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17章 名公子

第217章 名公子

猰貐微微沉默,当年他们被大羿所制,魂魄压服在‘封禅书’中,几千年不与闻世事,想不到妖族倒出现了这么几个了得的人物。听他说这齐天大圣如此了得,只怕也不在几个兄长之下,自己兄弟以六敌七已先输了一筹,况且,这几千年来旧部星散,而七圣却是气焰正炙。

“你又是何人?”猰貐见他气度不凡,言语得宜,不由起了好奇之心。

“不才‘雪苍云府’弟子傅尘霄。”

“雪苍云府?那又是什么所在?”九婴接过话头问道。他们失手被囚之时,世上还没有这个字号。

“几个粗鄙魔头,连雪苍云府都不知道。”斩鬼刀大笑道:“雪苍云府可是我们九夏正道的泰山北斗。论其地位犹在天元正宗,十大道门之上。府主坐下九大弟子,四大仙王,可都是成了仙道的人。傅公子便是九大弟子之首,可称之为九夏道门第一名公子。”

“道门第一名公子?”猰貐笑着点头,“这个名头不错。年青人,你方才一番说词虽还入得我耳。但你莫不是指望抬出七妖圣来,便让我们六君偃旗息鼓了吧。虽说一山不容二虎,但我们六君七圣本是同根同源,而人族反倒和我们素来便是势成水火,俗话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人族可才是我们的生死大敌。”

傅尘霄淡淡一笑,缓缓道:“在下不揣神通浅薄,想与青纹君赌个胜负。”

“什么?就凭你也敢跟我大哥单打独斗。”

“小子不知死活。”

六君闻言神色各异,怒斥有之,冷笑有之,显然都没将傅尘霄放在眼里。

猰貐微微一讶,问道:“胜又如何?败又如何?”

“若是败了,在下自然任凭六君处置。”傅尘霄道。

“少主,……”四女侍大急上前。

傅尘霄抬手止住四人,严厉的盯了她们一眼,回头笑道:“若是在下侥幸胜了一招半式,便向青纹君讨个人情,莫要再为难众人。”

“你想胜我大哥,简直是做梦。”封豕不屑的瞪着他。

“哈哈……”九婴摇头笑道:“傅公子打的好算盘,莫说是你一个,便是你们满殿豪客,我六君要其生便生,要其死便死,又何须胜了你,再加以处置。”

“青纹君以为如何?”

“我可以答应你。”猰貐轻轻点头,口风一转,“不过若我胜了,你和这满殿豪士都须投到本君麾下。你能答应吗?”

傅尘霄沉吟不语。雪苍云府虽然号称仙道宗主,他却无法代表群豪来做这个决定。众人议论纷纷,都是大感为难,满殿豪士之中大概也只有傅尘霄和妖族六君有一搏之力,若是单打独斗,或者还有一线之机。若是六君群起而上,傅尘霄肯定不敌,群豪则只有任人鱼肉的份儿了。

“尘霄公子,你有把握吗?”道清散人走上前来,一脸急色。

傅尘霄讶然望她一眼,迟疑的摇摇头。“妖君元力浩大,我万万不及。只能施展‘观云剑术’,或可侥幸胜出。”

“哦,那你自己小心。”道清散人关照了一声,急急退入人群之中。

傅尘霄怔了一怔,眼目中若有所思。

“哈哈……傅公子,你看看,眼前的形势,我们还需要比吗?你们人族从来都是势利为先,既想沾便宜,又怕吃大亏,你想和我一战,可是,人家却未必肯把生死交托到你的手上呢。”

猰貐靠在石人背上,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也罢,看在你今天有胆挑战我的份上,本君可以饶你一命,你随时可以离去。”笑了笑,喝道:“封弟,你去问问,愿降者,留下。不降者,杀之。”

“好嘞。”封豕点了点头,大步走到众人面前,眼睛一扫,指着一个豪客,叫道:“降,还是不降?”

