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40章 完璧归赵

第240章 完璧归赵

“你是谁?”

南葳见楚煌数合之间击杀野鹜精,顿时心中惕然,那野鹜精修为不弱,人又奸猾,南葳被困以来,数次想示敌以弱,将其扑杀,除去祸患,都未能如愿。不料这么难缠的对头竟被楚煌一举击杀,观他气度和凝,容貌挺秀,倒有几分深浅难测的感觉。

她一念才动,云丛中的紫电纷纷如蛇伏龙隐,咝咝吞吐之声不绝于耳,看似相安无事,却隐有山雨欲来之势。

楚煌微微一讶,南葳竟能以念力操控云雷紫电,分明已反客为主,修为至此,真可谓深不可测。

“南小姐请了,你不识我,我也不识你。但是我有一物,小姐或会眼熟。”心念转时,胸口紫芒暴涨,一截紫桐若隐若现,这却是凤族元力至宝‘紫芯梧桐’了,虽然那紫琥珀中保留的只是一些残片,经九大鼎炉之首的‘太元丹秋鼎’重新洗炼,威能也不亚于灵性之宝。

“紫芯梧桐?你是……莫非你便是那东方侯之子?”

紫芯梧桐有元力至宝之称,在凤族灵宝中名列第一,南葳身为南方凤皇,天生便和此宝有些微妙感应,俗话说,‘近乡情怯’,个中滋味只可意会,难以言传。不过宝物真假可丝毫瞒她不过。

楚煌坦然道:“不错,鲁阳李君侯便是在下义父。”

南葳轻哦一声,奇道:“李公子从何而来?”

楚煌眉梢微挑,摇身一变,化作一柄银色光刀,半空中打个盘旋,又现了真身出来。

“我如今是金刀之体,方才便一直藏在那东海老骊龙的大龙女身上。”

“好刀,”南葳黛眉微蹙,疑道:“莫非是太古魔刀荒芜刀?”

楚煌笑道:“凤君真是好眼力。”

南葳沉吟道:“荒芜刀素来声名赫赫,为太古三大魔刀之首。我观你将紫芯梧桐深隐异常,并非毫无心机之人,为何又肯以此刀见示?”

楚煌失笑道:“凤君高洁,庄周和李义山都称叹不已,我又有什么放心不过。”

南葳不置可否,想了想问,“你是穿过塔层结界过来的?”

“正是。”

“据我所知,‘五蕴黄金塔’乃是祖龙采‘无量真金’炼就,塔层之间,更种下结界,用以分割五方神力,我虽在念力一道上颇下过几分功夫,也不敢妄言打破结界。你又是如何办到的?”

南葳娥眉微凝,她和楚煌素不相识,仅听他一面之辞,自然不能无所怀疑。楚煌也不隐瞒,便把如何制伏吸星兽,取了‘百兽杖’,又是如何穿过黄金塔层说了一遍,最后又说出自己的揣测,“这塔层一面隔着‘穹苍紫雷’,一面隔着‘黄泉碧焰’,这两火都在‘天地五火’之数,却是一阴一阳,五行之中,火能克金,这两种神火不熄不灭的烧了千万年,便是真金也该炼化了。自古以力为威者,虽能逞一时凶焰,却从来难以长久,强秦二世而亡,胡虏无百年运,不是正可相互印证。”

南葳微微点头,“这般说来也有些道理。”

“凤君可有办法化解‘胭脂泪’和金镯连环?”

“金镯连环倒困我不住,”南葳轻轻一叹,“只是‘胭脂泪’与我素性相违,对我的念力干扰甚剧。须要设想解除。”

“你可有想到计策?”楚煌问。

“本来是没有。”南葳淡淡笑道:“你这一来,倒是有了。不过……”

“不过?”楚煌怔了一怔,恍然道:“凤君说的莫非是‘紫芯梧桐’,……这倒是我的疏忽,此宝是凤族元力至宝,妖凤当初修炼此宝,本就意欲用来浇灌元神,自是对修行大有裨益。”

南葳欲言又止,不消说是害怕楚煌会有所吝惜,毕竟‘紫芯梧桐’这等上佳的宝贝,即便不是完璧,也胜过无数奇珍异宝,修道之士珍逾性命也是平常得很。一旦拿出帮南葳脱困,局面可就非他所能掌握,三思而行原本也是人之常情。

只是楚煌现在对此宝的认识又有不同,首先这‘紫芯梧桐’只是原宝的一些残片,灵妙之处大大减弱,许多法门难以发挥,对凤族来说,自然可以浇灌元神,神异非凡,对旁人却未见得有甚妙用。‘六识神光’和‘指幻为幽术’,实在只有遁逃之力,而无臂助之功。楚煌握着此宝,如同鸡肋,反要想方设法躲避妖凤,实在是得不偿失,倒不如做个人情还给南葳。

