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11章 议结宗社

第211章 议结宗社

“这汉子是谁呀?”群豪轻吁口气,不由揣测起此人的身份。

“傅少主,你乃仙道中人,博知天下事物。想必知道此人为谁?”道清散人笑着问道,他们一行自恃身份,本不愿和一般江湖豪客同行止。早有离去之意,谁知竟被群豪发现了‘三皇殿’,道清散人和安乐公子同感好奇,再也相跟傅尘霄多亲近一番,便随群豪过来看看。

此言一出,群豪也都注目过来。他们虽也企盼傅尘霄出言解惑,又怕真有个什么‘九歌真解’,被他仗恃神通抢了去,是以,谁也不肯倡议傅尘霄主持其事。

“世间除了三界圣人,又有谁敢言博知事物。在下微末道行,更是差之远矣。”傅尘霄淡淡回绝,目光打量那尊石像,心中颇为疑惑,这桃花源谷既然不愿群豪得知九歌秘辛,又何以留此破绽。这中间到底有什么不能与人明言之处?

群豪看那石像并无异样,渐渐收起恐惧之心。于是又各显其能,在大殿中摸索起来。这些三山五岳之士,虽然不乏鸡鸣狗盗之流,既然爬得大雕之背,进得桃源谷来,多半不是庸手,机关消息,奇门阵法,总是不乏通人。

更有几个豪客围着石像研究起来,一旦心生贪念,急智也是层出不穷,源源不绝。刚过片刻,便有人叫了起来。

“大家快来看,这石像下面有字。”

“什么字?找个认字的。”

“让余秀才来认一下。”

群豪把声音传了出去,便有一个秀才打扮的瘦削汉子凑上前来。那几行字却在石像下面,箭镞便扎在其中一个字上。

“你来认认。”

“你这穷酸到底认不认得呀,这般磨蹭,不认早说话。”却是斩鬼刀看那余秀才皱眉不语,急了起来。

“展大侠莫要心急,……”云岳道人接了一句。

“这只是战国文字,并不难认。”余秀才整了整衣帽。

“啥字?”斩鬼刀看他装腔作势,心中就来气。

“哦,还请余先生明言。”云岳道人拱手笑道。

“道长你来看,这五句乃是二十个字,也并无甚么特别希罕,只是【诗经】上的几句诗而已。”

“哦?”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余秀才念了一遍,顿了顿,又道:“这石人的箭镞便扎在这个‘仇’字上。”

“这又是个什么意思?”云岳道长直起身来,捻须沉吟。“莫非?莫非……这箭镞下面埋了什么物事?”

“啊呀,”余秀才想到什么,忽然叫了一声。

“你鬼叫什么?”斩鬼刀粗着嗓子问。

余秀才顾不得和他斗气,一脸兴奋地道:“你们可听过【水浒传】中‘洪太尉误走妖魔’的故事?”

群豪面面相觑,江湖豪客虽然读书不多,于水浒、三国、隋唐、说岳之类豪义故事,多半耳熟能详。‘洪太尉误走妖魔’讲得便是梁山泊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应运降世的一段。那天罡、地煞的神格皆被龙虎天师镇伏在伏魔大殿中,洪太殿不听劝说,非要开门断锁看个究竟,又挖开镇魔石碑,以致天罡、地煞神格转世,聚义梁山水泊,做成一段大事。

“你的意思,那天罡、地煞又被降伏在这‘镇妖殿’里了?”斩鬼刀鼓起牛眼问道。

“你这……”余秀才欲要骂他几句,看他面相凶恶,只好收了声,耐心说道:“也不一定是天罡、地煞,或许是别的妖魔,这大殿既然唤作镇妖殿,想必是些什么妖邪也未可知。”

云岳道人慎重地道:“若真是桃源谷主伏了妖邪在此,咱们贸然放他出来,可不是苍生之福。”

