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156章 龙王求才

第156章 龙王求才

北海龙王敖顺抬手止住鲸雪牙的说话,冷声道:“楚煌,我那孩儿究竟与你有何仇怨,要你对他剖腹夺丹,痛下杀手?”

“你们四海龙宫坐掌海域百万年,财雄势大,难道在你们的眼中,别人还有道理可讲吗?”楚煌微微一哂,“当年托塔李天王三太子哪吒未成圣时,只因在东海边上洗了回澡,便被巡海夜叉出来驱赶。哪吒负气要强,自然要与他抗辩。谁知这般巡卒,仗着龙宫势大,一向跋扈惯了,又欺负哪吒年幼,倒对他使起刀枪来。不料哪吒乃太乙道门弟子,身怀宝器,这巡卒逞凶不成,反送了性命。那龙王三太子还要仗着身份大施**威,却被哪吒祭起浑天绫缚住,抽了龙筋去。”

“你也知道这段故事?”敖顺心头生疑,“莫非你也是哪方仙道门下弟子?”

“便是仙道弟子又如何?”楚煌轻哼道:“前有明鉴嘛,你们四海龙王还不是联起手来,以水漫陈塘关的水段威逼当时任殷商总兵的李靖交出亲子,眼见万千百姓无辜受难,身为一方总长,民之父母,想他又能如何?斩断人伦,父子成仇,以快尔等心意。想你们龙族自以为高高在上,却不明白人间孝慈是何等神圣,逼人家骨肉相残来取乐,还敢自居万灵之长。欺压弱小在前,荼毒百姓于后,主宰四海生灵,心中可有公理二字?”

“大胆,”鲸雪牙见楚煌言辞峻厉,生怕龙王面上挂不住,连忙大叱一声,“此事的是非早有公论,哪吒……前时,李总兵三公子打杀了东海龙王太子和巡海夜叉,他自知杀人偿命,龙王允他一命相抵,已是既往不咎。况且,哪吒所丧的不过是转世人间一凡躯。你只说你的事,攀缠旁人作甚。”

“哈哈……莫非这哪吒二字也成了你龙宫的忌讳?”楚煌故作恍然地道。

鲸雪牙被他问的面皮一红,哪吒不但在封神之战中屡立战功,振兴人教。更降了石矶诸魔,五百夜叉,七十二火鸦,击赤猴,服孽龙,被玉皇上帝封为威灵显赫大将军,永镇天门。早已今非昔比。

反观龙族,自封神战后,截教覆灭,周公制礼,人族大昌。更尊祭人族五德帝,龙族五帝已是过眼烟云。龙族仅能盘踞四海,还是因为人族喜欢农耕,而把四海龙族当作藩臣。龙王司雨职,百万年下来,想不濡染人教也不可能。况且,强弱易势,四海龙王也知要谨言慎行,明哲保身,比起上古制霸时的气焰万丈,早已不可同年而语。

“那日我路过北海,身边一朋友驭剑涉海。想来也不过是细事,谁知便有巡海夜叉叫何蛮的,出来赶杀。我想你们四海龙族真是嚣张跋扈惯了,已经闹了一个哪吒出来,却是丝毫不知道吸取教训。这海域广大,何时都成了你们私家园地。当年,上八洞真仙也不过驾驭法器过海,便被你们截住驱赶。我想这仙道尚且如此,何况一般凡人。”

鲸雪牙沉着脸道:“在我龙宫辖区,没有龙王手令,是不取挟带法器,显示神通的。我们深海水族,无逾万亿,他们的生身安危可全在龙王身上,我们的执法夜叉出来驱赶你们,那是符合龙宫规定的。你怎么敢将他打死了。你这是什么行为知道吗?”

“这夜叉手执兵器,言语蛮横。哪里像是好言语的样子,想你们水族与我族毗邻而居百万年,总该受些礼仪教化,不要学了人话,却不会做人事。”楚煌道:“怎么今日龙王亲自率众而来,却是要跟我论理的吗?如今人间大行法治,人皇设下三界伏魔司,又由天庭授箓,一切仙凡之间冲突,都要有伏魔司备案量刑。若是龙王不打算动用私刑的话,不如到伏魔司告我一状,想你们龙宫富甲天下,定然没有龙王要不到的结果。只是要一番曲折而已。”

敖顺轻咳一声,却见他一拂衣袖,散了云雾,示意六率卫士退走。天空中的四将得了撤退命令,齐齐一愕,却是不敢多问。连忙偃旗息鼓,雷声隐隐的去了。

“楚煌,本王此来,本不欲和你刀兵相见。”

“龙王,我可要……”鲸雪牙见龙王态度大变,一时也有些摸不着头脑。

“哦,你也随他们先回宫吧。有紫皇在就可以了。”

“是。”鲸雪牙瞟了一眼倚坐在白云上的紫皇,不免生出几分有才难施的抱怨,却是不敢违了龙王的指令,也驾起雷电,灰溜溜地走了。

“楚煌,昔日张良为汜上老人拾履,得授一卷兵书,终成帝王之师。本王方才也得你攀摘红果,得驱饥乏。我观你行事虽有偏颇之处,却不失为赤诚之人。”敖顺口气微顿,笑道:“本王有心与你化解仇怨,如何?”

