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22章

第222章 娶你为妻

涟岚扭头看了楚煌一眼,只觉得胸口一阵气闷,吃力地咳了两声,急忙背过身去吐了口浓血。

修蛇微微一讶,娇笑道:“哟,小妹子真是体贴的很呢,重伤咯血,都不让小情郎瞧见,怕他为你担心吗?可叹我们女子一片痴心,世间男人只是贪图我们青春貌美,一旦风华不再,你再体贴于他,又有什么用呢?”

涟岚微笑道:“你喜欢他是你自己愿意,又何必在乎他是不是同样喜欢你。喜欢若是能交换,便不是真得喜欢。”

修蛇微微一怔,叹口气道:“我见犹怜,何况男子。再说下去,只恐我也要生出不忍之心。你如此气定神闲,姐姐也自愧弗如。只是我心中奇怪,如若我毁了你的容貌,你真的不担心你的小相好会离你而去吗?”

“你错了。”

“错了,哪里错了?”修蛇奇道。

“他是我义弟,……”

“你们两个既是义气相投,又容貌相当,如此天作佳偶,何必结什么姐弟,实是暴殄天物。”修蛇摇头失笑,斜瞅了楚煌一眼,笑吟吟地道:“小兄弟,你喜欢你这位义姐吗?想不想娶她做老婆。”

楚煌微微一怔,他虽不知修蛇玩什么花样,眼下能拖延一刻是一刻,冷静地道:“我义姐美貌无双,性情又温和无比,自然……少不了仰慕之人。”

修蛇笑道:“我不问别人,只问你呢,你愿不愿娶她为妻?”

“够了。”涟岚冷着脸道:“楚煌,你平日里机敏多智,今天为何不知进退。我们竹谷兄妹今已一败涂地,逃得一个是一个,你不寻隙脱身,净跟她歪缠着什么,你若再跟她说一句话,我……我从此便没有你这个兄弟。”

“哟,你不说她性情温柔吗?莫非你只是一厢情愿。”

“她又如何不温柔了,你只听得她对我说了两句狠话,就作此结论。难道你没听说过有句话叫作,爱之深,责之切。”楚煌笑着道。

“嗯,有道理。”修蛇轻笑道:“如此说来,你确是知她甚深。你这小子倒还不错,眼见小相好落难,没有只顾着自己逃命。小妹子就倔强得很了,我看你们彼此都大有情义,倘若呆会有个三长两短,到死都未能互诉衷肠,岂不辜负这一段相思。姐姐有心给你们一个机会,俗话说,择日不如撞日,你们不如就在此时此地拜了天地,姐姐我就做个主婚人,大伙儿则都是证婚人,让你们临死前也了段心事,做一对同命鸳鸯。”

涟岚脸颊涨红,怒道:“你快点杀了我吧。”

“小妹子,你可想好了。”修蛇抬起银叉压到她香肩上。

“慢着。”楚煌急忙喝止。

“还是小兄弟明白事理。”修蛇笑了一笑,“好了,我便给你们一刻钟的功夫叙叙衷肠,稍后再为你们主持拜堂成亲。也免得你们说我洞湖君不近人情。”说完便收了银叉,远远走了开去。

……

“龙妹,你搞什么鬼。”封豕看得一头雾水,走近询问。

修蛇得意一笑,“你没听大哥说么,要留下他们性命,咱们六君重临三界,正须招兵买马,这几个人的修为虽然比起我们差之甚远,放在人族中也算一时雄杰了。况且,他们胸怀义气,敢架强梁,这点至为难得。若能收为己用,可不是如虎添翼。”

“可我看着你不像是在给大哥招揽部下,倒像是做上了红娘,怎么还要主持拜堂什么的。”

“这你就不懂了吧。”修蛇狡黠笑道:“我方才以毁容相威胁,那女娃都凛然不惧,杀又杀不得。想要招降于她,岂不是困难百倍。我看她和那小子互有情意,却说是什么结义姐弟,我这双眸子阅人无数,还能被他两个小男女骗过了。是以才推波助澜,玉成其事。这女子的心思,你可是不懂,但叫他们真的拜了堂成了亲,结为夫妇,那男的就是她的死穴,只要这点拿准了,再叫她低头归降,那可就十拿九稳了。”

“哦,原来是这样呀,龙妹果然高明。”封豕想了想,又道:“那光他两个降了也不成呀。”

“这女娃是我盯上的,我便只管招降女娃的事,别的我可管不了。”修蛇摆摆手。

“不会吧。”封豕两眼瞪圆,“九婴战那使双剑的女娃,凿齿二哥战那使刀的,大风战这小子,数我吃亏,一斗四,真刀真枪的较量我在行,若是动嘴皮子招降纳叛可就要我的老命了。不对呀,那个贼眉鼠眼的老道也是你的对手呀。”

“那老道本是一旁掠阵的,只因我手段高明,他才过来相助那女娃战我,还不是因为你无能,战那四个不下。现在还想让老娘帮你招纳老道,招降女娃我就在行,男的我可侍侯不了。难道你想老娘陪他上床呀?”

修蛇越说越气,伸手拽住他的猪耳朵训斥起来。

“不敢,不敢。娘子饶命。”封豕腼着脸打躬作揖。

……

“岚姐,你伤得重么?”

“道不同,不相为谋。”涟岚强撑着坐起,轻咳了一声,“今日死则死矣,绝不能向妖类卑躬屈膝,大义面前,最怕给自己预留退路,一存苟且之念,势必越陷越深,终至不可自拔。修蛇留我性命,不过想收为爪牙而已,我岂能如她所愿。”

“岚姐,”楚煌拿起她冰凉的纤手,轻笑道:“你我结义一场,不求同生,但求同死,姐姐素来以气节自砺,我又岂能任你先我而死。”

“如此说来,倒是姐姐拖累你了。”涟岚沉默道:“七弟,你天性颖悟,修为一日千里,日后成就正不可限量,不比我们这等久倦江湖之人,切不可轻言死字。唉,不有死者,无以酬知己,不有生者,无以图将来。若我竹谷兄弟全军覆没,将来还有谁找六君报仇。”

楚煌微微皱眉,眼下情势固然脱身极难,却也未必没有机会,只不知涟岚为何萌生死志,这可不是好兆头。因笑道:“岚姐,那修蛇虽然心性毒辣,有些话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涟岚微微一怔,大约是想起了什么,纤手触电般蜷了回去,俏脸微烫,平淡了口气道:“你还是多想想如何逃走是正经。”

“岚姐,我要娶你为妻。”楚煌缓缓说道。

“什么?”涟岚几疑是自己听错了,板起俏脸道:“不许胡说。”

“我要娶你。”楚煌盯着她笑道:“你若是活着,便是我义姐,若是死了,便是我妻子。活着,我听你的。若你非要以死明志,可就管不得我了。”

涟岚呆了一呆,怔怔地流下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