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50章 一恶一怒

第250章 一恶一怒

那吴卒长行踪诡秘,赤飞霜也有几分察觉,此刻也不及深思,便绕开巡查兵士,使个身法,掠入羁押庄丁的营帐之中。

两个看守帐蓬的兵士方觉一阵怪风从身畔刮过,对视一眼,同感惊骇,急忙跑进帐中察看,却是一阵拳风扑面而来,砰砰两声,软倒在地。

“赤飞霜?……”

帐中庄人有认出眼前的红袍女子就是白天打伤赵家三郎的女将,顿时惊呼出声。

“别怕,我是来放你们走的。”

赤飞霜示意众人不要惊慌,“黄天军监军并无意和你们庄主和解,我虽据理力争,也无计于事。趁着现在天色已晚,营中防备松懈,你们还是顺着小路逃走吧。若是金九追来,我自会抵挡。”

“这……”

众人面面相觑,他们都是庄中选出的勇武好手,配合楚煌、庞鑫实施斩首行动的,现今还未得到指令,却不敢擅自行动。

“你们还不快走,难道想白白送死?”

赤飞霜见众人神情怪异,不由娥眉微蹙。

“哈哈……好你个赤飞霜,果然里通外敌,心怀异志。”

一个声音突兀响起,赤飞霜微吃一惊,喝道:“谁?”心随意动,风雷棍奋疾一指。

“哈哈……赤将军且慢动手。”

场中刀影一闪,便如一蓬月光洒下,楚煌从光刀中现身出来。

“楚煌?”赤飞霜看清来人,又惊又诧,明眸满是喜意,收棍笑道:“你怎会在此呢?”

楚煌也感欣然,“此间孔庄主正是我的朋友。”

“原来如此。”

“周大,你找两个兄弟换上黄天军的衣服,到帐外放哨,以免露出马脚。”

楚煌招呼过一个手脚精壮的大汉,低声吩咐几句,此人唤作周汉,乃是众人中的一个首领。

周汉应诺而起。这时,帐外传来‘咦’的一声,“这帐外的守卫哪里去了,过去看看。”

“不好,是营中的巡查。”

周汉赶忙催促两个庄人出去应付,又示意众人将那两个兵士拖到营后。

一队巡查刚要冲进帐蓬,却被两个庄人挡了出来,为首的睨了两人一眼,皱眉道:“你们两个怎么回事?”

一个庄人整了整头巾,嘻笑道:“旅帅大人有令,这里面的人质每个都值得一百两银子,我兄弟自然要加倍小心,方才便催促他们早点写了乞活书,好送到双雀庄兑取银子。”

“你两个小子倒捞了件美差。”为首的嘀咕两声,回身走了两步,忽的折了回来,盯着两人道:“你两个好生面生,旅帅的亲卫我都厮熟,为何未曾见过你们?”

“嘿嘿,这位兄弟倒是目光如矩,近来战事减员,我们是托了大表哥的关系递补进来的。”

“哦,原来如此。”巡查冷笑两声,“姓吴的可真是无利不起早,把手都伸到旅帅的亲卫里面来了,真是好的很。”他只道是吴卒长收了两人的银子,这个表哥什么的不过是遮人耳目,当然无从查究。

……

众庄人听着巡查终于带人走了,心头堪堪松了口气,却听得马声杂遝,兵士高喊道:“监军大人到。”

“来得好快。”

楚煌断然道:“他们监军大驾光临,营中只怕要乱些手脚。事不宜迟,你们这就做好调派,抢回粮车,准备好燃火之物,四处放火,接应孔庄主大军劫营。”

“是。”周汉得了命令,自去准备。

赤飞霜疑惑道:“监军怎会突然来到,莫非是我露出了马脚?”

楚煌默然不语,赤飞霜本就是赤鹤族长之女,兼且神通高强,赤暗沙父子虽然攘夺成功,却也不安于位。赤百炼卖主求荣,对她也是必欲除之而后快,赤飞霜性情介直,恐怕要中了人家的借刀杀人之计。

这时,营中尘土飞扬,两辆战车冲近中军,战车皆由五色神牛驾辕,奔疾如雷,气派非常。

战车上坐着两员身披重甲的大将,一个面如朱砂,须眉皆赤,一个面色惨白,两颊枯瘦,獠牙外透。一个衣青,一个穿白,一身连环甲,腰系狮蛮带,威风凛凛。

“这两人有些妖异。”楚煌看清两人面目,不由微微皱眉。

赤飞霜低声道:“红脸赤须的唤作怒将辛尚起,青面獠牙的唤作恶将但边生,这两人是狄天王的亲信,俱有万夫莫当之勇,东南诸将全都受其节度,神通更不在你我之下,你若想将他二人击退,只怕不是容易。”

“两位监军驾到,金旅帅还不出帐迎接。”

赤百炼率着几个旅帅护在战车两边,一时却不见金九列队迎迓,辛、但两人俱露出不耐神色,赤百炼连忙大步迈出,高声叫道。

“金九来也。”

大帐静默片刻,忽有一条人影扑了出来,神牛低哞一声,拱起犄角将来人撞开,那人砰的一声摔倒在地,滚了几滚,便不动了。

“啊?……”

