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161章 波诡云谲

第161章 波诡云谲

子衿这刻心乱如麻,便和普天下陷入情爱中的少女一样敏感多情。楚煌哪里知道她心中的千回百转,拍拍衣服站了起来,笑道:“试试看能不能走路。”

子衿轻‘嗯’了一声,却不敢看他。拎着裙子慢慢走了两步,只觉得那鞋子轻若无物,落足甚是绵软,好似踩在云彩上一般,讶然道:“这鞋子怎么这般奇法?”

楚煌微微一笑,解释道:“这双鞋可不是一般的草鞋,我给它起了个名儿,叫作蹑云履。那些草茎都是经我的灵力洗炼抽去了草汁的,我再以灵力贯注,把它们捋的圆实起来。所以草茎看起来十分饱满,却是轻如棉絮。便是不懂术法的人穿起来也能身轻如燕。”

“是么?”子衿眨眨美眸。

楚煌点点头,抓起她的手臂,平地上腾空一跃。子衿‘啊’的一声,耳畔风声飒然,分明感到自己也离地而起,她不由朝脚下一看,果然那条小河已窄如玉带一般,高山远树尽收眼底,让人心怀大畅。她先时骑着鸾鸟飞了数日,已经有了一些驾云的体验,是以这会儿立在半空,也不如何紧张害怕。况且有楚煌在身边,心底更是踏实。

“真是好高呀。”子衿游目四顾,只见周围都是云缠雾绕,轻轻舒了口气,冲着楚煌甜甜一笑。

“你看,这天上的云雾本是厚薄不等,便和地上的沙土有坚硬和柔软的分别是一样的。人踩在松软的沙土上面,便有些虚不受力。虽然有片刻觉得身体一轻,终是不可避免要陷落下去。便是因为沙土松软难以承重的缘故。这双蹑云履的妙处,便是可以吸聚云雾,你走到哪里,天上云气便会自动被吸附过来,积的厚了,自然便能云端行走,便和走在平地上一样。”

楚煌指点着天空的云气给子衿看,“你自己走来试试看。”

楚煌笑着放开她的手臂,子衿明白了蹑云履的好处,心里多了几分从容,面对新奇之事,自然不免有几分跃跃欲试。看楚煌把手拿开,也不好过于痴缠。谁知行不两步,便觉着脚下一软,身子一仰向后面跌去。她现在和楚煌情愫暗生,对他已有十二分的信任,心头虽怦怦直跳,却硬是没有叫出声来。

果然,纤腰一紧,便被楚煌上前扶住了。如此肌肤相接虽非初次,但现在身边没了旁人,异样的感觉自是更加微妙。天空中风声甚大,两人都是衣衫单薄,也许是心有专注,却丝毫不觉得寒冷。

“不要急,慢慢来。你现在便跟小孩儿学走路是一样的。哪个小孩儿学走路不是一路摸爬过来的。这云路也是一样,慢慢熟悉了云气的变化,自然就容易多了。这蹑云履吸附云气能力极强,几乎可以说是步步生云,可不单是足下那一点儿半点儿。是以便是摔倒了也不怕掉了下去。”

楚煌知道要熟练的在云雾上行走本是急不得的,方才也只是想让子衿先受点挫折,有个心理准备,既然摔一下也伤不到哪里,把那股小心翼翼的劲儿放下了,再学起来自然便快得多。

当下,楚煌便牵着她的手在云路上学起步来,这云端行走的难处,主要便是云气厚薄不一,易于变化。但有蹑云履不断吸附着云气,便可弥补这些不足。子衿心思灵巧,走了百十步,渐渐熟悉了这种走法,自然便再没什么特别的难处了。

蹑云履本是件灵物,云雾又自有一般轻灵之感,运胜过泥土的滞重。要知道,人在平地行走,大部分力量都会被土地泄去,所以不管如何努力,都难以腾空而起,步子迈的再大,也只有一步之遥。云端行走却又不同,使出去的力量会完全释放出去,所以一旦熟悉了云路的特别,平常之人也可以健步如飞。若是修行之士,自然就更加了得,腾云驾雾绝非虚语。

……

楚煌离家以来,初也没有一定的行程。大约便是兴之所至,四海为家,颇有些游历天下的味道。其实古之为学,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本是世间寻常事,这也不足为奇。只是近古以来,社会风气重农薄商,祟尚耕读传家,考取功名,光宗耀祖。能奔走天下的,反而是一辈游侠之士,打抱不平,行侠仗义。

如今,泰平军方兴,南方大乱,天下便有几分乱世的苗头。要想趋利避害,自然应该向北走才是。只是子衿是兰泽王之女,虽是前时有些嫌隙,如今兰泽王弃国逃命,处境堪虞。万一国覆身死,岂不是永无相聚之日。为人子女者,能不愧惭终生。楚煌和子衿虽没有海誓山盟,眼见的已是感情日厚,自不能不为她考虑,是以便决定取道兰泽国。

子衿熟悉了云步之法,和先前出山时的速度已不可同年而语。关河万里,飞身可度,也不必细算。这一日,两人行了半天,便听到下面动静有些奇怪。

“怎么了,下面可是出现了什么异常?”子衿见楚煌神情有些异样,不由露出一丝紧张。这两日,知道走的是兰泽国路径,子衿便有些患得患失起来,兰泽王身处危局,身边又无贤臣良将,她怎能不为之悬心。

天空中云重雾厚,子衿不谙术法,自不能辨别东西。但这天地间的些许动静,又怎能瞒的过楚煌。这半日来,他便不断看到地上扶老挈幼的难民行过,看他们的来路,大概便是从兰泽国逃出来的。而且,半空中不时飘来几个火球,上面妖气浮动,瞧来更是可疑。

“前面便是兰泽国之地了,不如我们下去问问前边的战事如何?”

