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51章 侥幸一时

第251章 侥幸一时

楚煌和龙曼歌双战辛尚起,杀得难解难分。

龙曼歌的‘鸳鸯双飞镰’自是‘神兵榜’上有名的利器,招式用老之时,双钩镰竟能化作双翼,凌空翔舞,数度助龙曼歌化险为夷,虽在恶战之中,也让人看的大为新奇。

辛尚起刀法猛恶不必说了,一条尾巴更是倏隐倏现,好像长了眼睛一般,突出鞭策,宛如一路奇兵,疾如枪,怒如锏,柔如鞭,让人防不胜防。

黄天军的将领见两位监军怒战不息,自然不敢轻易退却,纷纷掣出兵刃向周汉等人杀去,敌众我寡之下,战势渐渐逆转。

楚煌心中暗急,‘湛龙矛’大开大阖,尽显一往无前之势。辛尚起被两人一前一后,一左一右夹攻的大为恚怒,疾劈几刀将龙曼歌逼开数步,尾巴一甩,搭到蛇矛上面慢慢绞紧。

楚煌微微冷笑,‘湛龙矛’倏的化作一道紫电,消失无迹。对面龙曼歌倏退倏进,攻势凌厉,辛尚起将她一刀斩退,陡觉的尾巴一紧,却被楚煌抓实了在手,不由心头一慌。

龙曼歌心喜得手,咯咯一笑,钩镰双枪突如骤雨,舞的天花乱缀,让人目不暇接。辛尚起被楚煌拿住尾巴,不论如何变化,总是挣他不脱,后背空门大开,顿时大感缚手缚脚。

楚煌扯住他的尾巴,便如同拿住毒蛇七寸,任他如何腾挪,也难以逃脱掌握。两人大战上峰,再斗数合,龙曼歌娇叱一声,腾起半空,手中钩镰枪一旋,咯嚓声中,枪头裂变为四,猛的将环刀锁住,枪头幻出一团绿火,响起一声鸾鸣,疾叉他脖颈。

辛尚起大吃一惊,百忙中将身一扭,滚倒在地,浑身包裹进一片迷雾之中。

“哪里逃?”

楚煌却不放手,拉拽之时,只听的一声兽吼,宛如平地中响起一声炸雷,一条白额吊睛猛虎返身猛扑过来,却是辛尚起所化。楚煌猝不及防,立时被扑倒在地。白额虎张开血喷大口,獠牙毕露,腥气扑鼻,照着他脑袋就是一口。

“啊,楚煌……”事起突然,成败变化太过匪夷所思,龙曼歌手足无措,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呼。

白额虎一口咬下,楚煌不及细想,抬起左臂塞到虎吻之下。猛虎劈口咬落,顿时哀嗥一声,震得满嘴牙齿钉铛直响。楚煌这条手臂藏着荒芜魔刀的刀魄,无坚不摧,却非辛尚起所知了。得这片刻喘息,楚煌心目大亮,急忙抓起一把金砂劈手打到白额虎面门之上。

那猛虎怒吼一声,两支利爪便如尖刀般撕下,楚煌缩身疾退,饶是他身法迅捷,肩膀上也被它抓破数道爪痕,隐见血肉。

这时,赤飞霜也和但边生也已斗到生死关节。

赤飞霜的棍法原比但边生有所不及,两人斗到三十合开外,赤飞霜棍法渐乱,急递数招,双翼一张,飞到半空之中。但边生微微冷笑,身躯一摇,背后黑气滚滚,生出两只黑色肉翼,追了上去。

“此人到底是何妖怪,竟然也有神行之术?”

赤飞霜稍感意外,却也不惧,她在空中的手段更胜平地,张开雪翼,在半空中打个盘旋,迎头痛击。

两人略交数合,但边生挺叉将她逼开,荡开双翼返身就走。原来这空中作战不比平地,空中气流万变,风向莫测,逆风而战的话未免使修为大打折扣,与胜败颇有不利。是以,两人皆求顺风扑击,打着旋在半空扑斗。

鹤之为物,清高皎洁,风姿莫比。然而在飞禽中却非凶悍之类。再斗片刻,赤飞霜已发觉但边生的速度和力量都在自己之上。

“桀桀……”但边生怪笑道:“赤飞霜,你非我敌手,若想活命,还不快快投降。”

“哼,我赤飞霜岂是贪生怪死之辈。”

两人出云入雾,往来追击。赤飞霜渐觉一阵寒意透体而出,不由一阵气促,伸手在面上一抹,触手却如敷了一层霜露,几滴暗红的血液从鼻际流了出来。

“我这是怎么了,莫非这姓但的使了什么不可告人的异术。”

身上元力一分分流逝,这般下去绝无幸理。赤飞霜暗暗咬牙,就空一个盘折,摇棍猛冲而至。

“你小丫头疯了吧?”

