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173章 玫瑰的刺

第173章 玫瑰的刺

辛昭大感兴趣,正要旁敲侧击一番。只见那华衣少年一抖马鞭,‘啪’的一声,城门官手臂已着了一记。他吃痛的叫了一声,两锭银子从袖中滑出,‘啪嗒’掉落在地。

“这一行都是何人?”少年问。

城门官心头发怵,拱手答道:“禀监军,是……是客商。”

“为何收钱?”

“关……关税。”

“收了多少?”

“两……个银锭。”

“只有这些?”

“是……是。”

“大胆。你这狗才竟敢欺上瞒下。谁给你的狗胆。”少年声音转厉,呼左右道:“来人,拿他喂狗。”

“诺。”身后掌管猎犬的应了一声,翻身下马,牵着猎狗抢了上来。那猎狗吐着舌头奔了上来,又跳又叫,颇为凶厉。

“监军饶命。”城门官膝盖一软,跪了下来。

“说,多少?”少年冷冷发问。

“确实……是两个银锭。”城门官额上冷汗直冒,咽了口唾沫,勉强说道。

“喂狗。”少年怒哼一声。

“谁敢。”不等猎狗冲上,城门官跳了起来,拔出军刀,虎视眈眈。

“你敢反抗?”少年不怒反笑。

“监军,飞熊寨的关税都有定额,属下只是照章办事。你要动用私刑。末将不服。”城门官一边说着一边小心向城门退去。他手下掌管百八十号人,退回阵中自然要安全一些。

少年身边一个副将模样的轻咳一声,小声道:“监军,城门官是淳于将军内亲,他只是依例行事,并无特别过错。监军若执意处罚于他,恐于淳于将军面上不太好看。”

“淳于将军的内亲?”少年唇角勾起一丝冷笑,蓦的一拽马缰,那白马仰天‘嘶聿’一声,跃到城门官面前。少年挥鞭一抽,将他的皮甲打的四分五裂,外衣破败如乱絮,两张折叠好的银票飘飞起来,缓缓落到地上。

“啊?——”城门官大吃一惊,顾不得身上狼狈,伸手就向银票抓去。少年早从马上跃下,一脚踩到他手掌上,静如山岳。城门官吃痛,趴在地上正好看到那少年的粉底薄靴,一身黑裘,华贵无比。他心头涌起一股愤恨,挥刀便砍。少年飞起一脚正中刀把,将军刀踢的扎入雪里。

“你敢袭击我。你们都给我看看,这狗材眼里,还有尊卑上下吗?”少年怒火填膺,一脚踹在城门官脸上,踹得他凌空几个翻滚,摔到地上,鼻血长流,面上青紫一片。

“让你袭击我。”少年一边骂,一边挥起马鞭没头没脑的抽打起来。城门官手下兵卒一个个看的提心吊胆,却没有一个敢上前拦阻。副将见少年毫无留手之意,心底不由慌了起来。连忙冲一个兵卒打个眼色,那兵卒悄悄退开两步,快步奔向城门去了。

少年将两人的动静看在眼里,却是微微冷笑,只作不见。看那城门官趴在地上不动了,少年收起马鞭,紧了紧貂裘,便站在风雪之中,他抽打此人不过是做个姿态,至于此人的生死原本就微不足道,既然有人去请正主去了,他便不屑再费功夫在此人身上。

辛昭将少年的所为看在眼里,又见他手下一个兵卒叫开寨门跑了进去,心中大是疑惑,“这人唱的到底是哪出呀?”

楚煌看了少年一眼,许多往事掠过心头,他微微叹了口气,“此人乃襄州侯孙贲之妹,人称作赤练仙子的孙茗。”

“原来如此。”辛昭微感恍然。再看孙茗虽是一身男装,却也模样俊俏,气质出众。看楚煌对她神情复杂,言不由衷,莫不是两人有些情感瓜葛。

原来那少年正是孙茗,当日忘川谷巧遇,楚煌曾应孙茗、孙绰之请随她们回南都去,以解孙翊突死造成的危局。哪知误入招摇山,和孙茗的误会越来越深,关系也越闹越僵,终于双方分道扬镳,哪知一别逾月,又会在此处相见。

其实楚煌和孙茗并没有多么深厚的感情,只是阴差阳错之中有了一段亲密关系,虽然算不得木已成舟,却也让人不能等闲视之。如若孙茗为人真像世间传言那样毒如蛇蝎也便罢了,可是楚煌隐隐觉得并非如此。若以孙茗和子衿相比,子衿诚然是空谷幽兰,馨香怡人。孙茗则是多刺的玫瑰,虽不若子衿的恬淡风姿,也自有一种动人的美艳,既爱其美,又畏其刺。

这时,城寨大门稍稍打开,一声长笑响了起来,一个猥髯汉子大步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一男一女两个中年军将。楚煌看那猥髯汉子全身甲胄,身躯壮硕,气度沉凝,犹如山岳。想来便是飞熊寨总兵淳于猛了。那一男一女约摸四十来岁,男的面容刚毅,留有短髭,女的身材苗条,颇有风韵,大约便是卢追星,万荻花夫妇。

淳于猛老远便拱手笑道:“三小姐狩猎疲累,淳于有军务在身,未有迎迓。不知哪个不开眼的奴才,惹得三小姐如此动怒,淳于驭下不严,实在惭愧。”

孙茗冷淡一笑,踢了一下城门官,轻哼道:“便是这个狗东西,淳于将军下了军令,不准放入一个难民。这狗东西收人钱财,便敢徇私枉法。先是百般抵赖,后来抵赖不过,竟敢拔刀砍我,敢问这飞熊寨还是襄州侯的治下吗?”

