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193章 小鲲鹏

第193章 小鲲鹏

这里真的是桃花源吗?

‘九歌真解’真得存在吗?

这是‘三皇开泰鼎’吗?

此鼎真得能焚去邪恶吗?

在中夏的传说之中,桃花源无异如佛国净土一般。人世间都有真假善恶,阴阳两极。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衍生无穷尽,其中便伴生着无穷欲望,无尽烦恼。净土则只有真、善、美,只有一极,不必怀疑。她完美,她简单,她才更加让人神往。

假如今天的事情,只是此间主人的一个骗局,想要骗尽天下豪客的神通术法,不得不说,他很高明。常人之骗局,只能骗得恶念,贪念,欲念,此人的骗局却能骗得真善,灵智,岂非世间第一大骗。前无古人,后亦无来者。

不管你怀着怎样的念头,你总是来了。现在有趣的开始了,老农说,放下你的灵药,宝器,秘法,真诀,放到大鼎里面炼一炼,这样可以炼去邪恶之气,因为桃源主人要用‘九歌真解’造神呀,假如你身怀邪恶,得了九歌真解,修炼成一尊坏神,还有谁能制你?这和桃源主人救世之心南辕北辙,他当然不能允许。

可是这四样东西根本就是修道者的气、血、骨、肉,这都交出去了,不就成了任人宰割吗?别说心怀恶念的不肯,就算心怀善念的也不干呀。

有人说了,炼成‘九歌真解’,就是太古尊神,还要那些低等的宝器心法干什么呀,炼炼怕什么,送给你都行。问题,宝器心法现在还是自己的,‘九歌真解’却是纸上的大饼,只能看不能吃。

“我去试试。”

楚煌见众豪各怀鬼胎,并无一个敢当先一试。淡淡说了一声,便大步走了出去。

“哦,小道友。”

终于有人越众而出,老农喜上眉梢,连忙迎了上来,问道:“小哥儿可是要在这鼎中洗炼神通?”

“正是,不知是怎么一个炼法?”楚煌笑着问道。

“小哥来看。”老农引着楚煌来到鼎前,微笑道:“此鼎名叫‘三皇开泰鼎’,乃是上古时候,天地人三皇所传。当年,燧皇取天火,伏羲画八卦,神农播百谷,人族日益昌盛,四灵族类濒临衰世,视我族为生死大敌。数万年间,时有攻伐。三皇乃取九天陨石铸成此鼎,锻铸百兵,强我族类。只要是天地五德之灵,放入此鼎烧锻,则愈加精粹。若是正气为骨,邪气只在肤表,也可达到焚恶化浊之效,若是恶德昭彰,腐秽在骨,入此鼎来,死灰无余。小兄弟,你可明白?”

金之德,坚贞刚挚。

木之德,天聪勃郁。

水之德,正俗雅化。

火之德,壮猛炽烈。

土之德,沉智温厚。

“五德之灵?”楚煌点点头,“那就先炼此兵。”神识一动,地下叱裂一声,一条黑蟒穿了出来,钻入古鼎之中。化作一柄丈八蛇锋矛。鼎中炉火万丈,熊熊吞噬,将蛇矛纠缠其中。

“三皇神兵乃此鼎所出,今日正好让他认认归路。”

辛、管两人相视一笑,一个将‘人皇剑’祭起,神剑飞天,化作一金一赤两条飞龙钻入鼎中;一个将‘天月刀’召出,只听半空中一声电闪,一条青龙盘旋而出,投入古鼎之内。烈焰吞吐,倏时便没了踪影。

“这是什么兵器?”

诸豪看得目瞪口呆,立时便相互打探这三件兵器的来历,目光中满是艳羡之色。那‘天月刀’和‘地裂矛’在十三神兵中皆入三甲,已是世间少有的神兵,‘人皇剑’更和‘轩辕剑’号称‘剑道双璧’。一传人道,一承帝系,实乃是中夏精神之所系。

“七弟,……”竹谷六友看到楚煌现身,都是又喜又讶。

卧追儿奇道:“你们不是竹谷六友吗?什么时候又凭空多了一个七弟?”

“我们竹谷六友早就改作竹谷七友了,只是卧道兄还不知道罢了。”涟岚倩然一笑,却见卓道子盯着楚煌一脸阴沉,不由微微一愕,疑道:“卓道兄,莫非和我七弟认识?”

“何只认识呀。”卓道子心头忿然。

“莫非,……老卓,难道抢你宝剑的小伙子便是此人?”卧追儿一语问出,再看卓道子一脸漠然,敢情是默认了。不由微微苦笑,暗叹际遇遭逢之奇。

“这也容易,呆会儿便劳烦竹谷兄妹跟这位七弟讲个人情,将那龙蜃四剑还了你便是。大家本是同道中人,虽是有些误会,也算是不打不相识,改天我请风老大和几位兄妹喝酒。”说着哈哈一笑,拍了拍腰间葫芦,却看竹谷六友一个个面容怪异,便是向来嘴谗的财生主也不肯接他的话。

“怎么,难道这个人情还讲不得?”

