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26章 双雀庄

第226章 双雀庄

风圣使淡淡道:“他也是立功心切,你又何必跟他一般见识。”

“只要他不老来搅扰我们,我才不耐烦跟他计较许多。”伏圣使‘噗卟’一笑,她原本清清冷冷,这一笑顿如春冰乍破,大有娇媚之感,可惜面上罩着厚厚的斗蓬,难以见分毫颜色。

风圣使轻哼一声,“宗主应该这两日便到,咱们还是先回双雀庄侯着吧。我看岳季常此去,即便拿住几个豪客,也济不了什么事。拿不到九歌秘法,宗主多半还要见怪。”

“双雀庄?孔琬说他家住襄州城外双雀庄,莫非这中间有什么关联。”楚煌一听双雀庄之名,疑心大起。那天在飞熊寨中,孔琬曾力邀他到双雀庄一会。楚煌自问记忆极好,绝然不会听错。

“主事的是黑龙使岳季常,我两个只掌监督之职,取不到九歌秘法,是他岳季常调派不力,我们能担什么干系。”伏圣使笑道:“风师哥,你这趟刚从东边回来,便被宗主派来监管此事,宗主对你真是看重的很呢?”

“哪里。”

“只是……只是你这次回来怎么和我生分了许多。莫非你在外面找了个相好的。”

风圣使轻咳道:“你莫胡说。我们一心为宗门办事,哪里有暇顾及私情。”

“师哥,你忘了以前唤我什么的吗?”伏圣使轻声一叹,她此刻温柔尽显,和方才的冷淡样子判若两人。只是他宗门中似乎有规矩,圣使都是遮头罩面,衣衫厚重,两人隔着斗蓬,谁也看不到对方表情,只听声音,那伏圣使好似情根深种,风圣使就有些左摇右摆,吞吐难言。

“那是什么?”风圣使面孔一侧,疑惑的说了一声。

“师哥,你到底怎么了。”伏圣使低首轻叹。她只道风圣使又是借故转移话题。

“你快来看。”

“什么?”

伏圣使心头疑惑,扭头看时,不由轻咦了一声,得他一提醒,她也发现甲板上有一片月光凝聚不散,刺得人眼眸生寒。这自然是楚煌所化了,荒芜刀无形有质,这时恣意吞哺月华,寒芒大盛。

凤圣使伸手一掬,竟把那团月光敛到手中,抚摸之时,若有锋刃,不由轻吸口气,“这不是一把刀么?”他随手挥出两刀,刀气所及,甲板上现出两道勾痕,桅杆‘喀嚓’一声,从中折断。

两人眼明手快,身形一晃,飞掠上岸。回头看时,桅帆方才砸到甲板上。

“真是把好刀。”伏圣使摇头称叹,疑道:“如此宝刀,理应被修行之人珍若性命才对,怎么会丢弃在甲板上。”

风圣使也觉难解,自笑道:“先不管它怎么被丢到船上,自古神兵认主,此刀既然被我所得,以后便归我了。”

“师哥,你不打算把此刀进献给宗主吗?”

风圣使一愕,试探道:“你觉得呢?”

“咱们都是宗主门下,有所捕获自然该交奉宗主才是。不过……”伏圣使迟疑道:“不过,神兵利器难得,师哥一见爱惜也是人之常情。只是你若想保有此刀,恐怕不易。一旦此事泄露,宗主肯定要大发雷霆,到时只怕性命不保。”

“师妹说得是。”风圣使笑道:“我刚才一时欣喜,便起了顾惜之念。倒没有想这么许多,其实咱们求个神兵利器,还不是希望提升自身修为,好为宗主效力,为本门多立战功。”

“你能这么想就好了。”伏圣使叹道:“我只是害怕你因为此刀招灾惹祸。其实,咱们的性命都是宗主的,何况一把刀呢。”

风圣使点点头,又道:“你可知宗主因为什么事姗姗来迟么?”

“此事倒也是段奇闻。”伏圣使笑道:“你可还记得宗主的小舅子伏天一。”

“伏天一?”风圣使含糊的应了一声。

“伏天一?那不是伏地魔君吗?原来还是他那什么宗主的小舅子。”楚煌又是吃惊又是好笑,怎么也没料到会从两人口中听到伏天一的大名,而且似乎还大有关联。

“对,就是那个好色如命的伏天一。”伏圣使冷哼道:“伏天一仗着夫人的关系,对我们一个姐妹图谋不轨,结果被夫人臭骂一顿,着他无事不得到宗门来。此人在江湖上名号颇恶,唤作什么‘十大魔君’,是个讨人嫌的角色。只是近日不知触了谁的霉头,听说被整治的不轻,宗主也不能坐视不理,眼下想必正料理此事。”

“这伏天一竟然还没死。”楚煌听的暗暗皱眉。

“原来是这样。”

风圣使正想再询问一番,只听的衣袂破风声大作,兼有刀剑交击之响,不由暗自皱眉。

“两位圣使,……两位圣使不好了。”一个黑衣人气喘吁吁的奔到面前,衣服上破了数处,皮开肉绽,一身狼狈。

“怎么回事?慢慢说。”伏圣使冷冷说道。

“不好了。黑龙使大人本已抓到那一干豪客,谁知突然有一队修士赶来求援,弟兄们措手不及,死伤惨重。黑龙使也负了伤。”

