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43章 金雀庞鑫

第243章 金雀庞鑫

自当时飞熊寨前一遇,楚煌对孔琬的言谈风采本也颇为心折,蒙他盛情一邀,虽未存必践之心,此次不期而至,别时言诺,也颇在怀想。及见南葳之高洁,与皇赤瞳的酷虐霸道相比,孰高孰下,更是显而亦见。

楚煌既对双雀庄素怀好感,见庄中大火陡起,自不能不生恻然,他一意撺掇龙曼歌救火,也是古人‘勿以善小而不为’之意,如今大火四起,绝非薄力可持,楚煌亦知龙曼歌所言在理,不由萌生遁去之念。

龙曼歌见他知难而退,正是求之不得。正想趁着庄中喧闹,从容避去。耳畔蓦的响起两声琮琮琴音,优雅闲远,大有出尘之意,世外之趣。

方时,庄客发现园中失火,立即敲锣呐喊,汲水来救。大约这一座园子,是专门赁给证龙魔宗风回天几人的,他们行踪神秘,来去无影,巡逻庄客得过关照,甚少注意于此,平日大家倒也相安无事。此次,火起突然,又无生人呼救,更兼庄中别有事端,巡逻人手裁撤不少,是以待庄中发觉,便要大费手脚,几乎难救。

这大火蔓延何其厉害,庄客虽是训练有素,身手干练,一时也只有呐喊之功,甚少援手之力。楚、龙两人方将避退,漫天火势之中又何来这幽幽琴声?

楚煌两个对视一眼,都是大感纳罕,那琴声琤琮,声声入耳,虽是不成曲调,却听得人闭气敛息,似有一种魔力。

“这弹琴之人莫非是庄中的道法高手?”

两人疑虑丛生,不由暗自戒备,那琴声看似轻描淡写,毫不费力,以两人的修为却早感觉到天中云流大变,云气无端集聚,夜风渐起,乌云抟起有欲雨之象,琴音渐疾,划然变轩昂,一道白光从房中射中,疾电一般射入云雾丛中,天空喀嚓一声,雷电交加,暴雨便至,直似江海乍破,倾翻了下来。

皇赤瞳所放之火虽是厉害,经道法高手调来天雷之雨岂是凡物,如此倾盆一泻,漫天大火便不能逞其凶焰。

当那电光乍射之时,楚、龙两人也是猛吃一惊,房顶炸裂,乱瓦四卷,两人也站立不住,就势落入房中。

此时,房中已多了一个怀抱瑶琴的妙龄少女,她穿了一件金丝云线的褙子,上面多有香草花色,芬芳动人。肤如白雪,容貌绝美,[诗经]所谓,有美一人,清扬婉兮,此其人也。

“你二人与我双雀庄有何仇怨,为何要放我烧我们的庄子?”

少女琴音奏功,顿时大雨如泼,火势为之一消。先前忙于救火,无暇与两人计较,这会儿腾出手来,自然要问个清楚明白。

此时房顶被掀飞大片,大雨浇来,两人皆感狼狈,只那少女俏立屋中,身上散出一层淡淡光晕,丝毫不惧水火为害,倒让人侧目而视。

楚煌微微一讶,便觉出她那件外裳光华流动,不是凡物,只怕是有些来历。

龙曼歌盯了少女一眼,疑道:“你身上所穿,莫非是‘十大宝衣’中的‘金缕衣’?”

“正是‘金缕衣’。”少女点头道:“看来你们还是有备而来。”

龙曼歌轻嗤道:“十大宝衣天下闻名,本公主思之已久,你怕是和双雀中的金雀有些关系吧,这都是显而易见之事,又何须预为筹谋。”

“公主?”少女凝眉道:“你又是谁家的公主?”

“本公主乃东海老骊龙大公主龙曼歌。”龙曼歌一脸傲然。

少女疑惑道:“东海骊龙与我家素无瓜葛,你为何无端烧我庄园?”

“看你一副聪明面孔,谁知却是笨得可以。”龙曼歌不耐道:“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们烧得园子?”

少女闻言也不气恼,淡淡道:“既然此事与你们无关,便请速速离开吧,免得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她冷冷说了一句,便欲拂袖离开。

龙曼歌倒未料到她如此心气平和,转念想定是庄中有甚事端,使她急于脱身,不愿与自己纠缠。

“姑娘请留步。”楚煌见少女要走,急忙唤了一声。

“这位公子还有何指教。”少女扭头打量他一眼,面上讶色微露。

楚煌拱手道:“不知姑娘在庄中有何执事,可否知道孔琬其人?”

“孔琬?”少女加意盯他一眼,“你识得孔琬?”

