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45章 今昔之言

第245章 今昔之言

“怎么个气运升沉……?”龙曼歌听孔琬话有蹊跷,忍不住出言相问。

孔琬手上微顿,淡淡瞟了她一眼,眼眸中若有所思。

“此事……正未易言也。”楚煌轻咳一声,自笑道:“我还未与孔兄引介,这位乃是东海老骊龙大公主曼歌小姐。今次是为追踪证龙魔宗风回天而来。”

“哦?幸会。”孔琬略一拱手,浅叹道:“证龙道风、伏二姓原本与我孔氏颇有些师承渊源,皇姨也与我姊弟素来亲近,我只道她聪明太过,总还有些香火之情,想不到此次竟然和风回天合起手来谋害宛若(南葳)姑姑,我姊弟也险些遭其暗算。人情险恶又何至于此呢?”

庞鑫娥眉微蹙,轻哼道:“自古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皇赤瞳前次盗取南姨的紫琥珀,已是有了前车之鉴,只是你自恃聪明机巧,不让于人。明知她心怀不轨,还不思早作堤防。”

“呵呵……,”孔琬神情自若,也不辩驳。

庞鑫颇感无奈,拂衣而起,斜凭到一旁的栏槛上,望着亭外湖水,不再言语。

手上羽扇摇了两摇,孔琬声色不动,伸手提起石桌上的紫砂茶壶将面前的杯子一一斟满,拭手笑道:“家姊颇通茶艺,你我来得正是时候,楚兄,请。”

楚煌听得此茶是庞鑫准备,却见她倚栏远眺,并不回首,想这姊弟之间想必是有些龃龆,尴尬的笑了笑,却不便承此不情。

孔琬促黠一笑,也不勉强,自顾啜了一口,轻叹道:“楚兄,如今四大寇烽起四方,赫然有席卷天下之势,殷官家计穷智拙,动皆局促,此正英雄思起之时,楚兄肯为我一抒襟抱否?”

楚煌不为所动,淡淡道:“楚某学问未醇,岂敢妄论天下大势。”

孔琬微微一愕,默然道:“我自闻楚兄气运升降之说,此议常在胸膈之间。若依楚兄所言,继汉唐刚明之后,中夏宜有一盛世,此盛世实为我中夏仁道之复兴。观四洲之势,西风东渐其势未已,中夏古学相形渐绌,复兴之事遥遥无期,且时有没顶之象,此议虽新,却让人不敢自信。”

楚煌轻声一叹,缓缓道:“自祖龙焚书,古史残毁,虽有素王绍述五经,前汉学者力图恢复其本来面目,所存者,终不过是儒家经说而已。变封建而为郡县,此诚中夏之一大转折,此下虽云有大汉中兴,大唐中兴,大明中兴,终不过是吏治败坏,王道倾覆至于其极的一种逆反而已。易言:否极泰来,物极必返。古人云,一治一乱,岂是泛泛而言也哉。”

“盖天之行,日月轮转,地之行,百川东流,万物生长,无时不动。非趋于好,即趋于坏,世事循环,周而复始,岂非情理之中事。所谓人力者,不过聊以补救气运之不足而已。若想振弊起兴,一朝改易,岂易言哉!”

“王莽、王安石、张居正、康长素亦一世之伟人也,王莽以帝王之尊,思救天下积弊,其心则廓然大公,亲子犯法尚不肯救,其自信伟力,素王以来,一人而已。其奈身败名裂,千载之下,尚遭谗毁。安石效王莽之法不过一二,虽能稍效其功,流弊丛生,亦是诟骂满身。张居正之伟力新政又不及安石,只保得及身而荣而已。康长素当让清末造,亦思变法图强,铲除积弊,其奈诏令方出,怨恶便至,西太后一纸告令,六君子悬首国门矣。康、梁遁逃外国,仅以身免。”

“观此数子,不论其志意高下,不管其操术若何,岂不皆欲为天下振衰起敝,虽遭蹉迭,亦可敬矣。若说及身之富贵,得之如同拾芥,又岂是此数子之腹心哉。反视天下蝇营狗苟之辈,真有天壤之别。伟力若彼,公心如此,依然不可挽救,存心愈正,披祸愈惨,难道是这天公不许人力自我补救,以沮碍盛衰之序也哉!”

“天道悠渺,何难言也。”孔琬摇扇笑道:“怪不得古人惟愿随赤松子游,逍遥物外,不预闻人间之事了。”

楚煌摇头道:“世界微尘里,吾宁爱与憎。”

“楚兄真义山之解人也。”孔琬抿嘴一笑,忖思着道:“自黄天军称兵以来,声势日趋壮大。攻下秣陵之后,易名建康,俨然有南面称王气势。日来又派兵四处剽掠,南方破碎,形势岌岌可危,更兼大将军屯兵樊城,裹足不前,襄州侯步步退让,只求自保。益长枭寇之气焰。近闻黄天军要来借粮,我虽应乡老之情,筹措数日,想来划地而守,终非了局,不如携家避之。楚兄可有以教我?”

“坐以待毙确非上计。”楚煌微微点头,“不知孔兄想避往何处?”

