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35章 五大傲诀

第235章 五大傲诀

‘八卦游龙掌’向在武林之中流传,似乎并不出奇。却不知孩童和壮汉,同是打出一掌,力量大小却不可同年而语。这套‘八卦游龙掌’脱胎于河图,相传是人皇伏羲所创,步踏九宫八卦,掌如游龙在云,变化万端,实在是大巧之技。自从玉帝鼎革,天道愈高,人道愈卑,人族血统丧失神异之力,这套掌法自然也难以发挥奥妙,只在一般武者之间流传,根据个人资质而显高下。

证龙魔宗号称以人皇之道为道,这套‘八卦游龙掌’也是传习已久,颇能得其本来面目。

风回天施展开来,夭矫叱咤,威能大是不凡。他脚踏八卦之位,浑身云气缭绕,掌中灵力也忽寒忽热,忽尔猛似雷霆,忽尔骤如飘风,一招一式都携着八卦之威。

论及修为,龙曼歌比他着实差了两筹,虽有‘鸳鸯双飞镰’之助,于胜负也无大补益,边战边退,盘算着放出神兵妖相对付他,借以脱身。

风回天早将她的计算看在眼中,手上迅速拍出两掌,飘掠半空,哈哈笑道:“你既是为着‘五蕴黄金塔’而来,本宗主便成全你,让你做了塔中之鬼吧。”

他的五脏藏虽还没有修炼到体器合一的境地,却也有四五分火候,心头一动,‘五蕴黄金塔’从腰后盘旋而出,在身前一挡,元力猛涨,却是一阵黄光射出,龙曼歌心中一慌,急使钩镰枪封挡时,那‘五蕴真气’直指本心,如何能够挡得住,磅礴灵力慑来,眨眼间便被宝塔吸了进去。

皇赤瞳一脸艳羡,赞叹道:“这‘五蕴黄金塔’果然不愧为龙族至宝,这龙曼歌也算【自在天】的高手,风宗主拿她竟然不费吹灰之力。”

风回天冷淡一笑,轻叹道:“今番拿了南葳,还算有些收获,可惜至今未得那九歌秘法确切消息。那秘法是一世神通之首,人族秘法第一。仅在五大傲诀之下,本宗主真怕被旁人抢了先手,因此失之交臂。”

岳季常身上冷汗直冒,快步上前,躬身道:“属下无能,未能探得那九歌秘法消息。请宗主责罚。”

伏青袅不敢怠慢,也忙道:“属下办事不力,有负宗主所托,……”

风回天摆手道:“罢了,那九歌秘法何等关要,本宗主原也未指望你两个能将它拿到,眼下只能多留心江湖消息,九歌秘法倘若真的被人所得,断不至于丝毫风声也无。”

“宗主英明。”岳、伏两人对视一眼,连忙应声俯首。

“风宗主,说起这九歌秘法,我倒有些孤陋寡闻了,前时桃花源主约请天下豪杰,我滞留东鲁,未及赶回,也是未料到这东西如此要紧。还有那五大傲诀,也是初次听闻,还请风宗主赐教一二。”

皇赤瞳这话倒不是自谦,她于修行一道也是个半路出家的,这等秘闻多半是上古大战流传下来的,始皇焚书,古史不存,这些秘闻百不遗一,后学者自然无从得知。

风回天微微一怔,摇头笑道:“修行之士不知道五大傲诀,便如同说美男不知道潘安、宋玉,说美人不知道貂婵、西施一般。古语说,不知子都之美者,无目者也。想不到皇先生也未得深察于此。”

皇赤瞳眼眸微寒,笑吟吟地道:“还请风宗主告知。”

“五大傲诀者,【河图】、【洛书】、【丹诏】、【易经】和【仓颉篇】。”风回天目光微凝,露出神往之色,“上古四灵受命而生,麒麟传‘河图’,玄武传‘洛书’,凤凰传‘丹诏’,各统一方。后来人族兴盛,伏羲与龙马为友而传河图,创为易经八卦。夏禹治水得传洛书,凤凰衔丹诏授命于文王,再加上黄帝时,仓颉造文字传承中夏人文,是为仓颉篇。这五大傲诀,都有惊天动地之能,震神泣鬼之威。”

皇赤瞳道:“如此说来,这五大傲诀是皆为人族所传了。却不知与现今留传世间的又有何异同。”

“五大傲诀多出于未有文字之时,是以奥妙万端,隐合大道,非言语所能道尽。”

风回天感喟道:“至于九歌秘法,则有盘古大神所传肉身成圣之道,当年泰皇正位天地,封禅泰岳,也曾效法祖龙汇聚世间大法,编为【九歌】、【九辩】,与祖龙的【山海经】正可互相印证。可惜,后来夏启向天庭称臣,删九歌、九辩以成‘九招’,其中精要便秘而不传。再经始皇焚书,更无从知其原委。只有桃花源避秦乱世,源主乃风雅高士,或有吉光片羽留存,是以五柳先生‘桃花柬’一出,不论知与不知,识与不识,都竟相奔趋,惟恐落于人后。”

