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18章 各显神通

第218章 各显神通

正急乱间,只听的大殿门口两声轰然大响,却是两扇木门被人用气劲震裂,轰然倒地。

道清散人大喝道:“梦梅、回雪,保护洛阳王先走。”原来她早趁人不备,暗暗潜到殿门旁边。盘算着出其不意震坏木门,只要逃出大殿,大伙四散奔逃,妖族六君虽然神通广大,必然也追之不及。

众人眼见木门倒地,殿外的明光照射进来,心头升起一阵狂喜,大叫道:“兄弟们,快逃啊。”

各人都是一般心思,自是无须招呼,发声喊,一窝蜂的冲向殿门。

“岂有此理,都给我散开,让洛阳王先走。”道清散人心中大急,未料到这些豪客粗鄙至此,竟然丝毫不懂得尊卑之道。双手飞抓,提起几个冲到前面的豪客,远远丢了出去。

“你这臭婆娘,竟敢挤老子。”一个豪客不忿骂道。

‘啪啪’声传来,却是道清散人接连抽了他几个耳光,几个豪客心头大怒,顿时一拥而上,飨以老拳。

“哎哟,你们这群草民,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可是莲花大剑,哎哟,我是道清散人。”

“贱人,管你是谁。”

群豪纷纷喝骂,大家都挤着向殿门冲去,身边针插难进,更别说施展神通。道清散人空有一身本领,被豪客制住手脚,哪里还施展得出半点儿。眼见得乱拳纷下,劈头盖脸的着了不少。好在他元力深厚,一身修为早及于头脸,虽然脸上啪啪直响,却不曾就势晕去。

“前面的快跑呀,老子要踩你们了。”

离门远的眼见群豪挤作一团,情势大大不妙,登时灵机一动,展开身法踩着群豪脑袋肩膀凭空掠去。这大殿甚为轩敞,房顶更有数丈高下,一点也不影响御风而行。

“谁踩老子,可恶。”

挤在下面的大为气恼,也是各施手段,或抱脚,或拽腿,将掠飞头顶的人扯落下来。这一下,自是砸作一团。人挤人,挤死人,被扯下来的豪客深恨底下的人拖自己下水,一言不和,便开揍起来,群豪大斗,不惟不像在逃命,倒想一场滑稽剧。

“尔等,哪里逃。”

大风厉喝一声,双翼连扇,带起无穷风力。群豪惊呼连声,立时便如秋风中的黄叶,随风披拂。

大风仰天大笑,他看封豕将群豪打的人仰马翻,早已技痒,双手一摆,现出两柄金灿灿的棒槌,双翼一张,掠飞半空,双槌连击,‘卟卟’声中,奔逃半空的豪士被他砸中脑瓜,翻滚下来,血浆浇了下面豪客头脸遍是。

大风在空中打几个盘旋,顺着门框掠下,双槌一横,挡住殿门。“哈哈……,青邱君在此,我看你们哪个能逃得出去。”

“妖物休狂。”

一条人影厉喝一声,掠空而至。劈手打出两道火链,随风挥舞,好似狂龙。

大风轻‘咦’了一声,双翼猛扇,火链去势一滞,倒卷而回,那人微吃一惊,半空几个急旋,落身下来,却是一个极为清俊的少年,自是楚煌了。

“小小年纪,习得好一手妖火。”

大风讶然的看他一眼,双槌一旋,飞扑砸来。楚煌急忙收束心神,微一观想,荒芜刀暴射而出,化作一尺多长的银白光影,挥手劈截,犹如实质。

两人互换数招,楚煌身法变换,心头惊凛不已。这大风自是他生平从未遇过的劲敌,交斗之间,也不如何作势,双槌击打,却挟着千钧之力,元力浩大,犹如高山大海,不知其竭,实非泛泛修为可比。楚煌边战边退,大风双翼鼓动,俱有大风相伴,横空凌虐,颇是难忍,再斗数合,大风玄翼一张,扑击而下,楚煌振刀疾劈,气劲交撞顿时闷哼一声,伸手在地上一撑,彻地飞退。

