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58章 铁索拦江

第258章 铁索拦江

鹿氏兄妹改变心意,要直上秋水门天一阁,孔琬虽知原因并不如鹿鸿嘴说的那样,不走济陵郡倒也正合他的心思,此去金风国,正好路过巫山诸峰,顺风顺水,免却许多周折。于是吩咐船工在河汊折转北上,也免得路上多有郡兵截住索贿。

此一路都是崖高水急,风景奇丽,孔琬传令挂起风帆,楼船日行千里,却是如覆平地一般,略无颠簸,众人虽然日夜坐船,倒也不很苦闷。

几日来,赤飞霜的伤情也大为好转,她于修道一途本就颇有天分,毕方铠又生具灵性,调息了几日,已将寒毒逼住。本来毕方铠藏在血玉里面,只要施法祭起,也能收护卫之效,不过于诛天铠的威力难以发挥万一罢了。

要想神通大成,却需将血玉中的毕方元神炼化,魂魄相合,介时不但可以随心幻化,披上神铠,还能化出法相,成就上古妖皇一般的神通。这却非朝夕之功可至了。

赤飞霜伤势一好,便将金缕衣还给庞鑫,换了寻常衣衫。虽然同为女子,那般穿着还是不免有裸裎人前的感觉。赤飞霜虽然英姿豪逸,不让男儿,也是情不能堪。

……

晨曦微露,宿云未收。

这一段山势险峻异常,峡高谷深,河道变窄,船工生怕有强寇出没,因此上早早就抛锚启行,希望能在天光大亮之时,开出这段峡口。

外面江风甚大,波澜翻覆,万籁齐作,初听时惊心动魄,久而久之,却发觉妙趣横生,只是风涛浪急,性命攸关,鲜有人得此暇趣罢了。

“楚煌——早啊。”

赤飞霜掀帘走了出来,望见楚煌偎在舷边,轻轻一笑。她穿了一身宝蓝缎衣袍,锦带束腰,外罩云白大褂,乌发束起结了一个髻儿,英气夺人,神采焕发,居然一英挺男子。

“呵呵……赤公子。”楚煌打趣道。

赤飞霜面颊一红,“我见鹿家小姐都作男子打扮,想必是出门在外图个方便,一时心动,便也东施效颦一番,倒让公子见笑了。”

“也不见得呀,”楚煌笑道:“你们这种细皮嫩肉的男子,也许更招麻烦也说不定。”

“为什么?”赤飞霜或者想到甚么,推了楚煌一下,轻啐道:“胡说八道。”

楚煌微微一怔,想要辩解,却不知从何说起。

忽听得一阵歌声传来,“渔翁夜傍西岩宿,晓汲清湘燃楚竹。烟销日出不见人,欸乃一声山水绿。回看天际下中流,岩上无心云相逐。”唱完哈哈大笑,歌声苍凉放恣,闻之者一洗尘俗。

两人顺着声音张望,却见一只孤舟从尘雾中驶了出来,船上一个半百老翁,头戴斗笠,身披蓑衣,面颊苍瘦,双目炯炯。

船工发现渔舟从峡道里闯了出来,连忙降下风帆,放慢了速度。

孔琬闻声也从船舱里走了出来,抱拳道:“老丈,晚生有礼了。”

“老朽还礼。”老渔人呵呵一笑,高声道:“不知公子这是要去往何处呀。”

孔琬感叹道:“如今黄天贼作乱,百姓难以安宅。小可家园被毁,正欲到金风国省亲避难。敢问老丈,此地是何名胜,为何峡道如此广长,此行出谷还需多少里程?”

“金风国?去不得了,去不得了。”老渔人侧耳一听,连连摆手。

孔琬奇道:“为何去不得,可是朝廷和金风尚未休战?”

“公子有所不知呀。”老渔人指着峡谷道,“此峡广长九百余里,峡高谷深,地势险要,唤作‘鹰愁涧’。此间的鹰愁崖上,聚着一伙强人。麾下有江船九部,都是天和年间,朝廷大肆开凿天河,毁家无归的百姓,他们散落四郡,以行船为生,一呼百应,都有勾连,专一和朝廷作对。为首唤作‘铁索横江’庄丕浑,人都称他‘横江王’,他有二子一女,俱是英雄了得。长子庄倏,人称‘飞天修罗’,次子庄忽,唤作‘覆海夜叉’,小女绰号‘玉罗刹’,据说是仙道传人,本领更在两位兄长之上。”

“江船九部?”孔琬笑道:“看来这横江王可真是名闻遐迩,老丈直是如数家珍呀。”

“哈哈……”老渔人掀髯笑道:“横江王经常接济我们这些穷苦无告的渔民,颇得小辈们爱戴,南楚旧地无人不知其名。但有往来商旅打这鹰愁涧路过,若是单船孤客,径自放过,便有个三忧四难的,横江王或者还会帮趁一些。若是高桅大船,不管你是官是商,也不问你凶狡良善,一律要剥层皮。我看公子的坐船甚是气派,这鹰愁涧只怕难过,着实难过。”

孔琬眉峰略紧,轻哼道:“横江王如此猖狂,难道朝廷便不管吗?”

