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27章 皇赤瞳

第227章 皇赤瞳

‘毕削’敲门声传来。

“谁?”风圣使从**坐起。

“风公子,宗伯说您回来了,让我们过来给你准备热水。”

房门打开。

两个翠衣小鬟站在门外,手上各提了一个木桶,方自腾腾冒着热气。风圣使点了点头,让到一边,让她们自去准备。

两个小鬟忙了半晌,走过来道:“热水已经放好了,公子可还有什么吩咐?”

“我有事自会叫你们,先下去吧。”

风圣使摆了摆手。这双雀庄的架子甚大,他们寄宿于此,颇有寄人篱下之感,主人照应虽还算周到,总是有些生疏的意思。

眼见两个小鬟退了出去,风圣使上前将门插了,才转过身去,窸窸窣窣的将斗蓬解了下来。

松开绾结,乌发披散。却是个易钗而弁,化雌为雄。

楚煌微微一讶,方才荒芜刀一直被此人提在手上,佩在腰侧,楚煌身为魔刀之魂,虽是百般收敛神魂,隐约间也觉出他与寻常男子有些不同,至于如何不同,却未有深想。

此刻她解下斗蓬,显出面目。只见得肤如初雪,气韵优雅。她面容极美,明眸皓齿,嘴唇丰润,只是面庞轮廓稍深,与中夏女子有些相异。

楚煌心中疑云大起,伏圣使明明呼她为师哥,这是断断不会弄错的,莫非她这个圣使是假冒的?

思量之时,风圣使从口中哺出一颗碧绿珠子,自笑道:“这颗‘蜃音珠’能随意转变声色,不管老者少年,妇人女子都形神毕肖,这回可出力不少。”说着收进衣带内。

楚煌听她声音妩媚,果然与先前大不相同,心中益发笃定她这个圣使是伪装的了。

风圣使脱下外裳,扔到**,向屏风后面走了几步。眼眸一转,又回转了将荒芜刀抓在手中。看来她对此刀很是珍重,竟是片刻不愿离身。

屏风后面空间不大,只摆放着一只木桶,里面已蓄满热水,热气腾腾,让人心生慵懒之意。

风圣使将魔刀放在木櫈上,低下头来宽衣解带,她身形高颀不输男子,骨肉却颇为丰腴,肤白如缎,香泽隐隐。她将亵衣搭到屏风上,探手解下抹胸,随意扔到木櫈上,覆在魔刀上面。

楚煌看那抹胸非丝非绸,也无花饰,只是五彩晶莹,倒是见所未见,正在猜测这女子身份。风圣使伸手翻开抹胸,将荒芜刀抓了过去,捏在手中,细细把玩。柳眉微凝,明眸隐约,似乎也在猜测这魔刀的来历。

楚煌呆了一呆,她的脸目近在呼吸之间,双颊水珠隐隐,好似海棠衔露,颇有几分娇慵的味道。那两个小鬟大约以为他是个男子,便没有洒些花瓣滋润肌肤。白花花的身子虽是隐在清水之中,却也妙相隐约,让人浮想连翩。

楚煌正欲退到刀魂深处,却听得敲门声响起,伏圣使叫道:“师哥,你在吗?”

风圣使娥眉微紧,却没想到她会在这时赶来,伸手在亵衣上翻了两翻,才想起‘蜃音珠’丢到外面的绣**了,只好噤声不答。

伏圣使连唤了数声,不见她答应,却也并未就此离去。在门外徘徊片刻,双手贴在门上,暗使灵力将门插震作两断,推门走了进来。

房中的琉璃灯都已熄灭,只在圆桌着放着一支烛台。伏圣使在房中打量一眼,床榻上却没有风圣使的踪影,看那榻上衣衫散乱,屏风后面有些微光传来,缓步向屏风走去,口中笑道:“师哥,你在里面吗?”问了一句,也不见有人答话,伏圣使暗咬红唇,转到屏风后面一瞧,不由愕了一愕,屏风后面只有一个大木桶,哪有半个人影。

“谁在我房里?”脚步声响,一个人大步走了进来。

“师哥?”伏圣使心头生疑,回头却见风圣使一身单衣站在门口,脸上戴着一张银色面具,长发披散,颇为可怪。

“伏师妹,你怎么在我房里?”

“这两日宗主便要赶来与我们汇合,眼下岳季常又将事情办砸了,咱们总该商量个妥当的说辞,免得宗主问起来乱了手脚。”伏圣使笑了一笑,奇道:“这么晚了,师哥怎么不在房中休息?”

“哦,我刚才洗完澡,不见那两个丫鬟过来取水,等得不耐,便出去寻她们一下。免得等我睡下,她们再来敲门。那可惹厌的很。”

伏圣使闻言面上一红,她眼下做的可不正是惹厌之事,所幸面上仍戴着那顶斗蓬,旁人也看不到她面上神色。

楚煌见这风圣使应变迅捷,说辞缜密,也是暗暗称叹。其实她也不过借着伏圣使转入屏风后面的片刻功夫,无声无息的取了‘蜃音珠’,又诈作外出方回而已。此人有如此心机,难怪敢孤身潜入证龙魔宗,有所图谋。

“师哥,你脸上这张面具,我却没有见过。是你在东边办事的时候得的吗?”

