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49章 置之死地

第249章 置之死地

先前,金九在帐外突起邪心,龙曼歌心知还不是图穷匕现的时候,略斗数合,便乘势遁走。却趁着这片刻功夫,将黄天贼的大帐布置摸索清楚。她原先在强手如云的证龙道潜藏多时,连老谋深算的风回天都几乎被她瞒过,黄天军乌合之众,自然更不在话下。

龙曼歌横空突至,斩杀金九,将他的辖帐掌握在手,因她有‘蜃音珠’,善能摹拟诸般声线,是以便暂且留在帐中,假扮金九,稳住局势。

楚煌则溜出营帐,伺机试探一下赤飞霜的心思,还有那两个监军的动向。楚煌走到僻暗处,摇身一变,幻了魔刀光影出来。那荒芜刀原就是弦月之影所化,无形有质,在月夜之下,便如一缕微光,营帐中虽有喽罗往来巡查,但他们都是肉眼凡胎,又如何能察觉出半点蹊跷。

黄天军四处剽掠,并没有顿师攻坚的意思,这营寨自然也扎的马马虎虎,只那中军大帐还有些样子。楚煌在营中游荡片刻,猛然瞟见一个身形高瘦、背负双翼的黑脸老者从中军帐里走了出来,不由心头一动。直觉的有些面善,看那人双翼火赤,分明是赤鹤族的人,细心一想,不由微微恍然。原来此人就是初时随赤飞霜一同攻打白禺族的族老,唤作赤百炼。

楚煌虽不知他在赤鹤族中的地位若何,但想来必是甚得赤尊信的信任,只是后来赤尊信一死,此人立即背弃故主,向赤暗沙、飞羽父子百般献媚,禽兽之性,真不可以仁义绳之也。

眼见赤百炼走进一所帐子,楚煌遥缀着他转到帐后,这魔刀化身,不但眼目聪敏,穿石破壁也无不灵便,他只在帐蓬上一撞,刀光便透帐而过,进了帐子。

营帐布置简易,一边搭着甲胄,一边竖着刀枪,颇有些肃杀之气。一员女将侧坐在主位上,靠着几案,面有倦色。

楚煌看那女将正是赤飞霜,不由心中一喜。此时,赤百炼掀帐而入,赤飞霜娥眉微动,却没有转过身来。

“小姐……”赤百炼唤了一声,呵呵笑着从怀中掏出一个纸包,慢慢打开了,放到赤飞霜身前的桌案上,却是些烤熟的野味。

“小姐为我军立了大功,辛、但两人嫉贤妒能,不但不加以封赏,反而百般刁难。我看你半日都没有进食了,小姐智量宏远,可不要跟这两人置气。”

“多谢你了。”赤飞霜模样冷淡,“方才多亏你在两位监军面前为我求情,不然我只怕免不了要受一番责罚。”

“小姐说哪里话。”赤百炼连忙摆手,就在一边的马札上坐下,慨然道:“小姐本是我族中第一高手,兵法精熟,能征惯战,若非老族长遭遇不测,小姐本该大有作为,怎会受这两个鸟人的闲气。”

“过往之事还提他作甚。”赤飞霜浅淡一笑,缓缓道:“我只身来投,黄天军授我一师之帅,不为薄遇。两位监军,说我手下留情,也不算空穴来风。那孔庄主与我约定,晚间便将粮草如数送上,现在可有消息?”

“这……”赤百炼迟疑地看她一眼,嘿笑道:“两位监军既然褫夺了你的统领之权,此事他们自会应对。俗话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如今天色已晚,小姐进些饭食,便歇下吧。”

“监军将此事交与何人了?”赤飞霜问道。

“还不是那‘朝天乐’金九,此人善作逢迎,两位监军对他器重的很。……”

赤百炼忽觉失言,干咳一声,起身道:“小姐日间劳累,末将就此告辞。”

赤飞霜摆了摆手,眼瞅着赤百炼转身出帐。她又呆呆地坐了一会儿,目光触及桌上的野物,不由眼圈一红,拿起来咬了两口,一抹嘴,起身披上甲衣,抄起风雷棍,熄了灯,转入后帐。

楚煌现身出来,拿起桌上剩下的烤肉,看了片刻,不由皱了皱眉。那赤百炼性情反复,按说赤飞霜早该对他敬而远之才对,看他方才那番说辞,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儿。

帐后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楚煌大感奇怪,赤飞霜若要就寝,为何还要披上甲胄,凝神听时,却不闻呼吸之声,他转过帐后,只见得空空荡荡,哪里有半个人影,帷帐上露出一道长长的划痕,楚煌正想追出,忽听的脚步杂沓,三五个兵丁聚在营外。

一人沉声问:“怎么样,看清楚了吗?”竟然是那赤百炼的声音。

一人道:“禀旅帅,看得一清二楚,赤飞霜溜出营帐,朝着金旅帅的辖帐去了。”

赤百炼冷哼道:“果然不出我所料,赤飞霜神通虽强,却只会意气用事,难成气候。莫说赤暗沙容你不下,辛、但两监军也都视作眼中钉,肉中刺。这又怪得谁来。”

