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185章 劫余之人

第185章 劫余之人

积雪如银,冷风飕飗。

一夜之间,飞熊寨外面便扎满营帐,三声号角划破长空,隆隆战鼓声紧随其后,泰平军寨门大开,发一声喊,无数头缠黄巾的兵卒横着刀枪冲了出来,中间簇拥着一面囚龙大旗。

两面帅字旗跟随其后,在阵前打定。两个身穿连锁甲的军帅从帅旗下缓辔而出,头上都带着一张面目狰狞的鬼怪面具,只是一个是赤面乱发,一个是青面獠牙,颇为诡异。

飞熊寨的城关上也早站满了甲胄严整的军将,一边以总兵淳于猛为首,身边站着卢追星、万荻花夫妇以下诸军将,并无寐道长三个。一边以孙茗为首,身边楚煌、辛昭几人一字排开,远远观看泰平军演练阵势。

“哼,这帮草寇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他在别处搅扰也便罢了,怎敢到我飞熊寨来。”

淳于猛眼中露出鄙弃之色,冷笑道:“这帮土鸡瓦犬竟妄想打我城池,真是蚍蜉撼树,可笑其不自量力。”

他手下诸将看主将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也纷纷摩拳擦掌,声言要让泰平军灰飞烟灭。

这时,泰平军阵上一声炮响,青面军帅骤马提枪跃出阵来,跑出一箭之地,银枪一抬,指着关上叫骂,“城上诸将听了,天兵天将到此,还不快快献关纳降,更待何时。”

“呸,什么天兵天将,装神弄鬼的,也敢口出大言。”众将一个个听的气炸了肺,指着关下喝骂起来。

淳于猛抬手止住众将的噪动,向传令官示意一下。那将官点头会意,急喝一声放箭,弓箭手立时弯弓搭箭,射向城下的青面军帅,箭羽纷纷,势如倾盆大雨。

那军帅勒马退到射程之外,随手拨开几支羽箭,仰天笑道:“我道飞熊寨有何能耐,原来只会做那缩头之事。我泰平天将在此,哪个有胆的敢来厮并。”

淳于猛皱了皱眉,回顾众将道:“我奉孙君侯将令镇守此寨,战阵攻守皆是不惧,岂屑为此好勇斗狠之事。”

众将面面相觑,其实兵斗之中也分多门,昔日姜太公著三韬六略详论兵略机要。后世武将有的长于攻守,有的长于阵法,一夫之勇倒在其次。且兵略机要人人可学,弓马武艺难以藏拙,武艺特别出众的往往也不多见。

青面军帅看关上无人敢应,顿时益发张狂,骑着健马在关下往来驰骤,大声取笑关上无有能人。

“量这草芥土寇有何能为。总兵大人莫非只能群战,不能独斗。”无寐道长哂笑道:“既是如此,本道便会他一会,免得战事未开,先折了锐气。”

“何劳道长前往,小将不才,愿斩此獠于马下。”

一个白面无须的军将自告奋勇而出,淳于猛微微点头,那将绰起杆大刀大步下关而去。

城关上号角声起,战鼓雷动,寨门打开,一将飞骑而出,摇着大刀叫道:“贼将休走。”拍马向青面军帅杀去。

见来了对手,青面军帅精神一振,一抖马缰,绰起银枪迎向来骑。两马相交,青面军帅让开一刀,银枪如怒蟒突出一枪搠入那将心窝,白刃杀进,红刃杀出。那将哼一未哼一声,栽下马来。

城关上号角三通,鼓点急骤,又是两将从城关上冲下,一个摇双鞭,一个舞双刀,向那青面军帅杀来。

“来将通名。”青面军帅挟抢叫道。

“问阎王去吧。”双鞭将大喝着一鞭扫来,劲风呼啸,大是凌厉。青面军帅不再答话,翻枪架住单鞭,就势向双鞭将胸口疾搠。那将嘿然一声,更加一鞭,将青面军帅银枪绞住。那边双刀将大喝一声,刀如灿雪,当头劈下。

青面军帅冷哼一声,双手抖开打出两团金光,两将只觉眼前猛然大亮,睁目如盲,不由心头一慌。青面军帅手上一拧,银枪突入双鞭将胸口。挥刀一掌,将那两柄钢刀削为数断,两指飞快夹住一截断刀,抖手扎入双刀将咽喉。

淳于猛见那青面军帅不数合间连杀三将,心头吃惊不小,指着关下回顾左右,“还有何人能战此将。”

关上众将齐声默然,卢追星沉吟道:“此人手上能打出金色光亮,眩人眼目,又能以肉掌,截断钢铁,分明是术法之士,非寻常军将能战。”

孙茗暗暗扯了下楚煌,低声道:“你可有对策?”

楚煌轻轻摇头,瞟了下无寐道长,只见他手捏拂尘,气定神闲,也不知打着什么主意。楚煌心知那城下军帅既便有些术法,也不过一勇之将,不足为虑,倒是这化作无寐道长的张无眠和他小妹张浅语神通莫测,不易对付。

照胧云见关上诸将个个噤若寒蝉,不由暗自撇嘴,高声道:“我去会他一会。”

辛昭微微点头,吩咐道:“多加小心。”

“放心吧。”

照胧云扬了扬娥眉,飞快下得关去。她也不骑战马,就这么一步一步的走出关门,手上银芒闪动,招了‘豹骑枪’在手。

“你竟敢以步卒战我骑将?”

