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24章 病从何来

第224章 病从何来

楚煌返回大船的时候,群豪都已各自散去。辛、管两人无他牵挂,便没有随他返回。

当时,管方衡要辛昭说个结拜的理由,辛昭知道这位义弟性情高傲,异于常人。她既然有此一问,那什么义气相投,救命之恩,或者三才神兵,天作之美等等说辞便不足以服她之心。

辛昭想了想笑道:“自古一男一女拜天跪地,那可只有做夫妻才是这般拜法,从来不闻可以结作兄妹。万一皇天后土错会了可该怎么办,不如我们三个一道,相较起来稳便一些。”

管方衡虽是不以为然,一时却无话可说。便被辛昭撺掇着拜了几拜。

辛昭又道照胧云已有消息,飞熊寨已经安然无事,她则一路护送子衿向兰泽国去了,辛昭心知楚煌多半要寻子衿而去,便嘱他见了照胧云让她早日回去。

楚煌也颇为挂念子衿安危,听她这么说时,稍稍放下心来,自是满口答应。

“七弟,你那两位朋友不过来了吗?”

竹谷兄弟还在船上等待,瞧见楚煌大是欢喜。

“嗯。”楚煌点点头,又道:“几位哥哥又有何打算?”

顺时风道:“我们时下还在襄州境内,此处离中天庄该当不远,卧追儿邀请我们兄妹到庄上作客,当时不曾回绝了他,说不得便要向那任庄主盘桓几日。”

“现下南方兵祸连绵,中天庄只怕也是朝不保夕,几位兄长这时到中天庄去,一旦兵祸延及,恐怕不好脱身。”

财生主哈哈笑道:“咱们兄弟行走江湖多年,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便是妖族六君这等强霸的对手,今日不也化险为夷了么。七弟无须担心。”

楚煌也知竹谷六友修为不俗,只这妖族六君都是欺天霸地的神通,不免吃了些亏。换作旁人,可未必奈何得他们。

“七弟,你若没有别事,不如同我们一道上中天庄坐坐,听说那任皇图素爱交结天下英豪,今日难得有人引介,若能结识此人也是件美事。”

“我……,眼下还有些琐事脱身不开。”楚煌笑道:“留待异日吧。”

“也好。”顺时风叹口气道:“我们到中天庄盘桓两日,时日不会太久。你若寻我们,可到洛下竹谷来。咱们自家兄弟,却总是乍见又分,让人不快。”

“大哥何须伤神,咱们兄弟相聚的日子还多着呢。”楚煌笑道。

顺时风拱了拱手,大袖飘飘,飞掠上岸。兄弟几个各自道别,轮到涟岚时,自然别有一番不舍之意。

“岚姐,改日我到竹谷寻你。”

“你说话可要作数。”涟岚瞪他一眼。

“自然,”楚煌笑道:“我还有许多话要和你说呢。”

“什么话?现在不能说吗?”涟岚奇道。

“你要是不走,我便慢慢说与你听。”

涟岚若有所悟,轻啐道:“哪个喜欢听你胡说八道。”

楚煌微笑不语,只是看着她的面庞,看不够似的。

涟岚轻柔一叹,转身欲走。

“岚姐,”楚煌忽觉得情不可抑,急追了两步,赶到船舷边上。涟岚衣袂一展,已是驭云而起,半空中回过头来,乌发披拂,如花似玉。

“几位哥哥,待我舞刀与你们饯行。”

楚煌淡淡说了一句,荒芜刀落入掌中,清寒幽幽,如有实质。

“日尽欲尽花含烟,月明如素愁不眠。赵瑟初停凤凰柱,蜀琴欲奏鸳鸯弦。”

“此曲有意无人传,愿随春风寄燕然。忆君迢迢隔青天,……”

这一路刀法使开,刀气纵横,敛而不散,进退之间,便如鹤舞鹰扬,气韵潇洒,端得是精妙非常。

楚煌舞了两遍,回头看时,桃花缤纷,长空寂寞,六人早已走得不见踪影。

“咳,咳,”楚煌咳了两声,不由一阵心悸,只觉着灵力在体内四处奔窜,身体滞重欲死,顿时急出了一身冷汗。他知这些年四处奔走,修习过的功法极多,不少都是浅尝辄止,体内道息不免有些驳杂不纯。再有,‘化蝶离魂术’的修炼脱离正轨,也不知这门功法本身便不完善还是怎么,这次被大风棒槌一击,便觉着精气涣散,有大病之兆。

不错,是病。

凡人有生老病死,人人都知道。仙道也有生老病死,便不被常人熟知了。

仙道是人么?能人之所不能。

仙道不是人么?惟人可修炼而至。妖魅虽也能修炼,循其正轨,却比人族曲折不少。也或者是妖族大败之后,法门失传,现今盛传的法门都源出人族,是以便有些不合时宜的地方,自然多些曲折。