那人笑道:“监军大人若知道赤飞霜私出大帐,无视军纪,定然大为震怒。先时,尚有旅帅为她求情,这一回,两罪并罚,不死也让她脱层皮。”

赤百炼得意道:“欲要取之,必先与之。赤飞霜也是蛮横惯了,只道现在还是他老子当族长的时候不成。你去将此事设法散入监军耳中,就说是无事中看到的。你——去给我跟着赤飞霜,必要的时候,要给她添把火,最好能将金九打杀了。”

“妙呀,金九可是监军大人的爱将,若是赤飞霜坏了他的性命,监军非要他偿命不可。”

赤百炼催道:“事不宜迟,快快去办。”

几个兵丁答应一声,便狼奔豕的去了。

……

楚煌待几人散了,一个兵丁兴匆匆的向着金九营帐走去,刀影顺势粘到他衣襟上面,此人一路念念叨叨,喜动颜色,却是毫无所觉。

楚煌甫一跟近,已知此人武艺平平,毫无出奇之处。赤百炼能在各营之中埋下诸多眼线,虽然是个惯于周旋的,也是这些人见利而动,易于收买的缘故。

赤飞霜擅长飞行术,想要跟踪她原本不易,只是她原本也是黄天军将帅,和金九并无私人恩怨,自然不好突进营盘,激生喧乱。

因有这一番打算,赤飞霜便在营门前解了身法,走上前去着守门将士通报,论起军职,赤飞霜与金九本有上下之别,不该挡驾。只是现今监军亲自督战,金九恃宠而骄,对她并不十分买帐。守门将官又看她只身而来,摸不清状况,只得勉强报与中军知道。

岂料那金九早被龙曼歌一枪刺死,她本待楚煌策反了赤飞霜,便纠集庄丁袭击中军大帐,谁知楚煌的信号未有收到,赤飞霜却不请自来,眼下情势不明,自不好贸然相见,便将守门官臭骂了一顿,着他将赤飞霜挡在营外。

“赤将军,我家旅帅已然安寝,有什么事,明日到监军大帐再行商议吧。”营门官得了探报,上前说道。

赤飞霜娥眉一轩,轻哼道:“我来问你,今日双雀庄可有将粮草送到?”

“那是自然。”营门官傲然道:“我黄天军军威浩荡,所过之处,无不纳粮请降。双雀庄何能例外。而且……”

“怎么?”

“而且,我家旅帅将那些送粮的卒子全都拿了,说要让他们纳银活命呢。”

“岂有此理。”赤飞霜叱道:“他们现在何处?”

“就押在营中呀。”营门官见她面有怒色,不由心头一怯。

“我去看看。”

“赤将军,您留步。”营门官阻拦道:“军门重地,没有旅帅下令,任何人不得硬闯。”

“大胆。”赤飞霜气极而笑。

“赤将军,小人听令当差,你可别为难我。否则小人只好不恭敬了。”

“刘三,你好大的胆子,怎么跟师帅大人说话呢,你小子活得不耐烦了。”

说话声中,一人大步冲了上来,他奉了赤百炼的指令跟踪赤飞霜,就怕她跟金九不生岔子,远远见了她跟营门官争执不下,连忙现身出来。

“吴卒长,你这是哪来呀?”

营门官一看来人,愕了一愕。

吴卒长嘿笑道:“今日师帅在阵前大显神威,将双雀庄诸将打的人仰马翻,送粮请降,我家旅帅也是佩服的很。特命本将前去相请,说是要讨教一二。岂料师帅已先到一步,本将步迟,几乎误了差事。”

营门官大为疑惑,“不对吧,方才旅帅可是说他已经歇息了,任何人不得打扰。”

“放屁,定是你小子口齿不清,未有说明是赤师帅大驾光临。我这奉命相请的还能有假。若有差池,全让我姓吴的一力承担。”

吴卒长说着直拍胸脯,“师帅大人,这就请吧。”

“既是如此,小人不敢拦阻。”

营门官放了两人入营,远远盯着吴卒长,呸了一声,“有你小子好看的。”

两人走到一僻静处,吴卒长拱手道:“赤师帅,双雀庄的那些庄丁全被关在后帐,小人有事在身,便不奉陪了。”说完也不等赤飞霜追问,便步履匆匆的走了。

赤飞霜满头雾水,却也无可如何。她投奔黄天军原本就是出于无奈,对于攻城掠地,斩军杀将也不如何热衷。三族率众来投,张无缺也颇为礼遇,韩志公、火弩、赤飞羽皆授以总制之职,权势还在监军之上。赤暗沙、赤飞羽父子对她视作芒刺在背,本族之众分毫也不与她统领之权,她又是秉性刚直,凌蔑世俗,是以虽经百战,却劳而无功。

此次,她奉令筹粮,想那双雀庄一带,不过是些寻常百姓,横施杀掠,实非所愿。她本想筹到粮草,便行退军,谁知两个监军却别有打算。扞格不下,几乎性命不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