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13章 镇妖石碣

第213章 镇妖石碣

镇妖殿中。

九天神鹰’狄云天素有声望,云岳道人也是千灵百巧的人物,两人岂会不懂得适可而止的道理。开宗立派虽是权宜之计,趋奔的人一多,便难免有些利益纠葛在内。太过郑重其事,便是过犹不及,反而不美。

云岳道人将长老、护法宣布出来,群豪都鼓掌叫好,便有人急不可待的叫道:“宗盟已定,这便快请狄盟首带领咱们大伙石人,取那‘九歌真解’吧。”[搜索最新更新尽在

群豪都有此念,一见有人大声喊了出来,登时便拍手叫好,在一旁推波助澜。

狄神鹰和斩鬼刀在一边低语几句,只见斩鬼刀上前两步,抱拳喝道:“各位同盟兄弟,展某不才,虽是得了个斩鬼刀的浑号,其实这刀剑的功夫吧,嘿嘿,也稀松平常的很……”

他貌相粗犷,言语直爽,颇能结群豪之心,大伙听他言语谦逊,都是大笑起来。

斩鬼刀口气一转,拍着胸口道:“但咱生就得一膀子好气力,那话怎么说来着,‘力拔山兮气盖世’,嘿嘿,五百斤以下拎若无物。”

“是不是真的呀。”群豪也知凑趣,一时哄笑四起。

狄神鹰笑道:“展兄弟以神力闻名江湖,老朽往日虽有耳闻,却未能一见。这座石人高伟雄奇,怕不有几百斤重,咱们正好请展兄弟大施身手,将石人移了去。”

“不错,不错。便请展大侠动手。”群豪一听斩鬼刀要独力移开石人,岂有不拍手叫好的道理。

“各位瞧好吧。”

斩鬼刀招呼一声,将上衣解下,露出精壮的上身,果然肌肉虬结,健如虎豹。他重新扎了扎腰带,面皮渐渐凝重起来,群豪见他绕着石人踱了几步,疏疏落落的议论声便静了下来。那石像有一人多高,振翼张弓,颇有几分凶神恶煞的架式。斩鬼刀虽然身躯健壮,往石人前一站,倒有瘦弱之感。

斩鬼刀沉下腰马,踏前两步,一把抓住石人两臂,蹩了一口气,面孔蓦然变得红赤,喝声:“起。”就听得呼然一声,石人被他抬起一尺多高。

群豪被他神力所慑,惊了一惊,轰然叫起好来。

“大家静一静。”狄神鹰看斩鬼刀面上青筋暴跳,连忙示意大伙噤声。

群豪也知眼下是要紧关头,一颗心都提到嗓子眼,盯着斩鬼刀煞也不煞。

一步,二步,三步……

斩鬼刀沉着身体迈出七步,大喝一声,丢了石人飞退,只听得轰然巨响,石人两臂连着弓箭跌为数段,半个身躯撞到地上,龟裂迸起,憔悴不堪。

群豪愕了一愕,几个不知深浅的豪客刚要拍手叫好,眼见无人附和,只好讪笑着放下手来。

斩鬼刀跌坐地上,哼哧哼哧喘了半天,他提起石人方觉出沉重远过意料,本来想举过头顶,也只得作罢,这退畏之心一生,便短了一往无前之势,勉强移开几步,现在还觉着双腿打颤。

群豪都不知这地下到底埋着什么,术法易发难收,坏了宝贝反而不美,当下便不敢莽壮施展术法,云岳道人挑选了一些兵器便利或是能变化的,分工已定,便动手挖掘起来。

大伙心系‘九歌真解’,这一番操劳也不觉得时间难过,大约过了一刻钟左右,已挖了两米多深,只听下面的人叫道:“有了,有了。”

“什么东西,有什么了?”群豪个个心生疑问。

“盟首,是一块石碣。”

狄神鹰双目一亮,大声道:“挖他上来。”

“对呀,快挖上来。”土坑旁边早站满了人,见狄盟首发话,都跟着吆喝起来。

那石碣才刚刚露出些纹面,要完全挖出来自然还得些功夫,直到下面准备好了。才吆喝群豪放些绳子下来。大家都有些灵宝在身,眼下便各显其能,可比凡俗强了百倍。有的献出宝绳,有的兵器一抖,就幻化成长绳,几个豪客在下面顶,又有十数个大侠在上面拽,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把石碣抬了上来。

“上面有字,找人来认认。”

众人擦去石碣上泥土,便有些古篆现了出来。大伙都觉着成功在望,登时越发勤力起来。余秀才三步抢上,伏到石碣上,皱眉参看起来。

“什么字,快说说什么字。”群豪同声催促。

“别忙。”余秀才拽着一颗夜明珠,缓缓念道:“泰皇初即位,十日并出,焦禾稼,杀草木,而民无所食。妖族六恶八面来攻,泰皇乃使东君诛凿齿于畴华之野,杀九婴于凶水之上,缴大风于青丘之泽,上射十日而下杀猰貐,断修蛇于洞庭,禽封豨于桑林。收其魂魄,镇以碑石。”

诸豪面面相觑,都觉骇然,大羿射十日,杀六怪之事,【山海经】早有记载,群豪或知或不知,大多以为神圣其事,未必实有。哪知这大殿中竟有此蹊跷。

狄神鹰思忖着道:“观这碑文之意,泰皇原来是尧帝,东君又明是指大羿。九歌真解,九歌真解,那九歌神灵,今日只知大舜为湘君,大舜之妃,尧帝之女,是那湘夫人,山鬼虽道是巫山神女,神女瑶姬却又身世成谜。有说天帝之女,有说炎帝之女,莫衷一是。”

“尧姬?名叫尧姬,自然是尧帝之女了,这又有何好疑惑?”

