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29章 魔宗有奇功

第229章 魔宗有奇功

“看来云大剑是执意要和兄弟过不去了。”

岳季常微微冷笑,他虽然算计落空,但毕竟拿了几个赴会的豪客,风回天面前还能搪塞一二,自然不肯轻易放人。证龙魔宗在‘八大魔宗’中首屈一指,向来和名门道派纠葛不少,他也不会妄想放了那几个豪客便能全身而退。

“如此,本座只好得罪了。”云香帅冷哼一声,袍袖微微拂动,整个人便如同一支蓄势待发的利箭。

“这几个小小魔头,何须云师亲自动手,有我兄弟几个足矣。”

碧遥宗阵中一个弟子大声说了一句,衣袍展动,四个背插长剑的素袍道者掠出阵来,轻叱声中,纷纷拔剑在手,寒光闪烁,锋刃如霜。

“请云师准许我兄弟四个拿下此獠。”四人各捏剑诀,隐成合围之势站立,同声请战,气势逼人。

“君方,君正,君平,君玉,”云香帅扫了四个弟子一眼,点头道:“好,好,岳先生是证龙魔宗一员大将,你们要仔细了,也让邪魔外道瞧瞧咱们名门道派后继有人,不容他魔焰猖狂。”

“是。”四人恭身应是,宝剑起处,身法也随之展动,踏罡布斗,各站方位,演出一套四象剑阵。

“哈哈……”岳季常冷冷扫视四人,不怒反笑,“好你个云香帅,竟然派几个小辈来和老夫试手,你名门道派的弟子可都是金枝玉叶,向来金贵的很,你就不怕老夫一个失手,将他们打断胳膊踹断腿。”

“呸,恶贼,休逞口舌之利。今日要你看我们兄弟手段。”君方厉喝一声,宝剑闪烁,使一招‘漫天星斗’向他头脸罩下。

四人各镇一角,君方一动,剑阵便运转起来,几人攻守相望,其他三个师兄弟也不敢怠慢,各抖长剑,击刺岳季常全身要害。

他四个都是‘君子剑’云香帅的亲传弟子,在【阴阳天】中已算修习有成,修为皆在御物和遁光之间,炼气的功夫已颇有根基。

岳季常在腰上一翻,也化出趁手兵器,乃是一对银光闪闪的峨嵋刺,施展起来,神出鬼没。四人分剑合击,一时却占不了便宜。

君方四人有心建功,又是少年气盛,久战不胜,便觉得面上无光,当下叱喝一声,使出御剑之术,宝剑脱手飞出,趋动之间,犹如急电。兄弟四人似是以他为首,君正三个眼见君方使出师门绝技,立时也如法施为,四柄长剑当空攒射,四人则在外围腾挪遥驭,外间看来,倒像每人御使着四柄宝剑一般,一时间,四象阵中到处都是银光剑影,往来穿梭。岳季常不虞剑阵如此霸道,游刃有余的局面已不可复得,只得化攻为守,将峨嵋刺舞得风雨不透。

……

“想到云香帅这四个弟子炼气功夫已颇有小成,这御剑术一旦使出,情势便比方才凶险十倍,不知黑龙使还有无破解之术。”

伏青袅两个虽躲在房内,却将场中形势看得分毫不差,这时见岳季常处境堪忧,跟着便有几分愁眉不展。

“这四象剑阵如此了得,难怪云香帅敢放手让四个门人和黑龙使一战。”

‘风承宗’暗暗点头,眼下九夏道派虽众,又号称‘三千大道,皆能证果’。其实法门多也是大同小异,通常便是从导引炼气开始,然后再结丹御物。君方几个力足御物也不出奇,只是这‘四象剑阵’颇有几分门道,加上御剑之技更显得神鬼莫测,比单纯几个炼气士夹攻要强上数倍,黑龙使虽是久经战阵,交斗经验极其丰富,一时却也难以击破剑阵,反守为攻。

两个正各打算盘,忽觉得一缕微风从门缝吹了进来,一个声音传入耳中,“承宗,青袅——”

两人呆了一呆,回头望时,房中已多一个中年男子,一身玄蟒锦衣,头戴紫金冠,面色淡金,双颊清瘦,眉目细长,五绺长须,宽袍大袖,颇有威严之色。

伏青袅看清来人,不由惊了一惊,连忙躬身行礼,“属下不知宗主到来,有失迎迓,还望恕罪。”

“金龙使者风承宗见过宗主。”‘风承宗’忙收起讶色,小心礼见。

“原来此人就是证龙魔宗的宗主风回天。”

楚煌见两人神情拘紧,执礼甚恭,也在魔刀中打量这个魔门宗主,却见他双目开阖间精光隐隐,如有实质,修为之深难以测度,连忙收敛神魂,免得被他发现。

“承宗,你腰间灵器锐气不凡,想必是柄刀剑,可是此番有所收获。”

