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195章 兄弟相逢

第195章 兄弟相逢

诸豪目睹辛昭三个当先在‘三皇开泰鼎’中洗炼了兵器,又听老农说了此鼎的诸般好处,登时便有几分意动。大伙都是奔着那‘九歌真解’而来,先前谁都怕中了圈套,失了重逾性命的灵宝,便都迟疑不前,一见有人当先尝试,又无别的异样,心思便落定几分,转又害怕被旁人抢了先手。同样是千里迢迢,不辞险恶而来,若是旁人满载而归,自己却竹篮打水,好梦成空,岂不让人气闷。

正在欲前不前的当儿,却是道清散人当先跳了出来,直斥这是一场唱作俱佳的骗局。自天齐帝鼎革以来,大贤者水涨船高,九夏皆奉‘圣智典’为圭臬,视别样法门尽为鄙恶糟粕。道清散人便是其中之尤者,自然不肯相信什么‘九歌真解’有偌大神通。她是抱着正念黜恶的心思而来,什么桃花源主云云,在她看来自然无一不是招摇撞骗,怪力乱神的东西。

她声言修行八十年虽然有些夸大的成分,不过五十年道门阅历还是有的,近些年更是一举跻身‘十大剑’之列,因她在‘圣智典’上的绝高造诣,便是在‘十大剑’中,也是数一数二的角色。再加上一副正气凛然的面孔,所以号为‘莲花大剑’。

战国之时,燕昭王为报强齐灭国之仇,立意招览八方才士,筑下黄金台,台上置千金,折节纳贤。于是有乐毅披肝沥胆前来报效,约五国之众,拔齐七十余城。遂成一段君臣佳话。不但诸葛武侯曾以乐毅自比,诗篇吟赞更是历代不绝。李贺所谓,‘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是也。

当今朝廷也效法此义,在紫宸九门之外开设一‘演道堂’,礼敬天下道门高士。先后有易正阳、汪独鹤、阎望寿、于枫红等人论道其上,大有龙门一跃,身价百倍之势。因这一辈高士大多出身‘天元正宗’,道门遂名之为‘十大剑’。

道清散人李玉玫虽然无此礼遇,却以精修‘圣智典’著称,又倍受三界伏魔司礼敬,那伏魔司却是大景设府,天帝授箓,提断天下仙道纷争。是以,若论声誉隆盛道清散人似不及易、汪等辈,但她为伏魔司顾问,影响所及更有过之。诸豪一见她出面剖断,便压下蠢蠢欲动之念,打定主意先看个是非黑白,再作打算不迟。

道清散人一手使‘八音刀’,一边暗使‘蟹螯指’助战,那寒刀上八音齐作,光彩变幻,似有无穷心魔,辛、管两人虽竭力抵御,却不免缚手缚脚,刀剑之利只使得一二分出来。再加上道清散人的‘蟹螯指’阴毒莫测,合两人之力竟也没有还手之功。

诸豪无论识与不识,都震于‘莲花大剑’之名,见她刀势凌厉,八音之作更是诡秘异常,扰人心神,不由个个屏住气息。

眼看辛、管两个就要溃不成军,楚煌撮口长啸一声,朗声诵起岳王【满江红】,双手贯注真劲,打在宝鼎之上,击节而歌,响彻行云,声震林梢。

道清散人道息一滞,狠瞪他一眼,满脸恼怒。楚煌趁这片刻空隙,急召了‘地裂矛’出来,乘势飞掠而起,抓住矛柄,抖手急刺。

道清散人识得厉害,寒刀一划逼开辛、管两人,挥刀劈在矛锋之上,刀兵击撞,激起一阵气漩,元力流泻,诸豪都觉得脚下一虚。

“三十功名尘与土。”辛昭轻喝一声,双手挽起剑花无数,右手剑震鸣一声,激射出去。耳畔风声劲疾,道清散人飘身而起,寒刀一竖,‘龙剑’射到寒刀之上,立时盘旋不休,金光流溢,宛如龙缠。

“八千里路云和月。”管方衡挽起‘天月刀’,扭身劈下,刀气所及,土地‘砰訇’一声,现出一道蜿蜒勾痕,形如闪电。道清散人不敢硬挡,掠身飞退,寒刀一激,将‘龙剑’震了出去。

“哪里逃。”管方衡冷叱一声,身躯轻盈如飞雁一般掠至,长刀向她头顶劈落。道清散人暗咬银牙,挥刀震开,寒刀上响起一串落珠般的琵琶声。

辛昭微吃一惊,知这八音刀能作诸般乐响,变幻莫测。方才一支鼓乐,一段琴曲,已让两人应接不暇。那琵琶声高亢急劲,若被她反守为攻,自己两个能否抵挡得住还是未知之处。心念转时,左手蛇剑也激射出去,两剑相撞,顿时好鸟相鸣,往来应和,一追一随,好似连珠。

道清散人急抖两刀,将龙蛇剑迫开,还未得片刻喘息,楚煌已驱矛赶上,疾如星火。清道散人忙翻刀架住,管方衡又横刀削来,和楚煌一左一右,将她围在核心。清道散人刀法稍乱,俗话说,一寸长一寸强,‘天月刀’和‘地裂矛’都是长兵,左右劈刺,势如急雨。她的‘八音刀’虽然颇有奥妙,一时被迫住手脚,刀上音节便不成调,顿时幻力大消。

