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20章 忍死须臾

第220章 忍死须臾

傅尘霄眼见殿中忽然现出十数个豪杰,将妖族六君尽皆抵挡住了,群豪得了喘息,得隙向殿门逃去。不由又是安慰又是惊讶,回头吩咐四女侍道:“你们四个掩护众人离开,我稍时便与你们会合。”

这四女各掌拂尘、瑶琴、玉箫,寒剑,名字也甚有意思,分叫作拂扰,瑶音,玉诉,寒霜,以拂扰为首。这时听傅尘霄吩咐她们退走,顿时大感为难。

拂扰道:“少主,我四人服侍少主多年,怎敢在危急之时,置少主安危于不顾,只管自己逃命。便是回了云府,也无法向府主交待。”

傅尘霄皱眉道:“这是我的命令,又何须你们交待什么。难道你们留下不走,便挡得住妖族六君吗?”

拂扰嗫嚅道:“少主千金之躯,何必要以身犯险。”

傅尘霄面色一沉,斥道:“混账话,我雪苍云府为天下道门魁首,我身为府主大弟子,面对妖君肆虐,岂有独自逃命的道理。况且这殿中许多素不相识的好汉,他们不求名不为利,尚能冒死与妖君拼斗,我若不能为云府扬名,回去如何面对师弟师妹。”

“好,好,打得好。”猰貐坐在石人上拍腿大叫,眉飞色舞,“几位弟妹,切莫将这几个好汉给我打死了,我还要留着他们性命,为我妖族效力。”

“拿我剑来,我斗一斗这位妖族魁首。”傅尘霄紧盯着猰貐,微微抬手。

“是。”寒霜上前将长剑交到他手上。

“傅公子莫非技痒,还想和本君一战?”猰貐眼目盯来,他看似漫不经意,殿中丝毫异动都瞒不过他的眼睛。

“固所愿也。”傅尘霄退开两步,拔剑出鞘,剑身如一道秋泓,耀人眼目。沉声道:“剑名‘诀云’,请青纹君赐教。”他踏罡布斗,不再关心四女侍去留。据传云府府主白云生精通‘九字真诀’,分传九大弟子。傅尘霄所得便是个‘云’字,灵器心法皆以‘云’名,譬如裁云指,观云剑法之类。

“好,本君正要试试你这雪苍云府份量如何?”

猰貐哈哈一笑,长身而起。伸脚一挑,石人呼的一声跳起半空,猰貐大喝一声,单手托起,朝傅尘霄砸去。这几式一以贯之,霸气毕露,果然神力惊人。高手相争,有进无退,傅尘霄一改云淡风清的样子,斥喝一声,驭剑疾劈,‘喀嚓’声中,将石人斩为两半。眼前狂风呼啸,一条钵盂大的棒头当胸撞来,却是猰貐掣出‘虬头棒’随后杀至。

傅尘霄飘身而起,剑势连绵,一招一式皆有云雾相伴,一条长剑顿在云遮雾现中,一鳞半爪,难知虚实,恰似夭矫神龙,见其首不见其尾。正是一路观云剑法。

“果然有些门道。”

猰貐暗暗点头,这路剑法真是极尽虚实相兼之能事,确是闻所未闻。趋避之间,能尽云之特征,忽焉来去,遮其锋芒,只是若稍稍掉以轻心,必有暴雨雷霆紧随其后,不免要吃大亏。

“这小子意在拖延时间,我可不能如他之愿。”

猰貐追击片刻,见那傅尘霄一意游斗,并不与他力拼,略一思忖,便知他意图所在,心头一动,‘哈的’一声,吐出一阵黑气,剑上云气被黑气所染,长剑锋芒便无可遮拦,黑白映衬之下,反而纤毫毕现,愈见分明。

“哈哈,看你还往哪里逃。”

