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21章

第221章 并力死战

大殿中劲气四溢,一片狼籍。

楚煌跌坐一旁,闭目调息,道息运转一周天,气往上涌,‘卟的’吐出一口污血,顿觉胸口一畅,轻舒口气,睁开眼来。

“你感觉怎样?”白如萱本在关注着场中战局,见他行功完毕,连忙俯下身来,妙目如水,满是关切之意。

“还好。”

楚煌握起袖口,擦着额上虚汗,脑光电转,寻思着脱身之策。

方才大风雄踞殿口,提槌叫骂,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派,楚煌挺身而斗,倒并非一时要强,或是有心要取义成仁,只是局面至此,必须有人当其冲要,振奋士气,不然群豪心气一馁,就只能任人宰割,下场难以逆料。楚煌自觉有荒芜魔刀为魄,保住性命应该不难。也是打定主意,激起群豪求生之念,乱局一起,便可乘机脱身。

谁知交战一起,妖族六君纷纷投入战斗,桃谷六友和辛、管两人也俱都不得脱身,现在再想寻隙脱身可就难了,况且,他与桃谷六友八拜为交,和辛、管二人也算义气相投,若要独自逃生,可有些说不过去。

人族每以禽兽骂人,便因禽兽只知趋利避害,人族则以气义相许,生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两者不可得兼,孟子说要舍生取义。

岂能尽如人意?岂能皆在计算?

不过,自己几人还远不是妖族六君对手,虽然拼着一时锐气还可稍作抵抗,这六君元力强横,神通莫测,一旦元力耗尽,疲态显露,必然为其所伤,神通较技,可是半点存不得侥幸之念。

顺时风兄弟四个围了封豕,各施平生绝学并力拼斗。顺时风掌风霍霍,一手‘大手印’,气力浑厚,练至极处,几可说是无坚不摧。他这手功夫虽未大成,一双肉掌也有四五分火候,随手拍击,掌劲凝而不散,打的墙壁‘砰砰’直响,尽是硕大的掌印。

封豕虽有铜皮铁骨,也不愿生受他的掌劲,摇着双锤奔退数步,正好来到一条殿柱旁边,他灵机一动,砰砰两锤将殿柱砸作数段,石柱呼啸着飞砸顺时风而去,每段都有百十斤重,横空掠飞,声势猛恶。顺时风吃了一惊,勉力躲开两截,每三段早迎面砸到,不得已使开‘大手印’,砰的一声,击为石屑。

封豕哈哈一笑,随后掠至,铜锤一扬,当头砸下。

“大哥,当心。”

财生主三个纷纷呼喝,鬼难藏将‘毒火鞭’抖开,飞缠封豕腰臂。观彻宇锥锤互击,打出一道闪电,击打他后心。财生主祭起‘青蚨镖’,当空的溜溜几个翻转,变作磨盘大小,猛的将封豕套在钱眼当中。

只听得一声轰然大响,顺时风合掌震开铜锤,借势退开数步,落地之时,竟然站地不住,翻身摔倒在地,滚了数滚,‘啊呀’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大哥——”

几个兄弟急喊了一声,手上飞快进招,一时却脱身不开。雷电打到背上,封豕愕了一愕,回头咧嘴一笑,伸臂将‘毒火鞭’抓了在手。这时,‘青蚨镖’当头罩下,封豕闷哼一声,挣了两下,却未挣开,心头顿时焦躁起来,身上黑气滚滚,身躯变得越发粗壮,体毛如鬃,妖态毕显。

财生主吃了一惊,刚要施灵力摧逼铜钱,只听‘崩的’一声,铜板已被他身躯撑破。

鬼难藏看得一怔,‘哈的’一声,喷出一道青烟,瘴气滚滚,凶恶异常,却是他的看家本事。

毒烟袭来,封豕摇了摇脑袋,若无其事,一拽毒鞭,鬼难藏站立不住,整个身躯撞到土墙上,一阵气血翻涌,半天爬不起来。

“四哥——”

观彻宇暗自咬牙,‘闪电锤’接连敲击,‘雷公锥’上电光缭绕,一道接着一道,亦颇惊人。

封豕厉吼一声,瞬间侵进,扭背一扛,将观彻宇撞飞出去。

“妖怪,佛爷和你拼了。”

财生主眼见几个兄弟接连负伤,又惊又怒,大吼着挥掌扑上,别看他身躯肥大,封豕妖相半露,粗壮如小山一般,气力相较,何只数倍。怪笑声中,封豕一把抓住他肩头,将他提的双脚脱离地面,一矮身扛在肩上,就地转了几个圈,丢手扔了出去。

“二哥,六弟——”

一卦清一脸诧异,他只顾绕殿奔走,一边打出卦签牵制修蛇,却未料到盏茶功夫不到,几个兄弟便被封豕打的纷纷溃败,更无还手之力。一惊愕间,脚下劲风忽起,却是修蛇尾巴猛然窜出,他心惊欲逃,早被蛇尾缠上双腿,腥气扑鼻,中人欲呕。

“妖物,放开我三哥。”

涟岚轻斥一声,金箭飞出,宛如一道流火,射入蛇尾之中。她这只金箭却是不凡之物,相传大羿本有十只羽箭,当年射日,十落其九,还有一支未用。涟岚虽不知此说可信与否,当时偶获此箭却也是一场机缘,箭镞斩铁如泥,颇有神妙,她以此为兵器,倒并未觉出什么不便。

修蛇尾上中箭,顿时厉叫一声,挥起三股叉挺身疾刺,碧眼中怒火熊熊。涟岚急招了金箭回来,横刃封挡,强猛力道传来,一个轻飘飘的身子被击飞出去,‘砰的’撞到石像之上,筋骨欲裂。

修蛇却不罢手,掠身追近,手起一叉,便要将涟岚刺死在地。

“龙妹留她性命。”猰貐反手一棒,将傅尘霄砸飞,瞅见修蛇欲置涟岚于死,不由微微皱眉。

“岚姐——”楚煌见涟岚处境危怠,猛然站起。

“五妹——五姐——”竹谷兄弟听到楚煌声音,心惊望去,都是挣扎欲起。

修蛇手持‘蛇信三股叉’,锋刃离涟岚脖颈不过数寸,见猰貐出言提醒,暗自咬了咬牙,媚笑道:“小妹子,看不出来你小小年轻,相好倒是不少。却也难怪,你这张脸蛋果是美艳。既然大哥要留你性命,也罢,你且表个诚心,只要是真心归顺,姐姐今日便放你一马。”

涟岚淡淡一笑,缓缓道:“我平生志愿,誓不与妖类为伍。”

修蛇闻言一怒,森森笑道:“看来你对自己这张小脸着实爱惜的很,待我给你划上十七八道口子,再看看咱俩谁更像妖怪。”说着银叉一递,涟岚脸颊微凉,一股寒意直透心底。

“妖女,住手。”楚煌飞掠而至,见修蛇手段歹毒,连忙大声喝止。

“好啊,你的小情人来了。”修蛇妖媚一笑,“你猜猜呆会变成了丑八怪,他还会不会这般着紧你。”

抬头瞟了楚煌一眼,咯咯笑道:“小兄弟,你最好站着别动。不然,姐姐心里一害怕,手上这么一抖,这张如花似玉的漂亮脸庞可就再也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