“三小姐说哪里话。”淳于**笑道:“三小姐大人有大量,何必跟这等奴才一般见识。不瞒三小姐,此人还是我一个远亲,我也未料到他竟敢如此欺上瞒下。只是三小姐看我面上,还请留他一条性命。我自摆宴与三小姐陪罪便了。”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何况军令如山。”孙茗柳眉一扬,冷笑道:“我看方才淳于将军一阵箭雨,杀伤了不少难民。真是宁可枉杀,不可放过呀。怎么旁人孝敬了几百两银子,便大开方便之门了呢?这个狗材性命本不足惜,不过既然淳于将军亲自求情,……”

“哦,”淳于猛轻咳一声,拱手道:“还请三小姐卖我一个薄面。”

“今日杀伤人命已是不少,本监军本不想再开杀戒。”孙茗冷淡一笑,转口道:“不过淳于将军坚持为此人求情,那我便非杀不可。莫要天下人以为,将军的内亲是命,兰泽国的难民便不是命。可让天下人如何看我二哥,襄州侯。淳于将军身为我二哥的心腹大将,这点道理,你不会不懂吧。”

淳于猛面色一变,冷冷地道:“监军大人,逼退难民乃是为我襄州的安全考虑,本将也是迫不得已。监军若有责难,本将自会向君侯陈说。至于此人,莫说亲不亲,念他为飞熊寨效力多年,便留他一命吧。此人是卢副将辖下旧人,监军大人不看僧面看佛面,卢副将的面子你不会也不给吧。”

淳于猛知道孙茗和南都那边关系密切,孙贲让她到飞熊寨来做监军,也是不想她插手襄州事务。毕竟孙茗甚有威名,又是孙贲亲妹,便是行事有些差错,孙贲也不好责难于她。最好给她个差事羁绊一下。

监军权势虽大,淳于猛身为孙贲心腹,又是一关总兵,面上虽对她恭谨有加,其实却不甚买账。孙茗虽有监军之名,在这飞熊大寨中却没什么可用的亲信,便连身边的副将都是淳于猛派在身边的。只是现在南方形势严峻,南都少不得要和襄州攻守相助,孙茗想保南都,便不得不在襄州这边虚与委蛇,好给孙绰争取一些援助。这卢追星夫妇是飞熊寨旧有人马,一直都是孙茗争取的对象。淳于猛将卢追星搬了出来,她却不好直言得罪了。

孙茗在寨中无甚实权,眼见得泰平军声势日大,南都局面危在旦夕,免不得有些愁闷。这日带着百十军士,远去城外狩猎,谁知归来之时,便看到许多难民受了箭伤,无辜难民受此荼毒,怎不让人火冒三丈。飞熊寨不纳难民入关,她是知道的。事实上泰平军细作无孔不入,惯于驱赶难民生事,再假扮难民混入城中里应外合,好多郡县便着了此道。因此上,许多郡县宁愿背上不纳难民的恶名,也不敢轻易放难民入城,自取其祸。只是像淳于猛这样,向手无寸铁的难民,施以弓箭,便未免过于狠毒了一些。

孙茗早和淳于猛不对付,又知道城门官是淳于猛的小舅子,此人的妹子新被淳于猛收纳,若是寻常远亲,只怕淳于猛也不会如此落力。只此人本身就行为不端,原先便是飞熊寨中强寇,现在换了身官兵的皮,倒大摇大摆作起威福来了,也怪他流年不利,收受贿赂正好被满肚子火气的孙茗撞见,赤练仙子的名头可不是白叫的,几鞭下去不死也让他脱层皮。

“来人呢,将这几个细作给我抓起来。”淳于猛见孙茗还在迟疑,干脆来个釜底抽薪,指着那几个挑担的行商,大声道:“你这几个细作,行迹早已暴露,还懵然不知吧。本将原想让城门官将计就计,诓你们入寨,再慢慢收拾。谁知却引起了监军大人误会,既然如此,便将你们一发拿了,交与监军大人处置。”

众人一听便暗叫厉害,淳于猛这般一说,不但城门官收受贿赂之事可以轻轻揭过,他的所作所为反而变成淳于猛的授意之下行事,无过还有功了。

“这淳于猛倒是个狠角色。”辛昭啧啧道:“这样一来,这几个行商可就成了替死的羔羊。”

“行商?未必吧。”楚煌眯着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