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65章 兄弟相争

第265章 兄弟相争

“楚兄,你闯了大祸了。”

从栩然堂出来,孔琬便拽着楚煌疾步走到园中僻静处,埋怨道:“元贞若知道你胡乱给她订了一门亲事,肯定不会跟你善罢甘休。”

“飞霜女扮男装,这事纸包不住火,早晚都要暴露,到时庄氏父子必然迁怒于你,你身家性命俱在他掌握之中,岂能不早做补救。”楚煌顿了一顿,谑笑道:“若是庞鑫真能和庄倏结成秦晋之好,不但你可以平安无事,飞霜也能早点脱身。”

“你只图自己脱身,可曾顾及我姊的名节和终身。”孔琬一拂衣袖,气忿异常。

“庞鑫神通广大,她若心有不愿,谁能勉强得了她。”楚煌小声道:“你只需跟她说如此如此。”

“如今也只能拖得一日是一日了。”孔琬摇头道:“我凤皇一族为了避忌天庭,本是不愿在人前展示神通,惊世骇俗,多生事端。现我全家失陷在这鹰愁崖上,江船九部势力广大,想要从容脱身,谈何容易。说不得只好使些变化,早些脱此厄困。”

“你若无意给横江王当臂助,还是早做决断为好。”楚煌轻声一叹,“你听那张浅语说起神异之事,舌灿莲花,能使顽石点头,再观黄天贼的所为,真如孟子所言,‘以若所为,求若所欲,如同缘木求鱼一般’。孔子云,‘巧言令色,鲜矣仁’。岂是仅对一人之善恶而言之哉?神魔妖道,官商寇霸,无不可以此言证其真伪。‘听其言而观其行’,‘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参以此法,没有不露出狐狸尾巴的。”

“虽然如此,若非会通古今,岂能察其源而辨其流。‘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下士时。若是当时便身死,千古真伪复谁知。’今日黄天贼凿凿大言,我不敢信也。”

孔琬点头道:“我心中早有定计,绝不会见猎心喜,眼下金风国还算安稳,宰执辛充国颇能开诚布公,若是战事不起,或许能有些作为。”

“你快看……。”

楚煌远远看见庄氏兄弟从园中走了出来,边走边争执甚么,暗道:“这两兄弟为了迎娶张浅语该不会打起来吧。”

庄氏兄弟在一片湖水跟前停了下来,庄忽大笑道:“大哥,此次出兵四郡,靠的是水上功夫,你轻功虽好,奈何却派不上用场。张小姐肯定不会选你。”

庄倏讥讽道:“你覆海夜叉那么能耐,怎么前日却让人家逮着了。”

“你……”庄忽被戳到痛处,勃然大怒,挥手揭下披风,飞身跃到湖中的竹筏上,冷哼道:“大哥,有本事别作口舌之争,咱们水里见个高下。”

“怕你。”庄倏纵身疾掠,在湖面上轻轻一点,踩到一丛荷花上面,环抱双臂道:“谁若离开湖面,便算谁输了。”

“一言为定,输了的人便自动退出。”

庄忽挑起长篙,在身后一撑,那竹筏便如离弦之箭飞奔而去。庄倏轻哼一声,算作回应。竹筏堪堪要撞进花丛,庄忽大喝一声,挥起长篙横扫,风声呼啸,气势凌厉。

庄倏猛掀披风,宛如生成鸟翼,悬在半空。双腿连踢,蜻蜓点水般立到长篙之上。庄忽疾抖长篙,点截横扫,连绵不绝。两人飞快交换数合,一时却谁也占不到便宜。庄忽心中焦躁,脚下用力,竹筏呼的一声,打横撞去,庄忽以篙作枪,挽了个花,斜刺里疾搠。

庄倏微吃一惊,提了口气,半空中一个后翻,飞腿力劈而下。庄忽双手一滑,长篙倒搠,‘啪的’将竹筏绑绳刺断,其势不绝‘卟的’扎到湖底淤泥里。

庄忽站立不稳,双脚撑着竹筏摆了个一字马坐到湖面上。庄倏见机不可失,半空中腰身一转,飞快的弯弓搭箭,倏倏两箭射来。庄忽微微失色,猛的将长篙拔出,挥篙疾挡时,‘卟的’一箭射穿竹篙,另一箭却穿透发髻,上下摇晃。

“怎么样,二弟,你可心服。”庄倏得意笑道。

“我服……个屁。”

庄忽丢了长篙,将发上箭支拔下,‘卟的’钻进水中,只听砰的一响,两片竹筏合上,湖面也恢复了平静。

“这两兄弟还真打呀。”孔琬在一旁看的直摇头。

“但愿不是生死相搏。”