“嗯。”子衿轻轻点头,压下心中忧虑,浅笑道:“我还不知要怎样下去呢?”

“俗话说,拨开云雾。这云雾原是要拨的。你拨出方向,只管走来便可。”

楚煌笑了笑,也知一时半刻教她不会,这会儿却没有时间慢慢来学了。当下只能搂住她腰肢,披开云雾,飞身降了下来。眼前正是一片两旁夹林的大路,路上熙熙攘攘的尽是赶路的百姓。楚煌不欲惊世骇俗,就远远落到路旁的草林中。现今草木多凋,四野十分萧瑟。

“好多难民呀。”

子衿看那山林之间,坐卧行走的到处都是逃难的百姓,微吃一惊。他们一个个形容狼狈,面无光彩,大多是拖家带口,背了行囊赶路。也有些牛马拉车的,成群结队的,彼此也无心力说话,全是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

楚煌微微点头,叹道:“这些百姓大概正是从兰泽国逃出来的,看他们的路向只怕是到孙贲的襄州躲避去。孙贲坐镇襄州,颇有军马钱粮,料想他那里还算安稳。”

“我去找个乡老打听一下兰泽国的情状。”子衿按捺不住,便要快步走出。

“先别动。”楚煌急忙抓了一下她手臂。子衿愕然回望,两个身子贴在一起,几乎便口吻相接。子衿粉颊羞红,还未出言责备,便觉着腰间一紧,被楚煌挟到一棵大树后面。

半空中传来一阵粗豪大笑,声震四野,劲气传布,冲撞的人们耳鼓生疼。道上难民一阵惊乱,有些抵抗力差些的,立即便滚倒在地,叫苦连天。

“雷神来了,雷神来了。大家快跪下来,求雷神饶命呀。”难民中间也不知谁喊了一句,随即便有人附和着大叫。难民们反应过来,纷纷伏下身子下跪,一边磕头,一边呼告着饶命。

子衿见楚煌忽然行为怪异,便恍悟他定是察觉到什么危险。果然,顷刻便有张狂大笑传来,子衿有了上次被伏天一鬼火毒功震伤的经验,知道是门高明的术法。不及反应,早有楚煌伸出手掌,将她的温润小巧的耳朵捂住了。楚煌高大的身体挨在身后,几乎将她纤美的身子覆住了,子衿能清楚的感到他身上的体温,心中顿时火烫一片,又是害羞又是甜蜜。

楚煌自无暇享受这片刻甜蜜,以他的眼力,早就看到半空中飘荡着两个怪异的火球,妖气浓烈。刚和子衿把身体藏好,便听到那惊人怪笑响起,这等伎俩只好吓唬不通术法的常人,楚煌自是不惧。见那难民纷纷大叫雷神,跪地求饶,正觉奇怪,不料那怪笑声竟然止了。

众人还未曾喘息片刻,却见的风吹枯树,落叶旋走。半空中雷声滚滚,一个声音大叫道:“汝等小民,不知修洁自身,杀生害命,好利无算。天罚浩荡,所以应受兵祸之劫。我乃上帝驾下大雷神,今奉天命,协助天地人三将军,来尔人间,扫平妖氛,还尔太平。本座察知前路飞熊寨知寨乃熊妖成精,尔等快去告知,让他献寨迎接天兵天将,否则,本座一时三刻便去取他性命。”

“小人们知道,马上告熊精,马上告熊精。”百姓们闻言一个个吓得心惊胆颤,不迭叩头。虽是满口应承,哪里还能说得清话。

“何方妖怪,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装神弄鬼,愚弄平民百姓,不怕遭天遣吗?”

一阵马蹄声传来,却是三辆马车转到了路上,当先马车上坐着一个须发勃郁的汉子,国字脸,重眉毛,声如洪钟,气似奔雷。他坐在车辕上便似铁塔一般,给人以难以撼动的感觉。看到难民在路上跪了一地,一拽缰绳,勒定了马车,将马鞭丢给身旁的车夫,从车上跃了下来。

“壮士,切莫触怒了雷神,使得降罪于我等。”一个胡子花白的老汉见他貌带恶相,又是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连忙哆嗦着上前拦阻。

大汉怒道:“咄,哪来什么雷神。某家这一路走来,见这帮狗贼不是一次两次了。眼见的都是张无缺的党羽,装神弄鬼,驱赶百姓,遍天下给他们扰乱的人心惶惶,不可终日,某家今天正是要杀几个妖怪,给他们放放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