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183章 龙护瑶窗凤掩扉

第183章 龙护瑶窗凤掩扉

“楚兄喷嚏不止,莫非有哪家小姐正惦念于你。”孔琬菀尔一笑,捻起茶杯沾了沾唇。

“孔兄休要取笑,……阿……嚏。”楚煌苦笑着将棉被推开。

“虽是说笑,就此一语成真了也说不定。”

楚煌哑然失笑,也不和他较这个真儿。转口道:“现在离天亮不过两个时辰,孔兄还不打算休息?”

“明日这里便有一场恶战,让人怎能安眠呢?”孔琬轻声一叹。

楚煌讶了一讶,心说泰平军杀来,自有淳于猛前去迎敌。你何必杞人忧天呢。

“不知孔兄与我楚叔叔是如何相识?”

“楚庄王遭逢落魄,偏又出手豪绰,喜欢周济于人。我见他气似奔雷,相貌不俗,知他是条好汉。是以颇为礼敬。令叔知现今干戈遍地,我家眷众多,恐路上有所不便,因此便结个同伴。”

孔琬淡淡说来,也有些语焉不详。楚煌知道楚庄王古道热肠,专爱打抱不平。他身无分文,又拿什么周济于人?这孔公子既有心结交,想必破费了不少。楚庄王感念他的慷慨解囊,护送一程也是势所当然。他本是江湖游荡之客,侠义朋友不少,只怕哪一天飞笺相召,便入了义丛也未可知。

“楚兄,在下家住襄州城外五十里,双雀庄,异日若有暇,相请你上门一叙。”

“一定,一定。”楚煌连连点头。

孔琬又道:“在下尚有一个同胞双生的小妹,琴音佳妙,能引百鸟来听。我观楚兄风雅士,你若来时,可要赐教一二。”

“岂敢,岂敢。”楚煌半信半疑地道:“琴声能引来百鸟倾听,那是何等造诣。在下万万不及,孔兄可别让令妹先入为主,以为得遇钟子,我可就贻笑方家了。”

“呵呵,”孔琬摇扇轻笑,“如此便说定了,我一早启行,恐不及辞别。楚兄可要记得今日之约,莫让在下久作盼候。”

“好吧,自当拜会。”楚煌见他说的这般郑重,也不好不承情,说不得来日便须上门坐坐。想了想,奇道:“你我同室而居,同榻而眠,何来不及辞别一说?”

“楚兄理当心中有数才对。”

孔琬淡然一笑,倒把楚煌弄得一头雾水。刚想问个清楚,却听得吱吱脚步声在院中响起,现在外面积雪方深,那脚步停到廊下,啪嗒踩踏了数下,剔去履上雪迹。过了片时,毕剥敲门声响起。

孔琬轻声一笑,将房门拉开半度,便见一个模样清秀的小鬟站在门外。

“请问公子可是楚煌楚相公?”小鬟疑惑着问。

“楚煌在里面。”孔琬退了一步,朝房内让了让。

“楚公子,我家小姐请你过去一趟。”

“你家小姐是?”楚煌面庞微微一僵。

“是孙三小姐。”

“哦。”

“佳人相召,必有缘故,楚兄可不要怠慢了。”孔琬用羽扇挡了半边脸,朝楚煌戏谑一笑。

“好吧。”

今日计划有变,楚煌也不得不跟孙茗打个招呼,解释下原委。只是想不到这孔琬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却能观察入微,所言必中,让人惊凛。

楚煌随着那小鬟走出门外,刚要回身说点什么。那房门却合了起来,‘啪嗒’一声上了木闩。

“忙者送走,闲者止息。长夜浩浩,我欲栖止。”房中传来孔琬的漫声吟哦,紧接着烛火熄灭,厢房内漆黑一片。

外间大雪略止,冷风犹紧,楚煌朝左右邻近的厢房看了看,内里都无明光,想来大伙都困极眠熟了。

“走吧。”

楚煌紧了紧衣领,请小鬟头前带路。刚走了两步,却听的房顶两声啪嗒异响。外面虽是风声肆虐,以楚煌的修为,却不难分辨出何为风声,何为异动。心头微动时,早就身形一晃,掠到房顶。只见得眼前白影一闪,一团物事迎面打来。

楚煌看那物事飞势虽疾,却别无凶煞之气,抓住一看,却是一只小巧的香檀锦盒。他抬起眼目,四处张望了一下,只见得瓦房如岭,白雪皑皑,更没有半个人影。将锦盒打开看时,却是一颗晶莹剔透的冰珠,他微微一怔,心念电闪,已明了那白影人的身份。

当初在忘川谷中,张无眠折纸成舟,带着楚煌和白如萱赶往地宫截宝,中途白如萱得知两位师兄惨死,心力交瘁,迁怒于多宝道人,误及楚煌。情急之下,楚煌从多宝的肉身中遁出,白如萱回过神来,泪珠如霰,楚煌为哄她开心,便暗施灵力收聚她的珠泪,凝了这么颗珠子出来。