斩鬼刀大叫道:“什么妖邪?那都是一班道貌岸然之辈污人之词,想那梁山好汉是何等的忠直信义,聚义水泊,替天行道。连九天玄女娘娘也赐下天书,助成其事。又岂会是邪魔之流。此事若假便罢,倘是真的,就该放将出来,多杀些脏污狗官,替天下百姓出气。”

“此事还是要慎重一下。”云岳道人眉头大皱。

“还慎重个鸟,方才在外面你也说慎重,不也抢着进来了。”

云岳道人老脸一红,他倒不关心这下面藏着的是邪魔还是妖道,心思实在那九歌真解上面,若是神功未得,反而惹下祸事,日后传到江湖上,受人讥笑事小,若被天元正宗或伏魔司找上门来,麻烦却大。思忖及此,他一振长剑,扬声道:“诸位,若不掀了石人,看看到底有没有‘九歌真解’,大家想必也不甘心。这番工事,不是一人能办,若是大家心有顾忌,谁也不肯向前,便是耽搁十天半月,也无济于事。现在咱们身处人家地头,那桃源谷主到底是正是邪,我等也是一无所知。此事须要速作决定,在下有一个计议,不知诸位肯听否?”

“什么计议?”

“云岳道长请说。”

“先说来听听。”

诸豪听他说的在理,江湖豪客大多是粗豪性子,当下便嚷将起来。

“诸位,诸位,”云岳道人作个团揖,待疏疏落落的声音静了下来,方吐气扬声,“俗话说,‘四海之内,皆是兄弟’。大家同为那‘九歌真解’而来,也算一场缘分。自古道,‘蛇无头不行’,又言,‘兄弟同心,其利断金’。今日,不管这石人下面是邪魔妖道也好,是‘九歌真解’也好,我等都惟有戮力同心,方能不负此行。若是‘九歌真解’,大伙便一道参详,若是邪魔妖道,大伙便并力击之。利则同受其利,害则同被其害。如此,才是进退之道。”

“有理,有理。”群豪相互点头,议论纷纷。

“云岳道长所言虽是,但不知如何得一个共同进退的法?”一个持重的老者上前问道。

“原来是九天神鹰狄老前辈,失敬,失敬。”云岳道人见那老者,微吃一惊,连忙拱手答礼,缓缓道:“天下宗派无数,皆不脱义利二字。自水浒群雄之后,能以义结者渐少。万姓皆弱,只有宗派能强。我等欲要成事,何不结成宗盟。再推举素有德望之人为宗门长老,大伙都谨听号令,此事便可成。”

狄神鹰轻捋白须,“云岳道长为宗盟发起之人,自然应居长老之位。”

“岂敢,岂敢。”云岳道人连忙谦逊,“在下德望浅薄,不过有此想法而已。成与不成,还要看众位豪侠的意思。”

“好,好,好,”斩鬼刀急声嚷道:“云岳老道总算拿了个主意,大伙这便结了宗派,挖了石人,取了‘九歌真解’,以后得成了神道,看那四大强寇,八大魔宗,哪个还敢小视我们。”

狄神鹰轻咳道:“我老朽对云岳道长此议甚为赞同。今也略陈薄见。”

“老前辈请说。”

狄神鹰一开口,份量又是不同,他乃是燕赵之地第一个豪侠,自古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狄神鹰虽未名列‘三山五岳’之中,名气却不在卓道子等人之下。

“今日我们皆是应桃源之约而来,那五柳先生在请柬上说道,天道崩毁,九夏道丧,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我等看来,又岂能不生戚然之意。如今泰平军方兴,四大寇为乱,攻城掠池,也不知其为善为恶。我等不管是侠义中人,还是修道之士,皆以仁道为本,胸怀匡扶之志。今日义结宗社,推举盟首。将来正可除魔卫道,为我中夏仁政出力。”

诸豪见他须髯飘扬,精神矍铄,都有敬重之意,又听他言辞慷慨,无丝毫矫情之处,不觉精神一振,豪义之气油然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