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30章 三头六臂

第230章 三头六臂

“这是什么邪门功法。”

群豪看得吃惊不已,心中直犯嘀咕,证龙魔宗列为‘八大魔宗’之一,自然有其独到之处,岳季常身为魔宗大将,岂能轻易败于几个小辈之手。

君方几个也停下攻击,盯着岳季常惊疑不定,只见那几个黑衣人慢慢软倒,一脸黑气,已是死多活少,几人更是心惊。

君方壮着胆子道:“好邪魔,连自己手下都不放过,分明是丧心病狂。几位师弟,咱们一起御剑,斩杀这个魔头。”

四人对视一眼,同声叱喝,四柄长剑脱手飞出,雷声隐隐,迅猛如电。

“哈——”岳季常闷吼一声,手中打出两道黑气将长剑吞没,两边肩头黑烟滚滚,猛然伸出两个脑袋,众人看得惊呼四起,心神大为震动。岳季常身上异变却未停止,肋下魂气漫散,探出四条手臂,肌肉虬结,如同树魅。整个人顿时化作三头六臂,前面两手抓着峨嵋刺,后面四条手臂各执一柄长剑,却是君方四人之物,煞气冲天,让人心凉。

“让你们尝尝我‘炼魂大法’的厉害。”

岳季常哈哈大笑,张狂之气毕显。三个脑袋喷出无穷黑烟,六条手臂挥舞长剑、短刺,凶神恶煞,当者披靡。

君方四人失了兵刃,功力大打折扣,兼之灵力消耗甚剧,早成强弩成末,眼见岳季常大步冲来,不及闪避,顿时被撞飞了出去。

这时,本已是深更半夜,月色不明,再加上岳季常黑烟作怪,群豪视线被黑烟遮挡,心中先生了几分栗惧,都有退缩自保之念,只听得黑暗中几声兵刃交撞,喊杀声渐渐寥落起来。

“大家不要慌乱,各守阵角,不要让岳老怪跑了。”

狄神鹰大声疾呼,怎奈岳季常有心突围,他有三头六臂,同时使开六件兵刃,哪个能挡,群豪斗的心惊胆颤,生怕追得太近,遭了暗算。

“云师兄——”

碧落散人陆华浓只觉身前银光一晃,云香帅已御起宝剑追踪岳季常而去,连忙衣袖一挥,祭出一面青色小旗,那青旗上云气蒸腾,灵力浩大,唤作‘碧云旗’,乃是碧遥宗的宗门重宝。

碧云旗在半空盘旋片刻,幻出绵绵青气,缓缓将黑烟驱散。陆华浓默念法咒,收了灵旗,场中群豪奔散,互相检视伤亡,早不见了岳季常和云香帅的踪影。

……

岳季常冲出重围,落荒而逃,过了盏茶功夫,三头六臂便渐渐萎顿,化作一阵青烟,慢慢澌灭。原来他这三头六臂只是借‘炼魂大法’榨取旁人身上魂气所化,虽然当时威力大增,神通无俩,那魂气却无法长久保持。

岳季常交斗之时,陡然听到风回天‘传音入密’,顿时惊喜非常,风回天交待他独自逃遁,其中缘故也不必细说。岳季常当机立断,施展‘炼魂大法’使神通大增,同时也杀了那几个黑衣下属灭口,免得他们落入云遥宗的手中,坏了大计。

方才只顾逃遁,慌不择路,这时听得喊杀声渐渐远了,岳季常才缓下脚步,只见眼前也是一片花园,亭台楼阁,假山小桥,随处可见,优雅之处比起宗伯安排的那座可要强胜数倍。岳季常虽不懂得园林清致,到底也是老于江湖,妍媸美丑也能看出几分。想起宗伯曾经叮嘱过不要在庄中随意走动,以免主人怪罪,不由心中打鼓,无奈风回天并未交待他在哪里相会,只得先在一片水池边上,靠着假山躺了下来。

时已近冬,夜晚颇有几分冷意。岳季常裹了裹衣服,只觉着一股倦意袭上心头,这是那炼魂大法的后患,强行洗炼别人的魂气,于本体神魂也大有伤害,魂魄不相附,是以便有困顿之意。他心中暗暗叫苦,正欲行功修复神魂,猛然觉得面孔一寒,顿时打个机灵,挣扎欲起时,早有一把长剑架到脖颈上面,耳边响起一声冷笑,“岳先生,久违了。”

“云真人,”岳季常瞥了云香帅一眼,讪讪地坐了回去,嘿然道:“久闻云大剑的‘苦海神功’是天下一绝,今日我栽在你手,也是心悦诚服。”

云香帅冷哼一声,“我来问你,你证龙魔宗大肆捉拿江湖豪客,到底所为何事?”

“哈哈……”岳季常大笑道:“你云真人号称‘君子剑’,怎么反以小人之心测度旁人,这是我宗门机密,你道我会说与你吗?”