“原来这中间还有这么一段曲折。”皇赤瞳轻声一叹,苦笑道:“听风宗主这番说话,只怕便是那五大傲诀放在眼前,我等也未必能识其奥妙,更别说修炼有成了。”

风回天笑道:“修炼五大傲诀的,不是千秋霸主,便是人道大圣,寻常之辈哪能窥其门径。”

“风宗主也是当世有数人物,若被你得了九歌秘法,倒也不难窥其堂奥,来日继踵人皇事业,君临三界,谁人能比。”

皇赤瞳这话倒是说到了风回天心中所想,他淡淡一笑,岔开话题,“眼下还是拿了‘黄鸟令’要紧,到时五大神鸟令可得其二,估且不说上面记载的神通秘法,遇到那一辈凤鸟后人,哪个敢撄其锋锐。”

“不知宗主可思量好投奔何人?”皇赤瞳问道。

“眼下泰平军攻占秣陵,天公将军张无缺已尊狄心为天王,朝廷兵马则有大将军高玉柱率三十万关城军驻扎在樊城,天下局势以此最为关要。双方必有一战,泰平军若败,短时间内必然难以求进。大将军若败,朝廷肯定得手忙脚乱,就此一厥不振也大有可能。有志于天下者,便该当从这中间设法。”风回天随口分析,显见得对天下局势筹谋已久。

皇赤瞳道:“朝廷素来奉十大道门为座上客,此番东南大乱,十大道门自不会坐视不理。宗主虽是雄才大略,奈何世胄蹑高位,英俊之士沦于魔道。于公于私,于情于理,宗主怕是得帮泰平军一把了。”

“泰平军以天兵天将自命,和当年的戮天党志意虽相反,自神其事却是一般无二。张无缺本是豪杰,传道三十年,弟子数十万,可他为收笼人心,不能不对昔年的永乐大王余部大加笼络,又尊狄心为天王,自己仅得为将军,自古云,名不正则言不顺,他自加掣肘,可不是将大好江山拱手让人么?”

风回天摇头道:“我料泰平军不论胜与不胜,久后必有一番自相屠戮,我们或可从中取利。”

“宗主的意思是……?”皇赤瞳目光一亮。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现在多说无益,还是找那玉雀取黄鸟令要紧。”

风回天哈哈一笑,当先向林外走去。皇赤瞳暗暗点头,随后跟上。岳季常和伏青袅见风回天不再提及九歌秘法的事,心知这个关口已算过去,都是暗自松了口气,风、皇两人谈论掌故和当今局势,他们亦步亦趋,自然没有插嘴的份。倒是伏蓉也一副事不关心的样子,由得皇赤瞳上前献媚,眸光清冷,也不知想着什么。

……

龙曼歌被‘五蕴真气’慑入黄金塔中,心中也提起几分小心。东海老骊龙丢失此塔虽然已有近百年,龙曼歌矢志要将宝塔找回,对其奥妙的了解也不在风回天之下。

触目一片黑暗,身边没有一丝光亮,也不知身在何处。一条河流蜿蜒伸展,默默流淌,无声无息,竟然没有些微粼光。黑暗中静到了极点,六识似乎被某种力量禁锢了,察觉不到丝毫生命的气息,龙曼歌发现了其中古怪,不由一阵毛骨悚然。

腰间的弯刀震了一震,化作一道银光洒落下来,却是一个俊美出尘的少年。

“你是谁?”龙曼歌一脸讶然。

“我?”楚煌眼眸转动,轻笑道:“我便是这荒芜刀的刀精了。”

“刀精?荒芜刀?”龙曼歌怔了一怔,称叹道:“原来这把刀唤作‘荒芜刀’,此刀竟然有刀精存在,果然是柄宝刀。”

自人族称治以来,灵宝按其神异的程度,可以分为精、灵、魂、气四种,气品最下,可以贯注灵力,挥出劲气。魂品稍胜,可以驭使助飞,长空呼啸。灵品又不一般,往往具有灵性,可与其主互为攻守,有的更能化出妖相,威能惊人。这三品同称灵器,灵性自有高下之分。至于生成精怪,几与脱胎换骨无异,已经不单单一件器用那么简单,自然是绝大造化。当然,这仅仅是一种分法而已。

“你怎么现出真身来了,莫非你有法子助我脱困?”龙曼歌眸中异彩连闪,盯着楚煌大感有趣。

“没有。”楚煌摇摇头。

“那你快变回去吧,这里可危险的很。呆会儿我若窥出破绽,施法逃出,你呆头呆脑的,可别落在这里。”龙曼歌抿嘴轻笑,她这身‘鱼鳞甲’也是件不凡之物,‘五蕴真气’虽然厉害,有此甲在身,自保却是有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