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182章 大战前夕

第182章 大战前夕

“报,总兵大人,探马来报,五十里外发现泰平军的人马,正连夜向着飞熊寨赶来。”一个传令兵跑了进来,大声汇报。

“敌人来了多少人马?”淳于猛声色不动。

“禀大人,大约有两个军帅,三万余人。”

“知道了。”淳于猛挥了挥手。

楚煌和辛昭对视一眼,暗道终于来了。

“泰平军连夜行军,明天早上便可到关外下寨,未知淳于总兵打算如何应对?”孙茗见淳于猛面色不变,忍不住发问。

“哦,今夜大雪突至,道路难行。明早必是天寒地冻,泰平军又是长途奔袭而来,定然人困马乏。天时,地利,人和,彼不占其一,而我则占其三。孙监军更有何忧。”

淳于猛哈哈一笑,信心满满的道:“传令诸将,今夜都回去好好睡个安稳觉,明日则务必要守好城寨,以观其变。没有本将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擅自出战。”

众人见总兵下了命令,纷纷离座而起,抱拳应是。淳于猛满意地点点头,说了句散帐吧。众将恭身应诺,络绎退了出去。

楚煌暗暗点头,这淳于猛不愧是久经战阵的宿将,一眼便将敌我双方的强弱攻守看得通透,泰平军远道而来,利在速战,而飞熊寨坐拥坚城,便无此弊。淳于猛正是看透此点,看来他是打定主意要坚守不战了。

“三小姐,可还有别的疑问?”淳于猛见孙茗迟疑不去,心中微感讶然。按理说他是一关总兵,战阵攻守的事自然是他说了算,监军最多也就参预一些意见,孙茗虽然术法高强,行军打仗的事情却不在行,淳于猛也就面上敷衍着,更不曾指望她来给战局分忧。

孙茗看众将一个个都走了出去,楚煌和辛昭却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心知这个刺杀计划恐怕是要搁浅了。此计本是楚煌提出来,辛昭三兄弟一力促成的,孙茗则多少有点迫于情势的意思,毕竟这件事情干系重大,真要做了出来,是福是祸还很难说。这时见计划搁置,心里竟莫名其妙的松了口气。

淳于猛见孙茗凝眉不语,知她性情有些怪癖,也便不再追问。正要吩咐兵士给无寐道长三人准备宿处。楚煌轻咳了一声,缓缓道:“淳于总兵,现在关外尚有数千百姓,流离失所,无家可归。泰平军转眼便至,刀枪无眼,百姓何辜。在下相请总兵打开关门,放那些百姓入寨躲避如何?”

“这位是……?”淳于猛指着楚煌,眼目却看着孙茗,心有疑问。

“他……是我乾弟弟,楚煌。”孙茗瞅了楚煌一眼,双颊微烫。

淳于猛老于世情,自然把孙茗的异样看在眼中,心下微觉恍然,却又有些诧异。这女魔头孤僻冷傲,什么时候认了这么个斯文俊俏的义弟。

“哦,楚公子,”淳于猛不敢怠慢,拱了拱手道:“公子年纪轻轻,却能为天下苍生着想,真是难得。只是眼下战事吃紧,我奉命把守飞熊寨,夙兴夜寐,不敢有丝毫差池,深恐辜负孙君侯重托。那泰平军的细作无恐不入,今日本将和三小姐已是深有体会,那城外的难民固然可怜,可我襄州百万黎民,飞熊寨数万将士的性命也是要紧。本将却不敢因为一念仁慈,留下无穷后患。”

楚煌冷笑道:“淳于总兵百战之将,竟还惧他几个细作。诚如将军所言,泰平军的细作无孔不入,那他们想必早已进入城中,如今战事将起,若其人还在冰天雪地中等着总兵大发慈悲心,放其入寨。如此无能的细作,将军又惧他作甚?”

“楚公子这话,是怀疑我这城寨把守不严了?”淳于猛心头微怒。

“今日若非孙仙子凑巧截住那几个所谓的阳羡客商,有那城门官的通融,细作也好,刺客也罢,不是早就入城了吗?”

楚煌讥嘲道:“截住的人人眼见,那截不住的,岂不是正可以推断得之。”

“你……”淳于猛被他戳中软肋,面皮一红。

“哈哈……这位小哥好伶俐的口齿。”无寐道长捻了捻胡须,微笑道:“总兵大人,我看这位小哥方才所言也不无道理。大人为襄州百万百姓考虑,固然是一片苦心。那关外难民千里逃难而来,聚集城下,却不得其门而入,也未免大损我襄州侯的威名。贫道三人既是应孙君侯之邀前来相助守寨,又岂能惧他几个小小细作。”

淳于猛沉吟道:“仙长的意思,也是希望放难民入寨?”