“难道你不怕死?”云香帅目光一寒。

岳季常摇头道:“你杀不了我。”

云香帅微微一怔,兵刃破空声传来,一条铁爪迎面抓到,他看也不看,长剑一振,反手疾点,同时手臂一长,急扣岳季常的肩膀,在他看来,将此人牢牢抓在手中才是要紧。

岳季常哈哈一笑,嘴巴一张,又是一道黑烟喷出。云香帅微微皱眉,衣袖连挥,灵力幻成一面光网,将黑烟收束其中,耳听得‘叮当’连响,铁爪被长剑劈开,倒掠而回,一个面罩斗蓬的蓝衣人抬手收入袖中。

云香帅这把剑唤作‘雨花剑’,灵力贯注,剑刃气寒如冰,抖振起来,犹如漫天星雨,人所难逃。他扫了伏青袅一眼,却似并未将她放在眼中,只看他反手出剑,头也不回,可见对剑上功夫的自信。

“伏圣使,你总算来了。你老人家若是迟来一步,我老岳可要做了云大剑的剑下之鬼。”

岳季常借机后退,和伏青袅并肩站立,不无讨好之意地说道。

“原来是一个魔宗小辈,来得正好。我倒要看看还有多少魔门贼子赶来送死。”

云香帅飘身而起,抬手打出一拳,无尽威压之力传来,好似空气都收紧了。岳、伏两个身形一滞,都觉得运转不灵,连忙聚起灵力相抗。

云香帅仗以成名的‘苦海神功’,又有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蕴盛八种法门,各有无穷妙用。方才这一拳使得是‘怨憎析魂术’专门拘禁对手神魂,使其魂魄不能相安,便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岳季常方才施展‘炼魂大法’,元气未复,便是神完气足也要逊着云香帅几分,此时更不足与他相抗,伏青袅在证龙魔宗地位虽尊,论起修为却远不及岳季常,两人被他‘怨憎析魂术’压制神魂,只觉得烦恶萦心,强自支撑,苦不堪言。

云香帅抖开长剑,方要将两人六识斩断,好细细审问。一股冷意从背后袭来,却是一柄银月光刀盘旋飞至,猛斫他后颈。云香帅竖剑急挡,短促的金铁交撞之声响过,光刀的溜溜打个盘旋,被一个身披斗蓬的魔门弟子抓在手中。

“好贼子。”

云香帅得理不让,袖风一鼓,大鸟般掠至,挥拳连击,‘怨憎之气’四面团聚,将来人退处尽皆封死。他见岳季常援手纷出,还不知有多少魔门弟子藏在暗处,心中起了速战速决的念头。

‘风承宗’挥刀疾斩,灵气贯注之下,荒芜刀银光大盛,虚空中雷电隐隐,气劲交碰之声此起彼伏,她不欲在云香帅显示真实修为,以免被伏青袅看出破绽,当下力求自保,斩碎灵力包围,腾身飞退。

“你竟然能破开我的怨憎析魂术。”

云香帅微微一怔,眼见‘风承宗’掠向半空,手掌一翻,‘雨花剑’激越而起,化作一道流光,追斩而去。‘风承宗’收聚灵力,封刀一挡,灵力炸开,雨花剑难以进击,‘风承宗’手起一刀,将来剑震开,借势掠到一片假山之上。

云香帅收起宝剑,心中惊疑,这个魔门圣使的修为之高远在他意料之外。

“尔等何人,竟敢擅自闯入我玉雀阁,此间岂是你们打斗之地。”

一个冷淡的女声传了过来,伏青袅三个轻轻舒了口气,既然庄中有人出面,想必是不会任由这个君子剑横施**威了。

这时,晨曦微露,斜月将隐,园中微风隐隐,吹得池塘碧波粼粼,更有几分幽谧之意。

伏青袅拱手道:“在下证龙魔宗‘金龙令使’伏青袅,只因被人追杀,误入此园,非是有意冒犯,还请主人海涵。”

“本座乃云遥宗云雁徊,捉拿贼人到此,义愤所激,还望主人不要见怪。”

云香帅微笑扬声,一边游目四顾,观察那说话之人隐于何处。

“我不管你们是何门派,擅入后园,客礼何在。还是速速离了本庄,不要再相厮扰为好。”

那女声清冷异常,措辞虽不甚激烈,却有种不容分辩的味道,逐客的意思那是明白的很了。

伏青袅知道‘苦海神功’的厉害,三人若这般出去,多半要落在云香帅的手中,她是奉了风回天之命来接应黑龙使的,事情可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办砸了,否则以后在宗主面前还有何地位可言。

想了想,笑道:“回禀庄主,我宗门和贵庄也算颇有渊源,今我三人被强敌追杀,已是穷途末路,庄主又岂能见死不救。”

云香帅微微一讶,心道:“这双雀庄素来深隐无名,不欲人知,想不到原来和魔门有些勾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