“数日前,我与孔琬曾于飞熊寨有一面之交,蒙他慨然相邀,……”

“你可是姓楚?”少女笑问。

“正是楚煌。”

少女失笑道:“你却是如何进得庄,既是来践旧约,为何不让庄客报于孔琬知道。”

楚煌苦笑道:“此间有些曲折,何妨留作异日再谈。”

“原来是楚公子大驾光临,敝庄简慢了。”少女施了一礼,“孔琬回庄之后,常在我耳边提起公子,想不到却在此间相见。我名庞鑫,孔琬是我幼弟,公子来我双雀庄,幸勿拘世间俗礼。”

“庞小姐。”楚煌听她自承是孔琬之姐,自也不敢托大,当下一本正经地道:“冒昧到访,多有搅扰。”心中暗自奇怪他们姐弟缘何不同姓。

庞鑫和声道:“大火之后,此间敝破不堪,公子可肯移步?”

楚煌逊谢道:“有劳主人。”

……

玉雀孔琬乃中央凤皇之后,虽是蹑居人间已久,行事间多半还有些部族旧法遗意,此处庄中虽无多少凤族禽属,孔琬姐弟和一般庄客也很见上下之分。大火经庞鑫一番施为,已不足为患,大雨不过一时三刻停毕,须臾云开雾解,先时被阻断在外的庄客便忙着清扫房屋,忽见庞鑫从房中走出,着实骇得不轻。庞鑫早是智珠在握,便不愿苛责下人,淡淡吩咐了几句,便引着楚煌两个向后园走去。

庞鑫和楚煌边走边谈,自然问了许多他和孔琬相识的经过,楚煌见他言辞和婉,殊非南葳落落寡和可比,倒和孔琬性情相似,当下也是有问必答,只是要言不繁,少有赘语。

龙曼歌怎么也想不到楚煌竟是有所为而来,和金雀、玉雀好似非常熟稔的样子,虽然化敌为友,也是美事一桩,只那庞鑫美貌惊人,神通也强,又是中央凤皇之姊,龙曼歌恃以自傲之处似乎皆非其敌,不免在心中有些不快。

“孔琬自负所学,常欲和世间雄杰一争长短,我常惧其锐气太盛,不能善持。楚君英华内敛,言词浃洽,真是子瑜良友。”庞鑫轻柔一叹。

楚煌暗道惭愧,“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志意所在,鸿议高论,讵可免哉?”

庞鑫微微颔首,“恕小女冒昧相问,不知龙公主和楚君有何戚谊?”

楚煌愕然,直言道:“朋友之交。”

龙曼歌跟在两人身后,闻言狠瞪了庞鑫一眼,冷哼一声。

庞鑫淡淡一笑,不再追问,改口道:“近日庄中得到消息,黄天军(泰平军)顿兵襄州城下,日夜攻城不止。更派出许多军帅四处借粮,双雀庄树大招风,不日便要遭其攻打。是以子瑜忙于联络乡老,四处布置,庄中侦骑四出,日夜戒备。谁知祸起萧墙,反被证龙魔宗乘隙作乱。好在我和南姨、子瑜素有异术联络,攻守有序,自不惧他诡计多端。只是黄天军势大,却敌之策殊无把握。楚君若肯在我园中小住几日,子瑜早晚有暇便可相会。至于穷寇百万,何妨付之一笑。”

楚煌恍然道:“原来庄中正有这场事端,如今南方扰乱,强寇遍及天下,无处无之。庞小姐盛情相待,投桃报李,义所应当。只是双雀庄似不比飞熊寨,庄客都是寻常百姓,不习攻战,且又无险可守,若大军一旦来攻,只怕玉石俱焚。”

庞鑫沉思点头,“我也心忧于此,一座双雀庄,虽是有些囤积,原也不足可惜。只是此间村庄数百户,皆与本庄唇齿相依,兵祸起时,各处乡老便入庄陈辞,以本庄马首是瞻,攻守相望。若是小股流匪厮扰,自是自保有余,似黄天军这等巨寇,又岂同儿戏。子瑜虽熟习兵事,却从未出入行伍,我正怕他心高气傲,对莽寇轻忽视之。”

……

庞鑫姊弟所居内园正是先时龙曼歌大战木牛流马的那座。当年伏龙、凤雏名高天下,伏龙娶妻黄氏,黄或作皇,和庞姓同为凤族的显姓,凤雏庞士元实在便是伏龙的同族妻兄,当年伏龙、凤雏同出扶保后汉昭烈,皆有后人留居故地,伏龙名高已成绝响,易以双雀,凤族传承已隐在其中。

皇赤瞳本是北方凤皇幽昌麾下,自帝俊退位,九天玄女俨然凤族至尊,助轩辕黄帝炼就轩辕剑,后又赐之夏禹,又授丹诏于文王,皆有大功于有人族。当北宋末造,胡患日深,九天玄女授天书于天魁星主,下界匡扶人族,破大辽,平三寇,名扬百代。可惜,方时官家积敝之深,不可振拔,三界荆棘丛生,只成权贵醉生梦死之地,有志之士几何不扼腕叹息。

当年,皇赤瞳化名阎惜娇,盗取玄女天书,宋公明终为谋害。自此得到北方凤皇青眼相看,南葳为南方凤皇,孔琬则继中央凤皇之位,五方凤皇同气相属,其间有这层渊源,更兼皇赤瞳心思机巧,自不难博得庞鑫姊弟的好感,谁知皇赤瞳包藏祸心,遂有近日之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