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192章 宝鼎去恶

第192章 宝鼎去恶

“渔舟逐水爱山春,两岸桃花夹古津。

坐看红树不知远,行尽青溪忽值人。”

大船沿着河岸行了一刻钟左右,便在岸边靠定。船工在舷边搭起跳板,请船上豪客登岸。大家纵有满腹狐疑,眼前也无处询问,只好依着船工的安排迤逦上得岸来。

投入眼帘的是一片密林,花团锦簇,仿佛都是四时不凋之花,随后便有两个庄客打扮的在前面引路,众豪客跟在后面,亦步亦趋往林中行去。

“前面还真有一片桃林。”

不知是谁叫了一句,众人纷纷仰头张望,果见三三两两粉红桃花映入眼中。待得穿过那片密树,一片绯丽的桃林便伸展在面前。

此地的路径也不如何曲折,倒是气候温和,与外间风雪严寒大不一样。众人皆是乘那雕背而来,长空万里,方向莫辨,如今置身其中,却有梦幻之感。

“杨诚斋诗,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遥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桃花开于芳菲消歇之后,已觉意外。今反在十月冬雪之时,是更加出奇了。”

辛昭看那桃花盛艳,不由心生感叹。

楚煌也奇道:“此境莫非在重谷深涧之下,否则气候哪能如此反常。”

“这桃花源主也真是好笑,想那武陵渔人一介凡俗,自然须循路往返,别无他法。今日邀请之客,俱是世间大豪,修道之士,只要你头顶一片天空,直可升到万里高天,又何愁分辨不得路径。”

张无眠暗暗奇怪,这种想法倒不只他一个,只是先腾起高空,再辨明路径,此法是否可行,却是谁也没有把握。

那两个庄客只管在前面快步带路,也不与众豪客知会什么,只是‘过林慎入’是江湖豪客都知道的戒训,眼前这些人大都在江湖中颇有身份,生性冒失的怕也不多。

在桃林里走了百十步,面前现出一片阔大的空地,已经站了不少三山五岳之人。两个庄客向两旁站开,朝着众人肃手一揖,便径自转身去了。

“喂,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将我们扔在这儿就不管了。”

有几个性急的看那庄客不管不顾的走了,便齐声抱怨起来。倒是有手眼灵活的,看到那空地上放着一口大鼎,三个麻衣布鞋的汉子站在一旁,中间那人约摸五旬上下,一身老农打扮,皱眉横生,平平无奇。两旁各站了一个少年,十七八岁,样貌精神,眸光灵动,和那宝娃倒有几分相似,敢情就是他的兄弟。

“各位江湖朋友,”老者冲新来的一行人抱个团揖,高声道:“在下老农,这厢有礼了。我家源主请诸位入源参详‘九歌真解’。可有一件,那真解断不能被邪恶之人得去,是以我老农在此迎迓,相请诸位作个验证,须将随身所带灵宝、兵器并心法真诀之类,投入这口鼎中,若能完好无损,则说明存心正直,可以入谷。否则,便须将邪恶之气炼化,方可入谷。兹事体大,情非得已,还请诸位海涵。”说着躬身为礼,两旁少年也跟着抱拳。三人相貌虽然很是朴拙,言谈举止倒颇有风度。

“什么?要我们将兵器图谱放入鼎中炼上一炼?”

诸豪客面面相觑,尽皆诧异不已。再看那青铜古鼎,四面各刻着日月星辰,山川五谷,其间是几副希奇古怪的图案,笔画甚是简略,一时却无人认得。

张无眠盯着铜鼎看了一会儿,脸色微微一变。这时,人群中有人‘咦’了一声,吃惊地道:“这口大鼎莫不是大名鼎鼎的‘三皇开泰鼎’,九大鼎炉中号称鼎中之圣的那件。”

此人声音虽不甚大,但因说了‘九大鼎炉’几个字,身旁的嘈杂声顿时一静,个个竖起耳朵倾听起来。后面的半句便清晰无比的传了出去。

辛昭顺着声音瞅了一眼,不由摇头笑道:“这可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楚兄倒是猜猜哪个来了。”

“想必是‘三山五岳’中的东岳雄吧。”楚煌微微一笑,他的记忆甚好,一听那人说话,便分辨出卓道子的声音。

“老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我老人家怎么就没看出来?”卓道子身边一个背着酒葫芦的中年汉子扯着他衣袖追问。

卓道子一言出口,便觉得冒失,这时见众豪客目光纷纷投注过来,便轻咳一声,闭口不言。

众人只盼他说个备细,便是离得远的也伸长了脖颈一脸企盼。

“呵呵,原来是‘三山五岳’中的卓兄和卧兄在此,我兄妹眼拙,未得早些拜见,失敬,失敬。”