几个旅帅相顾愕然,赤百炼奔了几步,只见那人面孔发黑,浑身泥屑,却是金九无异,心头一阵暗喜。快步跑到战车跟前,“两位监军,大事不好了,金旅帅被人害死了。”

“谁干的?”辛尚起怒哼一声,挥起毛绒绒的手臂在车轼上砸了两下,“帐中何人,还不快快给我滚出来。”喝声未已,大口一张,喷出一团火球,撞到营帐中,轰的炸裂开来,柱帷飘飞,流火四射,一座札实的营帐顷刻间便四分五裂,散作飞灰。

“东海龙曼歌在此。”

龙曼歌未料到怒将神通如此霸道,舞开钩镰枪将空中的断木碎幔挑开,飞身而出。

“龙曼歌?你不是银鲨王麾下之将么?”辛尚起诧问道:“银鲨王被我们狄天王封为东王,算来大家也是同气相求,你为何要害我黄天军大将?”

龙曼歌咯咯笑道:“你这丑八怪,一看就不是好人,谁要跟你同气相求。”

“你……”辛尚起闷哼道:“便是银鲨王亲至,也不得无礼杀我部下。待我拿了你,再找银鲨王讨个说法。”手掌一翻,展出一把银光闪闪的大环刀,长可五尺,锋芒逼人。他厉喝一声,从战车上扑击而下,龙曼歌也不示弱,舞开双钩镰,飞身抢上。

辛尚起凝眉怒目,一路刀法便如疾风骤雨,狂澜四起,往来冲杀,无所不至。两人交不十合,龙曼歌便抵敌不住,双镰交叉,挡了一击,就势飞掠而退。轻叱道:“楚煌,你还不滚出来帮我。”

“哪里逃。”

辛尚起冷笑一声,正要追击,只听的砰砰轰震,无边火光冲天而起,数十辆火焰滚滚的马车从后营冲了过来。

“不好了,走水了。”喽罗们哭喊四起,狼奔豕突,只顾逃命。

原来这片刻功夫,周汉已带着庄人杀到后营,他们都怀携短刃,伺机格杀了看守粮草的兵卒,将粮车上面的麻袋掀开,下面却藏着些芒硝、硫磺、芦苇、稻草易燃之物,粮车的暗格中则藏有兵器,当下掣出朴刀,放火为号,马车见火失惊,便在营地中横冲直撞,不一时便引燃全营,火光四起,喊杀声扑天盖地。

辛尚起勃然大怒,抓刀站在场中,正迎着几辆怒马疾冲而至,当下厉吼一声,卟卟喷出数个火球,宛如平生响起几声雷震,光焰炸出,连马带车炸为血沫。

杀!杀!

周汉举火为号,看似声威浩大,其实多半是营中喽罗自相惊乱,未有摸清底细而已。楚煌不敢怠慢,抬手劈翻一截营柱,向着卓立场中的辛尚起飞起砸落。

辛尚起不疑有它,木柱飞来,挥起一拳砸为数段。寒锋突至,楚煌挥矛杀到。辛尚起须发皆扬,掣起大环刀横劈而至。

砰!轰!

甫一交手,楚煌便觉压力倍增,这个辛尚起刀法沉勇,风雨不透,果然是生平仅见。赤飞霜许他有万夫不当之勇,言语中颇有避让之意,确然不是好相与的。

两人相交数合,都是使尽浑身解数,一时却占不到半点便宜,辛尚起暗暗心惊,打量楚煌一眼,喝道:“你这小子是哪来的?”

“哈哈……我乃是阎罗王派来取你性命的。”

“口出狂言。”

辛尚起疾扑数刀,将身一侧,一条毛绒绒的物事扑面打来,楚煌躲闪不及,登时被那物事卷住矛柄,仔细看时,却是一条碗口粗的银白毛尾。

楚煌微吃一惊,辛尚起横刀劈至,撤身疾退时,却被刀气划破数重单衣,几乎闹了个开肠破肚。

“楚煌,我来助你。”

龙曼歌躲在一旁观察片刻,眼见楚煌交战不利,轻喝一声,飞起疾刺辛尚起的后背。

但边生细眼一眯,冷声道:“龙公主莫非想以二战一,但某正自技痒,不如我陪你耍耍。”说着飞身跃下战车,双手一拉,寒光流溢,展出一条三股钢叉,就要加入战团。

半空中劲风袭耳,铛的一声,一棍飞至将钢叉挡开,却是赤飞霜到了。但边生斜睨她一眼,眸中寒光连闪,“赤将军,你好大的架子,深更半夜的,却要让我和老辛亲自来请。”

赤飞霜轻哼道:“双雀庄不过是些普通百姓,况且已答应捐粮助军,我黄天军既然自诩为仁义之师,还请两位监军高抬贵手,不要与他们为难。”

“你果然投敌叛国。”但边生阴阳怪气的一笑,“双雀庄竟敢放火烧我营寨,还敢说是普通百姓。本监军不将他们杀个鸡犬不留,难消我心头之恨。”一捻钢叉,向着赤飞霜面门飞刺。

铛!铛!

辛尚起的大环刀刚猛无俦,但边生的钢叉也是神出鬼没,凌厉异常,赤飞霜虽未和他们交过手,却也知他们手段狠辣,自负神通,修为隐隐在自己之上。当下也使开风雷棍,尽力抵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