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180章 仙长何处来

第180章 仙长来何处

飞熊寨,虎视堂。

淳于猛坐在堂上的虎背交椅上,脸色阴沉。这里原本就是卢追星、万荻花夫妇的山寨,后来被襄州侯收编,依山傍险,筑下城寨,设了关卡。这寨中的建筑却未大变,大堂四周相隔数米便摆着一个铁架火盆,此刻天未大亮,火盆中炉火熊熊,照得堂中焰火通明。颇有几分江湖草莽的气味。

门外虽是冰天雪地,堂中却温暖如春,几个将军在左右两旁交椅上坐定,右首的个个盔甲鲜明,气派十足。左首的却是虎皮鹿绒,一副强人的打扮。卢双星夫妇便坐在左边一列的首位。

淳于猛斜了卢追星一眼,只见他正襟危坐,清瘦的脸面上波澜不惊。他知道卢追星是个人物,当年荆威侯帐下人才济济,卢追星虽不特别出众,也是叫得上号的人物,如今泰平军寇掠天下,兵锋所指,诸侯侧目。襄州也正值用人之际,孙贲要借重卢追星把守飞熊寨。淳于猛体察上意,也对他颇为礼遇,两人表面上是通力合作,相处融洽,至于实际的观感如何,便只有天知道了。

“报,总兵大人,四方哨探回报,方圆三十里以内没有发现监军大人踪迹。”一个背插黄旗的传令兵奔了进来,大声汇报。

“知道了。”淳于猛摆摆手,心下不快。孙茗怎么说也是襄州侯的妹妹,即便孙贲对她并不看重,这要在自己的地界上被刺客虏走,身为总兵无论如何都脱不了干系,况且,孙茗身上还扣着监军的帽子。

淳于猛思及此处,不由陡然一惊,一股凉气从后背上冒了出来。以往总觉得孙贲兄妹貌合神离,我既是襄州侯的爱将,此消彼长,面对孙茗时便不免有几分托大。现在想想,人家毕竟是同胞兄妹,打断骨头还连着筋,这飞熊寨干系重大,卢追星守着,襄州侯固然不放心,换了我,襄州侯就能泰然无忧了吗?我淳于猛把着卢追星,那孙茗又何常不是在监视着我。如若孙茗有个不测,那让襄州侯怎么想?

淳于猛有些坐不住了,猛然从交椅上站了起来。也许是动静大了点儿,两旁的将军们纷纷把目光投注了过来,脸色满是迷惑和惊讶。就连一个坐在椅子上打瞌睡的军将也被身旁的同袍用胳膊肘儿戳醒了。这半夜三更,冰天雪地,哪个不想搂着热被窝睡个安稳觉,无奈总兵升帐,寨中出了大事,几个军将只知道总兵遇了刺客,监军追捕未归,大半个时辰坐下来,便被睡意占了上峰。

“大人,”一个娇滴滴的小丫鬟跑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道:“大人,小夫人请您过去。”

小夫人便是淳于猛新纳的小妾,那个城门官的妹妹,这会儿八成是得知了兄长的死讯,要淳于猛给个交待。

“混账,”淳于猛面孔一黑,皱眉道:“没看到众将军正在议事吗,有什么话,等本将散了帐再说。”

“可是,小夫人说,您要不回去……以后就不让你进她的房门。”小丫鬟嗫嚅着说完,脸蛋涨的通红。

“哈……”一个军将忍不住笑出声来,看淳于猛脸色不善,连忙捂住了嘴。

“这个,既然是小嫂子的吩咐,想必是有什么急事,大哥不如……”一个颇得他亲信的军将笑着解围。

“滚回去,就说本将没空。”淳于猛气怒的摆摆手。心道,这小夫人真是被我宠坏了,也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孙茗无事便罢,倘若真有个三长两短,日后传到襄州侯的耳朵里,这个节骨眼儿上,我淳于猛还只顾着往夫人的房里跑,他还能信重我吗?

小丫鬟见他发怒,自是骇得不轻,慌忙提起裙子,头也不回的跑了。

“报,总兵大人,门外来了三位道长,说是有襄州侯的书信,要面呈大人。”一个兵卫冲进来报告。

“我前后两寨俱有劲卒把守,强弓硬弩,张网以待。便是只飞鸟也不可能无声无息的飞了来。”淳于猛心头嘀咕,抚了抚猥髯,皱眉道:“这三个道长只怕不是凡夫呀,既然说有君侯的书信,便让他们进来吧。”

兵卫应了一声,快步跑了出去。

过了片刻,便有兵卫领着三个道装打扮的男女转了过来。

头前的道者一身青布道袍,头戴压云冠,面颊清癯,广袖鹤步,气韵不凡。手捻一柄拂尘,五指似玉。

身后跟着的却是一双身形曼妙的女子,左首的女郎一身明黄衫裤,体态腴美,淡雅如菊,右首的一袭白衫,身姿袅娜,娉婷如莲。手上还提着一柄银鞘的宝剑。两女均是身段修长,柳眉如画,可惜面上都遮了一层轻纱,庐山真面顿在云缠雾绕中。不过,单这眼目所及,已是春兰秋菊,难分轩轾。帐中的军将们都是五大三粗,更不懂什么非礼勿视。一个个脸红脖子粗,纷纷看直了眼。

有的更想到,平日里只觉得万荻花已是美的让人挠心,今日见了这两个女郎的娇态,才觉得徐娘半老,虽是大有风韵,比起这等天姿国色,终是差了半筹。

“不知哪位是淳于猛总兵?”