顺时风嘿然一笑,正要问问卓道子如何跟楚煌结得仇怨,只听得天空一声急鸣,一头鸷鹫猛然扑击而来,双翼振鼓,风声强劲。千树桃花簌簌掉落,气流激荡,吹的人几乎站立不住。

那鹫鸟飞落鼎上,指爪一掀将三件神兵抓在爪中,当空一个盘旋,身上银芒闪烁,化作一个白衣少年,落足地上。

那少年看来不过二十来岁,乌发浓密,丰额隆准,面目俊冷,他穿了三重深衣,外面罩了一件玄色的半臂,长身玉衣,风度颇佳。

这时,半空中一声鸾鸣,诸豪纷纷抬头观瞧,只见一只青色鸾鸟飞了过来,落到一片桃树后面,隐没不见。稍时一个青衣窈窕的少女走了出来。

诸豪轻‘咦’了一声,料那少女必是青鸾所化。只见她紫绮为襦,湘绮为裙,乌发如瀑,脸庞似玉。眉眼盈盈,娇媚横生,步履袅娜,丽质无俦。

“小妹,你快来看,这三件兵器可是不错。”少年招唤了一声,轻笑道:“我艺成以来,还未找到趁手兵器,想你也是一般。这一趟来得可是不虚,一出手便得了三件,你若相中了哪件,我便赠了与你。”

“我才不要你送。”少女轻哼一声,却不领情。

辛昭微微失笑,这少年竟以为世上神兵如此易得,也算异数。管方衡冷哼一声,暗驭神识,‘天月刀’叱咤一声,化作一道闪电,消失无迹。辛昭也伸手一招,‘人皇剑’幻成两道星芒,没入手中。

眨眼之间三件兵器便失了两件,少年大吃一惊,连忙运起灵力,震住‘地裂矛’,一边抬眼打量辛、管两人。

“你两个又是何人,竟敢抢夺我的兵器?”

“你的兵器?”辛昭淡笑道:“你叫它,它会答应吗?”

少年瞪圆了眼睛,方要接口。却听老农大声喝问,“你是何人,竟敢擅闯我桃花源境,抢夺旁人的兵器?”

“我?”少年哈哈一笑,“你可听好了,我便是小鲲鹏楚钟,家住天池仙顶云崖宫,这位是我妹妹楚齐。今天原本是要入谷参看那‘九歌真解’,岂料你家的雕儿飞的实在太慢,少爷我不耐烦等它,便自己走来了。”

“原来是混天大圣的人。”老农一口叫破少年的出身,七大圣统领妖族已有数千年,天池仙顶云崖宫便是排行第三的混天大圣鹏魔王居处,只要稍知掌故的修士,都知道一二。只是具体位置,就没人说得清了。

“今日不管是天、地、人、神、鬼,还是妖、魔、阴、血、煞,既然进了我桃花源境,便须遵守我桃源的规矩。你好生将兵器还给人家,再向人赔个不是,我念你年少无知,此事便也罢了。否则,只得请你就此离去,桃源恕不接待。”

“还了兵器,还要赔不是。”楚钟点头冷笑道:“也好,不过那可要胜了我才行。”

“力娃,聪娃,把兵器还给贵客。”老农吩咐了一声。

两个少年应了一声,大步抢了出去。朝楚钟拱了拱手,凝神站立。

“就凭你们。”楚钟不屑一笑,脚下一蹬腾身而起,蛇矛穿出向力娃疾刺,招式颇为凌厉。这‘地裂矛’本就是不凡之物,方才在那‘三皇开泰鼎’中又加了一番洗炼,矛锋湛然,侵人肌骨。力娃早摆好架式,一双眼珠睁得溜圆,刚要闪身躲避。却见那矛柄突然大力震颤,好似要从楚钟手中飞去一般。

楚钟正使到得意处,猛觉矛杆大为反常,似欲脱手,不由心中一诧。力娃扑身抢上,一臂挟住蛇矛,劈手揪住楚钟提起半空扔了出去。

楚钟堪堪要摔到地上,身后扑楞楞振响,展出两只硕大黑翅,他就势在地上借力,摇动蛇矛冲杀回来。这回背生双翼又是不同,身法灵便,形影莫测,力娃虽有满身气力,却只能且战且退,怎么也打他不着。

“大哥,到我背上来。你只管使力打他。”

聪娃急喊了一声,力娃知道这个二弟有‘天耳通’的本事,连忙叫好,双腿一跃,骑到他肩膀上。那聪娃闭了双眼,只凭耳朵分辨楚钟的来势。力娃则只管挥拳击打,他有浑身气力,便是术法高手也大大不如。兄弟俩默契极佳,虽是一上一下,看似不便,攻守之间却宛如一人,丝毫不觉得拖泥带水。

楚钟本想靠双翼制胜,谁知那聪娃‘天耳通’厉害,每每料敌机先,他黑翼甫动,聪娃已转了方位,力娃顺势一拳打出,倒像他主动撞上来一般,这样一来,双翼反成了累赘。他暗暗咬牙,方要使一式‘攒心刺’,直搠聪娃的面门,矛杆又是诡异的一阵急颤。

聪娃一脚飞出,将蛇矛踢得抛向半空,就势身体一矮。力娃一个鹞子翻身,反手扣住楚钟双肩,后背一顶将他撞到地上,他却一个轻巧的急跃跳了起来。那边聪娃早已将蛇矛接了在手。兄弟对视一眼,捧着蛇矛送到楚煌手中,施了一礼,退到老农左右。

楚煌轻轻笑道:“桃花源果然是藏龙卧虎呀。”

“这是我等职责所在。”老农一本正经地道。

“有劳,有劳。”楚煌拱手称谢。

辛昭微微侧了侧身子,小声道:“楚兄才是深藏不露,却是不肯多出半分力气。”

他们这几件神兵利器,都和主人神识相通,楚煌想要自己取回,本也不难。可他偏要假主人之手,又在打斗中略动神识,便让那小鲲鹏楚钟狼狈不堪,最后弄了个灰头土脸。辛昭对这些兵器的特性知之甚深,旁人看不出来,却哪能瞒得过她的眼睛。不由感叹楚煌这等看似不显山露水,却又能左右局势的功夫,实在好生了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