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48章 深入虎穴

第248章 深入虎穴

庄人慌忙救了赵家三郎回阵,孔琬勒马回庄,紧闭了庄门,早有乡老赶来查看赵家三郎的伤势,一边探问孔琬作何打算。

孔琬笑道:“此事还要向几位乡老问计。孔某虽积下这片庄子,其实并不可惜。”

赵太公忧心忡忡地道:“那贼将这般了得,本庄又无险可守,想要抵敌谈何容易。不如就舍他些粮草,保得眼下太平要紧。”

孔琬微微点头,“这个赤飞霜似还有些道理可讲,要她退去,倒也不难。只是黄天贼方兴,狂寇势众,一虎虽去,难保不更来群狼,八百石不过供她大军一二日用度,杯水车薪,总是后患无穷。”

“那依庄主,可该如何是好?”赵太公见三儿皆遭挫折,心中更无凭恃,已是失魂落胆。

“若依我看,不如破了她的大军。各庄弃了村子,逃到州县之中,好作防守。再来,她大军一路劫掠,财宝必多,大家得些细软也好为后日生计。此所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庶几能有所保全。”

孔琬一语即出,赵太公失色道:“我各个村庄不过七八百户人家,男女老幼不足万人,如何能和她大军相抗,更莫说击而破之了。”

孔琬摇头笑道:“狂寇乌集而来,兽奔而去,虽然声势煊赫,不过是些乌合之众,俗云,射人先射马,擒贼当擒王,魁首一失,必然顷刻星散。我等再弃庄而走,便绰有余裕。”

几个乡老面面相觑,皆是心有疑虑,里长轻喟道:“庄主筹划固然是好,但那贼将骁勇异常,赵家三郎已是庄中精壮,都非贼将一合之敌。此等贼将,狂寇中还不知有几多?庄主的计策虽好,奈何却无人可当此重任?”

“哈哈……里长多虑了。”孔琬摇扇笑道:“只我孔某便可当此任。”

“你……?”

“庄主乃我庄中主帅,不可轻易犯险。”

众人听得孔琬自告奋勇,一忧之后又是一喜,盛名之下无有虚士,孔琬虽然举止文静,想必是有些手段的。只是自蹈险地,得失难计,若他真有武略,坐镇庄中岂不更加稳当。众乡老都为身家性命考虑,纷纷上前劝阻。

楚煌见他们七嘴八舌,争执不下,上前笑道:“孔兄为本庄元魁,一庄性命之所系。岂能自效博浪之锥,作奋戈一击。我与那赤飞霜原有数面之缘,不如此计便由我代孔兄前去如何?”

孔琬喜道:“楚兄若肯出马,我使元贞(庞鑫)助你一臂之力。”

“这位小哥看起来文质彬彬,可能入阵搏杀?”

诸老见孔琬喜动颜色,心头却是大惑难解。若非孔琬极力推戴,早就以无稽斥之了。

孔琬笑道:“井蛙不识真龙,楚兄何不聊为欠伸,使诸老一识尊范。”

楚煌淡笑点头,手掌虚抬,只听得一声动地嘶吼,紫电缭绕中,一条斗大黑蟒裂地飞出。诸老猛吃一惊,不迭退避,惊嗥之声四起。就见黑蟒在楚煌身周盘旋数匝,化作一柄锋芒四湛的蛇矛。楚煌挽起蛇矛,随手一划,厉风过处,水磨地面上现出一道数尺长的勾痕,却是被其锋刃所逼,杀气所泄,深可数寸。

“哈哈……好兵刃,好手段。”

孔琬拊掌赞叹,不再理会目瞪口呆的众人,挽着他的手臂笑道:“我们再斟酌一下此计的细末。”

……

傍晚时候,一支车队从双雀庄中缓缓驶出,直奔黄天贼的军阵而去。

车辆上都蒙着厚厚的布幔,下面露出些扎紧的麻袋,想来是粮食无异了。

楚煌和龙曼歌便坐在头前的马车上,护送粮车的数十个精壮汉子也都是各村精挑细选出来的。

车队堪堪驶近黄天贼的营寨,只听得一声呼啸,一群如狼似虎的兵卒冲了出来,长枪林立,刀光映雪,不一刻便将车队团团围住了。

“车队,停下。”

“快快停住。”

呼喝声中,一个披有全甲的将官提着朴刀排众而出,目光在众人身上一扫,大步走到一辆粮车跟前,伸手揪了上面的壮汉下来,飞起一脚,踢到那人屁股上,口喝道:“去你奶奶的。”

那人站立不稳,立时跌了个狗吃屎,黄天贼的喽罗们发出一阵轰笑,送粮的汉子们则个个怒火填膺,楚煌坐在车上冷眼旁观,却只微微冷笑。

那将官手起一刀扎进粮袋,白花花的大米溢了出来,将官抓了一把,放在鼻下嗅了两嗅,拍拍手道:“不错,这双雀庄还算老实。”

“万岁,万岁……”

众喽罗见粮食到手,挥舞着刀枪,大肆欢呼起来。

将官挥了挥手,喽罗们发声喊,群起而上将守粮壮士拽了下来,刀逼绳绑,驱赶至一旁。众人措手不及,又见楚煌神色不动,一时也不敢发作。

“哈哈……”楚煌仰天长笑,声振林莽。

将官睥了他一眼,气急而笑,大喝道:“你这小子,死到临头,还笑个甚么?”

