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23章 劫后余生

第223章 劫后余生

“你两个商量的怎么样了,可以开始拜堂了吗?”修蛇笑吟吟地走了过来。

“七弟,我缠住她,你赶快逃吧。”

涟岚轻咳一声,手上露出一截箭芒,想起楚煌方才的说话,心头微微恍惚了一下,又酸又甜,也不知是何滋味。

“岚姐,且慢。”楚煌急忙扯了她一下,“你忘了前时我们是如何逃离奢乐岛的?”

涟岚闻言一怔,疑惑的望了过来。

楚煌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飞快思忖,那‘紫芯梧桐’奇诡莫测,功法奥妙难以尽窥,让人实有难以驾驭之感。尤其面对六君这等级别的巨魔,他也深怕施术不成,反被人抢了去。不过眼下别无他法,说不得只好行险一试了。

“怎么,你们还没打够?”修蛇笑道:“姐姐是可怜你们夙愿难偿,两个小娃娃可莫要不知好歹。”

“多谢了。”

楚煌冷喝一声,略一观想,胸口紫芒陡亮,一派诡异气象。

“哟,这是什么物事。”修蛇也不畏惧,笑容不变。

楚煌正要取了‘紫芯梧桐’出来,脚下陡然轰隆大震,整个大殿摇摇欲倒。众人心惊停手,只见房顶摇坠,乱石劈头盖脸砸落下来,倏时,轰隆水声传来,冲破门窗,撞倒土墙,灌入大殿中来,滚滚白水哗哗流响,横冲直撞,犹如狂龙一般。

众人眨眼间便被洪水没顶,大殿被冲得七零八落,更不知身在何处。楚煌一看机会来了,忙捏个‘分水诀’,拽着涟岚便泅水而去。

修蛇却是水下的好手,他号称‘洞湖君’,论起水下功夫,在六君中仅次于‘凶水君’九婴,虽然大水突至,将众人冲得手忙脚乱,彼此不能相顾。修蛇却没有忘了盯紧楚煌两个,一见他们渡水潜逃,当下便拖着三股叉劈水斩浪追来。

“可恶,这个妖女倒跟我们耗上了。”

楚煌瞅见修蛇不依不饶的追来,不由暗暗叫苦。凡人之性,都是乐土居而惧水泽,修道之人虽然道息稍强,入水也必得辟水诀、分水诀,或者一些辟水灵宝才能保无虞,和水族的妖怪比起来自是不可同日而语,更别说在水下打斗了。

当下,楚煌将分水诀使到极至,也甩不开修蛇分毫,倒是涟岚在水下一阵颠簸,灵力消耗甚剧,眼眸便有几分迷离之感。这一追一赶,速度极快,又过半刻钟,涟岚禁不住轻咳两声,登时喝了两口冷水下去,神情很是难受。

楚煌看得心疼不已,一紧她腰肢,低头凑了过去,便将她温凉的嘴唇噙住了,涟岚猛的哆嗦一下,清媚的眸子轻轻闭了起来。

楚煌一边与她渡气,一边加急寻找有利地形,抬眼望见远处一片桃林,也不知是不是先前被困的所在,化身荒芜刀光影出来,利箭一般飞窜了进去。

“桃花水涡?”

楚煌飞快在桃林中打量,只见地上水涡遍地,无数风漩厮扰不休,瞧起来大是凶险。

“哟,这天地都还没拜,倒是先咬上了。小妹子,我只道你是个端庄矜重的人儿,想不到见了情哥哥,也粘乎的很。”

修蛇追了进来,见他两个搂在一起,嘴唇相接,顿时谑笑起来。

涟岚娇躯一震,回过神来,羞不可抑,急忙挣拒。无奈楚煌揽抱甚紧,见她螓首乱摇,还伸出手来正了一下,示意她不要乱动。涟岚气恼不已,在他嘴唇上重重咬了一口。

楚煌紧了紧眉毛,‘啪的’一声,在她俏臀上打了一下。

涟岚呆了一呆,娇躯一软,却觉得楚煌竟把舌头送进口中,不住衔弄自己的小舌,还有种咸咸的血腥气,怕是方才那一下咬得不轻,她脑中轰然一炸,心里乱成一片。“他这是轻薄我了,他怎好轻薄我呢。”

修蛇笑吟吟的站在一旁,见他两个粘乎的起劲,总不好这个时候上前递招,未免太煞风景,盯了片刻,却见楚煌脚下若有意若无意的移动,猛然心头一省,暗叫不好。“这小子要逃。”

心念未已,楚煌脚下一滑,闯进风漩之中,立时被水涡吞了进去。这水涡之下,千穴百窍,声息互通,正所谓,‘春来遍是桃花水,不辨仙源何处寻’,任你天大本事,也休想追得上。