风回天淡淡一语,三人都是暗自一惊,心生警惕。果然这风回天六识过人,要想在他眼目之下私藏灵器,只怕不是容易。

‘风承宗’不敢迟疑,连忙将荒芜刀解了下来,小心说道:“这把宝刀正是弟子在桃源谷的大船上拾得,想必是哪个豪客因故失落。”

风回天却未向魔刀看一眼,摆手道:“既然你有此机缘,本宗主岂会掠人之美。只要你不负我的厚望,胜过一把宝刀多矣。”

“自来,红粉赠佳人,宝剑送烈士。弟子岂敢有吞没之念,……”

风回天打断他道:“神兵利器,修道之人个个梦寐以久,本座岂有不知。你是我门下弟子,本宗主素来信任有加,你我情同父子,何来彼我之分。”

伏青袅忙道:“师哥,你还不快快谢过宗主赐刀,以后正可仗此宝刃为本宗多立功劳,不负宗主厚望。”

“是,属下多谢宗主赐刀,承宗为宗主效力,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风回天拒不纳刀,自然是一种笼络的手段,‘风承宗’岂有不知,不过在她却是正中下怀,更有伏青袅从旁帮力,她便借坡下驴,将此事轻轻揭过。

风回天满意地点点头,转口道:“你们到桃源谷打探到九歌秘法的消息,结果如何?为何黑龙使会被一干道门弟子围住,大打出手。”

“回禀宗主。”伏青袅恭谨说道:“属下奉宗主之令在那桃源谷外守了几日,直道一众豪客从谷中出来,也曾抓了几个豪客拷问,都说是桃源谷主故弄玄虚,无人得到‘九歌真解’。黑龙使却不相信,在谷外布下埋伏,要将一干豪客尽数拿了,再作打算。谁知云遥宗正巧赶到,黑龙使功败垂成,我等本在庄内等候宗主命令,谁知那许多战败豪客也来本庄投宿,黑龙使不知底细,也不知怎地惊动了他们,群豪不肯干休,便成了如今之局。”

伏青袅将事情始末一五一十的说了,她口齿伶俐,思路清晰,看似不偏不倚,却也将那错处尽数推到黑龙使岳季常身上,说时不觉得怎么,这会儿见风回天皱眉不语,心头便砰砰直跳,她知道风回天驭下极严,若是细加追究起来,几人的处境便很可担忧。

风回天喟叹道:“我也知那九歌秘法关系极大,桃花源主未必会轻易示人,此事容后再谈。眼下还是将那一干豪客打发了,黑龙使是我宗门要人,断断不能有失。”

伏青袅应声道:“宗主如此爱惜羽毛,实在是我等弟子之福。”

“以黑龙使的修为,那几个云遥宗的小辈也困他不住。只是云香帅,陆华浓和他那两个同门师兄弟及狄神鹰有几分道行,呆会儿我放出讯号让黑龙使逃离此地。你们趁乱设法羁绊住这几个人,待我会几个朋友,再来和你们汇合。”

风回天简单吩咐了几句,便化作一道清风消失不见。

‘风承宗’咋舌道:“宗主竟还精通变化之术,果然是神通广大。”

“宗主是魔宗领袖,听说他的修为已窥及【轮回天】门径,自然不是我们这等小小术法能望其项背。”伏青袅傲然说道,倒似风回天神通不凡,她也是面上有光一般,见‘风承宗’一阵默然,岔开话题道:“师哥恭喜你了,我也未料到宗主如此慷慨,想也不想便将那把宝刀赐与你了。”

“那是宗主有心栽培。”‘风承宗’嘴上恭谨,心中却冷哼道,这把宝刀本来就是我得到的,这个风回天倒好意思说是赏赐,真不要脸。

这片刻功夫,岳季常与君方四人的打斗已到生死将判的地步,不但君方四个道息不继,长剑飞射的时候减少,持到手上递招的时候为多,岳季常也是一脸凝重,左格右挡,脑门见汗。

云香帅几个也是凝神注视场中,确如岳季常所言,修为到了君方四个这份上,在门中已是登堂入室,道门事业多半要着落到他们身上,云香帅身为道门长辈,自然不能看着他们伤在魔头手上。

再斗数合,岳季常边战边退,大喝一声,峨嵋刺飞挑将两柄长剑挡开,口中喷出一股浓烟,周围两个黑衣人惨呼一声,被他抓在手中。几个同伴未及反应,便觉着黑衣人背上传来一股吸力,一个收步不住,也被吸了过去,前胸贴后背,胶着一处。

岳季常闷哼一声,双臂聚起无穷黑气,七窍之中白烟滚滚,身上衣服刺啦开裂,浑身骨骼壮大了一倍有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