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15章 妖族六君

第215章 妖族六君

“哈哈哈哈……同喜,同喜。”

麒麟兽微微一定,光团炸破,现出一头庞然巨兽,龙首牛身,浑身火赤,便是以好吃人著称的猰貐怪了。他接着摇身一变,化作一个身躯雄壮的虬髯汉子,身穿数重兽皮,头系玄蓝麒麟带。他眼目一转,轻笑道:“被‘封禅书’压了数十年,龙妹想必是闷坏了,这些凡夫俗子修为浅薄,你又何必跟他们置气。”

“谁让他叫我妖怪了,我最讨厌人族叫我妖怪了。”修蛇微微一笑,身躯一扭,化作一个美貌女子,黑衣紧裹,雪肤花貌,身材热媚,“大哥看我像妖怪吗?”

猰貐还未答言,一旁的封豕嘿笑着接口,“龙妹,你是不是妖精,还是我最清楚。”他也摇身一变,化作一个身材墩实的大汉,只是耳大鼻长,颇不雅观。

凿齿、大风、九婴相视一笑,各施术法,变了一个人形,只是兽相难掩,或身躯长大,或佩饰可怖,恶模恶样让人侧目而视。

猰貐怪眼一瞟,抖手打出一片金光,‘封禅书’被他灵力所慑,缓缓升浮空中,石屑毕削掉落,现出一片乌金色彩,上面镌着五方五象及封禅文字,或浮凸,或深镌,精美已极。

猰貐低喝一声,十指开张,指甲如勾,浓郁的玄蓝灵力若有实质,‘封禅书’倏的一声,被他慑入掌中,消失不见。他抬头扫视了一下大殿,微微点头:“许多年不见天光,真是沧海桑田呀,不但人事全非,物况也早非旧时。”

“嘿,这不是东君大羿的神像吗?”封豕一眼瞟见巨翼石人倒在一旁,大步冲了过去,诸豪看他面相丑陋,都是不迭闪开。封豕微微冷笑,绕着石人转个圈,大喝一声,伸掌慑去,那石人呼跃一声,高高跳起,被他就势托住,扛在肩上。

“啊呀,”诸豪看他如此气力,不由倒抽一口凉气,尽皆变色。斩鬼刀更是惊讶的叫出声来,他自负神力过人,与此怪一比,实在是天渊之隔。

封豕扛了石人,背负着放到猰貐近旁,让石人面目朝下,两翼向上,伸出袖子在背上擦了擦,笑道:“大哥请坐。”

“嗯。”猰貐点了点头,大马金刀的坐将下来。

大风笑道:“大羿当年不可一世,害得咱们六兄妹在那封禅书下压了若许年,今天也让他吃些苦头。”说着瞟了众人一眼,他生得面孔狭长,鹰鼻鸟喙,两只眼珠犹如夜枭,阴寒可怖。众人被他盯的栗惧暗生,一个个噤若寒蝉。

“你们……,你们羞辱一尊石像算什么本事。”大喝声中,却是余秀才跳了出来。

六怪微微一怔,纷纷盯视过去,余秀才心头一寒,怯意暗生。

“你这凡人柔弱可怜,倒还有几分胆气。”猰貐哈哈一笑,抬起一脚踩在石像上,“实话说了吧,本君纵横天下,岂屑和一块石头斗气。我和大羿虽有恩怨,神通赌斗,生死胜负各安天命,原也无话可说。我便是在他神像上踩个百十脚,又能解什么气。只是看你们这些凡人庸弱可怜,我才开心。哈哈……,自古无不灭的神灵,神灵之强否,一半在自身,一半在后人供奉,若是千百年无人献祭,其神便如孤魂野鬼一般。是以,本君并非踩石像,而是踩你们这般丢宗忘祖的后人,哈哈……日日说修仙,便是成了神仙,也是些势利小人,你们不记身所自来,便让祖宗都做了孤魂野鬼吧。”

“你……你……”余秀才大汗涔涔,已是说不出话来。

“哟,小兄弟,你这小模样可真是俊俏。”

修蛇咯咯一笑,走上前来。伸出纤纤玉指抚着余秀才脸颊,面上笑吟吟的,娇媚横生。

“你……你这妖女。”余秀才身体一僵,只觉着腰间一紧,却是那修蛇幻出蛇尾出来,在他身上缠了数缠,直绞得他胸口憋闷,似欲断气。

“来,小兄弟,只要你向我大哥磕几个响头,再叫几声爷爷,姐姐便放你一条生路,更允你投入我们妖族,日后做好大官,富贵美人应有尽有。”

修蛇半个身子缠在他身上,也不知使了什么术法,余秀才哆嗦着向前走去。

“哈哈……龙妹,你让他叫大哥爷爷,却自称姐姐,那你岂不也成了大哥孙女,我们都是大哥兄弟,你又该叫我们什么?”九婴戏谑着说道,此怪倒是相貌文雅,一袭白衫,俨然一文士,瞧起来风度翩翩。却不知他生平最为好杀,呼其名,能令婴儿止啼。

“好么,”修蛇媚眼一瞟,冲着封豕甜腻一笑,“花猪,九哥让我唤他爷爷呢,你该叫他什么?”

