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34章 五蕴黄金塔

第234章 五蕴黄金塔

风回天默念咒法,将‘五蕴黄金塔’祭起,那宝塔宛如平地生成,盘旋云丛中,越升越大,高渺入云,塔体一片金灿之色,犹如烈日当空,让人不能直视。塔身更有五彩雲气盘旋不休,雲气中分明集结着莫大灵力。

这五蕴塔乃黄金所铸,五蕴者,受、想、行、识、身,莫不被此塔压制,念力强手若被此塔慑住,几乎是插翅难飞。

南葳被‘胭脂泪’所迷,念力渐渐涣散,再被伏蓉的‘金琢连环’所制,支颐斜坐,神情颇为困倦。五蕴塔在半空盘旋片刻,一道玄光罩下,南葳也不知抵抗也未,便被宝塔收了进去。

“真得是五蕴黄金塔?”‘风承宗’低呼一声,声音里却有些兴奋之意。

风回天拿了南葳,正自暗暗松了口气,闻言转过身来,冷笑道:“你也知道五蕴黄金塔?”

‘风承宗’看他神情有异,只怕行藏已经暴露,轻哼一声,暗暗寻思脱身之策。

皇赤瞳看着风回天笑道:“我见他举重若轻破了木牛流马,已知有些蹊跷。只是风宗主隐忍不发,想必留他有些用处。岂料此人这般沉不住气,竟然这么快便露出马脚。我们再要装作不知,可就自欺欺人了。”

风回天沉着脸道:“你究竟是何人,竟敢混入我证龙魔宗打探消息。风承宗现今又在何处?”

‘风承宗’轻轻一笑,将斗蓬摘了下来,露出一张秀美绝伦的脸庞,她从口中取出‘蜃音珠’,淡淡扫了众人一眼,冷哼道:“说甚么证龙魔宗,左右不过是些鸡鸣狗盗之辈,风回天,你倒是说句实话,那‘五蕴黄金塔’真是你家的吗?”

风回天脸色微变,目光中露出疑虑之色,“原来你是为着‘五蕴黄金塔’而来。自古,天地奇珍惟有德则居之,此塔为我证龙魔宗所宝,已有三世,我不管你是何人,早些熄了这个念头,尚能有一线生机,若是执迷不悟,可莫怪本宗主心狠手辣。”

那女郎仰天笑道:“好一个已历三世,怎么做爷爷的巧取豪夺,传到孙子便可以堂而皇之了么?到底是魔门宗主,说起这等强盗的勾当,一点也不觉得脸红。”

“妖女,你把我风师哥怎样了?”伏青袅铁青着脸,大声质问。

“那姓风的到我家鬼鬼祟祟,一门心思想偷东西,可叹他学艺不精,被我妹妹拿个正着,你说他能怎样。本公主正琢磨着将他交给伏魔司法办呢。”

“你敢……”伏青袅气得咬牙,手掌一翻,现出一条青丝软鞭,便要上前动手。

“青袅住手。”伏蓉急喝了一声,沉吟道:“这位小姐,我听你方才自称公主,只不知你又是哪家的公主?”

女郎扬了扬娥眉,冷声道:“本公主乃是东海骊龙长女龙曼歌,‘五蕴黄金塔’本是我龙族至宝,这点你们总该心中有数。”

“原来是老骊龙大龙女,失敬,失敬。”伏蓉娇柔一笑,“这‘五蕴黄金塔’原先被老骊龙所藏,这本不假。可若说是龙族之宝,旁人不可染指,我可不敢苟同。当先,祖龙一统,搜刮万族财宝,尽归龙宫,可不正也是强取豪夺么,大龙女今日理直气壮前来索取,不也是堂而皇之么?”

“你……”龙曼歌杏眼圆瞪,一时语塞。

风回天冷冷道:“回去说与你家老子,现今人族称强,万族尽尊。老骊龙还是谨守门户,莫起争念为好。”

龙曼歌微微冷笑,口唇微动,念出一串法咒,‘五蕴黄金塔’有所感应,从风回天身后化出,隔空飞了出去。风回天吃了一惊,连忙施展慑物术争夺。

宝器归藏也是法诀的一种,最浅显的可用‘灵气袋’收藏,不但临敌之时,取用不甚方便,也极易丢失,早为术法深湛之人鄙弃。稍好一些的,可以炼成身上饰物,戒指、耳环、手镯之类,因男女偏好而有所不同。再进一步,因思路不同而有所分异,向外寻求则有三才藏和五行藏,向内寻求则有五官藏和五脏藏。

三才藏和五行藏即是根据灵宝的属性藏之于自然,因为自然之力无所不在,所以取用起来也极为方便。比如楚煌的‘湛龙腾雾矛’便是三才藏的一种,可以藏于大地。

五官藏和五脏藏便是用人体自身来收藏,许多剑仙习惯将飞剑藏到鼻腔中,用的时候,一拍后脑,鼻中喷出两道白烟,便是五官藏的一种。传说齐天大圣美猴王喜欢将‘如意金箍棒’变成绣花针放在耳朵中,也是此类。五脏藏相较起来,更为高深,不但要看灵宝的属性如何,五脏的开辟也是一大难题。不过,若真的修炼成五脏藏,则灵宝和自身真正合为一体,互为哺养,受益无穷。楚煌的荒芜神刀虽然不属于五脏藏,事实上却是异曲同工。