修蛇黑起脸庞,哭笑不得。

……

水涡之下,水流甚急。

楚煌见修蛇未有追来,心头一松,这茫茫春水,自也难辨道路,眼下只好随其波逐其流,楚煌使一个辟水诀,凝一个气罩将两人收在其中,余下的事,便只能听天由命了。

两人掉进水涡之时,涟岚也明了楚煌百般厮缠只是障眼法罢了,至于是不是虚虚实实,就只有两人心知肚明了。涟岚虽是恨得牙痒痒,也不好怪责于他,只好先记下账来,秋后再算。

方才在水中追逐,楚煌虽使了分水诀,慌张之中,涟岚的裙裳也尽皆洇湿,不过她穿的葛布衣裳,质地极好,倒不虞春光外泄。当下,两人便背靠着坐在光罩中,以维持平衡。此地也并非晒衣之处,她就只是将衣摆的积水拧了两下。

涟岚伸手披着乌发,也不和楚煌答话,这一半日遭遇虽然希奇,击斗更是惨烈,却也不及和他的关系变化可惊。想起在镇妖殿中,他说‘活着,我听你的,死了,也要娶你为妻。’那是想自己有所牵挂,以阻死志了。只是我没有问他,若我不死,便做不得你妻子吗?唉,这又何必问,世上焉有活人嚷着娶死人做妻子的,若是死了还牵挂,生时又怎能不喜欢。

只是,他真的喜欢我吗?为何他从来也不说。还是仅仅为了激我以生呢?

涟岚在一旁柔肠百转,不由叹了口气。却觉着背上有些暖意传来,却不是体温能够了。她心知是楚煌怕自己着凉,才使了什么术法,好蒸干自己衣上的湿气。

“岚姐,……”

“也不知大哥他们有没有逃出去。”

两人又都沉默,楚煌轻吁口气道,“吉人天相,相信他们会没事的。”

涟岚点点头,“看,水流变缓了。”

水流果然变缓了,碧波涟纹,水声潺潺,夹岸桃树,落英缤纷。

“这里好熟悉。”楚煌站了起来,心中微讶。

“来了,来了,又飘来一个。”

嘈杂声传来,眼前现出一艘大船,和来时所坐一般无二。几个豪客站在船头,手中张着几面大网,在河中打捞着什么。

“二哥——,”

两人顺水漂近,刚好看到几个豪客从渔网中抬出一个胖大和尚,却是财生主无异。

“二哥——”

“老二——”

楚煌两个上得船来,却见几个大汉早围了上去,虽然衣裳沾湿,形貌狼狈,分明便是顺时风几个了。

“你两个竟没被那水涡冲得晕过去,修为倒是不俗呀。”几个豪客嘿笑着打量两人一眼,也不多问,径自赶去打捞漂在水上的豪客去了。

“五妹,七弟——”

顺时风一眼瞟见楚煌两人,大为欣喜,快步冲了过来,“你们没事,真是太好了。”

“嗯。”涟岚眼眸微热,连连点头。

“楚兄。”身后有人唤了一声。

楚煌猛得转过身来,一人卓立,笑靥如花。

“辛兄。”

“你不抱下我吗?”辛昭上前。

楚煌灿然一笑,伸开双臂,将她揽入怀中。

“楚兄,张无眠似乎接到了什么重要消息,已经先一步离去了。”辛昭笑道:“当然还有那两位绝代佳人。那位白小姐好像跟你甚是熟稔。我看她颇有恋恋之意,大约对你很是牵挂吧。”

楚煌微微沉默,摇头笑道:“你们又是怎么逃出来的?”

“这一切当然还要拜桃源中人所赐,他们既不想群豪丢命,自然能想方设法放我们逃去。妖族六君虽然神通非凡,稍加牵制料想也不成问题。”

“好一个神秘的桃源呀。”楚煌微微感叹,“桃花源主遍邀豪士,该不会为着放跑那妖族六君吧,此事殊不可解。”

辛昭笑着摇摇头,轻声一叹道:“楚兄,我们只怕也得分道扬镳了。”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

“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辛昭悄然念了一遍,抬头道:“日后你若有暇,可来金风国一会。”

“好,一定拜访。”

辛昭轻笑道:“不是随口敷衍吧。”

“岂敢。”

“你这回拼死救护我二弟,她心里也很感激你呢。只是性情冷傲,不擅言辞,你可多担待。”

“道义相交,岂能见死不救。”楚煌微微一笑,不以为意。

“楚兄,这夹岸桃花千树,胜似当年桃园。你我患难扶持,情拟知己,何不就此结为生死兄弟。”

“我也正有此意。”

两人相视微笑。

“你跟我来。”

辛昭使开‘驭云术’,登空而起,掠进桃林之中。楚煌也不迟疑,紧随其后,跟了过去。

桃林深处。

管方衡提刀而立,大约是创伤未愈,她面颊雪白,更增清冷之感。

“二弟,我把楚兄给你请来了。”辛昭笑着上前。

“怎么,让我感谢他的救命之恩?”

辛昭避而不答,直言道:“我和楚兄相约结为兄弟。”

“随便。”

“你何不也随我们一同结拜。”

“为何?”

辛昭愕然半晌,一时倒被她问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