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25章 黄雀在后

第225章 黄雀在后

\请到WwW,69zw,com六*九*中*文*阅读最新章节/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潺潺的水声渐渐止了。暮色微微罩了下来,淡淡月华洒在碧水上,清风漾来,鳞波涟缕。

风里透着些花的香气,山野孤旷,分外怡人。大船倒似被人遗忘了一般,天地间惟余花鸟对语,一众豪杰带走的,似乎不只是觊觎之心,失望之情,还有世俗的尘嚣呀。

一道月华披洒下来,楚煌脑中一清,醒了过来。方才他道息窜乱,不能自抑,大有走火入魔之兆,心中吃惊不小。正没奈何间,却被荒芜刀收了进去,自身意识顿时进入假死状态,体内道息也不知如何调理了一番,现在虽觉四体空乏,灵窍中却隐隐有灵力蛰伏,危机似乎已经过去了。

修行之法,不论道术还是武术,皆须从炼气开始,贮藏于气海。楚煌修习的‘化蝶离魂术’虽然未在气海结丹,是一点小不同,炼气这一步却不能跨越。只是此术先一步打通魂气两窍,灵力便在魂窍中集结,不但要结丹,还要同时结亿万丹,所以号称‘分以众象’,大成之时,再求众象合一,自然是事半功倍。不过,寻常道术结一个丹都要历经千辛万苦,此术却要同时结亿万丹,其中凶险便不足为外人道了。

本来楚煌要专行此法,大成之日实在渺茫,因此法本是六魅玄藏奇士读人道大圣庄周【南华经】化蝶一篇,突发奇想而来,殷月机缘巧合获得此法,也不识其中玄奇,只当是稀世大神通,便和楚煌一同参详,根本不知其中的轻重。

这半日混混沌沌,楚煌神魂假死,浑不知道息窜乱的凶险,此时仔细忖思,却不由出了一身冷汗。他修习此术一久,便渐渐察觉到种种不可索解之处,大约此术是道法高士研习之用,绝非初学入道所宜,身边又无师友参详指引,难以贯通之处不得不囫囵带过,想要习有所成,实在是千难万难。

还好,前些时在招摇山中夺得荒芜魔刀,缘会之中与刀魂合而为一,炼就魔刀之体。这荒芜刀是太古魔刀,确切来历,早不为人所知。但此刀阳魄而阴质,质地之美,实不输与【阴阳天】顶尖道者。所蕴灵力竟不在一门宗主之下,更兼月出时,能自哺英华,导引之法闻所未闻。楚煌方才神魂假死,全靠此刀自身特质疏理刀魄,凶险之余发现此种妙用,倒也算因祸得福。他有心揣磨此刀的奥妙,更兼道息疲弱,犹如大病初愈,当下仍是收敛神魂,任刀体自己含哺月华,锻炼阳魄,暗暗观察它的洗炼之法。

正在有所心悟之时,衣袂破风声隐隐传来,楚煌心头一动,大船上已落定几个黑衣人。

“来得好快。”楚煌见这几人身法不俗,心中微微一讶。

当先两人俱是一身深蓝斗蓬,不见面目。身边几人则穿着黑色劲装,黑巾包头,一脸肃然。举手投足之间,颇有慑人之气,显得见修为不凡。

楚煌心念电转,暗道:这群豪前脚刚走,便转出这么一群神秘人物,瞧来不是寻常路数呀。

……

当今仙道大派之中,十大道门号称【天元正宗】,蜉羽、太乙、秋水、龙象又称‘上四门’,徒属之众,遍及海内。天音贝阙、龙城凤都、琅嬛御院,清愿静殿则以奇术传世,门人弟子虽有所不及,声望却足以与其分庭抗礼,毫不逊色。

琅嬛御院以御术传宗,称言天下万物莫不可御。可惜御术体大难精,琅嬛弟子在道门大会上屡遭败绩,颇损声望,近年开始弃道攻文,在道法理论上多有发挥,分阶划等,定名称号,颇为官家推重。

琅嬛御院将道术划为【阴阳天】、【自在天】、【轮回天】、【浑元天】四等,各有品阶若干,称号若干,已被殷官家颁之国典,道门弟子皆须依典授箓,否则,即便你神通过人,神国也是不会承认的。

阴阳天又叫‘天’,琅嬛御院划为九阶,基本可以囊括人界道者,十大道门、三千旁门均可授箓。

阴阳天之修行专看人阴阳相合的程度,阴阳即魂与魄,人一降生,魂魄似合而实离,白天魂魄暂合,故人虎虎有生气,晚上魂魄相离,故人如梦如死,伤之极易,当年张桓侯武勇盖世,也不免于此。