“朝廷?”老渔人面容一冷,嗤笑道:“早年里,若非朝廷好大喜功,开凿甚么天渠,哪里会遗下这数十万无家可归的江船百姓。现在要管,晚了。”

老渔人摇起双浆,和楼船擦身而过,远远唱道:“竹帛烟消帝业虚,关河空锁祖龙居。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楚居三户,亡秦必楚,哈哈……”

孔琬闻声微怔,“楚兄以为如何?”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楚煌摇头道:“孔兄喜欢跟官兵打交道,还是愿意跟强寇搏生死?”

“皆非所愿。”孔琬苦笑道:“前有强寇,后有乱兵。真让人进退两难,俗话说,‘明枪易挡,暗箭难防’。强寇明抢,或许还尚有余地,若是折返济陵郡大路,只怕我的盘缠一路撒出去,难以支到金风国呀。”

楚煌默然道:“听那老丈所言,这峡谷凶险莫测,不可久待。”

“楚兄言是。”

孔琬霍然醒悟,连忙传令船工张起风帆,提速行船。只是峡道狭窄,恐有暗樵起伏,船速转较前日慢了。

为了以防万一,孔琬将家眷都聚到中舱,通习武艺都带上刀剑,就近保护。

好在那渔翁虽把横江王说的凶神恶煞,大船行了半日,却并不见什么异样。眼看大船便冲出峡道,转入平旷之地,众人稍稍心安,庆幸有惊无险。

大船又行了一箭之地,不知何处飞来一支疾箭,‘倏的’一声,将高桅大帆射落下来,大船骤然减速,船身猛的一震,也不知撞上甚么物事,就此停住了。

“糟了,看看是怎么回事。”

孔琬带着几个老船工正要冲出舱门观看,却听的倏倏弦响不绝,无数弩箭劈头盖脑射了过来,卟卟声中,插满了舱门,众人被箭雨所迫,一时难以动弹。

“大家不要慌,伏下身体,不要靠近门窗,十一郎,保护好老小。”

变起突然,舱中老幼不免有些惊惧,孔琬心系家眷,飞步赶回中舱吩咐一个族弟带人护卫。

“趁强寇还未围上,我们强冲过去。只要到了平阔江面,咱们的船快,他们追不上的。”

楚煌伏在窗边飞快说道,这片刻功夫,可见两岸高阜处站满了手持弩箭的大汉,恰似星罗棋布,将整个楼船牢牢钉住,一见船上有人露面,便会放箭震慑。

孔琬点头道:“话是不错,只是他们在江中预做了布置,咱们的船不知被甚么东西绊住了,驶不过去。”

楚煌应承道:“我下水看看。”

“多加小心。”

孔琬叮嘱了一声,楚煌微一点头,借机窜出船舱,崖上早有弩手观看,倏倏数箭射下,却哪里能碰到他半角衣袂。楚煌窜高伏低,几个起跃掠上船舷,飞身跃下江心。

……

过了片刻,弩箭渐渐停止。一团青影大鸟一般从山崖上飞掠下来,在桅杆上轻轻一踏,顺着船帆滑下,跃到甲板上。

“哪位是双雀庄孔庄主,敢请出来一见。”

青影落地,却是一个身形高颀的男子,外罩青缎披风,内穿玄色武士服,面孔白晳,脸上戴了一个金色的鹰眼面具,手扶长弓,披风下箭袋隐现。

孔琬微微一讶,缓步走出船舱,拱手道:“敢问壮士可是‘飞天修罗’庄倏。”

青衣人打量孔琬一眼,笑道:“正是在下。往日听闻孔庄主大名,还道是须髯大汉,今日一见,想不到如此风流俊俏。失敬,失敬。”

“双雀庄区区微名,何足挂齿。”孔琬轻摇羽扇,试探道:“庄公子阻我船只,可是想图些金银?”

“非也,非也。”庄倏摆手笑道:“前时黄天军为了区区八百石粮草,攻打双雀庄不成,反被杀得丢盔弃甲,一败涂地。孔庄主一战成名,威震天下。庄某不愚,岂敢再作此想。只我父子三人久仰孔庄主大名,今日庄主路过敝寨,若是过门不入,日后传到江湖之上,岂不让天下豪杰耻笑我父子不识英雄。”

孔琬微微一愕,谦谢道:“孔某客行匆匆,未得拜上横江王和两位公子,已觉惭愧,想孔某一介后辈,有何令誉,过蒙庄公子推举,实不敢当。我家口繁累,不敢叨扰贵寨。”

“哈哈……”庄倏豪笑道:“孔庄主,你可以不卖我庄倏面子,但我寨中尚有庄主一位故人,庄主恐怕不得不屈尊一见。”

“故人?既然如此,何不请他江上相见。”孔琬不以为然。

“也罢,久闻孔庄主英略杰出,咱们都是修道之人,难得相见,岂能不略为试手?”

庄倏一甩披风,大鸟一般旋起半空,一手展出长弓,飞快的捻弓搭箭,照着孔琬一箭射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