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190章 大雕接引

第190章 大雕接引

九歌真解?十神法要?

众人听的一头雾水,谁也不知所指。那人口中一个桃花源主,一个五柳先生,已让众人疑窦丛生,难辨真伪。这会儿请柬上又出一个九歌真解、十神法要。众人虽隐隐觉得不是凡物,一时间却想不出个头绪。

请柬在诸人手中传看一遍,张无眠上前笑道:“本道张无眠,不知先生高名上姓?”

“哦,在下姓陆,双名灵枢。”那人忙拱笑为礼。

“敢问陆先生,不知这‘九歌真解,十神法要’所为何指?”张无眠下意问道,笑容可掬。

“详细事体,我亦不知。几位若有意应主人之请,只需对着请柬,连问三声,‘桃源何处’。自有童子前来接引。”陆灵枢团团一揖,淡笑道:“在下还有要事在身,少陪了。”

“哦,先生慢行。”

众人看他拍牛赶路,自也不敢强留,只好抱拳作别。

“三楚完本九歌真解?”楚煌笑道:“这九歌莫不就是屈灵均所作的几篇。相传这九歌原本就是三楚故地的祭祀之曲,屈灵均加了一番整理润泽,去其**滥。这九歌敬奉天神,地祗,人鬼。虽有十一篇,合天神、地祗却只得九位。既说是三楚完本,想来或是旧有之曲,或是屈灵均今传之作有所脱漏也说不定。只不知这几篇文字,又有何秘法真传。”

“自从祖龙焚书坑儒,旧史面目几不可辨。便是九歌中的几位神灵,又有谁能说个备细。何时成神,何地供奉,全是不解之谜。”

辛昭忖思着道:“今日这事,莫不是什么花妖狐怪,故作玄虚。倘那桃花仙源真有其处,依五柳先生所言,也确实是避秦之乱,不知有汉,无论魏晋。或许能得些奇知奇闻也说不定。”

“哈哈……”张无眠大笑道:“大伙日日说修仙,这却不是送上门的神通秘法。‘十神法要’又有何难解,自然是依法修行,便可成就东皇、云中君一般的修为。自我人族大治,三清四御万世一系,神尊人卑,千古不易。大伙可不要忘了,上古之世,可远非如此。不但诸天神灵不像现在这般泥塑木雕,油盐不进。麟龙龟凤四灵之种,更有无限神通,与诸神划天地而治。这请柬上不是说了吗?天道崩坏,九夏道丧。这桃花源主想必要借助‘九歌真解’缔造几尊太古真神出来,劈仙斩魔,再造紫霄龙庭。”

众人听他言语狂悖,不由微微愕然。楚煌心念电转,暗道:“这话乍听着有些惊世骇俗,却也颇有几分道理。只是方才无眠道长的神情很有几分张无缺的影子,便是雄才阔大也似之。也不知张无缺对他使了什么秘术,把一个仙风道骨,逍遥无为的无眠道长弄成了这副样子。”

“相传圣人有鉴于四灵族类神通祸世,便封印人族的修仙法门。所以,三代之后,神异渐少。我人族想得长生,必抛绝世事,日夜修行,丹药宝器孜孜以求,成神作仙的也只是凤毛麟角。”

张浅语揉着香肩,疑惑道:“这‘九歌真解’若真是成神法门,实是我人族第一等宝物,这桃花源主竟然遍天下发出请柬,广邀术法高士入谷参详,他倒底意欲何为。”

“我想这其中原因也不难猜。”楚煌瞅了张氏兄妹一眼,叹道:“其一,真解是假,其意便如你们泰平道一般,吸引些江湖豪客入谷,加以收服,用作爪牙。其二,或许真有这么一套法要,桃花源主想要群豪起而争夺,从中取利,便苦心孤诣,编出一大段来历,自抬身价。其三么,便是所言皆实,不劳旁猜。诸位试思,这其中的缘由是一是二,还是其三呢?”

辛昭抿嘴笑道:“妄猜无益。”

张无眠轻哼道:“方才那陆灵枢不是交待了吗?只到对着请柬连唤三声桃源何处?便会有童子前来接引。若想弄清楚其中曲折,待我喊他三声便是。”

说着拿起请柬翻了两翻,他苦修‘泰平要术’道经一卷,于诸般阵法机关也颇有研究,琢磨了片刻,只觉得这请柬纸质虽佳,却也别无出奇之处。便对着请柬试着唤了一声,“桃源何处?”话音落地,观那请柬也无异常。

“桃源何处?桃源何处?桃源……”

张无眠收起旁心,便按那陆灵枢的叮嘱,大声喊了起来。三声落地,雪地蓦然掀起一阵狂风,积雪飞扬,迷人眼目。半空中传来一声鸣叫,众人慌忙抬头张望,却是一只大雕扑击而来,身躯肥大,犹如巨象,双翼张开,足有数丈。