孔琬沉吟道:“现今四面干戈,国无宁日。南有黄天军,北有黑山贼、北海盗,只有金风国尚算安宁,我待这两日风头过去,正想带族人到金风国避上一避。”

“金风国?”楚煌疑道:“金风国向遭朝廷魏仲闻太师大军攻打,孔兄难道不知?”

孔琬笑道:“楚兄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哦?”楚煌饶有兴致的问,“愿闻其详。”

“此一时,彼一时也。”孔琬缓缓道:“神国自天齐帝雄杰自视,扫空万古,历天元帝、天和帝数世,积敝丛生,虐流天下,民怨沸腾早非一日,风雨飘摇由来已久。如此朝廷岂能久长,神权坠毁只在早晚而已。可笑那金风国主不识政理,倒行逆施,变本加厉,国人终于不堪其虐,愤而起逐之。当此之时,朝廷惊心,天下侧目,魏太师王师亲出,正欲馘其魁首,以儆效尤而已。”

楚煌叹道:“金风国此举确实倾动一时,自天齐帝起兵戳天,帝权神圣,举国如中魔魅,信而不疑。金风国人驱逐国主,不啻九天云雷,振聋发聩,其功大矣。”

孔琬淡淡一笑,接着道:“魏太师有横扫六合之威,其奈金风国推举辛国相守城,上下一心,正不易破也。况且,金风国并无不赦之罪,殷官家反有无名之师,辛充国虽号直相,却无另立国主,依然奉官家号令,以示不反。依国人之议,上十大条陈,希求官家迷途知返,秽政一改,当此之时,亦算是拳拳诚心了。岂料殷官家自恃兵威,不容得旁人置喙,**不下,遂成骑虎。陈兵期年,竟无寸功。”

“如今黄天军大兴兵戈,黑山、北海遥相呼应,高大将军独木难支,金风国早成鸡肋,双方均是久疲之师,握手言和只是早晚间事。我料殷官家必命魏太师督师在南,高玉柱则镇守京畿。天下一日不得平靖,殷官家或无余力督师向西。”

“荆棘丛中,非栖鸾凤之地。盛衰有常,在人自勉而已。”

楚煌稍稍感慨,目光落到那张桐木瑶琴上,不由意动,随手拂动琴弦,清音激越,大有奋发之意。楚煌只觉得指尖发麻,心头颇有通彻之感,惊道:“好琴。”

庞鑫讶然的回过头来,妙目灼灼,似有惊异之色。孔琬哈哈一笑,走上前来,“楚兄可识得此琴?”

楚煌欲言又止,摇了摇头。

孔琬看了看手中羽扇,感叹道:“雀翎扇与七弦琴因先祖伏龙之名斐声天下,雀翎扇乃凤族之宝,祖母黄氏所遗,可以不论矣。七弦琴声名更大,原为五弦,相传乃人皇伏羲裁紫芯梧桐所制,传至帝舜,歌南风之诗,而天下大治。后来文王被拘羑里,吊伯邑考被纣王所害,加一弦,清幽哀怨,是为文弦,武王伐纣,诛贼抗暴,加一弦,慷慨壮烈,是为武弦,因此名曰文武七弦琴。此弦有六忌,七不弹,八绝,前人称述甚详,楚兄强博多闻,便不须我来饶舌了。”

“原来如此。”楚煌瞅了庞鑫一眼,暗道:“原来此琴本是神品,怪不得庞鑫引弦而奏,能有偌大神力。”

两人不觉走出凉亭,楚煌忽尔心头一动,回首道:“昔年,昭烈三顾茅庐,伏龙隆中画策,三分天下,跨有荆益。天下有变,着一上将率荆州之众攻向宛、洛,昭烈自引益州之兵出于秦川。其后武安失荆州,昭烈死白帝,此议遂成泡影。今之金风国,亦是三川旧地,孔兄志意卓人,莫非想重祭此策,以慰先人出师未捷之遗恨?”

“楚兄智敏,真乃我之畏友。”孔琬笑而不语。

“呵呵……,”楚煌本不过一时意动,才出言询问,不料孔琬全不澄清,言语间倒有几分直承其事的意思。天下事原非三言两语可定,两人相视而笑,也便一笑置之。

“少爷,大事不好了。……”

两人顺着声音望去,便见宗伯提着衣摆,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何事惊慌?”孔琬眉尖轻挑,迎了上去。

宗伯急道:“少爷,祸事了。黄天军四面而来,将本庄团团围定。指明要让庄主出去相见。”

孔琬挥了挥袖,笑道:“可有申明何事?”

宗伯不忿的道:“这群草寇口出狂言,说要本庄备粮八百石。若有分毫差池,即刻便要打庄。”

孔琬冷笑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既是要我相见,孔琬便正好会一会这帮狂寇。”

“楚兄……”

“孔兄若有所命,楚某愿效微劳。”

“岂敢劳烦楚兄。”孔琬浅浅一笑,“兵凶战危,欲避无从。楚兄便与我一同观敌如何?”

“主人盛情,敢不从命。”楚煌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