自浑沌元主化生万物,修行之路便可归结为两法。一为盘古至阳之法,一为道祖至阴之法。至阳之法在于强健体魄,肉身成圣,后世传为武术。至阴之法在于锻炼神魂,培筑元神,后世传为道术。

天地万物莫不有阴阳之分,孤阳不长,孤阴不生,必须阴阳两合,方能化生万物。

是故,万类天生莫不有魂有魄,魂即阴魂,魄即是肉身,为阳。是以,人族常唤人间作阳间,称冥府掌管阴魂之地为阴间。

至阳者,为天地一切实物。故盘古能开天辟地,实为天地之祖。

至阴者,无物无象,虚无飘渺,是以‘道’似若不可察知,而又充塞天地,无处不在。

人类之生,阴阳相合,故有魂魄。

人类之死,魂魄相离,魄埋天地,魂入冥籍。

阴阳若合而实分,暂合而终分,是以人类终不可以长生。

是以,武术之修炼,磨炼筋骨,皮肉,至者伐毛洗髓,返老还童,使阳魄坚固,则能牢锁阴魂,所谓金钢不坏,便是指此法。

道术之修炼,筑基、结丹,使神魂至坚至凝,以肉身为赘物,只须夺舍重生,弃之无憾。

‘化蝶离魂术’乃是六魅玄藏奇士观察武道两法之异同,取长补短得来。

武术之修炼,要人固本培元,有所谓‘童子功’,专要人元阳不泄。要知人之一死,阳魄生机便绝,如天地化生,轻清者上浮,重浊者下凝,阴魂即轻清之物,阳魄一死,浑身气窍大开,阴魂便离体而出。是以武术修炼最忌讳一个‘泄’字,所谓铜皮铁骨,全在一个锁字诀,上层武术,活个一二百岁,浑若等闲。

又说:内炼一口气,外炼筋骨皮。

外家功便是打熬筋骨,江湖上比比皆是,不过褒养生机,外加一个锁字诀而已。内家功即是炼一口气,又称吐纳,大约是从禅宗得出来的体验,练至极处即所谓天眼通,天耳通,已是沟通神魂的功夫了,有一些肉身成圣的意思。

化蝶离魂术却有些不同,先要结茧,其实便是一种高明的吐纳功夫,只是要艰苦严格许多,结茧成时,肉身之气窍与神魂之灵窍合而为一,此两窍好比是两重门,平时各自开关,所以阴阳无法通气,现在要让两门合一,欲开则开,欲关则关,阴阳得以勾通,这一步,便是天眼通,天耳通的功夫了,之所以称之天眼、天耳,其实并没有多么玄妙,只是阴阳勾通,神魂特性得以彰显,灵妙百倍的缘故。

阳魄人人得视,得感,阴魂则不可察,要观察,只有通过思感,思维活动的时候,人人都知道是灵魂在思考,而不会以为是肉体在思考。是以阴阳沟通的功夫,便在于气窍和灵窍两门合一,欲开都开,若不通法门,便只有等待偶然。关闭是一种恒常状态,吐纳则是一种同时调动阴魂阳魄的方法,既需要用思感控制,同时又是一种呼吸的方式。吐纳有成,便是内息,所以内息便是不用鼻口呼吸,不用鼻口用什么?便是用阳魄之气窍。

化蝶之后,便是离魂。

凡人之三魂六魄,其实只是一种分工。合三魂六魄方能成神魂之整体。但修道一途本以提升神魂为能事,法门众多,‘分身术’自然是其中之一,分身术虽曰分身,其实分的并非是身,而是魂。因为身是血肉之躯,滞重之物,无可分割。便是盘古化生天地之后,也是神力耗尽,可见阳魄是分无可分的。

只有灵魂、思想、念力这些玄妙的东西才有分的可能。离魂便是按照化生法则,太极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又说,‘分以众象,合以太极’。本意是希望缩短修炼时间,和一步一步的筑基培丹不太一样。

可是这门功法虽然思路上颇经一番深思熟虑,修炼起来仍是困难无数。当初楚煌被龙宫六率围攻,神魂被‘三气锁龙阵’洗炼,灵机大合,颇有离魂之能,一时心喜,以为功法大成。谁知这段时间以来,却难以寸进,有些进退维谷起来。

其实不管武术和道术,一般法门皆是稳扎稳打,筑基培炼,虽然大成者极少,修炼中若遇到迈不过的坎,还能及时煞住,迷途知返。

上层内家功都讲练气,贮气之地为气海,道术从筑基培丹开始,所以根基都扎在这个‘丹’上,好比三军统帅,指挥调度。楚煌今天被大风一槌震伤,气机崩散,才发现少了这么一个东西,好比三军无帅,日常还不觉得如何,一旦战败溃逃,便自相倾轧,难以收挽。

楚煌大脑一阵发麻,慢慢软倒在甲板上,左臂光刀大亮,将他吞噬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