大风哈哈一笑,“小子,受死。”两只金槌翻转,落力砸下。

“楚煌,——”

惊呼声四起,管方衡冷哼一声,急忙祭起‘权天印’,金光闪闪,飞砸大风后背。

“嗯?”大风挥起双槌力砸,猛觉得一股刚猛元力冲来。不由身形一滞,疾扇双翼,和‘权天印’撞个正着,轰然声中,大风闷哼一声,身体连翻,掠开数步。‘权天印’也被他击得崩飞出去。

“好,想不到大殿之中还真有几个像样的豪杰。”猰貐击掌大笑。

凿齿冷哼道:“大哥何必涨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待我取那使印的女娃性命。”伸手一旋,蛮盾呼啸一声飞掠而去,锋棱逼人,划落头颅无数。凿齿大喝一声,飞身骑到蛮盾上,“那女娃听好,凿齿爷爷取你性命来了。”长戈一扬,飞斩管方衡脖颈。

管方衡冷哼一声,早挽了‘天月刀’在手,赶上几步,飞身掠起,斥喝一声,对准凿齿脑袋劈下。凿齿微微一愕,改斩为刺。两兵相交,管方衡禁不住大力贯冲,横刀飞退五步。

凿齿抄了蛮盾在手,双足一蹬,后发先至。长戈一扭,挺身飞刺。“杀,杀,杀……”他口中呼喝连声,一脸凶狠之相,戈锋不离管方衡头脸方寸,气势疾厉,让人胆寒。

管方衡银牙紧咬,握紧了‘天月刀’左遮右挡,一时却没有还手之力。

“杀,杀,杀……”

凿齿步步紧逼,左盾右戈,虽然招式狂猛,却是攻守谨严,无隙可乘。管方衡又退五步,后背一实,却是撞到一棵殿柱上。

“杀——”凿齿攒戈猛刺,势如流星飞坠,管方衡侧身疾格,‘卟的’一声,长戈插入殿柱当中,搅起漫天石屑。管方衡斥喝一声,双腿在殿柱上猛蹬,同时挥刀力劈,刀光凛冽,果然好刀。凿齿阴惨惨一笑,蛮盾疾侧,将刀锋夹了进去,就势一翻,牢牢卡在臂膊上。管方衡惊了一惊,双臂力振,却挣之不脱。

“受死吧。”凿齿厉喝一声,挺戈飞刺。管方衡眸光冷冷,伸手抓在戈柄之上,戈锋来势不绝,猛得刺入她肩头之中。管方衡闷哼一声,牙关紧咬,一脸倔强之色。

“二弟——”

辛昭惊呼一声,她一直盯紧楚煌和管方衡两方面的战况,虽知妖族六君神通高绝,却也未料到高到这种程度。楚煌在大风攻击之下,只是勉强撑挡,管方衡更是交击数合,便身上挂彩。

身形方动,眼前白影一闪,却是九婴横挡在前。此人白衣飘飘,面上纹着半边艳丽的花绣,倒颇有几分风流公子的派头。他也早紧盯了场中战局,眼见这几人年纪轻轻,修为竟也颇为了得,虽和六君不能相比,比那大名赫赫的莲花大剑却有过之而无不及。双手一抖,现出两条蟒纹长枪,一白一赤,耀人眼目。打量辛昭一眼,笑吟吟地道:“以二敌一,可不有失公平吗?你要打,我陪你玩玩。”

辛昭冷笑道:“妖族六君,俱是妖族前辈魔头,只合和东君大羿单打独斗,怎么却和后生小辈讲起公平来了。”

九婴老脸一红,六君与大羿拼斗,又何只不是单打独斗。任他心机毒辣,颇有智计,一时却找不到反驳的话来。

“杀——”

凿齿攒戈又刺,管方衡紧抓戈柄,顺着他的冲击之力,错步急退。一进一退,相持八步,凿齿振臂一挑,将她整个身躯挑得离地而起,‘砰的’一声,撞到墙壁上。凿齿冷冷一笑,眼中射出嗜血之色,振戈急插她心口,势要将她钉死在墙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