“伏师妹,宗门机密,不该问的就不要多问。”风圣使生怕她起意要拿下来玩玩什么的,连忙将宗门抬了出来。

“这我知道。”伏圣使果然没有问下去,“我房间的丫鬟应该已经收拾好了,那我先回去了。”

风圣使还未答话,门口忽然掠过一阵热风,现出一个红裙丽人,瞅了两人一眼,嗤笑道:“风承宗,伏青袅,你两个好大的胆子,眼下谋划未成,你们不思为宗主分忧,倒有心在这里幽会。”

“皇赤瞳,——”伏青袅微微一怔,随即冷笑道:“我和风师哥正是商议宗门大事,你可不要胡言乱语,污我二人清白。”

“妖凤?”楚煌一见此人,着实吃了一惊。原来这红裙丽人正是多时不见的妖凤。当年楚煌游历到【丹穴山】,得知妖凤正千方百计炼一块上古琥珀之精。楚煌发现她不甚精通铸冶之法,便自告奋勇相助。结果琥珀中炼出一段‘紫芯梧桐’,楚煌知道是凤族元力至宝,妖凤得宝之后,为绝后患,肯定要对自己痛下杀手,于是先下手为强,盗了‘紫芯梧桐’一路逃遁。妖凤追赶不休,后来在洞庭龙岩的‘乾元金光古阵’中大斗一场,妖凤被白发女子惊走。

楚煌以前只道她叫凰韵儿,是以虽听伏青袅提过皇赤瞳之名,却也未有疑心到她身上。想不到冤假路窄,竟会在此处相遇。

“商议大事?”皇赤瞳微微哂笑,“你两个孤男寡女,深更半夜同处一室,偏又衣衫不整,便是真有大事可商,也该知道‘李下不整冠,瓜田不纳履’的道理吧。”

伏青袅轻哼道:“我证龙魔宗本来就不禁止男女弟子相好,宗主和夫人都无甚言语,何须你一个外人操心。”

“此言也是。”皇赤瞳感叹一声,“我倒是忘了两位都是圣使身份,颇得风宗主宠信,自然不是寻常弟子可比。”她对证龙魔宗知之甚深,知那宗主风回天外宽内忌,虽未明令禁止男女弟子婚配,那也要相当的地位和宠信才有可能,寻常门人哪能有此待遇。

伏青袅不愿与她纠缠,直言问道:“这三更半夜,你不自去歇息,却来寻我两个作甚?”

皇赤瞳笑道:“我听闻庄上来了许多江湖豪客,言语间对你们证龙魔宗大为不满,我一时好奇,便留心了一二。原来是黑龙使岳季常无端向他们发难,利用‘蛇涎香’迷倒豪士无数。所幸【云遥宗】及时赶到,才没有闹出大乱子。现下,那一辈豪客也被庄中安排到这座园子里。我是一番好心,提醒你两个堤防一些,免得不知底细,冲撞起来吃了大亏。风宗主曾请我照看你们,我总须略尽绵力,朋友面上才说得过去。”

“那可多谢皇小姐了。”伏青袅听明原委,也不愿真个开罪了她,嘴上便客气了几分。

“那‘九歌真解’是何等重要的东西,风回天竟然如此轻忽视之,实在可叹。可惜我手下没有人手,不然怎么也要到桃源谷中看个仔细。将那秘法抢了过来。”

皇赤瞳微微叹息,摇着一把红翎玉骨的扇子,款款走了开去。

伏青袅暗暗恼怒,自是听出她话中有讥讽自己几个无用的意思。

楚煌见妖凤走开,心头微微松了口气,他们两个结怨已深,这妖凤偏又神通高强,心机狠辣,楚煌着实不愿跟她照面。

‘风承宗’暗转心思,正琢磨着怎么将伏青袅送走。却听得一声叱喝传来,随即吵嚷之声大起,接着便响起金铁交击,气劲冲撞之声,显然是有人一言不和,打将起来。

“怎么回事?”风、伏两人对视一眼,别是皇赤瞳刚刚交待过的事情不可避免的发生了。

呼喝声此起彼伏,间还有衣袂破空之声,‘风承宗’听那声音渐近,只怕是朝着自己住处而来,连忙返回房间,将外裳斗蓬罩了上去。

伏青袅一个晃身,掠到檐角之上,顺着打斗声张望,不一时,又飞掠回来钻入房中,反手将房门闭了。低声道:“果然是岳季常领着几个人被那帮豪客堵住了,双方厮杀起来,眼下众寡不敌,岳季常正向我们这儿撤退,大该是指望我们想办法助他。这场冲突看来是不可避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