“如何化解?”楚煌一奇。

敖顺沉吟道:“我那太子敖迁虽是禀性傲气,却也并无大恶。你将他的内丹还我,我自去寻三山妙药来医他。”

“我平生不擅观人。龙王你将属下尽数遣走,倘若我将敖迁内丹还了于你,你们还是不依不饶怎办?”楚煌笑了笑。

“我这堂堂北海龙王,主宰一方水族。……”敖顺一脸无奈,苦笑道:“楚煌,旁人识不得你。却如何瞒的过本王,我若要与你为难,尽可以像当年老大对付哪吒那样,用你的至亲相要胁。”

楚煌脸色一变,心头瞬间转过无数念头。这北海龙王乃龙族至尊,心机手段自不能等闲视之。他先前以为有五龙子在手,又有龙族元力至宝‘阎浮天书’可作依仗,是以一直怀着打不过,总逃得掉的心思。却没想到家门那边,因他家门庭虽大,自己却是倚傍于人,也许离的越远,那边反而越安全。

“好,你是龙族帝王,想来也不会自食其言。敖迁内丹在此,你只管去医他。”

楚煌心中略一观想,地裂矛与他神识相通,立时裂地而出。他衣袖一拂,将蛇矛祭了出去。就见蛇矛在半空中打个盘旋,现出黑蟒妖身,穿云出雾,血盆大口一张,吐出一枚金灿灿的内丹。

楚煌将金丹招在手中,收了蛇矛。看那金丹中盘绕着一条小青蛇,影像淡漠,看起来很是委顿。他也不细看,伸手递了过去。

“龙儿。”敖顺一脸欣然,小心翼翼的接了过去,长吁口气收到大袖里面。

“告辞了。”

“且慢。”敖顺急唤了一声。

“哦,”楚煌转过身来,不由笑了起来。

“呵,楚煌,你也别误会。敖迁的事,本王是不会追究了。”敖顺捻了捻胡须,“方才我已言过,你的出身、来历,本王也略知一二。昔日,你作[七弦论],名噪帝京。时人比之为贾长沙的治安策。本王展读大作,也很欣赏你的才华。可惜,人世向来是奸邪当道,贤良避位。你的七论若想施展于人族之中,恐怕是虚耗岁月,大才难售。本王想延请你入龙宫,就先做个太傅如何?”

楚煌愕笑道:“原来龙王是不光想做汜上老人,更是直接做了汉刘邦了。”

“本王所请,你可愿意?”敖顺笑了笑问。

楚煌奇道:“你们龙族有万世帝业,包览海域之利,富甲天下。我真想不出龙王要养我这闲人做什么?难道教你的龙子龙孙弹弹琴,作作画?”

“昔日,大舜操五弦琴,歌南风之诗,而天下大治。公子作七弦论,取意亦是图天下之治。敖顺不愚,岂敢大难小用。”敖顺叹了口气,“世人皆道我龙宫富甲天下,却没有想想,天下岂有无源之水,不本之木。龙宫之财富何来?当年,祖龙逐麒麟王,击貔貅,败玄龟而登帝位。传而为五帝,乃是青帝灵威仰、赤帝赤熛怒、黄帝含枢纽、白帝白招拒、黑帝汁先纪。而祖龙本为麒麟王和玄武族女子所生,麟首蛇身,即所谓龙也,出则入云,息则入渊,本不乐土居。是以祖龙为天子,万国珍宝皆藏于龙宫。……”

“自人族昌盛,玉皇上帝执掌天庭,三界雄长尽服管束。龙族虽守着海泽之利,却也没有滥用之权。况且,深海珍奇,譬如珍珠,珊瑚之属,皆是天地精华,千万年生成之物,易失难得。再有,三界之间并无流通钱币,海泽之宝若不经天庭库藏,便是你们人间说的黑钱,滥用黑钱那可是触犯天条的,一旦流入人间,造成混乱。那可是绝大干系。”

“听你话里面的意思,莫非龙宫出现财事危机了?”楚煌问完之后,连自己都觉得荒谬。龙宫又称水晶宫,向来被视为珍奇之渊府,天下之库藏,财事危机,这怎么可能?

“正是。”敖顺不情愿的点点头,又道:“其实不光我们龙宫,这数千年来,天庭,地府的财事周转也都出现了很大的问题。”

“是么,”楚煌淡笑道:“历览前贤国与家,成由勤俭破由奢。天下兴亡,皆在一个奢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