一个豪客叫了一句,倒让狄神鹰心头一动,击掌道:“这位兄弟说者无心,说不定倒能得旧史真相。原来瑶姬并非瑶池仙姬,也并非媱草之媱,却是帝尧之女。帝尧两女皆嫁大舜,瑶姬传为季女,便是小女了。”

余秀才点头道:“这般看来,泰皇便是东皇了,东皇太一又作泰一,因此得名泰皇也说不定。九歌神灵看来便是尧舜一世立下大功之人。”

“盟首,咱们还挖吗?”

一些不通文墨的豪客自不知他们推想个什么,眼见这石碣无甚用处,有用的多半还在下面。

“挖什么.”余秀才急斥道:“这石碣上面写了,下面埋得是六大妖魔魂魄,若是放他们出来,岂不是祸患无穷。”

“去,我们堂堂‘镇妖盟’,岂会怕他什么妖魔鬼怪,真真可笑。你余秀才识文断字的在行,降妖捉怪趁早靠边站。就你这熊样,也敢到桃源谷来。”

一个豪客不屑说道,登时有几个同伴同声讥笑起来。

余秀才不理他们,急切地道:“盟首,这石碣上所写若真,下面的东西实是非同小可,上古六恶为害,也不知坏了我人族多少性命,大羿不知花费多少艰难方才镇伏了他们。这石碣上几行字,古书里几句话,看似轻描淡写,个中凶险又岂能计算。望盟首为天下生民计算,那‘九歌真解’不要也罢。还是快快将石碣埋回去吧。”

狄神鹰暗暗点头,还未答话。便有豪客叫喊起来,“狗秀才放屁,咱们费了千辛万苦方才找到这埋宝之地,岂有空手而回的道理。这桃源谷喜欢故弄玄虚,多半是设些诡计想吓咱们回去,若大伙都像姓余的穷酸这般没胆,岂不是正好中了人家的奸计。”

“是啊,莫说这下面就是宝物所在,便是真有几个妖怪魂魄,咱们群豪在此,正好降了妖除了魔,让那妖物魂飞魄散,岂不便利。胜过压在这石碣底下,将来万一被不晓事的放了出去,祸害岂不更大。”

“别管这穷酸,他不挖咱们挖,得到手的东西想让老子还回去,门都没有。”

群豪呼喝连声,便有几个当先跳下土坑,这人贪心一起,便如中魔魇,什么妖魔鬼怪都唬他不退。

“不能挖,大家千万别挖。”

余秀才抢了出去,挡在诸豪面前。

“的得了失心疯了是不是,你两个将他架开,再敢挡大爷的事,我活埋了你。”

“你……”余秀才话未出口,便被两个豪客架了出去。

“挖,快挖,‘九歌真解’便在下面。那邪魔魂魄岂是一块石碣能够压得住的,下面八成有宝贝。”

众人一听这话,都是一般心思,精神更振,劲头立时更足了。

“盟首,盟首,你快制止他们吧。”余秀才还不死心,向着狄神鹰求告。

狄神鹰皱眉不语。云岳道人喟叹着上前,低声道:“秀才,镇妖盟刚刚成立,盟首还未有威信,现今群豪一意要探个究竟,便是盟首说话,约束得了众人行止,又岂能约束得了旁人心中的贪念。万一群豪忤犯不尊,盟首脸面何在。”

余秀才心知他说得不错,一眼瞅见傅尘霄一行站在远处,飞身冲了过去,叫道:“傅公子,道清散人,那石碣上写得千真万确,下面镇有邪魔,一旦放出,祸害无穷。你们快设想制止大伙吧。”

“你怎么知道千真万确?”道清散人反问。

“我……,这……”余秀才语塞。

傅尘霄沉默不语。其实眼前形势,明眼之人都看得出来,群豪若非贪念作祟,岂会到这桃源谷来,眼下好不容易找到些线索,谁又肯就此罢手。道清散人、狄神鹰这等人即便有心阻止,一来众怒难犯,二来心中也是沉吟不绝,都想看个究竟。只是人家江湖名流,成了精的人物,自然不会直言相告,表露心迹。

余秀才无计可施,只得远远坐在一旁,摘下帽子,哀声叹气。

楚煌瞅了他一眼,淡笑道:“这位秀才倒是个谨慎的。”

“楚兄以为这石下埋着的,倒底是神通秘法还是妖魔邪祟?”辛昭笑问。

“是非真假,桃源中人比我们清楚。”

辛昭心头一动,想不到乱局嘈杂之中,楚煌还能有此机心,微微点头道:“不错。桃源谷强手如云,一鳞一爪已不在名门正宗之下。他们都不来阻止,想来,要么无须阻止,要么是无力阻止。”

“你说的,天塌下来自有个儿高的顶着。桃源中人若顶不住,我们又何德何能。”楚煌摇头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