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16章 详说七圣

第216章 详说七圣

“本君听闻你们刚刚成立了一个什么‘镇妖盟’,呵呵,口气倒是不小。”猰貐微微哂笑,“你们中夏人族擅长蚕织耕作,我们妖族则以弓马厮杀为等闲,两族禀赋虽有所不同,同为九夏生灵,又何须存彼我之见。倒不如取彼之长,补己之短,同荣共辱,岂不甚美?”

群豪面面相觑,见他忽然好言好语起来,都是惊疑不定。

猰貐甩开披风,傲然道:“本君方欲重临三界,眼下正值用人之际,我有心放你们一条活路,你们须得奉我为君,日后,我君临三界,以我妖族的弓刀为你们四方厮杀,尔等则努力耕作供我给养。如此则我卫汝身,汝奉我口,同荣共利,无分彼我。”

“呸,老魔好不知耻,你是我东君箭下游魂,还敢妄自尊大,说什么弓马称强,岂不可笑。我九夏男儿,手中有刀,胸中有血,自能护卫家国,岂能折三尺之躯,任我妻儿为戮辱哉?”

狄神鹰挺身大喝,威棱不减。那‘还阳丹’果是灵妙,他服下不过片刻功夫,便舒醒过来,双眼也由云岳道人扯下衣袂包好,精时稍振。这时一听猰貐言语嚣张,论调卑劣,不由得气往上冲,迈步而出。

封豕大怒,指着狄神鹰骂道:“你这老东西,好不容易拣了一条狗命,还不远远滚开了,竟敢对我大哥出言不逊。”

“贼泼怪,你骂哪个?”斩鬼刀冷笑上前,“你这两条腿走路的猪妖,即便学得了人族行路,也遮不住妖怪的嘴脸。”

“你找死。”

封豕恼羞成怒,两手黑气滚滚,幻出两只猪头大的铜锤,那铜锤也是一副猪面孔,作切齿怒目之状,各有百斤。

“展兄弟,切莫冲动。”云岳道人急忙提醒。

“老子这条命本就是盟首拣的,若要苟且偷生,不要也罢。”斩鬼刀暴喝一声,招出一柄鬼头大刀,掣了在手。“妖怪,纳命来。”劈砍两下,挺身扑上,霍霍刀影直向封豕头脸招呼。他绰号‘斩鬼刀’,自是说其刀法迅疾,连鬼魅也躲闪不开。这把鬼头刀虽然长大,在他手中却犹如无物,刀光闪闪,刀风飕飗,当真是鬼魅难当。

“好小子,有两下子。”

封豕被他抢了先手,一时摆荡不开,倒被他迫退了几步。顿时激起了凶性,大吼一声,两锤交撞,发出一声轰然大响,将无数刀影尽皆砸碎。抢上两步,铜锤一扬,向斩鬼刀当头砸下。

“展大侠且退。”

斩鬼刀眼见封豕铜锤一撞,刚猛霸道,将漫天刀影砸得支离破碎,心中一突,便见那猪头铜锤当头砸下,如同泰山压顶之势,身后退路俱被封死,顿时心头一片空白。千钧一发之际,耳畔响起一个冲淡的声音,接着脚底一虚,腾云驾雾一般倒飞出去。

眼前白影一闪,却是傅尘霄横掠进来,曲指连弹,气劲如同疾箭,宛如六出霜光,直打封豕胸口。此是雪苍云府一路‘裁云指’,专打人身上气窍,端得是非同小可。封豕愕了一愕,也识得这路指法厉害,铜锤一封,匆忙退开。傅尘霄微微一笑,飘身而退,也不追赶。

两人交手在电光火石之间,一沾即退,众人只见傅尘霄体似轻云横在铜锤之前,斩鬼刀便被他身上气劲弹开,傅尘霄衣袖微动,也不知施了什么手段,封豕大喝一声,封锤急退,傅尘霄随即倒掠而回,一掠一回,犹如脱兔,几乎便和斩鬼刀同时落地。

“你这小子,倒有几分手段。姓甚名谁,快快报上名来,我铜锤太子手下可不杀无名之辈。”

封豕盯了傅尘霄一眼,面上露出几分慎重之色。妖族六君当年俱有封号,上古之君便相当于后世的王侯,封豕封号为‘桑林君’,又叫‘铜锤太子’,在妖族中地位显赫。

傅尘霄淡淡一笑,却没将他的话放在心上,反而向猰貐拱了拱手,“青纹君,你们妖族六君乃是上古巨擘,何必与这些人族后辈为难,日后若是传扬出去,岂不是让七妖王面上无光。”