世情淡漠,往事深埋,若非楚煌知道白如萱正在此处,心中已有所怀疑,这段往事却不易想及。楚煌倒没想到,事隔许久,这颗珠子她还收着,她这送珠之意,却是让人琢磨不透了。

……

这飞熊寨的住房多半已有些破旧,只孙茗住的这重院落却分明是新近修葺过的,想来她以监军之尊,又是襄州侯的胞妹,淳于猛虽不欲她在军政上争权,私下里也不敢怠慢了她。

头前的小鬟推开房门,刚好有两个侍婢打扮的女孩抱着一堆衣物走了出来。看到楚煌时,都是粉脸一羞,和那小鬟嘀咕了两句,便飞快地走了。

“公子请。”

小鬟将楚煌让进门里,看陈设却是孙茗的闺房,锦帷绣榻,雕花镂凤的,布置的颇为雅致。屋中烧着炭盆,气温骤暖,和门外真有天渊之别。

哗哗的嬉水声响起,却传自一张立地屏风后面,隐约可见那里摆着一个大大的澡盆,原来主人正在更衣沐浴。

小鬟紧步走了过去,低声道:“小姐,楚公子请来了。”

孙茗轻‘嗯’了一声,半晌方道:“你先下去吧,把门带上。”

小鬟答应一声,偷瞟了楚煌一眼,袅袅娜娜的走了出去。

孙茗生来好洁,今日被那火灵弩炸伤,衣裳脏污不堪,自然要好好清洁一下。楚煌也不知她要洗多久,便在红木桌子旁边的绣墩上坐了下来。

撩水声静了半刻,便又响了起来。楚煌呆呆地坐着,也不知想些什么。两人一里一外,俱都沉默不语。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只听孙茗轻声问道:“楚煌,你还在么?”

“在。”楚煌神思一醒。

孙茗默然片刻,踌躇着道:“你来扶我一下吧。”

“哦,好。”

楚煌松了口气,转过屏风,便见孙茗俏生生的站在后面,她身上只穿了亵衣。满头秀发湿漉漉的,更显得乌黑发亮。一张粉颊雪白滑腻,散发着动人的光泽。

楚煌不敢多看,连忙上前扶着她的腰肢从屏风后面转了出来,触手腻滑,如有温热,屋子里生着火盆并不觉冷,孙茗大约便穿了这一层而已。

她的腿伤经过楚煌的处理,已经结了痂,别无大碍。只是那火灵弩劲气霸道,筋骨上有些余疼是免不了的。楚煌纵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让她立时就活蹦乱跳起来。

楚煌想要将她扶到锦墩上坐下,孙茗俏脸微红,向着绣榻指了指,微不可闻地道:“扶我到榻上。”

楚煌只得照做,孙茗一挨着绣床,便刺溜一声,像小鱼一样滑进了被窝。

“你去搬把椅子坐过来,我想跟你说说话。”

楚煌依言搬了张绣墩,坐到床前。

“今天我跟淳于猛说你是我乾弟弟,你生气吗?”孙茗淡淡说完,妙目煞也不煞盯着他。

“不会呀,”楚煌矜持一笑,“孙仙子认我做义弟,那是我的福气。”

“刚刚你独自跑到城寨外面接朋友,辛昭三姐妹,我是见过了,果然都是人中龙凤,别的朋友想来也不会差。”孙茗咬了咬嘴唇。

“只是一个旧家叔叔,和一位孔公子。”楚煌想了想,补充道:“那位孔公子,是我叔叔在路上结识的朋友。”

“还有旁人么?”孙茗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楚煌心头微动,自己在这飞熊寨内的行止都有淳于猛的亲兵领着,想来无论如何也瞒不过孙茗。

他原本也没有遮遮掩掩的意思,当下便老老实实答道:“还有一位兰毓小姐。……她是我在招摇山中认识的,原本在青狐族中做客。”

“哦,”孙茗问:“你这位叔叔又是何时遇上的?”

“便是来飞熊寨的途中。”

“这般说来,你跟那兰小姐倒是相携出的招摇山呀,郎才女貌,让人好生羡慕。”

孙茗俏脸微沉,她早就在亲兵那里研问备细,说到这兰毓时,更是加了几分小心。楚煌和她当众搂抱,关系亲昵,只要不盲的都看在眼里。孙茗最后问那亲兵,兰毓的样貌比她如何,那亲兵一脸作难让她气恼不已,便挥手让他退了出去。

孙茗虽然心机不深,却也是冰雪聪明,想那兰毓的相貌该不在她之下,至于人品,她手段狠辣,性情孤僻,恐怕也不及人家。思前想后,心情便有些低落起来。这时向楚煌亲口问起,自然也没有好脸色。

“如果我当时不生你气,大家一起回了淮阳(南都),也许你便不会认识这兰小姐了吧。”孙茗叹了口气,又狠声道:“谁想到你如此混蛋,一个夜晚便做成好事。你那白禺族的小娇妻呢,为什么她没在你身边?”

“此事一言难尽。夭夭被当年的天齐帝后景旒儿附了神魂,我也不知她身在何处。”

景旒儿的出现太过诡异,现今天参和地姥双双亡故,这其中的因由更成谜团。只有夭夭的生父白寒山或许知道一些底细,楚煌久想寻访此人,只是时局变易,不得自由。

“那么我呢?”孙茗鼓起勇气道:“你亲也亲了,摸也摸了。你想拿我怎么办?”话未说完,便伏在枕头上,轻啼一声,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