青面军帅勃然大怒,厉叱一声,跨下健马四蹄咆哮,向着照胧云冲来。手上银枪挽个枪花,疾刺而下,似要将她钉死在地上。照胧云一脸平静,唇角还微微噙着笑意,待那银枪搠到。她只将枪一斜,逼住来枪,两枪交错砰得扎入雪地之中。

青面军帅微吃一惊,银枪吃她绊住,一时却收不回来。照胧云就势飞起两脚,将健马踢的翻跌出去。青面军帅跨在马上,急切间却脱不开马蹬。照胧云枪法飞快,卟卟声中已在他双肩扎了两枪。口中喝道:“看你装神弄鬼的,到底是个什么鬼样子。”长枪一挑,青脸鬼面跳了起来,掉落一旁。

照胧云打量那人一眼,只见他剑眉星眼,颇是俊朗,却不知为何,两边脸颊各有一道长长的伤疤,从眼角直划到嘴边,狰狞可怖,让人触目惊心。

“那人是……秋水门的许一飞。”那人面上虽是有些变化,楚煌还是一眼认了出来。当日在忘川谷,许一飞、成坤师兄弟两个和混世魔王樊锐力战。结果许一飞被火龙标打中面目。成坤被大光明力击碎胸骨,又中了攒心钉。两人双双被樊锐投入深井,楚煌当时也察看过他们的尸体,只道必死无疑,没想到许一飞竟然躲过一劫。

那边的宣如仙姑见许一飞卸了面具,不由轻‘啊’了一声。众将却不如她眼力高明,纷纷讶异的望了过来。无寐道长轻摇拂尘,淡淡笑道:“宣如仙姑一片慈心,若不是襄州侯盛情相邀,实不愿参与人间杀伐之事。”

泰平军阵上,那赤面军帅见许一飞情势危怠,忙大喝一声,舞起长刀,冲了上来。

楚煌瞟了一眼宣如仙姑,见她双目直勾勾盯着那赤面军帅,玉手紧紧握着长剑,显是心中颇不平静。暗道:“莫非这人正是那成坤不成?”

照胧云看那赤面军帅恶声恶气的杀来,反手一枪将许一飞的银枪挑起掷还与他,看那赤面军帅骤马冲近,抖手打出一道银光,正是那虚弥定海珠,这边才出,那边早到,赤面军帅如何闪躲的开。砰的一声,银光砸到面上,赤鬼面具四分五裂,赤面军帅闷哼一声,跌下马来。只见他头发披散,颇见银白。一张面孔摺皱遍布,看来十分苍老。

“呵,你们两个修习是什么邪门功法,倒把自己折腾成这副鬼样子。”照胧云收了长枪,一脸好奇的问道。

楚煌远远看那赤面军帅,他已有先见,此人虽是形貌大变,却也不难辩认出来。看那面目轮廓,当是成坤无疑了。当日,许一飞被火龙标所伤,虽是面容被毁,身体却毁伤不大。倒是成坤先被大光明力震碎胸骨,又中了攒心钉。虽勉强留得一条性命,脏腑却是五劳七伤,面目也衰老起来。两人都是秋水门一代俊彦,尤其许一飞更是少年英俊,出身名门,竟尔落到这步田地,也实在可哀。

“你这贼将,我不杀你,誓不为人。”

照胧云略无机心,倒被许一飞听成了讥讽之意。他原本就高傲自负,心胸褊狭,遭逢大劫之后,心思更是敏感。如今当着两军阵前被揭开伤疤,这副鬼样子落在数万双眼目之中,真是情何以堪。银枪往雪地上一扎,‘呛啷’一声,拔了‘紫云剑’在手,运起‘雷龙电劲’,向照胧云扑击而去。

成坤也是一脸阴沉,两人本是秋水门高足,自幼修习天、地、风、雷、水、土、山、泽八种愿力,长枪大戟的马上功夫自然不是所长。现今面目被揭破,他也弃了长刀,拔出乌辰剑,运起‘崩水诀’,奋身抢上,夹攻照胧云。

照胧云嘻嘻一笑,也是不惧。她的一路‘北斗枪法’简直出神入化。一条‘豹骑枪’腾挪闪跃,舞得风雨不透。许、成两人虽各自运起灵力,长剑上电光云气环绕,却分毫攻不进她的防守圈中。倒是照胧云偶尔突出几枪,大有神鬼莫测之力,将两人攻的手忙脚乱,锁甲上面已被创数处。

“好,”淳于猛击掌叫道:“孙监军这位朋友,真乃枪术精绝。淳于自谓也久经沙场,如此枪术却是生平仅见。泰平军这两员军帅自以为习了些左道之术,竟敢单骑邀斗,真是自取其辱。待得照壮士斩杀此二将,泰平军必然不战自溃。我再开关掩杀,定能大获全胜。”

“但愿如此吧。”

孙茗见淳于猛一脸兴奋,却不知大患正在眉睫,只淡淡说了一句,也不点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