“我……”那人心头一怯。

“去你妈的。”封豕手起一锤,将他脑袋砸落半边。

“你,降否?”封豕问下一个。

“狗娘养的,老子跟你拼了。”那人痛骂了一句,挥剑疾劈。

封豕冷冷一哼,抬手将来剑震开,飞起一脚将那人揣飞出去。

“啊?……”众人看得又惊又惧。

“你,降还是不降?”封豕又问。

“看我法宝。”一个豪士断喝一声,拿出一团明晃晃的物事,照着封豕晃了一晃。

“什么狗屁玩意。”封豕暗自撇嘴,妖族六君都是几千年的修为,什么奇宝异兵没有见过,当年统帅妖族四战天下,也不知被过多少创伤,一般人族修士炼制的灵器,如何能伤得了他们。

那个豪士拿出是一种落魂之宝,能让凡人魂魄震动,籍以伤人。封豕肉身早丧,魂魄压服数千年,毫不怯弱,全是因为神坚魂牢的缘故,岂惧这小小灵器。明光照在身上,也只觉微微一烫,大步冲上,撞飞了数个豪客,一把抓过那人灵宝,却是一颗巴掌大的金色珠子。

“什么玩意。”封豕拿在手里掂了掂,瞅着那豪客冷冷打量。那人见他修为如此霸道,早吓得两腿打颤,本想抽冷子给他一击,谁知偷鸡不成,反而恶运临身,颤声道:“我……我……愿……”

封豕不等他将那个‘降’字说出,抬手将灵宝塞入他嘴巴中,那人愕了一愕,捏着喉咙说不出话来,双目怒凸,充满惊惧之色。一股焦臭从他脸上传来,不一刻便双颊深陷,形容可怖。

“兄弟们,跟妖怪拼了。”

“对,拼了。”

几个豪客对视一眼,大喝上前。刀剑齐加,枪矛疾挑,将封豕围在垓心。

“哈哈,来得好。这才像个英雄好汉的样子。”

封豕大笑冲上,一锤将来枪砸弯,又复进一锤,将一个豪客砸得惨呼一声,抛飞出去,鲜血狂喷,死多活少。身旁剑影霍霍,另一豪客早到。封豕锤交左手,看也不看,劈手抓向那人胸口。那人微微一怔,大喝一声,奋剑疾削,铛的一声,如击败革。封豕一身铜皮铁骨,自非这小小力道能伤,一把揪住他胸口,高高举起。身后风声倏然,却是一条长矛毒蟒般刺到。

“妖怪,纳命来。”封豕回身一脚,将长矛踏在脚下,接着顺势一揣,正中那人面门。

“啊——”喝声中,两个豪客双刀交互,飞斩他后背。

“哈哈……去。”封豕断喝一声,将手中抓着的豪客抛向两人。正要赶上几步,一拳一个,结果了性命。耳听得一声大喝,“大伙退开,让我来。”

封豕耳朵微微一动,一丝细风吹过,一条人影蓦然掠至身前,巴掌一抬,大如蒲扇,猛拍他后脑。

封豕稍稍一愕,料不到此人身法如此迅快,百忙中大喝一声,鼓起脑袋顶了过去。只听‘砰的’一声大响,那人闷哼一声,手臂如欲折断,猛提一口真气,平空拔高数尺,轻飘飘的回掠而去。

“想跑。”封豕冷笑一声,大口一张,‘哈的’一声,腥红的舌头飞卷出来,拉伸数丈,粗如蟒蛇,在那人腰上缠了数缠。那人微吃一惊,连忙聚起千斤之力,奋力挣拒,竟尔挣他不开。

“妖怪,休伤我大哥。”

一个胖大和尚急喝一声,僧袖连摆,无数铜钱飞射出来,尽数打在封豕的舌头上。封豕怪叫一声,舌头一晃,蟒蛇入洞一般急收了回去。

“大哥,你没事吧。”和尚飞身上前扶住那人。

“多谢兄弟相救。”那人道声谢,盯着封豕惊疑不定。

“泼怪,休伤我大哥。”大喝声中,又有几个形貌卓异的男女赶了过来,却是一卦清、鬼难藏几个。

不用说那大汉和和尚便是顺时风兄弟了,两人身为‘镇妖盟’长老,眼见封豕大杀豪士,登时义愤填膺。顺时风‘御风术’精妙,也是江湖一绝,当时,神鬼不觉的侵近,急施‘大手印’拍下,本是颇得先手。谁料封豕不愧是妖族六君之一,不但浑身铜头铁骨,脑门也不例外。舌头上也有一般奇妙,凭空伸展,差点让顺时风脱不了身。还好财生主及时出手相助,方得全身而退。

财生主那手铜钱唤作‘青蚨镖’,每文都薄如白纸,着实是件利刃。

竹谷兄弟望见大哥遇险,顾不得远远观看,连忙挤开人群,冲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