封豕双眼瞪圆,粗里粗气地道:“他那是嫌自己脑袋太多了,咱们两口子便做做好事,替他揪几个下来。”他这话倒是切中要害,九婴确是生有九头。

说话之间,余秀才却未停步,渐渐走到猰貐跟前,修蛇在他面上吹了口气,媚声道:“跪下,……快叫啊。”

斩鬼刀跳了起来,大喝道:“余秀才,你万万不可向妖物屈膝。”

余秀才回头望了他一眼,面上露出些惨然之色,倏的转为苍白,回来头来,一字一句地道:“士可杀,……不……不可辱。卟……”

修蛇愕了一愕,见他口有血沫,言语不清,已知他借回头之机,咬舌自尽。余秀才一口血雾喷出,她身躯长大,躲闪不及,不但面孔上沾了一些,更有些血沫洒到雪腻的胸口,修蛇尖叫一声,尾巴一甩,击到余秀才脸上,将他整个身躯打得抛飞出去。

“秀才,秀才,”斩鬼刀飞身将余秀才尸体接住,只见他一脸殷红,面孔开始溃烂,料想那修蛇尾上藏有剧毒,便是神仙也救他不活了。几个豪客聚了上来,看他如此模样,叹息之余大生畏惧。

“这帮凡人好生可恶。”

修蛇形容狼狈,怒斥一声,眸中杀机隐现。身形一晃,便失了踪影。

“展兄弟小心。”

耳边传来一声急喝,斩鬼刀心中一惊,眼前疾风倏然,一条蛇尾魅影一般在几个豪客脖颈上缠过,几人‘呜聿’惊呼,摸着脖颈再也说不出话来,慢慢软身倒地,竟是一击毙命。

修蛇现身出来,五指一伸,疾抓他面孔。指尖幽幽,毒气薰人。

“闪开。”大喝声中,狄神鹰从天而降,抓起斩鬼刀肩膀,反手甩了出去。五指箕张,迎向修蛇毒手。他这双手上有六十年精纯功夫,‘九天神鹰’的绰号便从这手‘鹰爪功’而来。

所谓苍鹰搏蛇,正是相克。修蛇轻咦一声,只见狄神鹰爪影迅疾,撕抓勾拿极有分寸,灵力如珠又如箭,毒手一挥,闪身退开。狄神鹰须发飞拂,微微喘息,额上汗渍密布,方才三招两式,实已倾尽所学。鹰蛇虽是天敌,又怎奈气力有时或穷,雏鹰终不及修蛇。

修蛇淡淡一笑,轻掠秀发,两点碧光蓦然射出。狄神鹰大喝一声,鹰爪翻覆,急忙抓拿,双手灵力勃郁,将两点碧光收入掌中。众人看得心头一紧,见他履险为夷,方才稍松口气。

狄神鹰感觉掌中灵力化尽,刚要退开几步,避其锋锐。不妨两丝劲气刀锥般跳出,蹦入眼眸之中。

“啊呀,”狄神鹰惊呼一声,飞身疾退。

“盟首——,盟首——”

众豪客大吃一惊,纷纷冲上前去。自从妖族六君现身,气焰万丈,诸豪侧目。先烧死一人,又逼死余秀才,群豪噤若寒蝉,尽皆生出不可抗拒的感觉。狄神鹰奋勇向前,本使士气稍振,谁料他顷刻见伤,瞧得人心胆俱碎。

“散开,散开,盟首——”

斩鬼刀大步分开众人,将狄神鹰扶起,只见他两个眼眶中血肉模糊,银发散乱,紧紧握着斩鬼刀手掌,却是说不出话来。

“盟首——”云岳道人急喊道:“哪位兄弟有治毒灵药?”

“我有碧玉香,能解百毒。”

“我有辟寒丹,专解热毒,妙用无穷。”

“我有百消散,……”

一个清朗声音传来,“两位执事,尘霄想看看狄盟首的伤势。”

“是傅公子。”

“雪苍云府的傅公子呀。”

正所谓人的名儿,树的影儿,群豪一见傅尘霄上前,连忙让开道路,云岳道人正要给狄神鹰胡乱用些解毒丹,闻言停下手来,连忙起身礼见。

“傅公子肯出手,我家盟首便有救了。”

傅尘霄也不多言,上前观察了一下狄神鹰的气色,又把了把腕脉,皱眉道:“拿‘还阳丹’来。”

一个女侍应了一声,掏出一个细瓷小瓶,微微迟疑了一下,低声道:“公子,这‘还阳丹’珍奇无比,九大弟子十年才得一粒,负命出外,才可请一粒。为妨不测……”

“多嘴。”傅尘霄接了小瓶,淡淡说了一声。女侍连忙闭口,恭身退开。

傅尘霄从瓶中倒出一粒红色药丸,有珍珠般大小,晶莹剔透,这丹药名叫‘火龙丹’,俗称‘还阳丹’,在雪苍云府中也是珍稀无比,历来只有‘九大弟子,四大仙王’才能得到,既名‘还阳’,自然有起死回生的妙效。

那修蛇是妖族六君之一,功法霸道,比之现今的七圣也不遑多让,若论辈行,还是七圣的前辈。修蛇眼中碧火乃元力神通,‘天地五火’,天地人道妖各得其一,若论妖族灵火之强,又要算各种神兽元力之火,皆是与生俱来,所谓先天之物,端得是非同小可。先时,一个豪客疯逃,被他碧火打中,盏茶功夫便烧成焦炭。尚幸狄神鹰先用‘鹰爪功’将碧火灵力炼去大半,只有些元气炼他不动,一时不察,被打入眼眸之中。

傅尘霄为狄神鹰顺下‘还阳丹’,又从云岳道人那里拣了一味化毒丹,嘱咐他捏碎了给狄神鹰敷到眼上,这些化毒丹都是群豪通过各种手段收集,往常也都珍惜百倍,只是比起‘还阳丹’,便差了许多。也治不了修蛇的夺命碧火。

“傅公子,狄盟首的眼睛……”云岳道人询问道。

“先保住性命再说吧。”傅尘霄淡淡一语,说得他心中凉了半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