大笑声中,一个白衣汉子走了过去。身后还跟着几个形貌奇异的男女,丑俊不一,让人侧目。

楚煌微微一怔,面上露出几分讶异之色。便听那姓卧的汉子高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竹谷六友’到了,贤兄妹真是闲云野鹤,好不自在,我到竹谷拜访数次,可惜都缘悭一见。想不到却在此处撞个正着。”

“哦?竟有此事。不知卧兄有何要事寻我兄妹几个。”顺时风微微一讶。他知这‘中岳峻’卧追儿虽是有些怠赖,却是个倜傥之人,他既然如此说了,想必不是无端造作。

卓道子面孔一沉,急忙扯了卧追儿一下。

“哦,此事说大不大,就是卓道兄和人赌斗,一个失着,却把向来宝贝甚紧的‘龙蜃四剑’丢了。是以,想约上贤兄妹一道,找个场子回来。”

卧追儿也知那事关系重大,不便当着众人说出。便顺口扯到卓道子身上。

顺时风看他两个神情有异,也猜出事有别因。听他说起此事,也是一奇,讶然道:“卓道兄可是游侠阵中首屈一指的人物,若是连他都被人抢了宝器去,我等兄妹又济得甚事。”

卧追儿嘻笑道:“这也不然。听卓兄讲起,夺他宝剑那人原是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只是卓兄素来顾盼自雄,健马失蹄也是有的。”

……

“李道长,你看这铜鼎可是口耳相传的‘三皇开泰鼎’?”

安乐公子观察片刻,毕竟将信将疑,忍不住向一旁的道清散人请教。

“这个,‘三皇开泰鼎’相传是天、地、人三皇镇国之宝,可惜年代久远,难以求证。这主人自称是桃花源主,又编出一个九歌真解,便是再假造一个‘三皇开泰鼎’出来,也不足为奇。”

道清散人自信满满地道:“听那老农方才所言,分明是诱骗我等将灵丹宝器,神通秘法交奉出去,如此险诈岂不是显而易见,可惜许多人贪心作祟,遂至利令智昏,不辨真伪。”

“道长所言甚是。”安乐公子微微皱眉。

身旁的白衣女子‘噗哧’一笑,她虽是无心之举,听在道清散人耳边,却觉出几分讥讽之意。不由微微恼怒,轻喝道:“你笑个什么?”

安乐公子见她神情咄咄,微感不悦。他自不会因这点儿小事和十大剑交恶,只是和声问那白衣女子,“然小姐,莫非你看出些什么?”

然流苏明眸一转,浅笑道:“我虽不知什么‘三皇开泰鼎’,但是观其名,察其意。料想该当和三皇毕生志业有些关系。流苏不慧,只是颇懂了一点儿笔墨丹青,这鼎上有日月星辰,山河五谷是不必说了。看那些图案,似乎有些耒耜耕犁之事,再看那人身披鹿皮,面有四目,可不是造字的仓颉吗?我看的有趣,不觉发笑,还请公子恕罪。”

“便是你说得不错,也只见得此间的人造假高明罢了。况且,这些鬼画符谁又认得,你这女子,倒会察人心事,说些鬼话。”

道清散人知道这然流苏是秦楼楚馆间第一个妙丽女子,那安乐公子风流自赏,权势滔天,乃是当今天剑帝的亲弟,中夏有名的四公子之一。道清散人以堂堂十大剑之尊,自是不屑跟然流苏走作一道,听她言辞乖觉,暗寓讥讽,心中颇为恼怒,只是不好开罪安乐公子,面色便有几分难看。

……

“卧兄,你看这桃花源主约请天下豪杰,详参‘九歌真解’,这葫芦里倒底卖的什么药呀?”

财生主嘻笑着上前,伸出抓向卧追儿腰间的大葫芦。

“嘿,朱二哥,你只管猜那桃花源主的葫芦,可休要打我这葫芦的主意。”

卧追儿拍掉他的脏手,伸出衣袖将葫芦掩起。

“这老半天的,主人也不知出来谢客,我老朱的肚皮早就咕咕叫了。”

财生主一脸苦笑,舔了舔嘴唇道:“你说这桃花源主实在是缺德,他要早说了要验证什么邪恶之气,我老朱还指不定来与不来呢。送到半途,进也进不去,走也走不了,这不是坑人吗?”

涟岚抿嘴笑道:“二哥就别抱怨了。我倒觉得此举无可厚非。大伙儿震于那‘九歌真解’之名,已然是心驰神往了。鱼龙混杂本就是势之必然,东西在人家手里,明了不可能人人修习,做些筛选岂不是应有之义。”

“不厚道呀,不厚道。便和卧追儿一样。”财生主摸着肚子叫道:“既然不给酒喝,你说你整天别着个酒葫芦作甚。卧追儿呀卧追儿,这名字实在是,嘿嘿。”

“哼,亏你还是修道之人,死皮赖脸,好没出息。”鬼难藏是个硬朗性子,平日里最看不得旁人怠赖,财生主虽是义兄,他斥责起来也是丝毫不留情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