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197章 老圃说老农

第197章 老圃说老农

“那三哥便快说逃遁之法呀。”观彻宇道。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哪有……”

一卦清一语未了,地下猛然窜起数道火链,众人慌忙掠身闪躲,惊乱之下,触动无数机关。

这【天河倒影阵】暗合九宫八卦之数,洛书九宫数乃是五方四隅,奇偶相间;先天八卦则是天地定位,山泽通气,雷风相搏,水火不相射。这些道理虽然明了易知,用到阵法上却是深浅立现,况且,阵中皆是湖海豪客,不相统属,一有异象出现,必是各自逃命,即便有相互熟识之人,结成同盟,在玄奇莫测的异变下,也难以相互救助。而且,卦象易见,术数难明,一见有奇变出现,大家都是奔窜逃命,到底如何触动的机关也是难明究竟。

一卦清尚未说出个所以然来,几道火链射出,将众人隔到两边。这阵法中牵机连环,一种异象变起,诸种异象便会相伴而生,连绵不绝,端得是波澜雄壮,十手难防。

观彻宇刚刚落定,耳畔传来一声轰隆雷阵,不由灵识一麻,一道闪电接踵而至,劈到他身上。

“六弟。”涟岚惊呼一声,电般掠至,却只见得雷收电息,早不见观彻宇的踪影。她心头疑惑不定,正要找些蛛丝马迹。谁知挪步之时,脚下如同铅灌,低头看时,宛如透明的地层之下,倒栽着一棵桃树,自己的身子便向着树干中缓缓陷去。

“五姐别动,这是兑卦的陷字诀。”

楚煌见涟岚危在旦夕,忙使开‘遁地金光术’,掠空而来。这门术法乃是【太乙门】十大神通之一,动如流火,大成之时,可以上天入地。楚煌不敢随意踩踏好似水镜的地面,便倒冲而下,拉拽涟岚的手掌。谁知四手相握,涟岚脚下卷起一阵旋风,将她卷裹进去,楚煌也没料到这阵中的‘陷字诀’突然转成了‘风字诀’,那风旋肆虐不休,眨眼间便将他吞了进去。

……

楚煌摇了摇脑袋醒了过来,阵中的风旋虽然伤不了他,些许头晕却是免不了的。

映入眼前的却是一片桃树,缤纷烂漫,落英飘拂,身边传来阵阵雀唱,听在耳中,反有些静谧之感,这林中暖日融融,温和如春,与方才的喧腾气象相比,倒像是两个世界。

楚煌打量着四周,却发现自己搭在一段枝丫之上,几片桃瓣落到脑袋上,撩得脖颈有些发痒。涟岚却静静地躺在树下,她穿了一身红色襦裙,身躯微微侧过一边,一只皓腕搭在小肚上,另一只蜷在发边,露出一截雪白的手臂。她本就姿容极美,大约和张浅语相伯仲,一个喜欢穿红,一个喜欢着黄,也颇见性情。

红、黄这种颜色本就有些脓丽之感,是以,不相宜的穿起来便有些艳俗的味道。偏是涟岚穿红极为清美,张浅语着黄反显冷漠。这等浓丽之色却被穿出出尘之意,也是一奇。

此刻涟岚娥眉微蹙,心神似乎还没有从方才的险境中摆脱出来,楚煌正要从桃树上跳下,却见她眼睫微动,睁开眼来,黑白分明的眼眸中露出几分迷惘之色。

“五姐——”楚煌笑嘻嘻地唤了一声。

涟岚移目过来,脸颊微微一红,轻嗔道:“你趴在树上作甚?”

楚煌微微一愕,反笑道:“那你躺在地上干嘛?”

“我……”

涟岚惊觉自己躺在地上,慌忙跳了起来。想起方才的姿势定然十分不雅,却被楚煌一点不落的瞧在眼中。心中大为羞恼,连小耳都红透了。

楚煌也从树上跳了下来,见涟岚美眸瞪来,也有几分心虚。

“这桃源之中倒是桃花随处,眼下也不知是何处所,却和先前的桃林别无二致,真是让人奇怪。”

涟岚回想【天河照影阵】的玄奇之处,心下疑虑丛丛,也不知两人到底脱了阵法也未,其余几个兄弟包括当时诸多豪客的性命究竟如何?

“我想世间阵法也必依地利而设,其后才能各施巧妙。那【天河照影阵】纵然是奇奥特出,不易窥度,总不能悖反此理。”楚煌忖思着道:“只是我们对桃源地理一无所知,所以才被其幻阵所迷罢了。

涟岚轻轻点头,“七弟,这几个月以来,你都去了哪里?怎么也不和我们通个消息。”

“碌碌奔走,我也不知所为何事。”

涟岚奇道:“我人所为,总该有个因由在。”

“是么,”楚煌笑着反问:“那岚姐和义兄们游历江湖,又是为了甚么?”