楚煌一语未落,湖中凝起一片涡漩,荷花丛中枝叶横飞,伤残无数。庄忽挥舞两把牛耳尖刀,将荷盖削得一朵不剩,庄倏顿时大为被动,在花枝上站立不住,御风飞掠,站到竹筏上面。

“庄老大要糟呀。”楚煌暗暗摇头。

果然庄忽持重许多,不但未有露头拼斗,反而一个猛子钻到竹筏下面,挥起尖刀,依前法施为。庄倏对着湖中射了几箭,都伤他不到。再僵持片刻,竹筏哗的一声,从中炸开。庄忽双手疾抓,拉住庄倏双腿,猛然拽下。

庄忽绰号‘覆海夜叉’,一提名号能叫过往商旅退避三舍,庄倏虽也熟悉水性,比起乃弟可就差远了。龙游浅海还要遭虾戏,何况对方是水中蛟呢。

庄丕浑得了报告,大步赶来,一见两兄弟在水中扭打,不由火冒三丈,“老大,老二,你们还不住手?”

庄忽见老爹露面,不情不愿的松了手,庄倏已经喝了不少污水,好在他颇有几分修为,还不至于晕死过去。

“你们两个成何体统,都给我闭门思过去。”庄丕浑拍了拍胸口,咳道:“气死我了。”

……

楚煌两个躲在一旁看了一场好戏,及见庄丕浑亲自赶来,不敢遗人话柄,便乘隙溜回客房。

庄丕浑将孔琬全族都劫了上山,虽未明说要拉他入火,赤飞霜和庞鑫这两门亲事若真是结成了,孔琬可就是上了贼船,想脱身也不可能了。庄丕浑老谋深算,一顿家宴就搞定一切,果然姜是老的辣。

楚煌一推房门,就见红桃坐在书桌后面的靠椅上轻轻抽泣,绿柳围在她身边小声劝慰,也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

两女见她回来,两双滴溜溜的明眸齐齐看了过来,红桃慌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晕红着脸道:“楚公子。”

“公子,你回来了?”绿柳喜滋滋地道:“困了吧,我给你打水。”

“公子,我……”红桃指了指房门,欲言又止。

楚煌看她面上泪痕未干,颇有几分楚楚动人的韵致,故作不解道:“好好的哭甚么,谁欺负你了?”

“没……”红桃慌忙摇头。

“哦,我知道了。你们小姐三日后出嫁,你是应该陪嫁的吧。喜极而泣?”

红桃微微一呆,似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楚煌笑道:“放心吧,那位赤公子的为人很好的,你放心嫁就是。”

“嗯。”红桃轻轻点头,“不打扰公子休息了,红桃告退。”

楚煌摆了摆手。

红桃走到门口,正撞到赤飞霜拐了过来,想到楚煌方才的话,顿时面颊绯红。

“她见我脸红甚么,奇怪。”

赤飞霜摇了摇头,苦笑道:“楚煌,我算是明白你说的女扮男装的麻烦了。庄蹁跹竟然要跟我成亲,这可如何是好?”

“实话说了吧,事到如今,我也是一筹莫展。”楚煌道:“要么挑明身份,要杀要剐随她。要么,给她来个不告而别,远走高飞。”

赤飞霜轻轻一叹,“孔庄主对我有救命之恩,现在他有了难处,我又怎能一走了之。”

“我就知道飞霜你重情重义。”楚煌道:“现在也只有尽量将庄蹁跹稳住,等我们脱了身,日后还可以向她解释。”

赤飞霜迟疑道:“其实庄蹁跹本性不坏,如此对她,我总觉得于心不忍。”

“公子……,赤公子也在。”脚步声响,却是绿柳端了盆水走了进来,面里还冒着热气。

楚煌接过柔软的毛巾,净了净面,赤飞霜便告辞出去。楚煌推说中午饮了酒,有些犯困,便自顾上床休息,眼睛阖上,脑子里却在想着鹰愁崖的地形地势,想来想去,若不用奇功异法,想要将孔琬的百十口家眷,从层层卡哨的严密防守下,神不知鬼不觉的护送出去,只怕比登天还难。

前时‘紫芯梧桐’已还给南葳助她调养元力,他手上还真没有合用的宝贝,庞鑫的本事是不必说了,孔琬虽未展示过神通,听那皇赤瞳的意思,该当不在庞鑫之下。南葳先前出入三川五岳寻求破解‘寒蜩冰蜕’的方法,及后来赤飞霜得毕方铠之助,将寒毒渐渐压制,南葳看此法果有奇效,才将此事搁下,以后便不见回转,或者受了孔琬之托,先到金风国寻找安身之处了也说不定,不过,现在众人身遭厄困,难以脱身,也不能她能否赶来相救。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困意渐渐袭来,便真个朦胧睡去。