化合阴阳原本是整个修行的过程,阴阳相合即是肉身成圣或者成仙得道了,但自来人们的认识上有一点误会,以为得道即是成仙,而事实上位列仙班那可是需要天庭授箓的,昔日,美猴王在海外学成神通,自以为得道,结果鬼卒还是找上门来,将他锁到冥府,他自然不服,大施神通将十殿阎罗打得屁滚尿流。这样一来,天庭才知道他真是得道了,急派太白金星下界招他做官。

有一些妖魔精怪,修炼了几千年,躲在深山古洞之中,也以为得道了,你得道天庭得承认呀,天庭通常先让雷公劈两下试试,这就是人们认作理所当然的雷劫,劈不死的,哦,是得道了,过一段时间再劈劈。

要知道,那蟠桃园的桃是有数的,早被人定完了,你得道了也得等名额呀,不幸很多人熬不过,所以才有所谓怀才不遇呀,人说‘抬头三尺有神明’,不信邪不行,一般满腹牢骚写文章表示怀才不遇的下场都很凄惨,好听点就叫英年早逝吧,大约神仙听烦了,跟阎王一通气,就被请去回炉了。

所以,得道与否,表面是看不出来的,人们只有看某人成仙了推想他是得道了。同样的,你修行到什么品次也不太能看得出来,所以得有道门颁发道箓,神国才能承认。

……

楚煌看这几人步履轻趫,尤其是跟着两个斗蓬人身边的半百老者,气度沉凝,双目深湛,虽看不出合道程度,只怕也不在一派宗主之下。

这时,老者一摆手,几个黑衣人分窜出去,在大船上搜索起来。

老者踱了两步,轻咳道:“两位圣使但请放心,此间出路已被我布下天罗地网,我看此番赴约豪杰俱已狼狈不堪,稍时,定要将他们一举成擒。”

楚煌陡闻此言吃了一惊,这老者是何来历,竟敢出此大言?

斗蓬人点头道:“黑龙使办事一向谨慎,宗主将此事交付于你,岂能不有所考量。不过……此次与会之人,都是江湖上一方豪俊,他们行作一道,实力不容小覤。本宗神通广大,自是不惧这些个江湖豪强,但万事总以周全为好。来时宗主再三吩咐我俩,‘九歌真解’关系重大,他老人家本欲亲自前来,只因宗门有些事务未了,才遣我三个打这前锋。宗主随后便至,若是拿不到那‘九歌真解’,黑龙使可有以交待。”声音极为清冷,却是个女子。

“本使也拿了他几个修士,反复审问过,无奈那几人都说桃源谷存心刁难,并未见什么‘九歌真解’,我思量这眼下之计,也只有将这干豪客一发拿了,再挨个审问,那秘法若有,也必在这些人的身上。”黑龙使苦笑了一下,逊谢道:“伏圣使,你在宗主面前可要给小人多美言几句,小人为宗主办事,那可是鞠躬尽瘁,一毫也不敢懈怠。”

“听他们对答,敢情也是为着‘九歌真解’而来,却不知为何只守在谷外。他们口中这个宗主,不知又是什么人。看他们的言语打扮,不像道门中人,莫非是八大魔宗之一?”楚煌暗暗思量。

伏圣使冷哼道:“我们为宗主效力,谁不是兢兢业业,这话又何必说。只是宗主意在那‘九歌真解’,我们拿到了便是有功之臣,若是拿不到,便等着宗门处罚吧。”

黑龙使面孔抽搐,脸色也阴沉下来,他也知道门规的厉害,本来还存着一丝侥幸,见伏圣使如此不留情面,心头登时凉了半截。

几个黑衣人飞快奔回,恭身道:“回禀两位圣使,黑龙使,船里船外都仔细检查过了,没有发现人迹。”

伏圣使为难地道:“风圣使,咱们在此处守了数日,都没有‘九歌真解’的半点消息。宗主又早有严命,不许我们接触桃源谷的人,眼下进退维谷,你说该怎么办?”

风圣使默然道:“此行以黑龙使为主,我俩只是奉令监督宗门弟子勿使懈怠,行动计划自然还得黑龙使拿主意。”

“风圣使所言甚是。”伏圣使笑道:“黑龙使,行动开始,你不须临阵指挥吗?”

见他两个有推诿的意思,黑龙使暗自咬牙,只是人家是宗主座下圣使,位高权重,他虽是五龙使之一,也不敢轻易得罪。躬身道:“请两位圣使一同观阵。”

凤圣使缓缓摇头,“我俩自会观阵,便不劳黑龙使相陪了。你须身临战阵,我们跟去,岂不是碍手碍脚。”

“不敢。”黑龙使见他们无意同行,又怕布置有甚差池,只好道声告辞,引着几个黑衣人飞快离去。

伏圣使待几人奔远,轻嗤道:“这个岳季常老谋深算,自以为思虑甚精,这几日定谋布阵全掌在他手,我们哪说得上半句话。现今看着谋划不成了,寸功难立,责罚有分,却千方百计拖我们下水。此次若是拿不到九歌秘法,看我不向宗主告他个专断之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