至于南葳的性情绝非反覆无常之辈,当年人道大圣庄周一语定评,楚煌也是深信不疑。

想至此处,楚煌更不迟疑,反出打出紫芒,将‘紫芯梧桐’祭起,长笑道:“紫芯梧桐原本就是凤族宝物,今日天幸与凤君相见,原璧奉还,我又何敢过惜。”

紫芯梧桐盘旋云丛,枝丫排空,紫芒缭绕,一派夺目光亮。南葳隐入云丛之中,稍时,化作一只赤火萦绕的凤鸟,毛羽亮泽,形状极美,浑身散溢无量光云,果然有帝皇之威。赤鸟围着梧桐绕了数周,双翼展开,飞落枝头。

楚煌在一旁暗暗称奇,此情此景也是生平仅见,往日只听说【轮回天】以上仙道能修成法相,光辉灿烂,出神入圣,南葳的元神也无一毫妖气,和妖凤的悍重威霸,真有天地之别。妖凤只能使人惧,是以为妖,南葳却能使人敬,无怪其为神为圣。

“想什么呢?这般入神。”

清冷话语传入耳中,楚煌微微一愕,却见云丛光华早已消失,一个双十年华的丽人站在近前,鬓似堆鸦,颜如雪玉,柔情绰态,举世莫比。她穿着一件鹓雏翔舞玫红曲裾,外罩着枣红色的凤羽华氅,比先前的冰清自若又有不同。

“南小姐修为尽复,可喜可贺。”

南葳点头道:“既然你自愿归还‘紫芯梧桐’,我也可不追究你盗窃元宝之罪。”

楚煌微微一呆,怎么我千辛万苦救你脱困,才仅仅得个无罪。转念一想,自己此番做为也全是些利害趋使,归还‘紫芯梧桐’也是不得不尔,将心比心,确实也没有什么好让人称谢的。现今九夏纷纷说利害,仁义之说如同梦话,廉耻丧尽,非只一日。

这般想想,便也气平了,眼下只要能逃出‘五蕴黄金塔’,已算谢天谢地了,还计较旁的作甚。

南葳淡笑道:“不过,你助我解了‘胭脂泪’的禁制,受人涓滴之恩,自当涌泉相报,你有什么要求,只管讲来便是。”

楚煌心下愕然,原来是这般一个说法,你倒是公私分明。换了旁人,得南方凤皇金口一诺,定然要喜出望外,楚煌却无此欢喜,只淡淡道:“不必了。”

南葳浅浅一笑,也不纠缠此事,“那便先出了‘五蕴塔’再说。”

楚煌淡笑道:“我助凤君,本为寻出塔之法,倘若凤君能施法脱困,你我两个都是求仁得仁,更谈不上什么恩情报答。”

南葳微微摇头,“‘五蕴黄金塔’是龙族三大元力亚宝之一,当年祖龙一统海陆,收天下金铁铸就此塔,内蕴五方神力,也不知降伏了多少豪杰英霸,他一心与我凤族元祖争强,塔中早对我五方凤皇设下禁制,我想要脱身而去,反而比旁人更难。”

“此话当真。”

楚煌虽知南葳不善作伪,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他一番所为全是寄希望于南葳,若是她都束手无策,岂不是只剩下坐以待毙。

南葳道:“施法与塔中五方神力相抗,自然是下策。”

“不可力敌,便当智取。凤君莫非已有定计?”

楚煌心思活泛起来,这南葳也不知性情如此,还是养尊处优惯了,便是言语间山穷水尽,也丝毫不见颓丧之色,到底是一方凤皇,只这份心性功夫,便胜过世间仙道多矣。

南葳轻轻点头,“风回天和阎惜娇意在我的‘南方神鸟令’,必是算定了‘胭脂泪’的药性,待到觉着万无一失,便会放神识入塔,向我索要。到时我们便可见机行事。”

楚煌点头称是,奇道:“你为何唤她作阎惜娇,这妖凤到底是何来历?”

“自从人族生伏羲、女娲,龙马传河图,玄龟献洛书,凤凰授丹诏,古来四灵并称,倒有三个不战而降。千万年来,人族虽昧于古事,却也知河出图,洛出书,凤衔丹诏是圣人出世的兆头。可惜,始皇一统,肆行霸道,尊君弱民,只落个贪官污吏欺上瞒下,古说五百年必有王者兴,其间必有名世者,谁料,自秦以来,一千年不出圣贤,盛唐君臣皆不知夷夏之防,遂有安史之乱,盛运中辍,几倾唐祚。”

楚煌未料到南葳忽然说出这么一段漫无边际的议论,虽知她不会无的放矢,一时却猜不透和妖凤的身世有何关联。

“你可知道千年以下,凤凰丹诏还曾一现于人间?”

“哦?”楚煌忖思道:“昔日,龙马传河图于伏羲,玄龟献洛书于夏禹,凤衔丹诏,受命于文王,武王应天顺人,兴周伐纣。是以人言,得河图、洛书皆是及身而王,得丹诏只能得文王之功。却不知这丹诏传得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