傅尘霄微吃一惊,想不到这猰貐不但神通了得,智计也颇为老辣,难怪能统掌妖族六师,号称三军总帅。当下左袖连挥,使开‘裁云指’,曲指弹出数道劲气,击打他全身气窍。左指右剑,交互施展,才堪堪抵住,猰貐虽然神通强横,也不是恃勇蛮干之流,更兼失了肉身,对他裁云指着实有几分畏惧。虬龙棒虽将傅尘霄逼得左支右绌,却须妨着他裁云指变化莫测,不敢过份紧逼,一时倒拿他无可奈何。

……

“楚煌——”

白如萱快步上前,将楚煌扶了起来,只见他双目紧闭,面上一丝血色也无,唇角血迹未干,胸口血污一片。

“楚煌,你醒醒。”

白如萱看他如此模样,心头大急,拿出一方绢帕,为他拭去嘴上血迹。却见他急咳两声,血沫喷出,胸襟一片狼籍。绢帕殷湿,已不可用,白如萱只好撕下一片衣袂,重新为他擦拭,暗道:“看来楚煌的五脏六腑伤得不轻,这可如何是好。”

“傻瓜,你明知那妖族六君都是通天霸地的修为,为何还要逞强与他们厮斗。”

白如萱将他揽在怀里,眼见殿中打作一团,心里泛起几分软弱之感,眼圈登时红了。

一个微弱的声音笑道:“姐姐莫非善泪,这回可不是我将你弄哭的吧。”

白如萱闻言一喜,果见楚煌睁开眼来,瞧着她一脸谑笑,方悟自己定是不觉流下泪来,打到他面颊上。微微一羞,连忙抹了抹泪痕。

“你这个坏小子,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拿我取笑。”

“哪里是取笑,我本来确是要向阎王老爷报道,走到半路上,忽然听到姐姐唤我,我想啊,这一去,冥路相隔,姐姐岂不是要哭死了,心里一时舍不得,便撇了鬼卒逃回来了。”楚煌说着轻轻一笑,一口气没转顺,顿时又咳了两声。

白如萱面颊一红,从怀中掏出两个药瓶,急道:“你快别说话了,我看你伤的极重,这是我师门的‘培元丹’,你先吃两粒,调养一下元气。”

楚煌苦笑道:“白姐姐,我不乱吃药的。你扶我起来,我先提聚道息,使脏腑归位。”他的根基还是‘叩鼎九问’和‘破魔箭’两种,只是身边无人指点,一向进益不大。后来殷月传了‘化蝶离魂术’,修缘教了‘北溟接引术’,楚煌觉得高魂术法门奇妙,更胜一筹,接引术入门繁琐,便习不甚精了。

叩鼎九问偏于武术,有些神力证道的意思,破魔箭号称破尽天下灵器,却是一种专门克制灵器的道术。叩鼎九问他习至第三层功夫,后来进境太慢,便渐渐丢掉了。破魔箭则只是粗知物理而已,要知世间灵器千变万化,探其物理容易,真正实战起来,却未见得管用,是以也不适合独自研习。

‘化蝶离魂术’虽号称‘分以众象,合以太极’,其实却是一门弊病极大的道术,因为过于求速,便不讲元神培养,而先求化茧为蝶,法门虽不错,思路却有南辕北辙之处。昔日,庄周梦为蝴蝶,不知是庄周化为蝴蝶,还是蝴蝶化为庄周,之所以能得此身外化身,便是有道门那一套无为自适的心法底子。所谓宝剑锋自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化茧为蝶岂是容易,今以势利为之,实有无穷凶险。

殷月和楚煌当时都是少不更事,未想明这段缘由,以为是修道捷径,冒冒然修炼,后来在结茧中遇到绝大困难,不得已破茧而出,致使魂体大弱,与肉身不能合一,只能暂借‘北斗玉辰衣’出外历练,想方设法补救。后来遭遇希奇,所谓道法三千,各有巧妙,然而也难免良莠不齐,潜力有限。一旦遇上妖族六君这等神通,才真是望洋兴叹,大生河海不及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