道者在堂上微微站定,淡眼轻瞟,甩了甩拂尘,明知故问。

“只我便是淳于猛,未知三位是何门何派,来我飞熊寨又有何贵干?”淳于猛轻咳了一声,坐回交椅上。

“贫道这里有书信一封,淳于总兵且看。”

道长朗声一笑,从袖中抽出一封书信,撮口一吹,那信封便飘飘荡荡落到淳于猛面前的书案上。

淳于猛讶然的盯了他一眼,见那信封上写着‘淳于总兵启’几个字,便撕开缄封,夹出信笺抖开来看。

“淳于总兵:

我闻泰平军寇患将至,夙夜忧心。今有太乙门仙道无寐道长,及其两位道友微言、宣如二仙姑助我襄州,我已援请于将军。望善视。见笺如面,知名不具。”

下面盖着襄州侯的印信。淳于猛端详了片刻,觉得不会有错,便将信笺塞回封里。从方案后面快步走出,满脸堆笑的拱拱手,“哎呀,原来三位道长是太乙门的高士,失敬,失敬。”

“好说,好说。”无寐道长淡淡一笑。两个女道也稽首施了一礼。

“快给三位道长上座。”

淳于猛大声招呼,便有兵卫快速在左右两旁的交椅头里加了三把椅子。

“请。”淳于猛伸出礼让。

“呵呵……”无寐道长微微躬身,坐了右首,两个女道便坐在卢追星夫妇的上首。

“淳于总兵,我看今日飞熊寨中灯火辉煌,将军们衣不解甲,莫非是有什么非常之事发生?”

“这个……不敢瞒三位道长,今日晚间,那泰平军的细作想要混入关内,结果被本将识破。这帮匪徒于是铤而走险,想要刺杀本将。我飞熊寨的监军,孙茗小姐,也就是襄州侯的胞妹,因与顽敌击斗,直到现在都未有回返。我等军将甚为忧心呀。”

淳于猛把事情始末避重就轻的说了一遍,说到识破‘十步杀’之时,也不说是误打误撞,倒好像早就洞烛机先,张网以待了一般。

“哦,有这等事?”无寐道长轻哼道:“久闻这泰平军气势汹汹,更在当年的永乐天王之上,只不知是什么样的细作,竟敢如此张狂。”

“据说是叫什么‘十步杀’的。”淳于猛不屑地道:“泰平军网罗寇盗,惟恐不尽。这般的小喽罗料想也不在少数,左右不过是些鸡鸣狗盗之徒。孙监军原是去城外射猎方回,不及堤防,才被这几个毛贼钻了空子。”

无寐道长冷笑道:“淳于将军放心,有本道和我的两位道友在此,不管他是通天大盗,还是屑小之辈。只要敢来犯这飞熊寨,本道便让他们有来无回,半点便宜也别想讨了去。”

“好,”淳于猛一拍大腿,“本将有三位仙长相助,真是如虎添翼呀,飞熊寨高枕无忧矣。”

几人面面相视,笑了一回,一付推心置腹的样子。

“大人,小夫人来了。”一个军将眼睛一瞟,晃见一个身材苗条的女子快步的走了过来,身边跟着方才那个吓跑的小丫鬟,仔细一看,正是淳于猛那位新纳的小妾。看她面上泪痕未干,面色不善,他也不敢怠慢,连忙朝主将打了个招呼。

这边话声方落,小夫人已迈入走进大堂,张口便道:“总兵大人,我那兄长虽只是个小小的城门守将,但他怎么说也是大人手下的兵呀。今天无端被人加害。大人为何不管不问,可怜我兄长死不瞑目,却由得那凶手逍遥法外。论公,他是你手下将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论私,我为你侍奉枕席,未曾简慢过半分。你这个杀千刀,没良心的,怎么忍心如此对待我们兄妹?”

小夫人絮絮数落着淳于猛,当着众人的面,淳于猛辩解不得,诃斥了几句,那女人又哭又闹,声泪俱下,只是不听,就差冲上来掀桌子了。

“来人呀,把小夫人先给我带下去。”

淳于猛大声叫兵卫进来,那女人一听,更是不管不顾的冲了上来,扒拉着他的头脸泣不成声。淳于猛伸手忙挡,气恼地道:“你这女人,成何体统。这大堂之上,军将俱在,如此胡闹,成何体统,不成体统。”

无寐道长在一旁轻轻摇了摇拂法,指着那女人问:“不知这妇人是总兵大人的何人呢?”

“唉,让仙长见笑了。”淳于猛将小夫人推开,尴尬的搓着手道:“这是本将的妾室,小户人家出身,不懂规矩。”

无寐道长轻‘哦’了一声,面容一肃,厉声道:“兀那妖孽,本道面前,岂容你鼓惑生人,无端放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