“七妖王又是哪个?”九婴开口追问,眼中露出阴冷之色。他六人被‘封禅书’所镇,妖族必有新王继起,这本是意料中事,六人虽是神通广大,不惧这些个后辈妖仙,也不得不早定智计,培养羽毛,这也是六君对群豪大施**威的原因所在。

“当今妖族若论声名显赫,神通广大,首推七大圣,这七个妖仙,各据仙山胜景,文臣武将不可计数。上到天庭,下到人间,无不对其心怀忌惮。”

傅尘霄说着微微一顿,晓以利害,“六位虽也算神通盖世,毕竟是数千年前之事,旧部凋零,放眼三界,已是籍籍无名,若是七大圣容你们不得,只要不张凶焰,九夏人族也能与你们一个安身立命之处,何苦逞一时之快意,与群雄结下死仇。如今九夏仙门道派无数,便是七大圣也不敢随意生事。何况几位人孤势单,若是出了此殿,谁弱谁强还是未知之处。”

“岂有此理,你这小子竟敢夸大其词,吓唬我们。”封豕闻言大怒,挥着铜锤叫道:“我们六个纵横三界的时候,你还不知在哪里呢。人族多是一些欺软怕硬的势利之徒,有何可惧。你且休虚言恐吓,先吃我一锤。”

“封弟且慢。”猰貐摆手止住跃跃欲试的封豕,闷哼道:“你倒是说说这七大圣有何了得之处?”

“老大牛魔王,唤作平天大圣,此人交游遍及三界,使一条蟠龙铁棒,力大无穷,又能通地煞变化,神通之强,不可测度。”

猰貐微微点头,暗道:“此人的蟠龙铁棒不知及不及得我的虬龙棒。”

“老二蛟魔王,唤作覆海大圣,此人乃是龙神若的半子,坐领七海,三界称强。使一条银蛟哺月戟,摧浪掀波,视作等闲。”

封豕急吼吼地道:“我家九哥盘踞凶水,天生九头,喷水吐火,神仙难近。一双水火虎纹枪,出神入化,岂惧他一个倒插门的赘婿。”

猰貐寻思道:“七海一向是龙族根脉,自祖龙臣伏玄龟以来,岁月渺茫,难以计算。当年我妖族与龙族达成盟议,水陆夹击,十二孽龙被瑶姬所杀,想必元气大伤,七海竟被一只老蛟称尊得大。九婴虽然水陆皆雄,毕竟江河不比七海,计较起来恐怕要略逊一筹。”

傅尘霄见猰貐面有疑虑,想了想,继续说道:“老三鹏魔王,唤作混天大圣,现居天池云顶,单翼一扇五万四,双翼齐扇十万八千里,腾云之术天下无对。使一条鹏翅镏金鎲,有万夫不当之勇。”

猰貐闻言瞟了大风一眼,暗道:“此人和风弟倒是对手,只是腾云之法,风弟恐有所不及。”

“老四狮猊王,唤作移山大圣,移山填海,担山逐日,样样皆能。使一把狮吼七星刀,英勇之气也不在鹏魔王之下。”

猰貐轻‘嗯’一声,“凿齿二弟左戈右盾,骁勇异常,也不惧他。”

“老五白猕王,唤作通风大圣,此人善聆音察理,能推知前后,使一条紫金魔云杵,悍霸之气,闻者变色。”

猰貐暗自一惊,“此人精通心算之术,我六人中无可匹敌,若论智计,龙妹或不在他之下,只不知神通一道谁高谁下。”

傅尘霄又道:“老六厉象王,唤作驱神大圣,此人以桀骜不驯闻名,数度殴打仙官,天庭都无可奈何。使一条象牙犀眼鞭,是个神仙都不愿招惹的人物。”

“我封弟铜头铁额,悍厉蛮霸,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这厉象王也不可惧。”猰貐如是想道。

傅尘霄缓行几步,扬声道:“这老七美猴王,唤作齐天大圣,此人会地煞变化,通‘筋斗云’,一个筋斗便是十万八千里。使一条如意金箍棒,乃是唐尧三杰,大禹所传。他当年大闹天宫,满天神将都降他不住。此事九夏皆知,也不必费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