“有贫道在此,总兵大可高枕无忧。”无寐道长轻挥拂尘,意态悠然。

淳于猛亲眼见他将小夫人打出原形,对他的本事自是颇有信心。另外,经过今晚之事,他对孙茗的地位重新审视了一番,对她的主意也不得不重视起来。这楚煌明显跟她关系不浅,放难民入城虽是干系重大,眼下孙茗和无寐道长都赞同此议,他也就顺水推舟,断然道:“难得有三位仙长鼎力相助,本将又何须多所顾虑。况且,楚公子此议也深得我心。本将这就下令,大开寨门,迎难民入城。”

……

城寨大开,早有百十哨骑飞了出去,高喊着总兵的命令,要难民火速进城。泰平军攻城在即,此时大开城门,放百姓出入,无疑担了不小的风险。淳于猛能许下一个时辰侯难民入寨,已算颇为难得。

好在飞熊寨本是一座关隘,而非通衢大邑,平日也只供一些过往行商逗留数日,现在战事吃紧,淳于猛便调拨了几个千人队,沿途监视百姓流动,这边门入,那边门出,更不许在寨中过多停留。

此时,雪势渐渐变小,只有些零星雪花随风飞舞,天气倒是冷了起来,难民们拖妻带子,抱着行囊,打点起精神,推着木车赶路,步履匆匆,相顾无言,便如一条长河在夜色下默默流淌。

楚煌站在城门外面,目光不停地在人群中搜寻,即便素性沉稳,遍寻不着之下,心底也起了一丝焦躁。

“凤凰——”

“楚兄——”

熟悉的声音传来,楚煌心中一喜,忙向声音来处张望,果见一辆马车簇拥在人流中行了过来。楚庄王和孔琬坐在车夫的位置上,远远看见楚煌,双双喊出声来。

“楚叔叔——,孔公子——”

楚煌呵呵一笑,目光却盯着车帘密掩的车厢,隐隐有种企盼。

“楚煌——”

车帘一掀,子衿的俏脸探了出来,明眸晶亮便如天上的辰星。楚庄王打马出了人流,马车在道旁停下。子衿急着从车上跳了下来,踏在雪地里深一脚浅一脚的向楚煌跑来。

楚煌抢上几步,将子衿揽在怀中。如今天气转冷,子衿还是先前在招摇山那身打扮,颇有秋气。她本就姿容清美,偏又衣着单薄,让人望而生怜。

“冷么?”楚煌捂住她的双手,却是微微一讶,柔若无骨自不必说了,希奇的是暖和如温玉,也不知何以会如此。

子衿轻轻摇头,反握住他的手掌,浅浅一笑,娇逸如仙。“那管姑娘和照姑娘说辛小姐招唤她们,已去了好一会儿了,你没见她们么?”管、照两女是辛昭发了讯号,让她们先一步截击十步杀的。她和楚煌计议已定,自然须做到万无一失才好,十步杀人数众多,虽是不足为患,也尽好能一网全歼,免得有漏网之鱼。

“见了,事情已经办好了。这话一言难尽。”楚煌轻轻一笑,招呼楚庄王和孔琬,“楚叔叔,孔公子,外面雪冷风大,咱们还是先进了城寨,再慢慢叙话吧。”

“楚兄,莫非这寨中有你相熟之人?”孔琬言笑淡淡。

“嗯。是有一个朋友。”

楚煌扭头瞥了一眼子衿,刚巧她抬头望来,四目相对,子衿甜甜一笑,娇腻无限,他只觉鼻子一酸,眼眶便有些温热,握着她的纤手不由紧了紧。

……

这飞熊寨先前是卢追星、万荻花夫妇的山寨,他一干草莽弟兄拖家带口全住在寨子里,因此上这里的住房设计便和普通民居并没什么两样。寨中都是一重一重的院落,里面的厢房一间挨一间,冬暖夏凉,也颇为轩敞。

因孙茗说楚煌是她义弟,淳于猛自然要对他另眼相看,特地派了亲兵给他们打扫房间,辛昭兄弟三人别无余事,便跟着孙茗准备歇宿去了。

楚煌在关前接了楚庄王一行,便由亲兵领着朝宿处行去。孔琬是颇有一些家眷的,三辆马车坐得满满,今日人困马乏,他的家口不通术法,长途劳顿自不轻松,都是巴不得找个地方歇上一晚。因了楚煌这层关系,便也在飞熊寨中安置了下来。

人群之中还有一个老者和一个中年汉子,却是楚庄王路上遇见的那位好心老伯和他的侄子。楚庄王在乱箭之下救了老者,后来等楚煌和辛昭不到,反而老者的侄子寻了过来,俗话说,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楚庄王便和两人作了一行,彼此也好有个照应。

楚煌听楚庄王简要说了其中原委,也没有多问,便找那亲兵给他叔侄两个备了一间厢房歇下。如今,天寒地冻,又是中夜,连日劳顿让众人只想好好睡上一觉,当下匆匆分配了房间,众人便各自就寝。

孔琬的亲眷不必叙了,老者叔侄两人一间,楚庄王自己独住,辛昭和子衿一间,管、照两女一间。

楚煌却和孔琬分到了一起,关上房门。孔琬自在桌边坐下,将羽扇放了下来,提起茶壶倒了一杯热茶。

楚煌打量了一下房间,一床一桌,陈设简单,且是半旧之物,想来这里本是山寨强寇的家眷所居,一应之物多半是先前留下的。楚煌在大**躺了下来,被子上有股霉味钻入鼻孔,让他连打了几个喷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