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188章 说剑

第188章 说剑

张无眠看出辛昭手中双剑的来历,登时收起了小觑之心。

后世之人每说起九夏治史都道是起于三皇五帝,然而三皇为谁,五帝何指,则众说纷芸,莫衷一是。『尚书』断自尧舜,而太史公作『史记』,首述『五帝本纪』,断自黄帝。后人遂称引华夏为炎黄子孙,黄帝子孙。

黄帝之时,制作大备,制衣裳,造文字,代炎帝,伐蚩尤,丰功伟绩说不胜说。黄帝所佩『轩辕剑』,相传是九天玄女所赐,后为夏禹所得,平治洪水,开创九夏帝系。是以『轩辕夏禹剑』俨然为华夏第一剑。

当年,天齐帝一统九夏,召集天下道门相剑师,登高山,涉绝渊,专意寻访古之名剑,收获甚夥。其后分封四镇诸侯,各提劲旅,镇守国门。并赐下四口宝剑,俱在十大名剑之数。

其一为『七星龙渊剑』,欧冶子所铸,唐皇李渊佩之以得天下,赐与东方侯。

其一,『泰阿剑』,欧冶子所铸,始皇佩之以威六合,赐与西方侯。

其一,『赤霄剑』,汉高刘邦仗之斩杀白帝之子,扫平群雄。赐与南方侯。

其一,『湛泸剑』,欧冶子所铸,当年阖闾不仁,此剑隐而归楚王,秦王欲得之,发兵来攻,楚王身登王城,一剑却敌,赐与北方侯。

此四剑虽俱有大名,仍不及轩辕剑。天齐帝求之经年,十大名剑十得七八,终以未得轩辕剑为憾。

若以世系而论,黄帝代炎帝神农氏为共主,神农氏又代青帝伏羲氏。伏羲女娲兄妹乃华胥女感应青龙帝灵威仰所生,人首龙身,天生神异,故能振兴人族。

『人皇剑』和『轩辕剑』一承道统,一传帝系,实在是九夏『剑中双璧』,无分轩轾。

张无眠自然识得此剑的分量,又岂敢等闲视之。

“你这少年又是何人,竟然身怀中夏道统所系的人皇剑?”

辛昭淡淡一笑,也不多言。

楚煌伸出招了‘地裂矛’出来,朗声道:“无眠道长,别来无恙。忘川谷一别,不图和道长在此相会。”

“你又是何人,忘川谷……”张无眠面上露出茫然之色,方要回忆,却觉得脑中一痛,好似针扎。抚着额头,大觉难忍。

“二哥,你怎么了?”张浅语飞快掠至,见他面有异色,连忙问道。

“不妨。”张无眠只觉得越是用力回忆疼痛感便越强,忙凝起心神,不再乱想。摇了摇头,瞅了楚煌一眼,狐疑道:“你到底是何人?倒似有些眼熟。你手上拿着的可是‘湛龙腾雾矛’,相传为‘十三神兵’中排名第三的那件?”

“无眠道长,好大的忘性,当日在忘川谷中,道长被困在照魂壁之内,还是我救你出来的呢?”

楚煌早觉得张无眠有些怪异,虽然面貌神情和‘忘川谷’时一般无二,却远不如当时的萧散冲和。若不是旁人假扮,就很可能是中了什么稀奇术法,便和先时困在照魂壁中一般。

“忘川谷?照魂壁?”张无眠口中喃喃,稍一回忆,便觉得头如针剜,奇道:“小妹,忘川谷中究竟发生了何事,为何我一点都想不起来?”

“二哥你大病初愈,还是不要劳神苦思的好。这小子暗怀奸诈,分明故意害你。”

张浅语轻叱一声,两条银链一抖,匹练般射向楚煌。她这‘八门玄机链’倒是件奇门兵刃,向来只是口耳秘传,研习者极少。此链相传授于‘玄机天成’魏征之手,后来梁山泊总军师智多星吴用也精擅此技。

楚煌看那银链来势莫测,脚下一滑,横矛飞退。张浅语自然不肯罢休,双链一抖,凭空加长数尺,缠缚到蛇矛之上。楚煌冷哼一声,蛇矛往怀中一带,右手劈截,打出数道‘凤炎真劲’,火势猛恶。他这‘凤炎真劲’虽只是用‘北溟接引术’从妖凤身上抽来,不及丹穴山‘涅槃窟’的精粹,也算是极了得了。

张浅语不敢轻忽,连忙掠起半空,银链急抖,二变四,四变八,纵横交错,形成一面银链锁阵,在楚煌身周跳动不已。那炎火虽是恣意吐噬,却如困兽一般,怎么也冲不出银网。

“困兽犹斗,看你还有什么能耐。”

张浅语冷笑一声,银链抖开,却似有千条万道,来往如梭,将楚煌缠缚其中,倒如织锦一般。

楚煌观想片刻,摇身化作一柄弯刀,在银网中往来劈砍,叮当交击之声,不绝于耳。

张浅语面色微变,她虽不知楚煌化身的便是荒芜魔刀,看那刀光华流转,元力猛恶。锁网在光刀冲击之下竟有崩溃之象,连忙双手一抖,解了锁网,将银链招回手中。

楚煌得理不让,魔刀震鸣一声,向她迎面斩来。张浅语微吃一惊,银链暴涨击打刀锋。光刀微微一滞,便冲破阻击,朝她面目射来。

“小妹,闪开。”

危急之中,张无眠轻喝一声,麈丝飞射缠到光刀上面。张浅语暗咬银牙,也抖出八道银链,急打魔刀。

“妖女安敢倚多欺少?”

