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62章 鹰愁崖

第262章 鹰愁崖

“楚煌……”

赤飞霜一见楚煌,忍不住就要站起,却被红桃、绿柳一边一个紧紧摁住了,不得动弹。

“飞霜?不好,底舱出事了。”

孔、楚两人对视一眼,心中暗叫不妙。赤飞霜本领不俗,性子又好,有她护卫底舱,本该万无一失才对。她都失手被擒,看来这领头的女子小觑不得。

“来者可是横江王的千金‘玉罗刹’?”孔琬听黄雄称她作三小姐,是以有此一问。

“聪明。”庄蹁跹黛眉微扬,轻笑道:“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痛快。省得拐弯抹脚,孔庄主,我爹爹请你到寨子里做客,你去还是不去?”

“去,为何不去。”孔琬扬声笑道:“横江王一番盛情,孔某早就铭记心中了。不过我家口繁累,这做客么,总没有带上百十口家眷的道理。”

“天下广大,何处不可为家。”庄蹁跹道:“孔庄主反正也在搬家,不如就落脚我鹰愁崖便了。”

“这……”孔琬怔了一怔。

楚煌低声笑道:“看来这庄丕浑是真的想请孔兄上山入伙呀。”

“楚兄休要取笑。”孔琬眉峰略紧。

“不好了,船漏水了。”

楼下忽的喊声四起,船工们争先恐后的跑了出来,声音里满是惊惧之意。

“主上,底舱……底舱被敌人凿透了。我们的船要沉了。”

赤骥三个满脸狼狈的跑了过来,底舱进水,众人被冷水一浸,身上的麻药便失了效用,船工察知变故,纷纷从底舱中跑了出来,各自逃命。

“什么?这可该如何是好?”鹿鸿闻讯大惊。

庄蹁跹高声道:“孔庄主,事已至此,胜败显而易见。庄主若能为阖船性命着想,只要点个头,小妹便派出船只,救你家眷如何?”

孔琬冷笑道:“我孔某不愿做的事,还没有谁能够勉强。”

“事到如今,孔庄主还想力挽狂澜不成?”庄蹁跹大讶。

“都慌个甚么,本庄主还没死呢?”孔琬轻斥一声,止住簇拥上甲板的船工,高声道:“十一郎,看好顶舱,不要让家眷胡乱走动,更不许下楼。”

“是。”

“庄主,江水已经快淹到甲板了。”老船工焦急说道。

“此事交给我吧。”

楚煌上前两步,略一观想,耳听的一声嘶吼,江水好似煮沸了一般翻滚不休,众人大惊失色,庄蹁跹愕然道:“水里是何怪物?”

正在惊疑不定的当儿,一条紫电环绕的黑色巨蟒裂水而出,带起数丈水浪,绕着大船缠了数匝,看的人怵目惊心,胆子小的早吓得昏了过去。

“怪物啊……”

众人正疑心要遭了蛇吻,不料那巨蟒盘住大船,却静谧不动了,本来摇摇欲倾的大船霎时又变的稳如泰山。

“孔庄主竟有如此神通,真让人大开眼界。”

庄蹁跹识得厉害,顿时收敛了几分。绿柳快步上前,凑到她身旁耳语了一番。庄蹁跹恍然道:“不知这位公子姓甚名谁,我们设在水中的铁索可是被你斩断的?”

“区区小事,何足挂齿。”楚煌淡然一笑。

庄蹁跹瞪了瞪眼,心头大是不忿。那铁索拦江原本是她的杰作,却被楚煌如此轻视,不由她心中不恼。

“孔庄主,你擒捉了我二哥,我也凿穿了你的坐船,咱们就算扯平了。你若实在不肯赏脸,小妹也不敢勉强,大家一拍两散。不过庄主该不会是想让这条大蛇驮着你的坐船走路吧,那小妹可要见识见识。”

“也罢,”孔琬喟然一叹,“既然横江王如此坚持,盛情难却,孔某从命就是。”

庄蹁跹松了口气,击掌道:“好,孔庄主真乃快人快语。黄雄,叫船。”

“哎,”黄雄应了一声,奔到船头,嘬口一声呼啸,数艘客船从山后转了出来,虽然不如孔琬的大船高峻,倒也颇不简陋。

“庄主请。还有这位断我铁索的公子。”

庄蹁跹说起此事还是恨的牙痒痒,若非碍于情面,只怕就要跟楚煌较量一番。

楚煌淡淡一笑,也不计较,便和孔琬上了一艘单舱快船。庄蹁跹随后带着红桃、绿柳,押着赤飞霜跟了上来,招手黄雄低声吩咐了几句,便命令船工挂起风帆,向着鹰愁崖而去。

“我已命令黄雄照顾庄主的家眷上船,他们随后便可与庄主团聚,庄主勿须担心。”

“庄小姐办事,孔某放心的很。”孔琬淡笑道。

楚煌沉声道:“既然我们现在已经是鹰愁崖的客人,还请庄小姐为我朋友松绑。”

“好吧,料他也上了不天去。”

庄蹁跹明眸含笑,上前道:“我还不知公子的名字呢?”