但边生不怒反笑,却见赤飞霜棍法刚猛,浑身散发出一种阴郁之气,全是一副两败俱伤的打法。但边生边战边退,暗暗冷笑,“我倒要看看你撑得几时。”

再斗片刻,赤飞霜神气渐怯,但边生厉啸一声,钢叉

一翻,将风雷棍震开,舍长用短,朝着赤飞霜顶门扑击而下。他素来羽肱多力,勇健自视,近身扑击便是赤飞霜神完气足也不是对手,此时爪指箕张,大有图穷匕现的架式。赤飞霜勉力遮挡数合,肩背手臂便被抓得鲜血淋漓,面庞晦暗,全身渐渐蒙上一层冰霜。

但边生舔了舔爪上的鲜血,嘿嘿笑道:“臭丫头,这是你自寻死路。”羽翼猛张,飞抓她面门。

赤飞霜元气流泄,早知此战凶多吉少,最后关头强提结阵心法,雪白羽翼宛如花苞闭合起来,将全身包藏其中,随后道息奔窜,似有崩溃之势,羽翼上迅速结了一层寒冰。

但边生利爪猛攫,迅如狮鹫,只听的一阵砰匐大响,雪白羽翼寸寸龟裂,散入云雾之中,赤飞霜整个身体抛飞出去,坠下云丛。

……

辛尚起被金砂打中面目,眼前金光乱冒,疼痛难禁,这一亏吃得不小,更是狂兴大发。

楚、龙二人见他如此撒泼,一时也难以近前。正在僵持之间,便见得赤飞霜大败亏输,从半空中栽将下来。

“飞霜……”

楚煌大吃一惊,赤飞霜双翼已毁,修为也不知剩得几成,若是这般摔将下来,哪里还有命在。他连忙摇身一变,化作一柄光刀,疾如流火,飞身迎了上去。

这边刚把赤飞霜揽在怀里,耳边传来一阵桀桀怪笑,但边生迎头扑击而下,此人心机深沉,胜过辛尚起许多,这分明是欲取先与之计,对手来势猛恶,说不得只好硬接一二。

电光火石之间,一条金丝软鞭突截而至,刷得缠到但边生利爪上面,隔空一荡,将他甩了出去。

那软鞭却在一个眉目清澈的黄衣女子手中,有美一人,婉兮清扬。

“庞小姐,你总算来了。”楚煌看见庞鑫,大喜过望。

“你又是何人,莫非也是他们一伙的?”但边生摇着三股叉,打量庞鑫一眼,神色中有些惊异不定。方才他鼓足气势,自以为一击必得,谁知却被庞鑫轻描淡写的化解了,心中又怎能不提起几分小心。

庞鑫轻哼道:“你这恶鹫,不顾惜修成人形不易,偏要来人间兴风作浪,莫非今日想恶贯满盈吗?”

但边生心头一突,嘿然道:“你竟然知道我的来历,也罢,今日大打一场,本将也有些疲累,便暂且放你们一马。”

庞鑫淡笑道:“我若不显些手段,料想你也不会甘心,久后还会前来厮扰。若是就此打杀了你,一来都是天皇一脉,二来,上天有好生之德,不能不容人改过自新。就取你半条命吧。”

“什么?”但边生心头一恶,“臭丫头,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三股叉一晃,挺身杀来。

庞鑫轻哼一声,御风而起,软鞭随意一抖,恰似游龙夭矫,神鬼莫测。

只听的啪的一声,但边生‘哎呀’惊叫,三股叉脱手飞出,再看双手,各有一道火红鞭痕,如被火烫。但边生心头大怵,双翼一张,便欲落慌而逃。

庞鑫手起一鞭,直中其背,黑翼便如刀剑滑落一般,咯嚓折落,但边生稳不住身形,栽落云头去了。

……

双方交战至此,情势又有不同。

双雀庄中保甲早就蓄势待发,只待楚煌等人斩首成功,就开庄杀至。

方才,周汉举火为号,庄中得了讯息,便聚合庄丁杀奔而来。黄天军诸大营群龙无首,登时一败涂地。

几个旅帅本来仗着人多势众,将周汉等人渐渐逼退,双雀庄援军杀到,登时斗志全失,辛尚起被庞鑫横起一鞭几乎揪断尾巴,落慌而逃,其余兵将更不济事,被孔琬带人往来冲杀,几乎没有接战之力。

这一仗,双雀庄大获全胜,辛、但二将损兵折将,于黄天军的军心士气实有莫大影响,虽思卷土重来,一来对庞鑫的手段颇为忌惮,二来,黄天军内部此消彼长,天公大将张无缺对二人趁机打压,借以打击狄天王的威信,二将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这一战,虽是侥幸一时,保得双雀庄安然无恙,赤飞霜的情状却颇为堪忧。楚煌对她的人品遭际是颇有几分爱惜之意的,更兼两人数度患难,交情更不比寻常。

这几日,虽似风清浪阔,而南方战事不断,时有不测之忧。孔琬更有盍庄移居的计划,连日来和乡老商议迁徙之事,几乎难得一见。庞鑫清冷自持,自更不必说了。

倒是南葳不但神通高强,且又颇通医道,此次孔琬托她为赤飞霜医治伤势,南葳慨然应允,倒也颇不自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