伏圣使问道:“来援的都是些什么人。”

“都是仙道门下,为首的说是‘三千旁门第一’的碧遥宗门下。”

“碧遥宗?胆子倒是不小,竟敢和我证龙魔宗作对。”伏圣使大为恼怒。

“证龙魔宗?原来你们果然是‘八大魔宗’的人?”楚煌听她说出证龙魔宗的字号,已不觉得意外。

“是,是。许多豪客都被他们救走了。黑龙使命我禀明两位圣使,请你们火速赶往双雀庄。小的们殿后阻住来敌。”

风圣使点头道:“既然如此。大家便到双雀庄汇合。”

黑衣人躬身应是,转过身飞奔而去。

伏圣使看那黑衣人走远,方道:“师哥,这碧遥宗虽不足虑,却要防着他纠集更多得仙道门人。我们没拿到九歌秘法,反而招惹这许多仙道门派,可不好向宗主交待。”

“那双雀庄可靠吗?”风圣使问。

“双雀庄和宗门有些渊源。”伏圣使见他意有不解,笑道:“这庄子上代的庄主姓伏。”

“姓伏?”风圣使恍然道:“风、伏两姓都是我宗门大姓,莫非这双雀庄的庄主也是我宗门中人。”

伏圣使笑道:“我证龙魔宗世代供奉羲皇,以羲皇之道为道,羲皇风姓,名伏羲,是以我宗主姓风,宗主夫人姓伏,皆是人皇之后人。羲皇之官以龙名,我宗门又有五龙使,皆掌重权。据我所知,这伏姓庄主虽未厕身宗门,大约也是同道中人。”

风圣使奇道:“听你的意思,这姓伏的庄主莫非已不在了。”

“现在的庄主是此人内侄,不过可奇的是,他却不姓伏。”伏圣使摇头道:“不过,这一层关系已非要紧,最近跟宗主走得甚近的那个皇赤瞳,他跟双雀庄的渊源更深。只要有皇赤瞳在,便不怕他双雀庄拒而不纳。”

两人说完辨明路径,到一旁的桃林里牵了马匹,避开黑龙使埋伏的地方打马向双雀庄赶去。楚煌见那风圣使一心赶路,伏圣使即便有心想说些私话,也不得其便,估摸着是听不到什么有益的消息了,便收敛了神魂,自在魔刀里调养。

……

两人赶到双雀庄的时候,已是深夜。远远看着庄外灯火通明,显然有大事发生。两人不知黑龙使有没有泄露行藏,为保险起见,便直奔后门而去。

这双雀庄位于襄州城外一处山岗之上,居处幽深,占地极广。此时,夜色窈暗,斜月微明,山庄隐在夜色之中,难以尽观,颇有几分神秘的味道。

风、伏二人来到庄后的一处小门,伸手一推,那门竟是开的,刚牵着健马走了不远,却见一个衣着朴质的老者走了过来,双眼还有几分惺忪之意。

他一见两人吃了一惊,蹑手蹑脚的走了过来,不悦的道:“两位圣使,你们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风圣使轻咳道:“宗伯,我们看庄前灯火通明,似有吵嚷之声,可是庄中有甚事发生?”

宗伯过去将小门关好,摆手道:“两位勿须担心。只是一些江湖豪客说是从桃源谷来,一路奔走,人困马乏,现今天色已晚,想求个宿处。我庄中无甚么不便,只是两位庄主性好清静,不喜与俗人牵缠。你们的马匹自有我来料理,两位还是自回房间歇息吧。记住不要随意走动,若是冲撞了庄主,我可是吃罪不起。”

“原来是这么回事。”两人听的略略放心,伏圣使问道:“那岳先生可回来了吗?”

“这个……好像还没有。”

伏圣使轻‘哦’一声,“那马匹便有劳宗伯了,我二人今日也乏了,这便歇息去了。”

“去吧,去吧。”宗伯一脸心虚地直摆手。

风、伏两个一前一后朝后园走去,离得远了,伏圣使撇嘴道:“这老头紧张兮兮的。每次与我们说话都是小心翼翼,这双雀庄的两个庄主也不知是个什么人物,竟然连我们证龙魔宗都不买账,住他几天庄子倒像是做贼似的。”

风圣使低头迈步,也不答话。说话间,两人便来到厢房前面,风圣使在门前停了一停,淡淡道:“今天甚是疲累,早点休息吧。”

伏圣使开口欲言时,不由微微一怔。却见风圣使闪身进了房间,随手将房门关上了。

听着门外脚步声远去,风圣使稍稍松了口气,翻身躺到绣**,却连鞋袜都没顾得脱。

楚煌暗暗奇怪,看那伏圣使的意思,两人的关系似乎很不一般,为何这风圣使却又对她如此避讳,莫非真得是移情别恋。想至此处,不由得微微失笑,旁人的私情又管来作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