众人惊了一惊,大雕已俯冲而下,双翼掀动是何等大力,便如凭空刮起一阵旋风。

“这莫非……”张无眠心目一亮,飞掠到雕背之上,急喝道:“小妹,快上来。”

几人也都猛醒,这大雕原来就是那所谓的童子。连忙展动身法跃上雕背。那大雕却不停留,俯冲而过,立即高飞。双翼张天,已在九霄云层之上。

那大雕飞速何其迅疾,张无眠见机的早,便迎着大雕来势跃到它头颈之上,伏低身体,紧紧抓着棉缎也似的毛羽。辛、管两个也急忙掠起,只堪堪抓住大雕的尾羽。张浅语听到张无眠提醒,连忙陡开长链,缠到大雕脚爪之上。

楚煌见那大雕来势猛恶,一个闪身将白如萱护在怀中,回身之时,那大雕已张翼高飞。扑向雕身已是不及,他灵机一动,匆忙搂住张浅语腰身,三个人便连着一条银链吊在大雕脚上。

“你……”张浅语甩出银链缠住大雕脚爪,还未能松得口气,陡觉腰肢一紧,暗吃一惊。那臂膀沉稳有力,却是个年轻男子,除了楚煌还能有谁。她心中又羞又气,急忙伸手掰他胳膊。楚煌大吃一惊,这万丈高空,远非一般术法所能飞到,现在天风吃紧,道息紊乱,若是摔将下去,可有性命之忧。况且,这大雕两翼之力,又非一般遁术可比,若是被它丢下,可休想赶得上来。两个念头上来,自然是加力抱住。

“你……放开……”张浅语感到他的面孔紧紧贴在臀髋之上,羞愤欲死。刚要斥责,却被天风灌来,哪里还说得出话。楚煌贴在她腰臀后面,想到反手打他,却被他扭住自己腰肢躲避,羞得她只想痛哭。想要抓开他手臂,楚煌这左手却和荒芜魔刀融合为一,哪里会怕她一双肉掌。

“浅语——”

白如萱在楚煌怀中伏了一会儿,觉着他们不停挣动,明了不全是天风太紧的缘故。连忙向上挪移了一些,环住张浅语的纤腰,示意楚煌放手。

楚煌如奉纶音,慌忙照办了,改为两手环抱白如萱。高空中天风甚疾,大雕飞速又快。白如萱的面纱早被刮的不知去向,粉颊玉靥,乌发披拂,真如仙子一般。四目相对,不由相视一笑。

耳畔传来一声鸟鸣,大雕蓦的将身体一侧,却是要将众人掀将下来,大伙儿吃了一惊,都是使了浑身力气紧抓毛羽。大雕鼓起两翼猛扇两扇,身上毛羽被劲风扇的直竖起来,更加滑不留手。张无眠伏在它颈上,那里毛羽较短,登时抓握不住,从雕身上摔了下来。

“二哥——”张浅语急叫一声,吃惊不小。

过了片时,辛、管两个也抓捏不住,接连摔了下去。

“别怕,应该是到了吧。”楚煌看出情形有异,在白如萱耳畔说了一声,眼眸相对,便有些亲密之意。

说话间,大雕已将脚上银链抖了开来,三人失了凭借,便从万丈高空中掉落下去。

砰砰声中,楚煌只觉着背上一实,落到实地。白如萱原本就和他相拥在一块,落到他身上也便罢了。她的纤手一直环着的张浅语,也仰面朝天砸到他身上,把楚煌压个半死。

“小妹,你没事吧。”关切的声音响起,却是张无眠凑上前来。

“哦,没事,二哥——”张浅语惊喜的跳了起来。

“楚兄——”辛昭伏下身体,笑嘻嘻的看着楚煌。

“哦……”

这时,两人都听到四周声音嘈杂,眼珠一转,便看到旁近还站着不少背刀挎剑的男女,白如萱连忙从他怀中跃了起来,俏脸红透,羞赧不已。

楚煌坐将起来,才发现众人都置身在一艘大船之上,这船有二三丈宽,十多米长,制作倒无甚出奇之处,也许只是为迎接豪客入谷急急赶造出来的也说不定。

此时,船上已站满了江湖豪客,男女老少,僧俗道侠都有,他们一个个面露兴奋之色,或四五成群,或二三结伴,看向别人的目光都有几分戒备之意。

方才见楚煌三个掉下,豪客中颇有几个将目光投注过来,想来也是惊讶于白、张两女的艳色,同时对这怀抱双姝的面嫩少年,大为不屑。只是骑得雕背的豪客大多都是江湖上成名人物,也没有人上前挑衅,或者表露结交之意。这也是桃花源主邀请天下英杰的本意,大雕接引,也算是一重考验,若连雕背都骑不上,又如何敢称豪英,觊觎十神法要,只是做梦罢了,还是回去再做二十年筑基功实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