开辟自身来收藏灵宝或者助成奇功,原本是很普遍的法门,兽修的思路其实也是着眼于此,不过兽修多以精气哺养,不免身受其害,为正道所不取。五脏藏意在互益,可说是至为高深,不过,五脏皆是性命之所寄,想在上面有所开辟,随时都有送命的危险,修炼的难度也就可想而知了。

这【五蕴黄金塔】是龙族三大‘元力亚宝’之一,和【山海经】、【阎浮天书】,齐名并称,实在是非同小可。当年,祖龙一统寰宇,颁定【山海经】为圣经,详叙大荒诸神神通秘法和平生事迹。再以【阎浮天书】籍录万族生灵,以【五蕴黄金塔】拘囚违命诸侯,这宝塔中有‘五蕴真火’,相当于天地五火合而为一,三界之内谁人能挡。

当年,祖龙与元凤大战,‘阎浮天书’和‘紫芯梧桐’双双被毁,只留下一点残片积久化成琥珀被南葳所得,后来皇赤瞳炼而出之,又被楚煌盗取,他虽不知此物确切来历,却仗着两件残宝数度死里逃生,‘十步杀’在江湖上也算一方豪杰,被此宝慑住几乎没有还手之力,擒拿起来如同探囊取物。

【山海经】虽然流传人族之间,因其有图无志,文字是后人臆作,已难以窥见其神异奥妙。只有这【五蕴黄金塔】一直被龙族宝藏,证龙魔宗费了莫大心力,才从老骊龙手上盗走。此宝的威能不可测度,风回天自然是珍逾性命,一心想修成五脏藏,可惜至今未能如愿。

五官藏和五脏藏皆以自身为归处,于五行之理上不能不有一番斟酌。除五行相生相克之外,还有相合一说。比如,鼻藏飞剑,飞剑是金铁之属,鼻则五行属金,五行相合,则无变化,这是最平稳的法子。美猴王以耳朵藏金箍棒,耳是五行属水,众说周知,金箍棒又名‘定海神针’,乃是夏禹治水所遗。这又是五行相克,故可安然无事。

‘五蕴黄金塔’五行属金,论其属性,五脏中与肺相合,收在肺中原是最为稳健,然而这却不足餍其欲望,必欲使五行相生,以宝塔‘五蕴真气’锻造己身。所谓金生丽水,玉出昆冈,五脏中肾属水,故而风回天一心想将宝塔收藏在肾中。

也是他术法未精,龙曼歌一念法咒,黄金塔倒从肾中被招唤出来,两人各施慑物术,灵力交撞,顿成僵持之局。

伏蓉娥眉微蹙,她知风回天五脏藏修炼未稳,偏巧龙曼歌是个知道黄金塔底细的,若是一个不慎,只怕遗患无穷。衣袖微动,袖口束了一个金环,飞打龙曼歌面门。这一手功夫唤作‘流云水袖’,似柔而实刚,金环更是胜过金铁,无坚不摧。

水袖迎面,罡风刮的面目生疼。龙曼歌识得厉害,双手云气变幻,急忙封挡,同时缩身飞退。耳听的一声金铁交鸣之声,伏蓉轻抖衣袖,面露讶色。

却见龙曼歌双手已多了一双钩镰枪,枪柄呈碧色,枪头作鸳鸯展翅之状,钩镰如雪,极为精美。她冷冷盯了伏蓉一眼,轻哼一声,将宽大的外衣扯下,露出一身淡金色的鱼鳞甲,甲光映日,英武非常。

“你手上的这双兵器莫非是鸳鸯双飞镰?”伏蓉问。

龙曼歌仰了仰下巴,轻哼道:“算你有几分眼光。”

楚煌目光一亮,这‘鸳鸯双飞镰’也在十三神兵之数,排在第十一位,名次虽不甚高,但入选其中的都是千古霸兵,决非易与,心生羡慕还来不及,谁又敢心存轻视。

皇赤瞳笑吟吟地道:“风宗主,伏宗后,你们若是还想得那黄鸟令,最好是速战速决,不然等那玉雀心生警惕,再要捉她,可要大费手脚。”

“此事何须叮嘱,本宗主自然心中有数。”

风回天闷声说了一句,那‘五蕴黄金塔’被他仓猝收回肾中,行功颇有不适,对龙曼歌恨意更生。衣袖一甩,飘身而起,手掌一翻,无数风声应手而集,龙曼歌顿如置身漩涡之中,钩镰枪交竖身前,严阵以待。

风回天递掌进招,随风翔舞,使开一路‘八卦游龙掌’,身法夭矫,掌法飘忽,灵力忽焉聚散,神出鬼没。龙曼歌将钩镰枪舞得风雨不透,枪法凌厉,也是丝毫不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