涟岚娥眉微凝,想了半晌,苦笑道:“我还真说不出个缘由来,大约只是四海为家,随遇而安罢了。”

楚煌听了有些沉默,涟岚口唇微张,也是欲言又止。两人眼眸相对,又都若无其事的看向别处。心中隐隐有一种惦念,又不知如何宣之于口。

这时,一个柔缓的女声传了过来,“天帝四尚,前来拜见桃谷药王。”

楚煌两人对视一眼,展开身法,朝着声音来处掠去。百十步距离片刻便到,只见桃林深处,却有三间茅屋相依伫立。外面圈着木栅篱笆,许多花藤攀缠其上,颇有几分山野之趣。

木栅外正候着几个人,两男一女,相貌不俗,三人身旁放着一个担架,一个面色蜡黄的汉子躺在上面,远远瞧来,好像很是虚弱。

那女郎等了片刻,不听屋内答话,又道:“我二哥身中奇毒,命在旦夕。请药王赐与一见,大施妙手,救我二哥性命。天帝四尚,感激不尽。”

“这桃谷药王却不知是个什么人物,天帝四尚,名字也好生奇怪。”楚煌疑道:“岚姐,你可知道他们的来历吗?”

涟岚苦笑摇头:“我自问对四海成名人物多有耳闻,不管是仙道门派,还是武学世家,也算有些知见。只这两日进了这桃源谷,却让人谜团丛生。果真是世外之境。”

两人自在一边猜度。只听的‘咿呀’一声,木门拉开,一个衣着素朴的老者走了出来,一边打量着门外的四尚,一边将栅门打开,面上露出一丝讶色,拱手道:“几位朋友请了,我听闻你们要找什么桃谷药王医人,为何却堵了我的院门厮扰不休。”

那女郎刚要说些请药王略施妙手之类的话,听了老者此言,疑问道:“您莫非不是桃谷药王?”

老者哑然笑道:“你们既是找人治病,这般重大的事情怎么不打听个清楚。这里虽是桃谷,却从不闻有什么药王,我老汉僻居此间多年,姓名早已不用,只因生平喜爱调弄花草,有个别号唤作老圃。却不是你们要找的药王。”

“请问老先生,这桃谷之内有多少人口?”

老圃笑道:“桃谷中都是些山野无拘管之人,不知岁月,苟且度日罢了,谁又管他多少人口。”

“那此间可有一个叫作药王的?”女郎不肯死心。

“此间之人,生不用药,死不用医,既不乐生,也不惧死,哪里用得着什么药王。”老圃扫了担架上那人一眼,“你们若想医那病人,还是另寻高明去吧,休要在此耽搁了功夫。”他说完便架上木栅,自顾转身而去。

“老先生,请留步。”

楚煌快步跑了过来,笑嘻嘻地道:“老先生,我也想向你打听一人,此间可有一位老先生,如你一般的年纪,唤作老农的?”

“老农?”老圃乜了他一眼,奇道:“你寻他作甚?”

楚煌见他并未一口回绝,心思电转,胡诌道:“这位老农先生,原是我邻家一位老伯父,只因他迷上道术,一心修仙,便抛妻弃子四处云游。如今他父亲命在旦夕,亟盼在临死之前见他一面,因我会一些小小术法,前些时打听着老农伯父在此,便受他家人央托,千里迢迢来与他报讯,希望他人情不泯,能够回去一趟。”

“原来如此,小哥儿原来是受人之托。可敬,可敬。”老圃嗟叹道:“可惜你来迟一步,老农已在半年之前亡故了。还请回去在老人家面前妥为遮护。”

“亡故了?”楚煌吃惊道:“老先生此话可真?”

老圃不悦道:“生死大事,我还能骗你不成。”

“不是,”楚煌飞快得理着思绪,迟疑地问:“老农伯父平生笃信道术,他会否得道飞升了呢?”

老圃打个哈哈,摇头笑道:“这个老农平时就爱说些鬼话,他哪里懂什么道术,你说到这里,我倒有一物相赠。等我一会儿。”他叮嘱了一句,快步走回茅屋去了。

“岚姐,今日之事可越发让人摸不着头脑了。”楚煌笑叹。

涟岚凝眉道:“这老圃说老农已在半年以前亡故,难不成我们昏迷了半年之久,或者前时众多豪客都是白日见鬼了。”

俗话说,天上一日,地上一年。烂柯、刘阮之事,古已有之。便是楚煌亲身经历,当年在无忧谷中,龙袍人布下【鸿蒙初临阵】,将卸甲令主王朕、柳惟一困在阵中五百年之久,也算世间一奇。只是楚煌现在修为精进,那【天河倒影阵】虽然奇奥,却并无修为奇高之人主持,楚煌却不信它能将自己困上半年。

说话间,老圃从屋里走了出来,拿着一卷东西,送到楚煌手里。笑道:“这老农平日便喜欢搜神述异,临终别无他物,只有这一卷帛书。你既是他家亲邻后辈,我便将这卷帛书赠了于你,斯人已去,睹物思人,或还有个念想。”

“哦,多谢老先生。”楚煌接过来检看,只见那物以一个布囊包了,抽出来看时,果然是一卷帛书,他心中起了几分好奇之念,仔细看那文字时,几乎跳了起来。

只见帛衣开头写了一溜小篆,笔法流丽,甚是工整。却是‘九歌真解’四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