辛昭觑得空隙,两柄长剑电般射来,三件神兵擦在一处,光芒变幻,化出一条五彩金龙,呼啸一声撞了出去,道清散人眼珠都未眨动一下,整个人便被撞飞出去,鲜血狂喷,不省人事。‘八音刀’脱手飞出,啪嗒掉在地上,竟已毁为数段。

“师姑——”柳梦梅惊呼一声,做梦也未想到成败逆转如此之快,慌忙奔了过去,伸手搀扶。回雪一脸惊讶的看看楚煌,也小跑着跟了过去。

辛昭三人也未料到,三件兵器接触竟然有神秘力量出现,不但道清散人瞬间重伤,魔力强大的‘八音刀’也被这股力量击为数段。

“古语说:【礼】以节人,【乐】以发和,【书】以道事,【诗】以达意,【易】以神化,【春秋】以义。如今道清散人却创为声乐杀人,三皇神兵击而碎之,正可见中夏人道不容此辈邪祟,老农得观这一场好战,幸何如之。”

老农击掌轻叹,若有所思。

“七弟,北海一别,奄忽数月。如雁在天,不得相见。可喜天赐嘉会,七弟神通又有精进,竹谷兄妹与有荣焉。”

顺时风哈哈大笑,领着竹谷六友走了过来。

“大哥,几位哥哥,岚姐,……”楚煌扬眉一笑,大步迎了上去。

几人相互见过,竹谷六友都是江湖不羁之客,楚煌也非矫情之人,些许离愁别绪便在一笑之中化却。

顺时风拍着楚煌臂膀笑道:“七弟,我为你引介两位江湖豪侠。”

楚煌心知其意,笑着点头。

一声哈哈笑声传来,卧追儿已扯着嗓子道:“往日我只道你们竹谷兄弟神通如何暂且不说,一身奇相可算穷尽造化工的心思。真是所谓物以类相聚,人以气相求,哪知今却多了一位白白净净的老七,起而战退‘莲花大剑’,真可谓是雏凤清于老凤声。”

竹谷兄弟面面相觑,齐声大笑。

卧追儿抢上几步,拱手笑道:“在下卧追儿,江湖人称作‘醉梦仙’,‘草上飞’。又有个名号叫‘中岳峻’,有缘一识楚少兄,真是平生一快。”

“原来是‘中岳峻’卧大侠,失敬,失敬。”楚煌见他以偌大声名,却毫无自矜之意,不由刮目相看,忙拱了拱手。

“哪里,哪里。“卧追儿嘿嘿一笑,指着卓道子道:“这位是我同道盟兄,人称作‘云间雁’,又号‘东岳雄’。想来楚少兄也有耳闻。”

“卓先生,别来无恙。”楚煌淡淡一笑。

卓道子勉强抱了抱拳,轻哼道:“楚公子原来是竹谷兄弟,我还道江湖之大,无处拜会呢。”

“卓道友莫非还想向我竹谷兄弟搦战不成。”

顺时风听出他话中有要胁之意,不悦的哼了一声。

“风老大不必介意,卓兄他只是输阵不输人罢了。”卧追儿哈哈笑道:“大家都是自己兄弟,又无天大的过结,还谈何仇怨。卓兄原本只是相请你家老七为我们任庄主赞划谋略。谁知言语不和,闹出些小小误会。老卓也是名头大了,担心这点小事张扬出去,在徒子徒孙面前不好做人。现在既知是竹谷兄弟,此事又何须再言,就此揭过便是。”说着一扯卓道子,向他暗使眼色。

现今泰平军在南方声势日大,几次三番招揽中天庄入盟,任皇图审时度势,正有些举棋不定。这竹谷六友虽只是江湖散人,因其独行特立,神通卓异,也自有一段侠名。虽不及三山五岳,却也不可小视。卧追儿与六友往日颇有交情,早有相邀共事之意,只是六友行踪不定,三番五次不得相见,这回既然在桃源碰个正着,卧追儿便想促成其事。

谁知会面之下,方得知竹谷六友又多了一位兄弟,此子恰好又是前回卓道子百般拉笼而不得之人,卧追儿早从卓道子那儿得知楚煌胸罗甚广,颇有智计,今更见他踊身战败‘莲花大剑’,拉笼之念益发迫切。他知卓道子为人矜傲自恃,顾盼自雄,招揽不成,反生事端,一点也不出奇。卧追儿虽有几分不修边幅,却是心细如发,当下便一边冷眼旁观,一边盘算着如何将竹谷兄弟说动。

楚煌知道卓道子的不光彩事并非单单丢了‘龙蜃四剑’,更重要和是以兽修之法修炼,颇损正道之名。这一节只怕卧追儿也不得而知。

“几位哥哥,我也正要为你们引介两位朋友。”楚煌笑了一笑,介绍辛、管两人道:“这位是辛昭,这位是管方衡,两位都是当世奇才,小弟和他们结伴而来,相交颇为投契。”

“久闻竹谷六友大名,想不到却在此地相见。”

辛昭也未料到楚煌竟和竹谷六友作了金兰兄弟,她知六人素有侠义之名,观其风采果有倜傥之气。

管方衡见辛昭言笑和融,便提起长刀抱了抱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