冷喝声中,管方衡和白如萱也一前一后赶了来,管方衡老远便看到楚煌化身光刀,见他兄妹以二敌一,登时嗤之以鼻,一挽‘天月刀’,飞身向张浅语劈下。

刀影霍霍,冷锋侵肌。刀头上的青龙纹样若隐若现,如欲饮血。张浅语方才和她过了两招,已知此人是个劲敌,只好丢开楚煌,迎击管方衡。

辛昭淡淡一笑,左手剑一抬止住白如萱,打量她一眼,微笑道:“这位仙姑不知又是泰平道中何人,我看你年岁不大,何必从人为寇。”

白如萱衣裳如雪,轻纱遮面,也看不到脸上神色。只是娥眉微凝,眼眸低垂,默然不语。

“如萱,你还不快来帮我。”

张浅语知道白如萱出身天元正宗,做了教中圣女也是迫于情势,见她似有迟疑之色,连忙招呼一声,生怕她被辛昭说转了心思。

光刀在半空一震,倒掠十步。现出楚煌真身,身形一晃,挡在辛昭身前,轻笑道:“辛兄,无眠道长神通广大,我可敌他不过。你且略试身手,我在一旁帮你掠阵如何?”

辛昭讶了一讶,打量一眼白如萱,明眸中若有所思。颔首道:“也好,我正要会会这个大名鼎鼎的地公将军,此女便交由楚兄对付好了。”

“小妹,这三个小娃甚是难缠,久战无益。我们走。”

张无眠不等辛昭迎上,拂尘一摆,当先飞掠而去。

张浅语愕了一愕,银链连击将‘天月刀’挡开,随后追了上去。

“哪里逃。”管方衡冷眉一挑,紧追不舍。

“二弟。”

辛昭生怕管方衡有个闪失,急忙叫了一声,再看时,三人已在数十丈外,看那方向,却是向寨中而去,辛昭心知张无眠机谋多智,管方衡独自追去,她可不能放心。

“楚兄,张无眠不往城外,反向寨中遁逃。他莫非还有什么后招,我们追过去看看。”

“哦,好。”

楚煌应了一声,两人展开身法,双双急追而去。

“嗳!”

白如萱眼见楚煌走远,明眸中露出一丝沉思之色。

……

张无眠身形如飞,略略分辨了一下方位,只在半空中飞掠。他方才被楚煌点醒,立时发现记忆中多了一些空白。他素来机敏多智,思前想后,便觉着有几分蹊跷。这个疑团不弄明白,自也无心再争死斗活。

“二哥,”张浅语唤了一声,从身后追了上去,急急说道:“现在战局不明,我军正在生死关头,我们怎么能临阵退却。”

“他们三个俱都手段不俗,圣女难以独当一面,仅凭你我二人,如何能够成事。方才若非我及时出手,你可不就伤在那小娃手中。”

张无眠深知这个小妹很得张无缺信任,方才说自己是大病初愈,眼皮也不眨一下。自然不敢跟她推心置腹,当下只是寻些缘由敷衍搪塞。

“可是,我三个身负军令,须和许、成两位军帅里应外合,夺了城寨。即便情势不敌,也可以在寨中制造一些混乱呀。”张浅语又道:“况且,侯嬴、白虹两个尚在城中,我们就这么走了,若被他们告上一状,大哥面前也不好看。”

“内应外合?”张无眠摇头轻哼道:“若说内里外合,总要对方毫无防备才好,看现在的情势,人家明显早有堤防,眼下形势于我们不利,自然要伺机突围。再说了,是那成、许两军帅先败于照胧云之手,侯、白二人又无法打开城门,我们若是再不退走,谁知他们城中还有无厉害高手前来增援。惟今只有暂且撤离,再徐图后计。”

“那好吧。”张浅语无奈一叹,也知今日一败涂地。楚煌三个要比预料中强得多,白如萱的身手差上一截,自己兄妹能否胜他三个便很难说。

“二哥,那个使刀的黑衣女子追上来了。”

张浅语回头看了看,管方衡离了一箭之地,不即不离的跟着,冷笑一声,提醒兄长。

张无眠点了点头,低声道:“若我所料不差,这女子手中兵器应是十三神兵中排名第二的‘青龙傲月刀’,加上那两个小娃,一个使‘人皇剑’,一个使‘湛龙腾雾矛’,正合天、地、人三才之数。这三件兵器相传为上古三皇所铸,汉季之时,昭烈帝与关武圣,张桓侯持此三兵威震群雄。这三个小娃虽然年纪轻轻,眼见也不是泛泛之辈。我看此三人不可力敌,出了城再说。”

张无眠轻摆拂尘,捏个法诀,两人化作一阵黄风,霎时便没了踪迹。

管方衡远远看见,冷淡一笑,暗驭神识,‘天月刀’化作一条青龙,张牙舞爪,夭矫入云。她掠身跨上青龙,随后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