“我叫……赤飞江。”赤飞霜心有不服,便没透露真实身份。

“原来是赤公子,”庄蹁跹盈盈一笑,“赤公子棍法精奇,小妹甚感佩服,侥幸以左道之术得胜,还望赤公子莫要见怪。”

赤飞霜勉强道:“庄小姐锏法超群,改日还要讨教。”

“那小妹就恭候赐教咯。”庄蹁跹若有深意的笑了笑,玉手微抬,默念法咒,红线一松,被她收了回去。

“赤公子,孔庄主,不如我们到舱中叙话。”

“请。”

庄蹁跹自恃有孔琬家眷在手,对他们并无戒心。孔琬也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态度,几人俯身钻进舱中,隔桌而坐,有一句没一句的漫应着。庄蹁跹倒似对赤飞霜兴趣极大,千方百计的找些话头,旁敲侧击,打听她的身世来历。

楚煌看的暗笑不已,也不管几人各怀鬼胎,掀开竹帘,走到甲板透气。

“古人说,行藏用舍,用之则行,舍之则藏,九夷之地,孔子尚且说,君子居之,何陋之有?无怪后来常有人自许为一身当天下之大道,不惟九州尽同,九州之外也不谋而合,时局纷乱,真让人无所适从。”

“公子,……”

楚煌闻声回头,却见一个翠衣少女俏立亭亭站在身后,双手托了一个盘子,上面放着一套兰花白底的细瓷茶具。竹帘下还有一个红衣少女趴着偷看,眼见楚煌眼目望来,倏的放下帘子,缩了回去。

翠衣少女回头看了一眼,白净的脸蛋先自红了。

“你是……”

“我是三小姐的丫鬟,绿柳。”少女将盘子放了下来,双手提起茶壶微颤着斟了一杯,显见心中很不平静。

“我们……见过?”楚煌微感奇怪。

少女娇躯一震,俏脸微垂,轻嗯了一声。

“哦,我想起来了。原来是你。”楚煌笑道:“你的网不怎么结实呀。”原来绿柳就是带着女兵在船下撒网的那个眼睛很亮的女子。

“公子好记性。”绿柳确认楚煌没认错,从怀中掏出一个青色水鬼面具,戴到脸上,正是那天的装扮。

“为什么要戴这个丑怪的面具?”楚煌问。

“打仗么,总要打扮的凶恶一些。”绿柳拿下面具,浅浅一笑,她的脸型极美,明眸皓齿,柳眉丹唇,几不在庄蹁跹之下。

楚煌见她心绪有些低落,露齿一笑,凑到她耳边,小声道:“你们小姐是不是看上那位赤公子了?”

绿柳微微一呆,愕然道:“你怎么知道?”

“哈哈……”楚煌只是摇头。

“赤公子武艺高强,我家小姐甚是敬重,难免有些爱慕之情,”绿柳心头微动,试探道:“公子可肯从中撮合。”

“原来庄蹁跹放了飞……赤飞江,是想让她以身相许呀。这个只怕有些难办。”楚煌捻起茶杯喝了一口。

绿柳急道:“怎么难办了?”

楚煌胡诌道:“我这位赤兄弟,负气好强,性格傲岸,今日失手被擒,颜面尽失,定然视为奇耻大辱,又怎会娶庄蹁跹这个玉罗刹。”

“那可如何是好?”绿柳呆了半晌,无心再谈,慌慌张张的跑回船舱去了。

……

这一路顺风顺水,行的极快,到了天光大亮,便回到了鹰愁涧,小船径自拐进一条峡谷当中,悬崖峭壁上不时出现卡哨,过了数重关卡,才划进一座水寨,正中一块牌匾,大书‘鹰愁崖’三个字,竹楼上都有兵丁巡逻,旌旗招展,气派非常。

又行了数里,小船停靠岸边,几人跳上岸来。一个小喽啰跑上前来,在庄蹁跹跟前低语几句,庄蹁跹黛眉微凝,挥手让他退下。

“孔庄主,你船上可真是卧虎藏龙呀,竟然有人打伤了我的兄弟,挟持了一艘快艇跑掉了。”

“莫非是鹿鸿?”船上除了孔琬家眷,便是鹿鸿一行,他们心怀二意一点也不奇怪。

“这是我的不是了,”楚煌道:“鹿鸿兄妹是看我的面子留在船上的。伤了贵寨的兄弟,楚某难辞其咎。”

“楚兄说哪里话。分明我撞坏了别人的坐船在先。”孔琬拱手道:“庄小姐,这几位朋友是路上碰到的,他们一心赶路,我未能向贵寨通融,是我考虑不周,贵寨有什么伤损,算在孔某身上便是。”

“真是有甚么样的人便有甚么样的朋友。”庄蹁跹一瞥楚煌,奚落了一句,“还好只是几个兄弟受伤,你这几位朋友一点也不顾忌孔庄主的安全,可不怎么仗义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