次交手,却不及这次的厉害。只见伏天一亦是遍体生火,大口一张,猛的喷出一条火舌,直烧楚煌双目。

“哎呀,”眼睛是人身上极脆弱之处,凡人即便修成金刚之躯,一些天生薄弱处也同样是要害所在。楚煌心头一动,臂上魔刀光芒暴涨,倏时便将全身吞没,化作荒芜魔刀模样,定在半空。

“荒芜神刀,我的……”伏天一见刀一喜,魔功顿现破绽。光刀倏的飞射出去,现了楚煌身形。

“哈哈……,魔君这份痴心,实在难得。可惜呀,本公子俗事缠身,便不奉陪了。”楚煌哈哈大笑,回身摆了摆手,便向洞外掠去。

“嗨,气死我了。”

伏天一后悔莫及,拍腿大叫。刚好刺虎费劲辛苦追了进来,瞧见伏地魔,立时欣喜的低啸一声。伏天一忙骑了神兽,挥手在它脑袋上狠拍了两记。

“你这个废物,鬼叫什么。还不快给我追。拿不回魔刀,我碎剐了你。”可怜这头畜生,好巧不巧地给满心邪火无处发泄的伏地魔当了出气筒。刺虎也不知听懂了没,连忙撒开四蹄向山腹深处追去。

伏天一赶着刺虎追了盏茶时分,渐渐有明光照射进来,果然未及一箭之地,便看见一个洞口,山洞外面的朗朗青天,一览无余。

“坏了,原来山洞真的是通的,这下那小子可跑得远了。本君忙活了大半日,弄的遍体鳞伤,谁知却是给别人做了嫁衣。这可如何是好?……那谷中尚有许多赤、青、白三族的人,其中几个女娃子似乎跟这小子有些瓜葛,对,对,这半天忙着抢刀,倒忘了我还相中了两个小娘子在那谷中。说起这两个小娘子,实在是……嘿嘿,先把这几个女娃拿了,再让人给姓楚的通口信,不怕他不就范。”

伏天一满脑子寻思对策,刺虎未得止令,便脚底生云,缓步走出洞外。伏天一正计划着如何给楚煌通信,也不知那几个女娃哪个跟他关系最密。跨下刺虎忽然传来一声惊天动心的怒吼,那声音里愤怒,悲哀,恐惧,大是凄惨。

“怎么了?……”伏天一脑中刚泛起这个念头,便觉着腹中一阵灼痛。“呃……谁暗算我……”

随即便见一人一兽从万丈高崖上掉头飞坠下去。直到山腰的云彩遮断视线,楚煌才攀着洞外石壁,一跃而上。左臂魔刀吞吐,点血不染。

楚煌轻声一叹,“果然是好刀。”

他从洞中掠了出来,便贴着石壁藏在洞口下面。洞口外葛藤密布,便是运足目力去看,也难以察觉葛藤后面藏着有人。楚煌深知伏地魔君是个祸害,若是正面交手,便是谷中高手齐心协力,恐怕也制他不住。是以才将他引入山腹之中,利用里面诡怪的地势,出奇制胜。先前虽伤了伏天一一足,谁知他不但没有丧失战斗力,反而凶性更炙。

楚煌险处逃生,埋伏洞外本来想伺机给予其重创,然而能否得手,却半点没有把握。谁知伏天一想到谷中诸女,立时便**心荡漾,失了戒备之心。刺虎一跨出洞口,楚煌立时心跳加快,暗道;如此良机,真是千载难逢。

他将魔刀暗暗对准伏天一心口,那魔刀无形有质,长短随心,楚煌心意转动,魔刀立时锋刃暴涨,乍吞乍吐,便刺穿了刺虎身体,又从伏天一后窍钻入,将他心脏刺破。这一人一兽又从万丈高空摔了下去,恐怕是大罗金仙都救他们不得了。

楚煌长吁口气,缓缓收敛了魔刀。向洞中看一眼,连日种种飞快的在脑中掠过,楚煌张开双臂,大鸟一般跃了下去。。.。

更多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