楚煌冷眼一瞟,扬声道:“我笑你们黄天贼果然是些背信弃义之徒,赤飞霜何在?她与我家庄主相约,粮至退军,为何现在却自食其言,连面也不敢露。黄天贼见利忘义,何以取信于天下?”

“我们要见赤飞霜将军——”

“请赤将军出来与我们对质——”

众庄人心领神会,异口同声的叫喊起来。

“混账,你们瞎嚷嚷个什么?”喽罗们勃然大怒,挥起刀柄向着众人身上招呼。

“哈哈……”那将官大笑道:“这事却是怪不得我们黄天军背信弃义,你可知道,赤飞霜不过区区一师帅,岂能号令三军,我营中尚有两位监军大人,节制中军。赤飞霜首战不利,不但未能斩敌杀将,反而和豪强暗通款曲,乱我法度。监军大人已判了她杖责之罪,此刻正在营中反省己过。她立的约又如何能够作数?”

楚煌冷哼道:“既然你们横生变故,为何不知会本庄?”

“现在告诉你们也不算晚嘛。”将官大声笑道:“你们既然如约送了粮草过来,也算是个识相的。监军大人也不愿过于为难你们,只我黄天军替天诛暴,正值用人之际,天下豪杰莫不俯首听令,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你们这百十条汉子既然到了我的营中,是想出钱呢?还是出力?”

“好算计。”楚煌恍然道:“看来贵军是想把我们当作人质了。”

将官嘿然一笑,伸了伸指头,“不多,一条命一百两,你们百十号人,就凑个整数,一万两吧,你两个像个领头的,……”他盯着龙曼歌看了一眼,似未料到她如此美貌,不由舔了舔嘴唇,涎着脸笑道:“这小妞生得真俊……”伸出手来向她脸上摸去。

龙曼歌冷冷瞟他一眼,飞起一脚踹到他小腹上,将官‘哎哟’痛叫一声,咕咕噜噜滚了出去。

“还愣着干什么,给我上,把这小妞给我摁住了,本大爷重重有赏。”

将官捂着肚皮,一脸的气急败坏,他也算久经沙场,竟然没能看清那一脚是如何踢出来的。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喽罗们方欲冲上,龙曼歌轻哼一声,飞身掠入密林之中,顷刻间便没了踪迹。

“把这些人质给我押在后营。”将官一脸阴沉,指了指楚煌,“这人,也给我看好了,他值一万两,让他们赶快给家里写信,银子送来,便可活命。如若不然,金鸡三唱,便叫他们人头落地。”

众喽罗轰然应诺,赶着粮车,押着庄人,兴高采烈的返回营地。

……

将官将庄人交付好,便着人押着楚煌回到自己的营帐。此人原是黄天军中一个旅帅,唤作金九,绰号朝天乐,手下也管得二三千的喽罗。

“给他纸笔,让他给我写。”

金九在交椅上坐定,勒令楚煌向庄中求救。

楚煌一脸为难,“不瞒旅帅,我是个外乡人,在庄中并无亲旧。哪里会有人为我出那一万两银子,你算盘打错,这番只怕要折本了。”

金九神情变幻,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冷笑道:“你是那送粮队的首领,即便在庄中没有亲眷,也必是庄主信重之人,双雀庄富甲一方,还怕拿不出钱来。你便写信与那孔庄主,否则的话……哼”他重重哼了一声,话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也好。”楚煌一脸无奈的摇摇头,搦起笔管,在白纸上写了数行字,笔势如行云流水,意态潇洒。

金九先是一怔,继而大喜过望,没想到楚煌如此俯首帖耳,心头暗起鄙夷之念,“这孔庄主千挑万选,竟然找了个怕死鬼过来,看来双雀庄声名虽盛,却并没有什么能人,江湖盛名,往往言过其实。待我收了银两,报与监军大人知道,必是大功一件。升官加爵,指日可待。”

“呶。”楚煌扔开纸笔,叉手坐定,神情冷漠。

“快拿来我看。”

金九急不可待的接过信笺,只见上面写道,“现有黄天贼死鬼金九一名,饕餮无厌,贪财横死,请阎王老爷收纳。”

“好小子。你敢情是活得不耐烦了,竟敢戏耍本旅帅。”

金九怒不可遏,三两下将信笺捽为粉屑,拔出佩刀,便欲冲上。

“哈哈……”楚煌长声笑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古人诚不我欺也。”

呼!

一阵狂风猛然从帐后吹了进来,边上灯烛摇摇欲灭。金九只觉得遍体生寒,一股杀气急速逼近,他大惊回首,就见一道人影扑击而至,百忙中横刀格挡,只听得‘铛鎯’一声,佩刀折断,一道厉风刮面而过。金九圆瞪双目,连退数步,砰的撞到桌案之上,慢慢缓倒在地。

这时,场中已多了一个手使双钩镰的女子,鱼鳞铠甲,面容清冷,却是龙曼歌到了。

砰!砰!

楚煌一拳一脚,解决了两个兵卒,紧紧抿了抿嘴唇,敌众我寡,想要手下留情岂可得耶?

“下一步,如何做?”龙曼歌问道。

“我们去会一会赤飞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